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大运河沿岸古镇行之一:邵伯,千年老街话沧桑......

游多多
写在前面的话——与扬州仅一湖之隔的邵伯镇,是全国千座历史文化名镇之一,至今已有1600多年历史。其古地名为:步邱。史载:邵伯之名源于东晋。时任扬州刺史(秦时官制,相当于省长)的谢安,因遭排挤,自请出镇步邱。筑湖埭防洪水,救百姓于水患之中,演绎出一段人间佳话。当地百姓为纪念谢安,将地名步邱,改为召伯。“召伯”——历史上泛指有政绩的地方官吏。后来这里的湖,也改为了召伯湖。再后来,人们改“召”为“邵”。从此,中国的江淮大地上就有了“邵伯”这个响亮名字。
我在邵伯工作和生活了20多年。时值青春年少,光棍一条的我,每月工资花不完,下班后精力无处发泄,便约上小伙伴们骑车去几里地外的古镇老街上玩耍吃喝。那时我们最喜欢干的事儿,便是在老街里比赛谁的骑车技术高超——三四人为一组,人人登在自行车上,准备妥当。随着裁判一声口哨声响起,一帮坏小子们便争先恐后地从老街北端开骑,沿着一米多宽的青石板路呐喊狂登,一路铃铛响彻。在受到惊吓的行人一片怒骂声中,冲向3里地外的老街南头......获胜者,当晚享受输家宴请。那时物价很便宜,卤菜摊上买一只盐水老鹅,只需拍出6元人民币,小老板便会将鹅肉和鹅杂,切好分成两大盘笑眯眯地揣上桌。撂现在,盐水鹅已涨到了40多元一斤,想搞一只老鹅过过瘾?少了200块钱,您就别拿走!
现在火爆爆的邵伯小龙虾,一盆30只竟然要到了200元!我们那会儿赚脏都没人吃,谁要是用这劳什子待客,准会招来臭骂。那时我们喜欢吃邵伯湖里的大螃蟹。花15元能买满满一水桶,拿回单身汉宿舍,清水洗洗,搁点盐儿,放电炉上煮熟了,众人一口酒、一口肉地吃着、唠着......现在回想起来,那真是一个天真无邪、有钱任性的好年华呀。
在一个春风轻佛的早晨,我陪着十多位北方来的客人们,坐车从扬州出发,来到邵伯老街上玩。进入邵伯,最先瞧见的,便是甘裳市民广场。一座白色大理石雕像立在广场正中,这就是著名的谢安先生了。谢安雕像高度7.25米。雕像右手举于胸前,指向前方,左手别于腰间,做指挥决断状,体现出刚毅气势。据传,甘棠为德政的象征。谢安在此地任职其间,兴修水利造福百姓。当地民众建甘棠庙,植甘棠树,来纪念他。
谢安筑湖埭,蓄洪排涝,防治水患,令饱受旱涝之苦的水乡泽国,成为渔民之乡。然而,邵伯埭建成的那一年,也是谢安人生的最后一年。谢安积劳成疾,一病不起,离开了邵伯。
位于江淮要冲之地的古镇邵伯,其历史上的归属多有变更——春秋后期,邵伯地属吴国;后越国灭掉吴国,又属于越国。秦、汉时期,隶属广陵。历史资料中,有过陈胜、吴广起义时,曾率义军经过“步丘”的记载。
1600多年历史的积淀,使古镇邵伯钟灵毓秀,人杰地灵。遗留下斗野亭、镇水铁牛、条石街、甘棠古树等古迹。也留下了苏轼、苏辙、文天祥、朱自清等文人墨客的传奇足迹。
位于邵伯镇西的斗野亭,始建于宋朝。该亭雄踞大运河堤之上,凭眺湖光浩渺,远观帆影点点,近看农家炊烟,乐趣无穷。历史上,斗野亭几度兴废。1131年,扬州太守郑兴裔将这座名亭移建至扬州迎恩桥南;嘉定年间,改名为“江淮要津”,名亭之名几近湮没。1809年,邵伯百姓集资重建斗野亭,然而该古亭又毁于兵火,不复存在。2001年,当地政府投资,于昔日位于镇中心的万寿宫处,兴建起了斗野亭。亭内集宋代书法家的墨宝字迹,镌诗碑于壁。新建的斗野亭,气势雄伟,周围景色绝美。置身斗野亭上,面对湖水,其乐何及?
邵伯的铁牛可是大大有名。这铁牛长1.98米,高1.10米,重两吨。铸工精细,造型生动,横卧在基座上。史载:清朝康熙年间,淮河大水,邵伯决堤水深13米,百姓受灾严重。于是,朝廷在淮河下游至入江处共设置了十二只动物,即“九牛二虎一只鸡”。分别安放于水势要冲,以祁镇水安澜。同时,亦作为水位测定之标识——通过水位上涨到动物脚、身、颈等不同位置,判断出是否会发生水患。这其中,九牛分别放置于江苏境内的涟水县城东门外、洪泽县的三河闸、高良涧、洪泽湖、高邮马棚湾、邵伯、瓜洲等地;二虎实为石雕壁虎,置于扬州壁虎坝(现扬州湾头镇);一鸡则在江都昭关坝。如今“鸡飞虎跑”,只剩下几只铁牛散落于河堤上,邵伯铁牛便是其中保存较好的一只。
瞧这铁牛——浑黑厚重,犄角扬起,双目对天,仍在哞哞地祈祷着什么。石座上,刻有咸丰二年《甘棠小志》作者、清朝尚书董恂撰写的铭文——淮水北来何泱泱,长堤如虹固金汤。冶铁作犀镇甘棠,以坤制坎柔克刚。容民畜众保无疆,亿万千年颂平康。
名人朱自清曾回忆说——他五岁时,随父由迁居邵伯镇,六岁时全家搬迁扬州。朱自清幼时在邵伯虽然只有短短二年,却给他留下了终身难忘的美好回忆。他在《我是扬州人》一文中回忆:“在邵伯住了差不多两年,是住在万寿宫里,院子很大,门口就是运河......铁牛湾那儿有条铁牛镇压着。我常去骑它、抚摸它......”
十多年前,因工作需要,我举家搬到扬州,离开了邵伯。但这里还有我们系统的不少企业,故尔,经常从扬州过来开会,对邵伯镇仍旧很熟悉。离开铁牛,我带着客人们往回走。从一个名叫“大马头”的地方进入邵伯老街。瞧——这就是“大马头”了。这“大马头”三个字,可是乾隆爷所题,金贵!它与镇江的“小码头”和扬州的“御码头”同为一个皇帝提名的江南三大码头。素有“镇江小马头,邵伯大马头”的美称。当年,乾隆爷六次南巡,六次驻跸邵伯,说明了当时邵伯码头在大运河上的重要地位。因此,自古邵伯“大码头”便有“运河第一渡”的美誉,成为运河沿线重要商埠之一。发现没——这“大马头”三个字上少了什么?你说对了,少了“码”的石字偏旁。不过这由皇帝爷写的字儿,就是写错了,也得由着它不是?
历史上,邵伯因运河而生存,水上运输繁忙。沿邵伯运河故道,自北向南分别为竹巷口码头、大马头、朱家巷码头和庙巷口码头等等。各种大小码头,不仅多而且各具功能。现如今,邵伯铁牛、运河码头等遗迹,均被列入大运河申遗正式名录之中。
当年,乾隆爷从大马头登陆,微服私访,在邵伯留下许多趣闻轶事——一日,乾隆爷沿条石街向北游玩。走进一家吃食店,要了五仁、白沙糖、生肉馅三只汤园。味道淳香无比,乾隆爷赞不绝口。直到纪晓岚带人来找,店主才知道那客官竟是当今皇上。于是,这小店就挂上了金字招牌“天升馆”,意即天子升坐这地。从此,生意兴隆,商机无限。又传说,乾隆好抽水烟,一日行至巷口处的“森和烟店”,要买一包烟丝。顺手掏出一把黄豆,以物易物。一把黄豆,能值几何?憨厚的店主也不计较。待客官离去,店主把黄豆一掂,才知道竟然是一把金豆子......类似传奇,邵伯老街上,随处可闻。
追寻邵伯曾经的繁华,运河码头是一个绕不过去的起点——当年,从南方北上的船只,从镇江渡过长江,进入扬州地界儿,继续北上,当晚便可驶抵邵伯。从北方南下的船只,也在邵伯停泊过载、下客。邵伯大码头,则以停靠官船为主,官客们相互接送,赴京城赶考的生员往返,真格是热闹非凡。邵伯因此成了运河南北运输的枢纽。镇上,为船运服务的锚链、油麻、商粮行、饭店、浴室、旅社等百业兴旺。那时的邵伯运河两岸,码头相连,船船相接,帆樯相挨......
瞧见没——这座名为“永寿舫龙虾”建筑,就是当年的邵伯轮船码头。20多年前,我曾多次从这儿登上小火轮,顺运河而下,到扬州玩耍。那时节,小火轮跑得竟然比老黄牛还要慢。从邵伯到扬州短短的30多公里水路,一个单程竟然花费6、7个小时。买了坐票的顾客,可以坐在一排排长条儿硬板凳上。相当于现在的动车一等席位。没买坐票者,只好席地而坐,或随便站着,多是运河沿岸的乡民百姓。船上装载更多的,是百姓们拿到城里卖的猪鹅鸡鸭,还有青菜等等农副产品。偶尔能遇到几个当地干部模样的家伙,抽着卷烟儿,说起话来,天上的事儿知道一半,地下的事儿全知道——那叫牛气!一路之上,听着叽哩哇拉的难懂方言和小孩子的哭闹;闻着刺鼻的旱烟味儿、家禽动物的臭味儿、人体散发出的狐臭味儿......置身如此恶劣的环境里,令人痛苦万分,跳河寻死的心都有。记得我头一次坐小火轮到扬州玩,路上光来回就花去了十三、四个小时。被船上各种味儿给醺得头晕眼花,整个人儿如同畅饮了半斤“老白干儿”,下船后走路腿都打漂儿。哈!
自从津浦铁路通车后,邵伯水上运输便逐渐式微,运河大码头也就成为遗存了。前些年,扬州发现了一本《船帮》手抄本,书中详细描述了中国的72个半码头,扬州便独占其中4席。在这4席中,邵伯的大马头排列最前。现在,漫步在邵伯大码头处,只见遗址存有三十几级青石台阶,直伸河底。斑驳坚硬的青石,似在顽强地回忆着它曾经的荣耀。
当年,著名爱国诗人文天祥,曾被奸人所害,于逃脱途中住在邵伯一夜,留下了《过邵伯镇》的小诗。......这是一个风高月黑的夜晚。昔日繁华的邵伯古镇历经战火,已是人烟稀少,田野荒芜,一片萧瑟。文天祥在邵伯郊外的一处破房内,躲过追捕。思绪万千,禁不住挥笔写下了这首名篇。
站在“大马头”桥上——你闭上眼睛,就会感受到:当年运河桨声欢动、帆樯林立的兴旺景象......你睁开眼睛,却瞧见如今只留下这寂寞、破旧的码头,向人们诉说着往昔的兴衰......
在邵伯镇的南端还保存着一段约千米长、宽约30米的明清时期运河故道。运河故道,北起邵伯镇的一座节制闸,南至南塘口,两岸有明清时期的运河河堤。翻过河堤,还有民国时期著名的邵伯大船闸遗址。
现存的邵伯明清大运河故道,是明清时期大运河主航道的一部份。北宋时开挖,明清时期在邵伯增设水驿,利用运河堤防,北经清江浦,通往北京,南经扬州,可达南方各省。新中国成立后,运河主河道向西面的邵伯湖移动,兴修了1—3号邵伯船闸,从而使这一段运河成了“故道”。
目前的大运河故道里,水波荡漾,树影婆娑。清冽的运河水蕴含大河遗风的自信与从容;多姿的岸边树丛,摇动着千年古镇的文化悠扬。瞧——好一幅“古渡无人舟自横”的水乡风景画儿。
邵伯因地处水乡,各种水产植物繁多。其中,邵伯菱与太湖的红菱、嘉兴的风菱,并列为江南三大名菱。邵伯的菱长有四个角,左右两角卷曲抱肋,形同羊角。故邵伯菱俗称“羊角青”。这菱角煮熟后变成橙黄色。香喷喷、甜丝丝,可与良乡的板栗媲美。据说当年乾隆爷下江南,吃了邵伯菱角,赞不绝口。从此,每年中秋之前,当地总要挑选上好的菱角,作为贡品,星夜用船沿运河北上,送往京城供宫中享用。
邵伯菱角最出风头的年代,要数清末时期。那时,邵伯菱角被人们当作鲜果,批发店多达10多家。南京、上海等地的经销商都来收购。近年来,邵伯菱角与宝应荷藕、高邮双黄蛋,一起入选“国家地理标志农产品名单”,成为著名的“运河三宝”。采摘邵伯菱角已经成为一个旅游特色项目
这个长得象鸡头一样的东东,就叫鸡头米,又叫芡实。古药书中说芡实是“婴儿食之不老,老人食之延年”的粮菜佳品,其性能与莲子相似。这可是邵伯水乡的另一大特色水产。
邵伯自古还是军家必争之地呢。解放战争时期,在邵伯曾发生过著名的苏中七战七捷中的第六战——邵伯保卫战。1946年8月23日至26日,华中野战军在邵伯地区抗击从扬州坐船渡湖来犯的蒋军队伍,并取得胜利。此战,毙伤国民党军2000余人,华中野战军伤亡1000余人。
邵伯人民于1985年修建了邵伯保卫战烈士陵园,内有纪念碑、烈士墓、邵伯保卫战历史陈列馆。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对邵伯的自然风光,清诗人王士祯在《邵伯舟中》,作了神韵的描绘。诗云——一望遥天阔,茫茫泛夕槎。树分甓湖水,月上楚人家。野戍寒虫乱,迴堤古庙斜。芜城前路近,宫柳欲栖鸦。今天的邵伯镇,既是水陆交通要冲,又是富饶的鱼米之乡。游人登上邵伯船闸,便可见:运河水面帆樯如织,百里湖滩烟笼雾绕,呈现出一幅迷人图画。
在邵伯,明清时代的老街应是古镇的精髓。这条长街沿着京杭运河堤坝呈带状,分别向南北延伸,约三里地长。当地人将其称之为南大街、中大街和北大街。长街的形成与兴衰与运河息息相关。史载,邵伯既是运河上的一个重要码头,当地便充分依靠这个地理优势,发展商业。中大街曾是邵伯古镇最热闹的所在——油蔴五金、绸缎布匹、旅店浴室、茶楼饭庄等等百货云集,人流熙来攘往,货物搬进运出,盛极一时。
邵伯建于康熙年间的这条古街,已有300多年历史。青条石铺就的大街,宽不足3米,有砖砌下水道,设有地沟。现在邵伯的条石街,凭其特色已经成为当地一张名片,不少电影、电视剧组曾到此拍摄,给其扬名不少。
邵伯老街,好似一条长龙,头南尾北——镇子南端有一个早年被运河决口后洪水冲成的大水塘,名叫南塘。这塘子,好似龙饮水的仙池。与老街相联的几十个大小巷子,就像龙的爪子,向东西延伸。镇子北面的老街,则西连古运河、东接里下河,就象是龙的尾巴。
过去,老街上曾有一副对联,上联是:“邵伯北头流白水”,至今尚无下联。这副上联之妙,就妙在“伯、北、白”这三个字,都用邵伯的当地方言读来——音同而字不同。为此,引得多少文人墨客、楹联高手为之拍案叫绝,但也为之望而却步。
古老的街巷中散落一些古宅,犹如珍珠闪亮。这些深宅大院,经典名庄,其建筑和风格很独特,是丰富的旅游资源。在南大街位于大马头附近,有一群明代建筑古房屋40余间,规模宏伟,布局优雅,具有较高的文物和人文价值。
游人沿着青石板路一直走,便会经过许多人家的门口,会发现这里依然几十年如一日地寥落。那些古老的建筑,依稀可辨的木刻砖雕让人流连。
在社会经济发展突飞猛进,越来越多的“老行当”逐渐消失的今天,在老街里,修铁桶、做秤、理发、染布等传统手艺仍在老艺人的执着坚守下,健康延续着。
踏上老街的青石板路,仿佛时光倒流一般。老街的路蜿蜒出去很长,看不到头,一色的青石板路,细细的纹理诉说着岁月的沧桑。一阵春雨过后,邵伯古镇被冲刷的干干净净,古街、古巷、古宅,“中国历史文化名镇”邵伯的“古”,多了一份气势、一份苍劲。
老街是原汁原味的、是古老而苍劲的——街两边都是些经历过沧桑的老宅,也有高高的马头墙,水磨的细砖。
这条古大街,南北长三里多,东西巷道如篦,由近万条石铺成。始建于清康熙年间,历经300余年,是江北不可多见的古街道。据说这条石街原是泥土路面,雨天泥泞,行走不便,镇民集资,乡绅解囊,铺设条石路面,路下砖砌排水沟渠连接河道。修成后,老街晴不扬尘,雨不积水,平整光滑。
老街两旁的仕绅、富户们更加讲究——门前用块石铺成蝙蝠、如意、元宝等图案,以示吉祥。可惜的是,1958年大跃进时期,当地镇政府不顾百姓的强烈反对,执意将老街两旁的各条大小巷道的铺路条石,移作他用。
老街里现在还住着约400户人家,年轻人大多搬迁到了邵伯新区和外地居住了。留下的那些老人,割舍不了对旧居的情结,依旧守着老街过着安逸平静的生活。
平时,老街显得有些冷清。但每逢双休日或过年节,走出去的晚辈们纷纷回家探望老人,这时的老街,便会分外热闹起来。
瞧:下面图中这座破落的建筑物,一幅副垂垂老唉的模样。在当年,这里可是邵伯古镇上最热闹的场所一——电影院。在那个缺少文化娱乐的年代,能看到一部新电影或文娱演出,那得托关系搞票儿。能坐在电影院里,观看一部新电影,那叫一个牛!每当这时,老街上便人山人海,笑语喧哗,涌动的人流简直要将老街堵塞。记得某年播放电影《焦玉禄》,单位领导给我们每人一张电影票,说:“本周的党课,看电影。再写一篇观后感!”顿时,我们欢呼雀跃。一场电影看下来,我是流着眼泪走出来的——被人家老焦这个共产党员给感动的。于是,在那份交给党支部的电影观后感里,我尽情挥洒文彩。从世界上还有2/3受苦百姓谈起,直写到解放台湾岛,实现四个现代化......写的天花乱坠,感人至深,谁读谁掉泪儿。去年,早已退休的老领导遇见我,谈起此事儿,还怀疑地问我:那份观后感是否请人写的?因为压根儿就不象我这种臭水平能写出来的。闻听,我捶胸顿足,叫起天大的委屈。
瞧见没——邵伯巡检司的牌子,挂在一所破旧的院落之外。巡检:一种地方基层官署。自宋朝始,各朝各代均在各州、县的关隘、渡口等要冲之地设巡检司,负责掌缉捕盗贼、盘诘奸伪之事。巡检司的巡检为九品官,归8品官的县令管辖。其功能,相当于现在的镇政府兼派出所,科级干部。多年前,我曾与邵伯镇政府一名姓张的副镇长喝酒。这老兄两杯“烧刀子”下肚,顺口胡吹:邵伯镇是扬州四大名镇,干部统统高配,书记和镇长是副县级,他这个副镇长,是正科级的干活。结果,该副镇长的一番鬼话,引得众酒友一通乱锤。哈!
下图就是邵伯巡检司院落之内情景。邵伯镇也有过行政升格——抗战初期,共产党曾在邵伯建市并委派一位女干部做市委书记,但前后只有短短2个多月时间。待日本人从15公里外的江都打过来,政权也就灰飞烟灭了。邵伯镇在整个抗战8年时间里,一直是日伪政权在扬州地区的“剿共安民模范区”。当年,我曾亲耳听一老者吹嘘——“我们那向时(那时候),从来不管什么共产党、国民党、汪精卫,还是日本人,只要能让我伲小老百姓契得饱(吃的饱),我伲就拥护谁。现在,共产党不是也号召中日友好吗?弄妈妈滴,我伲早几十年就开始做喽!”闻听,我暗骂:奶—奶,中国就汉奸多!
相传,东晋谢安在当地施德政,百姓种下甘棠树,以示纪念。我的那些客人们,为寻找传说中的“甘棠树”,询问了很多当地人。可是,一来北方人听不懂邵伯话;二来,很多当地老人并不知道“甘棠树”。费了不少周折后,才找到了位于旧巡检司署院内的这棵老树。这棵古甘棠古树,高近20米,郁郁葱葱,生机盎然。相传此树夏日开黄花,花形似桂。有三奇——第一奇:无风自动;第二奇:华而不实;第三奇:先开后合,是著名的甘棠八景之一。树身上一个小牌子写着:此树学名“君迁子”,树龄七百余年。好家伙,竟是全国少有的稀世名木。
这株甘棠树,长得老枝枯干,皮老如鳞。夏日浓荫蔽日,树叶质润特厚。仰望高耸挺拔的大树,一股子崇敬之情油然而生,它见证了谢公筑棣为民的功绩。沉浸在激动之中的我,随口问司机:“老弟,瞧见这株不同寻常的甘棠树,有何感想?”司机的回答,堵的我说不出话来——“啥感想?还不都是你们这些文人骚客闲得无事,编出来骗人的东西。几百年前发生的事儿,你能知道?那你是神仙!”卧草!没文化,真可怕。我摇摇头,走开了。
忽然想起余秋雨先生,在某篇短文中曾对古树有一段很精彩的描写——“枝干虬曲苍劲,黑黑地缠满了岁月的皱纹。光看这枝干,好像早已枯死,但在这里伸展着悲怆的历史造型,就在这样的枝干顶端,猛地一下涌出了那么多鲜活的生命,矫情而透明......”可是,这些深奥的中国文化内涵,司机这小子他—妈—的,能懂吗?哼哼!
在这条巷道中走过的名人,还真是不少。——文天祥肯定是来过了,不然就没有那首《过邵伯镇》的诗。——董恂也是来的,老街上至今还回响着他清朗的诵读之声。——朱自清绝对是来过的,那段童年的快乐时光,在他的文章中,清晰地描写过。——张恨水是来过的,不过据说这老先生当时忙着贩卖药材,兵荒马乱,所以他留下的足迹,多少有些凌乱而狼狈......
在老街,百年老店“章源兴秤店”第四代传人章小泉,今年已60多岁了,一直守护着这十多平米见方的店铺。他一边打磨着秤杆,一边说:“大权在握两钮关心,轻重得益一丝不苟。小小的秤里蕴含着丰富的哲理呢。”
他还说,这里曾经是邵伯镇最热闹的所在。粮油五金、绸缎布匹、旅店浴室、茶楼饭庄等等百货云集,人流熙来攘往,货物搬进运出,无有停歇......谈到如今老街人少车马稀的现状,他长唉一声,低头干活,不再言语了。
走在古街上,游人可以回味在历史的记忆中——苏轼、秦观、苏辙等,都曾在此徜徉,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诗篇。他们那飘逸的身影,都随风成为了往事,一路跑进了历史……
如今,随着时代变迁,老街已成了寂无噪音的最宜人居住的街区。每日里,三三两两散步于街上的人们,年高的已九十六岁,年轻的也七八十岁。但都耳聪目明,口齿清晰,让都市人艳羡。
瞧——这条巷子,就是古镇有名的长生巷。在它的尽头,有一个“馆驿前”巷,那里就是当年邵伯驿站所在的位置。邵伯地处水陆交通要道,明清以来一直都是官府通讯的咽喉要地。所以,驿站规模较大。
据史料载——当年,驿站门前树立着两根高大的旗杆。驿站官吏听到驿马的铃声,就要出来迎候,准备好三只鸡蛋、一碗黄酒,慰劳驿卒,并给马喂料。然后,驿吏接过公差,当即另换驿马,快马将文书传递给下一站。如今,站在这一片长满杂草的废墟前,仿佛从尘土飞扬处,又见到了策马飞奔而来的驿卒,那急遽的马蹄声骤雨般驰来,复又旋风般远去。遥想当年,那驿卒的神色永远严峻而焦灼,那斜背在身后的夹板里,究竟是什么文书呢?是升平的奏章,还是战乱的警报……驿站坍塌了,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只留下“馆驿前”的遗迹,让人在猎猎风中遥想。
老街的古巷众多,房屋大多保持着原态。在这里,房屋就是有些适当的破败,那也是一种历史沧桑的美。
当地在一些房屋上,都钉上了铭牌,其实多是“火油店”、“许茶炉”这样的日常店铺,没有什么传奇故事,有的只是这条古巷中最寻常的生活气息。
近些年,邵伯老街上,随着年轻人不断向城市迁移,有些老宅多年无人居住,不少老宅已破落不堪,露出筋骨。墙壁上,“为人民服务”、“割资本主义尾巴”之类的标语,依然隐约可见。当年的老店铺,也大多停火息业,只有三五家老店,还在延续着其古老的生命。
临街的老式“剃头店”里,坐着一群上年纪的老人。理发师傅年龄瞧着怕有小80了。老人家使唤着老式的手动剃头刀,一下、又一下地,不紧不慢剃着,任一缕缕头发落在坑洼的地板上......我举起手中相机,刚想按下快门,却被一声中气很足的断喝给吓住了——“这相,不得照!”一位老者操着方言,对我挥手喝止道。见我一脸的不解,这老者说:“这房屋里头的人呀,都他妈妈滴黄土埋到脖埂子里喽,不得照头喽。想拍照呵,到街(发音:该)外头,啦块有漂亮滴龙虾城哩!”于是,众老者便张开没牙的嘴,嘻嘻地笑——这里是老人们的一方小天地,不容年轻人打扰。我也笑了。退了出来。
漫步于老街古巷之中,这里既有翘角相对,如同飞鸟掠影的四角楼,也有雕梁画栋,曾经显赫一时的大户人家。
然而,最让人心生欢喜的,却是那些瓦道间泛生出的几丛盈绿的小草,还有街边人家墙壁之上探出的一株株滴红的石榴。
邵伯镇自从入选“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后,当地政府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先后投入3000多万元,对一些重点古建筑进行修复。陆续推出了邵伯湖观光休闲游、邵伯美食游、古运河、古街文化游等游览线,吸引了周边城乡的游客,众多国外宾客也远道前来观光。
这样的家庭式面条作坊,可压制出各式宽窄面条,当地人叫“水面”。十多年前,这种小作坊在邵伯老街上随处可见。可如今,我带着客人们走了大半条街,却只发现了这一家。
瞧——老街当口儿飘起一面“老陆香肠”的招牌。这样的老字号,给老街平添了许多活力。再配上一些从院墙里伸出了头,却不知名的常绿植物,老街顿时绿色融融。偶尔,有一两个小女孩在青石板路上踢起毽子,跳起绳,给这个春天和这条寂寞而冷清的老街,增添了些许生机和活力。
这家名叫“德顺”的小吃店,可真是个老字号了,几十年前就在这儿,从没变过模样。当年,我们一帮小伙伴们来到老街上玩,饿了都要跑到这里填肚子。
记得那些时,我们一哨人马在老街上玩累了,便结伙来到这儿,登堂入室,落座后,大叫一声:“老板——!”立刻,随着一声拉长的应答——“来—喽!”40多岁的男老板便从里面出来了。见是我们这几个老熟客,便笑眯眯地操着方言说:“名位小老大,别吵。你们想吃什泥,我统统都晓得。一哈头就揣上来!”说罢,便转回面店里间。只需片刻功夫,每人一碗阳春面或馄饨、外加一份煎鸡蛋、两只肉包。热腾腾揣上了餐桌......我们吃的那个香呵,直到现在回想起来,牙齿间还丝丝往外冒香味儿呢。
现在的邵伯人,谈起古镇的魅力时,总喜欢引用“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的古诗。他们认为邵伯与扬州只隔一条邵伯湖,上了扬州,也就等于到了邵伯——对家乡的自豪之情溢于言表。这里就需要进行一下科普——
老祖宗诗句里的扬州,其实和现在所说的扬州并不是一个概念。现在的扬州,是隋朝年间才有的,过去叫“广陵”或“江都”,是管辖着江南数省的大扬州。至于“骑鹤上扬州”,那更是在说南朝的首都——建业(今日南京)。直到了唐朝,扬州名气才逐渐大起来,“烟花三月下扬州”,“十年一觉扬州梦”等诗句中的“扬州”,才是今日所说的这座三线小城市扬州。
旧时,邵伯共有里巷57条,不少巷子都有典故和传说。这些巷子,也成为人们讨彩头的地方。比如娶新娘子时,行走路线都要经过“长生巷”“多子桥”“流芳巷”等——每到这时,众人便围堵在这些细长的巷子里,讨要喜钱。
这座位于古镇老街南端尽头的四角亭,我的记忆可谓深刻。当年,曾与小伙伴们在这里打牌、喝酒,直闹了个晕天黑地。记得,那是一个飘着秋雨的星期天早上,我们去邵伯南塘钓鱼,浑身淋的湿透,没钓着几条鱼,却钓了满满一桶十多斤重的小龙虾。下雨回不去,于是便找到镇上一家小饭馆,让把小龙虾给煮了。再点几个炒菜,买两瓶当年很有名的扬州地方名酒“甘泉大曲”、搬来两箱啤酒,便热热闹闹地喝将起来。小亭子围满了瞧热闹的镇上百姓,人们瞧着、嘴里还不停歇地评论——“弄妈妈滴,这帮石油上的虾子们(当地话:小孩子的意思)喝起酒来真能裘!(能喝的意思)。”这场酒喝得那叫一个畅快——从中午12点,一直喝到下午四点。十多斤龙虾统统啃完,白酒啤酒全部喝光。再向镇民家里讨来扫帚,打扫干净四角亭,道一声打扰。然后,众人吼着歌儿,东倒西歪地骑着自行车回去了......那真是一个少时不知愁滋味儿的美好年代呵。
悠久的历史给邵伯古镇留下了太多的“宝藏”,而老街,就是邵伯古镇的精髓。漫步老街,两边都是些经历过沧桑的老宅。透过一扇露着缝的木门,可以看到一个坍圮掉的大宅院儿。院子中青砖堆里面长满野草,而那渐渐腐朽去的木梁下,还刻着雕刻精致的小轩窗。这一切,不由人感慨——岁月。这无情的岁月,它轻轻抖落了昔日的繁华,让那些诱人的传说洒落一地,伴着浆声灯影,在大运河里飘浮而去了……
邵伯古镇攻略——邵伯镇距扬州30公里,旁邻京杭大运河、距京沪高速公路真武出口处4公里。1、早上坐火车到扬州后,换4路公交车到江都公交站,不出站坐上直达邵伯的中巴车,30分钟到达。公交费15元。也可打车从扬州到邵伯,来回车费160元左右。2、在邵伯龙虾一条街下车,往前走百米就到了老街十字路口。南北两条老街均可自助参观。3、参观完老街,可步行至运河大堤,参观大马头、铁牛和邵伯湖风光。4、晚餐在邵伯龙虾一条街上品尝著名的龙虾。然后返回扬州下榻。5、老街各景点不花钱,晚餐品尝龙虾,2人花费300元左右。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游多多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欢乐长隆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