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曾经的自己,在时光中相逢

若有所思
2013年 我在羊卓雍错
2017年 我在羊卓雍错
羊卓雍错,如若没有那些照片,我已经想不起四年前我站在那里时,是什么样子。岁月无声的划过,在心中能停留的细节越来越少,如你的笑,已经日渐模糊。
去羊湖之前,把四年前拍的照片找出来,几张风景几张自己。曾经一起到达的旅伴,有的已经忘记了姓名。有一个女孩叫小狼狗,这是当年给她起的绰号。
猛然间想起一句话:越优秀的人越孤独。我自觉不算优秀,但因为无人懂,无可诉说,甚觉孤独。
那些人散落在人间,有一些后来再也没有见过,我们一起看过的风景,却被相机记录,刹那成了永恒。
心想着,到了羊卓雍错,拍一张与四年前一模一样的照片。一样的角度,一样的羊湖,不一样的我。只是老了罢,很多秘密留给了自己,有一些人放在心里,重的举步艰难。
四年前我拍下的羊卓雍错:
四年后的那一天,我从日喀则经羊卓雍错回拉萨,出发的时候天还是黑的。因为时差,日喀则早上八点四十才日出。
坐在副驾驶上,在车里看太阳从山后跳出来,阳光暖暖的照在身上,闭上眼睛,眼前一片金黄,沉默太久,已经说不出一句想念。
路边有几个藏民在阳光中走过,一辆驴车响着铃铛,晃晃悠悠的交集。暖的光,在赶车人的背后。冬日的树梢往后退去,一个个小村庄往后退去。
经过满拉水库,一脚踏上斯米拉神山,风把经幡吹起。水库的水,很多还是冰,巨大的浮在水面上。我看着拼车的小伙伴,想着这陌生的地方,身边都是陌生的人,而我又是谁?
构好了图,把相机交给坤哥,说“你把我放在这里,我想拍一张经幡前的我。”也许多年以后回到日喀则,回到这里,我会看着这张照片,想起上一次我一个人的旅途。
经过卡若拉冰川,柏油马路上一辆车也没有。那些在路上的时光,停停走走,天很蓝,阳光刺眼。四年前318那一路,去过米堆冰川和来古冰川,仿佛还在眼前。犹记得在米堆冰川的时候,掉了一块偏振镜,不知会在某个角落的泥土里沉没。
这几日晒黑一圈,皮肤干燥,把一瓶护手霜都用完了,手还糙的不行。好在这里没有人认识我,疯疯癫癫或者浅笑安然,都可。一个人的旅行,那个自己,是真的自己么?
在路边的川菜馆吃了简单的午餐,车子往前开,便一眼看到了羊卓雍错。还是那么的蓝,蓝的如此不真实。人生就如一场梦,真真假假,不用分的那么清楚。
湖边的玛尼堆,是谁捡起一块块石头,又轻轻的放下?那些石头心事重重,承载着太多的期望。几匹瘦马在湖边安静的吃着草,这画面,是梦境里还是在我的回忆里,已然分不清。
时隔一千多天,我又一次站在了这里。那天的云很美,我把四年前的照片给北京的坤哥看,我说:帮我拍一张一模一样角度的照片,我当时站在这里,你走过去,站在那里。
只是很可惜,就像与你的初见般,再也不能复原。怎么也找不到原来的角度,一切都变了,永不复返。
羊湖像一条巨大的蓝丝带,往远处延伸。穿了司机小崔的迷彩外套,站在那里,任风吹乱我的发,想要痴癫的喊出你的名字,却无声。
不赶时间,花十元去和一只留着口水的藏獒玩自拍,那是羊卓雍措的“长工”,这狗的品种叫狮子头,长得真的跟个狮子一般。
想起家中我的狗狗牛奶,这么多天不见我,会不会想念?
聚有时,散有时。三天的珠峰环线,和拼车的小伙伴分别。虽说了再见,我知道,大多数再也不会相见。
生命里,有一些我们舍不得再也不见的人,念念不忘,必有一伤。而过客太多,还没有来得及记住,就已经陌路。
回望岁月,在羊卓雍错边,和过去的自己相逢。不知何年何月,我会再一次站在这里。那时,身边会是谁?
关于羊卓雍错:
羊卓雍措简称羊湖,藏语意为“碧玉湖”,位于西藏山南地区的浪卡子县,拉萨西南约70公里处,与纳木错、玛旁雍错并称西藏三大圣湖,湖面平静,一片翠蓝,仿佛如山南高原上的蓝宝石。
关于作者:若有所思
江南小女子一枚,《天下常熟》杂志特约主编,新浪江苏特约摄影师,阿兰若艺术生活掌柜...多个媒体撰稿人,旅行达人,旅行体验师
心中想去的地方,总有一天脚步也能抵达!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若有所思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旅行者镜头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