大小金环球日记 | 从曼彻斯特到都柏林

不一样的卡梅利多
1
在没去苏格兰之前,我就想着,如果最后能多出来两天时间,我就去一趟爱尔兰、都柏林。我原计划是在苏格兰呆9天时间,最后实际上只呆了7天,原计划在曼彻斯特呆4-5天,实际上呆了2天,这挤出来的4-5天时间,我拿出其中的2天半时间给爱尔兰,另外2天时间留给伦敦。我们之前在伦敦呆的时间太短了,而且全部行程安排得很满,却没有时间去看一看大英博物馆。我觉得大英博物馆是伦敦最应该去的地方,比什么大本钟伦敦桥都要优先,所以我一定要补上这一课。
所以我通过各种管道了解相关政策,我最初听到的是,倘若持有中国护照且有英国的签证,是可以免签入境爱尔兰的。在牛津问鲁塞特,他找到外交部网站上说法,是UK的短期签证,可以FreeVisa入境爱尔兰5天时间,但我一直不能确认,我的商务签证是否像旅游签证那样,属于短期签证的范畴。在爱丁堡,文君介绍一位中国驻爱丁堡副总领事在微信上认识,我也问他,他回答说是可以的。于是我就拟定了计划,从曼城坐火车到威尔士的Holyhead,在那里有船去都柏林。我查了资料,Holyhead和Dublin之间每天有8班船往来,快船只需要一个半小时,慢船则要3个小时多一些。
在Newcastle,跟房东Rick聊天,他得知我要去Dublin,叫道:Dublin is nothing!他劝我不要去都柏林,那里不好玩,他建议我去北爱尔兰的首府Belfast,从Livepool有船过去,然后可以坐巴士去The Giant’s Coastway。他立即就从手机上搜出The Giant’s Coastway的照片和视频,确实很壮观、很美,很吸引人。
可是我还是想去Dublin。我只是想去一下爱尔兰这个国家,看一看叶芝、王尔德、萧伯纳、乔伊斯生活过的城市。记得去年初我在深圳中心书城学外语,我的外教老师就是一个爱尔兰小伙子,他来自爱尔兰岛南部海边的一个小镇,在跟他共处的七八个周三晚上,我用结结巴巴的英语跟他聊天,就聊爱尔兰和都柏林。一个小小的岛国,竟然出产了这么多世界一流的文学大师,这个城市,一定有它的魅力存在。从旅游的角度来说,可能Dublin确实没有太多有吸引力的观光景点,就像有人说的,像一个“大县城”,但,我并不是旅游者,而是一个旅行者,我不同于他们。
2
4月19日下午2:52,我坐上了开往Wales的火车。从Manchester到Holyhead的行程分为两段,先是要坐到Llandudno,然后再从这个小镇换一趟开往Holyhead的火车。我看了一下Google Map,Holyhead也是一个小镇,位于Wales向爱尔兰海伸出去的突出部位的一个名叫Anglesey的岛上,这个小岛与英格兰岛之间只隔着一条非常狭窄的海峡;而Llandudno则位于Wales最北端的海边。
离开Manchester,我确实留有遗憾:它周边的那些工业小镇,没有时间去了,更主要的,是我很应该去的一个大城市,Livepool,我也只能错过了。Livepool位于从Manchester流出的一条默西河的出海口,是一个重工业为主的海港城市,当年也是工业革命的中心之一,但它不在我去Holyhead的方向上。而且,似乎它和Newcastle、Birmingham一样,虽然是英国重要的城市,但在我是可去可不去的之列,我去了Newcastle,但没计划去Birmingham(其实也算去过了,因为我从Oxford坐火车去Edinbough时,就是在Birmingham倒的火车),纯粹看时间安排的随机决定而已。
Manchester一上车,就有4个同样年轻漂亮的姑娘(听起来似乎是同班同学)坐在我邻座,四个女人一台戏,叽叽咋咋地说话就没停过,还一会儿从手提袋里变戏法似地掏出一种食物或水果来吃,这导致我看书的兴致大减,经常竖起耳朵想听明白她们在聊的什么,可是她们用的似乎是当地的方言,而且说得很快,我基本上没听懂什么内容。
接下来我的运气似乎就变坏了。大约3:30,火车开到Warrington的小站,就停了下来,一般这样的小站,最多停2分钟,可是我们却停在这里超过10分钟了一动不动。那4个姑娘对此似乎毫不在意,继续和我合演《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的话剧。半小时后,列车员过来叽哩呱啦说了一大通话,我似乎听明白了,是出于一个什么原因,我们这趟车不能走了,所有人都得下车,换另一个车,那个车似乎是在4:27分开过来。
于是我就拖着重重的箱子下车,呆在站台边,继续听4个小美女嘻嘻哈哈地说笑,一边忧心忡忡地想,我原来到Holyhead的时间是下午6点多,这一晚点,至少要拖到7点多了,可千万别再晚了,否则在天黑时到一个陌生的城市,这感觉可不太好。
4:27,火车来了。又上了车,就不跟4个姑娘坐一起了。6点钟时,车到一个小站,名叫“Llandudno Junction”,我看了一下手机地图,似乎离Llandudno城镇还有二三十公里啊,是怎么回事?赶忙问邻座的一个人,他也说不太清楚,似乎这里是Llandudno老站,Llandudno镇内还有一个总站,可是我是应该是这个站下呢,还是到镇子里下?一犹豫间,火车就向前开了。我赶忙再检查一下我的火车票,似乎在Llandudno这个词的右边,还有很小的三个字母:jun,My God!那我应该在“Llandudno Junction”小站下了!而且“Llandudno Junction”是在东西向的铁路线上,Llandudno镇则在向北牵出的一条支线上,显然应该是在Llandudno Junction换乘继续向西开往Holyhead的火车。
于是赶紧在下一个小站Deganwy下了车。定睛一看,真懵圈了:这哪是一个火车站啊,就是海边的铁轨旁边有两块水泥地的站台而已,不过站台上有两块电子屏,显示车次,另外有一个简易的人行天桥跨过铁轨。我拖着大箱子经过人行天桥到了对面,一看电子屏,6:12分就有一趟到Llandudno Junction的车,才算放了心。
在Llandudno Junction小站等了约十几分钟,就有一趟往Holyhead的火车开了过来,上了车,心里就放松多了,4漂亮女孩去了Llandudno,我终于可以静下心来看会儿书了。这次重读霍布斯的《利维坦》,有许多新的心得,是之前读所没有重视的,比如他竟然如此地厌憎亚里士多德!说他的异端学说扰乱了基督教世界的思想,对之各种挞伐,顺带也骂了中世纪的几个神学家,虽然没有指名道姓,我知道他说的是圣奥古斯丁和圣托马斯阿奎那。不过他却是对西塞罗另眼相看,对柏拉图也基本肯定。我想CCP肯定比较喜欢他的这本书。这也是为什么,从霍布斯必须走向洛克。
过了Bangor,就进入Anglesey Island,之后一直到Holyhead就没再停站。其实刚一上岛就经过一个有名的镇子,我原来听说过的,但由于一直在看书,就没注意我们居然经过这个镇子:Llanfairpwllgwyngyllgogerychwyrndrobwillantysiliogogogoch——听说过吗?世界上最长的地名!谷歌地图上翻译成的地名是:兰韦尔普尔古因吉尔戈格里惠尔恩德罗布尔兰蒂西利奥戈戈戈赫。谁要是能记住这个地名,I特么服了U!
3
火车到达Holyhead时已7:10。之前在火车上通过微信与21的老同事范慧勇交流,他帮我查了Holyhead与Dublin之间渡轮班次与价格,心里有了谱。而且他告诉我Holyhead的码头与火车站就在一起。
果然如此,Holyhead火车站的规模已不算小,差不多与Oxford火车站相当,车站站台伸入到海湾里,铁轨的尽头就是码头的大厅与侯船室,里面有Stena Line与Irish Ferries两个船公司的售票处与侯船厅,不过在船公司售票处对面,就有一个窗口是火车站的售票处。
我先去买船票。显然两个船公司一个是爱尔兰的,一个是英国的,出于对老牌发达国家的信任,我选择Stena Line公司。首先把我的护照拿给售票员老太太看了,让她确认一下能够入境与否。她似乎不能完全确定,于是就打电话问了一个人,然后告诉我确定是可以入境爱尔兰的。于是我就买了明天早上8:50去Dublin和22日上午8:20从Dublin回Holyhead的往返票,总共是74镑。这个搞定后,转过身我就去买了22日中午2点从Holyhead到伦敦的火车票,由于提前3天买,只要27镑,倘若当天买的话可能会高达90-100镑。
这些都完成后,看看时间已8点。我知道在半小时时间内,天就会黑下来。赶紧拖了行李箱出火车站,经过一座跨桥进入镇子。我离开牛津之后一路上都是使用airbnb订民宿,但今晚我就没有预定,是想到了之后去镇上找旅馆来住的,没想到今天就吃了一个小亏。
在小镇高低起伏的石板路上拖着行李箱走路可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但就在这样的状态下,我用了半小时时间想要找到一间旅馆,没想到是如此地难:小镇旅馆很少,两个旅馆之间距离蛮远,关键是我连续找了三间旅馆,都客满了。这个小镇就吃来往于爱英两国的渡船旅客的饭,而这些人的习惯是预定好旅馆,我以瓷国小镇的情形来想象英国小镇,却不按人家的习惯预订旅馆,看来结果只能是这样。天又在这时下起了雨,拖着箱子走在小镇上的我真是狼狈不堪。
只好再求助于Airbnb,居然还真的找到了一个房间,是一个老太太,而且很快就确认了订单。看一下那地址,走过去大约需要10分钟,而这时又没看到出租车。只好拖着箱子一路爬坡上去,走到那栋楼下,老太太发来了指引:楼下有5个Keybox,你的钥匙在第一个里面,开箱密码是XXXX。果然拿到钥匙,开了楼门,上到二楼,按照指引顺利开了房间门。总算住了下来!今晚不至于要去码头侯船室挨一晚了。
4
4月20日早上7点,我就拖了行李下楼,往码头方向而去。我本来想把箱子寄存在住处,轻装上阵去爱尔兰,谁知老太太回信说没地方寄存,我只好仍负重前行。
7:10就到了码头,我其实8点之前到就可以了。在侯船厅旁边的超市里买了点东西吃,喝了一杯咖啡。8点准时开闸放人,我的箱子需要交付托运,这正合我意,我可不想拖着大件行李在船上走来走去。
这种船是那种典型的渡轮,人车混装,我们这种没有开车的人被叫作Foot Passengers,需要用一辆巴士摆渡到船上面。巴士停在轮船的5楼,Foot Passengers的舱位在7楼,一上到7楼我就明白了,跟我去年从雅典到克里特岛的客轮是一样的,休息厅里是一个个的咖啡桌,你可以随便找一个桌子坐下来。但你要喝东西或吃东西,需要掏钱买。
我就找了一个靠窗小桌坐下,准备不吃不喝度过这3个小时。不用担心,我会过得很充实,因为从昨晚把《利维坦》读完后,我才能真正沉下心来读英文版的《The TIANANMEN Papers》。
但是以我的英文水平,我只能读得很慢,因为有太多的词不认识,或者不能确定它的意思,就只好查Google翻译,我存心想借此机会学英语,所以每遇生词,都听7遍以上它的英文发音,然后再查阅一下它的同义词。这样下来,差不多我每小时只能读3页书!3个小时下来,到Dublin Port时,我总共才读了10页书!
从深圳出发时带了6本书,全都是之前读过,这次要重读的。到昨晚为止总共读了5本,只有一本《管子》这20多天下来,是一篇也没有读!看来这趟完全是白带了。
5
Dublin,我来了!远远地看到爱尔兰的土地时,我在心里轻轻地默念了一句。
下了船,坐摆渡车到入境关口,没想到入境出奇顺利,边检人员只翻看了一下我的护照,找到英国签证那页,问我在爱尔兰呆几天(我回答说:2 days),在上面写了几个字,就此放行。
出来就有一辆Stena的专线巴士,可以坐到市中心区的。成人3.5镑。问题是,我在英国时用的手机卡,一进入这边就完全没有任何信号了,看来是不能上网了,而我在入境的通道一路走下来没看到有卖手机卡的。只好先坐上大巴,到市区再说。
运气似乎变好起来,上了大巴,坐在我旁边的就是一个中国人,他主动跟我搭话,原来他是沈阳人,在都柏林很多年了,现在他是作为这条专线巴士的侯任司机,先来跟班熟悉线路情况。他就问我要到哪里,我告诉他我订的民宿所在的街道,他就在手机地图上搜了一下,告诉我说,呆会儿第一个stop你就下车,离那里最近,而且还告诉我说,我住处不远的地方就有一条街有好多中国餐馆和超市,虽然不叫唐人街,也相当于唐人街了。
在他说的地方下了车。一眼就看见马路对面就有一家卖手机卡的店!走过去,进去一看,店员居然还是一个中国姑娘,这真是太方便了。她帮我装好了手机卡,告诉我说里面有5个G的流量,两天怎么都用不完啦。她的隔壁刚好是一个中国人开的餐馆,我就借机在隔壁解决了午饭问题。
顺利地找到了我的房东的门牌号码。跟他约的是下午3点Check in,现在还有一个半小时时间,我就在附近的一间咖啡厅坐了下来,要了一杯Latte,享受我跟Dublin的初恋时光。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不一样的卡梅利多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 旅行者镜头
  • 未央的行者
  • 未央的行者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