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秋影 仙人旧馆平山堂

游多多
江南秋影(二四三)仙人旧馆平山堂
大明寺大雄宝殿前左右两侧各有一个券门,东券门额是“文章奥区”,西券门额是“仙人旧馆”。
仙人旧馆门额由欧阳裔孙星悟禅师所题,由平山堂、谷林堂、欧阳文忠公祠三部分组成,由南至北依次排列。初建于宋庆历八年(1048),时欧阳修任扬州知州。
从鉴真纪念堂出来,向西穿过院墙的八角形门洞,就来到了古风流溢的“平山堂”,此堂是北宋庆历八年(1048年)欧阳修任扬州太守时建造的。
堂前花木扶疏,庭院幽静,凭栏远眺江南诸山,恰与视线相平,“远山来与此堂平”,故称“平山堂”。
咸丰年间平山堂毁于兵火,现存建筑为同治九年(1870)方浚颐重建。民国4年(1915),运使姚煜重修。
新中国成立后,1951年、1953年、1979年、1997年多次进行了大修。
平山堂面南而建,五楹,七架梁,硬山屋顶,西南设卷棚,北有短廊与谷林堂相接。
堂北檐下悬“远山来与此堂平”匾额,点明“平山堂”的缘由,为清光绪丙子(1876)秋林肇元题,咖啡色底,白色字。
堂中楹上方高悬“平山堂”三字匾,黑色底,白色字,为清同治壬申(1872)孟夏之月定远方濬颐题写。
两侧悬联曰:晓起凭栏六代青山都到眼;晚来对酒二分明月正当头。朱公纯撰,庚申春日尉天池书。两联中间可透过玻璃方窗看到谷林堂,堂上案几上摆着几件观赏奇石,颇有雅趣。
楹联两侧左右大梁上悬挂着两块匾额,一块是“坐花载月”,另一块是“风流宛在”。两块匾额均是追怀欧公轶事。在匾额下方分别有透空雕花落地罩槅。
风流宛在匾额为光绪初孟夏两江总督新宁刘坤一题,并有跋文。匾、跋均为黑色底,金色字。
坐花载月匾额为清光绪四年陇右马福祥题,并有跋文。匾、跋均为黑色底,白色字。
马福祥(1876--1932),字云亭,甘肃临夏人,是一位武将,曾任国民政府委员、黄河水利委员会副委员长、安徽省主席。己巳为民国18年(1929)。
这里有一件韵事:一天,欧阳修命人准备荷花千余朵,分插在盆中,然后进行饮酒的游戏:在盆中抽取一枝荷花在客人中传递,得到者顺次摘去其花瓣。当花瓣尽时,所在之客饮酒。这类游戏往往持续到深夜,太守常常披星戴月而归。故后人常以“风流宛在”、“坐花载月”等词来追忆往事,井书匾挂在堂上。
平山堂外侧还悬有一块清代彭玉群书“放开眼界”匾,在其下分别悬二联,其一是:过江诸山到此堂下;太守之宴与众宾欢。为伊墨卿先生旧联,光绪戊寅秋日黔南袁伟华重书。其二是:山色湖光归一览;欧公坡老峙千秋。为扬州盐商汪鲁门之子汪国桢原撰,武中奇书。两幅楹联不但点明了平山堂的地理特征,亦是欧阳修当年潇洒流运的生动写照。
北宋庆历八年(1048年),欧阳修来扬州建此堂,因堂屋建于蜀冈之上,居高临下,晴好天气可远眺长江南岸诸山。坐在堂上有“远山来此与堂平”的感觉,故得名“平山堂”。
站在平山堂前,视角极为开阔,令人心旷神怡,堂北檐有清人林肇元所书“远山来与此堂平”的横匾,更点明了堂名含意,实际上“平山堂”是那些失意文人议论朝政、发发牢骚的地方。
从欧阳修的《朝中措·平山堂》词中可略见一斑:平山栏槛倚晴空,山色有无中。手植堂前杨柳,别来几度春风?文章太守,挥毫万字,一饮千盅。行乐直须年少,樽前看取衰翁。
欧阳修(1007~1072年)字永叔,号醉翁,晚年自号六一居士,谥文忠。江西吉安丰乐人。欧阳修既是范仲淹庆历新政的同行者,也是北宋诗文革新运动的领导人。中年还曾主持过一次科举考试,苏轼、苏辙、曾巩、王安石还有北宋著名哲学家张载、程颐皆出其门下,确是慧眼识英才。
欧阳修诗、词、散文均为一代之冠。散文说理畅达,抒情委婉;诗风重气势而流畅自然;词意深婉清丽,承袭南唐余风。欧阳修曾与宋祁合修《新唐书》,并独撰《新五代史》。又喜收集金石文字,编有《集古录》。有《欧阳文忠公文集》,诗歌《踏莎行》等著作传世。清代著名的《古文观之》收录其13篇散文。
欧阳修原在北宋朝廷为官,后因参与范仲淹为首的“庆历新政”,失败后遭到政敌打击排挤,被贬官扬州等地,政绩卓著,深受百姓爱戴。政事之余,他常到蜀同游玩,因爱大明寺西侧“可穷千里目”,便筑平山堂于此,在扬州任上,作为游宴之所,以此寄情于山水诗酒。在这里登堂南望,“江南诸山,合青吐翠,飞扑于眉睫而恰与堂平”,故名“平山堂”。
平山堂廊檐两侧墙壁上镶有几块石刻,东侧一块刻的是“民国十五年偕镇江冷适来游。腾冲李根源书”。
李根源(1879-1965),字印泉,又字养溪、雪生,号曲石,别署高黎贡山人,祖籍山东益都(今山东青州),生于云南德宏州梁河县九保。近代名士、国民党元老。
西侧墙壁上刻的是苏轼第三次来扬州(宋元丰二年,1079),思忆欧阳修的感慨之作《西江月·平山堂》词:三过平山堂下,半生弹指声中。十年不见老仙翁,壁上龙蛇飞动。欲吊文章太守,仍歌杨柳春风。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皆梦。
作为欧阳修的得意门生,苏轼最了解老师的心思。
这里似乎在说,老师啊!你何必早早地就把官场看透呢?人的一生不就是在半梦半醒的矛盾中生活的吗!
平山堂南有庭院,为清时行春台遗址。行春台现植有紫藤、琼花、棕榈、侧柏、柽柳、瓜子黄杨、蜡梅、紫薇、阔叶十大功劳等,四季花香。庭院南有古石栏。栏外植有桂花、淡竹、棕榈、青桐、榉树、枇杷等,苍翠欲滴。
提起欧阳修时,必然会想到他的学生苏轼。
从平山堂往后走数米便是“谷林堂”,这是苏东坡56岁任扬州知府时为纪念欧阳修而建的。
堂名取自他自己的诗句:“深谷下窈窕,高林合扶疏。”以诗的第一、二句的第二个字“谷”、“林”为堂名。
堂上立有一块青石碑刻,为《平山堂记》碑:“扬州之有平山堂,始于宋欧阳永叔,自斯堂出而隋唐间之歌管楼台,莺花烟月,美人香草,名士风流,一变而为翰墨园林,诗文渊薮。登斯者,莫不有撵日凌云之志,镕经铸史之怀,作育人才,转移风化,一太守倡之而丕变矣!……”
这是说,欧阳修来到扬州之前,扬州的社会风气多消极颓唐,自从欧阳修建了平山堂之后,人们便来这里呤歌赋诗,研习文章,风气为之一振。
谷林堂面北朝南,面阔5间。东山墙与大明寺大雄宝殿相连,堂上悬挂的“谷林堂”横匾,系扬州雕刻家黄汉候集自苏东坡法帖临摹的。
穿过谷林堂,绕过后假山,沿路向北,有欧阳文忠公祠,公祠于光绪五年(1879年)由两淮盐运使欧阳正塘募资建造。
祠内有欧阳修石刻像,石刻像与题书均由邗江著名石工朱静斋勒石,刀工精致,石像传神,加之石面稍凹,造成光线折射,远看为白胡须,近看为黑胡须,且观者从任何角度看,石刻像的脸、眼、足始终正对观者,世称神品。
欧阳修石刻画像前置有精致的楠木雕件,为旧时出会用的香亭,其外形、花纹、结构等均不相同。
堂上悬“六一宗风”横匾,原为欧阳正精所题,后遭损坏,1980年由著名书法家武中奇补书。
欧阳修晚年自号“六一居士”,并写过一篇《六一居士传》。
小传一开头就写:六一居士初谪滁山,自号醉翁,既老而衰且病,将退休于颖水(今安徽阜阳)之上,则又更号六一居士。
接着文章以问答形式解释何为六一居士:客有问曰:六一,何谓也?居士曰:吾家藏书一万卷,集录三代(夏商周)以来金石遗文一千卷,有琴一张,有棋一局,而常置酒一壶。客曰:是为五一尔,奈何?居士曰:以吾一翁,老于此五物之间,是岂不为六一乎?”
文章还讲述了主人翁心系“五物”的原因:“然常患不得极吾乐于其间者,世事之为吾累者众也。其大者有二焉,轩裳珪组(指大臣所乘车驾、所佩服饰、印授等,实指官场事务)劳吾形于外,忧患思虑劳吾心于内,使吾形不病而已悴,心未老而先衰,尚何暇于五物哉?”
文章还谈了自己提前退休的三条理由:第一,年轻时做官,年纪大了要退休,且不一定等到规定年龄才退休;第二,当了一辈子官,没做出什么名堂;第三,身体好时做不出名堂,年纪大了却要贪恋职位俸禄,我不做这样的事。总之,就这三条,不管有没有“五物”都得退休。这真是看破官场险恶,只想诗酒为乐。
堂前放一张案桌,左右各置一只香炉。柱联是:遗构溯欧阳,公为文章道德之宗,侑客传花,也是徜徉诗酒;名区冠淮海,我从丰乐醉翁而至,携云载鹤,更教旷览江山。
此堂建成后,一代文宗欧阳修在这里宴请宾客,与宾朋徜徉在诗酒之间。又说,平山堂为淮海间名胜,欧阳修从滁州移官而来建此堂,站在平山堂上远眺大江南北山河,心情无比开阔。
欧阳祠前有石涛大和尚之墓与石涛塑像,还有《石涛和尚墓修复记》碑。
石涛(1630~1707),本名朱若极,亦署原济,字石涛,号瞎尊者、苦瓜和尚,别号有颠僧、清湘遗人、清湘陈人、老涛、清湘石道人、钝根、大涤子、小乘客、无发人、零丁老人、半个汉、箬笠翁等数十个之多。以字行世,广西全州(今全县)人。
石涛乃明朝桂藩靖江王朱亨嘉之子,明末清初著名画家,在中国绘画史上具有极其崇高的地位。隆武中,国破家倾。明亡,遁入空门。
石涛大半生云游四方,修佛、作画。博通世学,工诗善画,尤精草隶。康熙三十一年(1692)定居扬州。
在大东门外,临河结草屋数椽,吟诗作画,名“大涤堂”。他以“搜尽奇峰打草稿”作为一生的艺术追求,强调画家要“借古以开今”,主张“门户自立”,反对一味“摹古”。所绘山水、花卉,任意挥洒,脱尽前人窠臼,开清代扬州画派先河,这对后来“扬州八怪”的形成有很大影响。著有《画语录》。
他又善叠石,扬州余氏万石园即出其手,今何园片石山房存其遗迹。康熙四十六年示寂,葬于扬州城北蜀冈平山堂后。
诗人高翔每岁寒食,必祭其墓。据旧志记载,墓有石碑。直到清末,当地文人清明时节尚有前往祭扫者。墓碑可能毁于民国年间,此后知晓者渐少。
石涛墓塔
著名作家、文学翻译家、园艺家周瘦鹃先生1958年来扬州,游览平山堂。他在《绿杨城郭新扬州》一文中写道:庭中的一座石涛和尚塔,顿时引起了我的注意,凑近去看时,见正面的石条上刻着几行字:“石涛和尚画,为清初大家,墓在平山堂后,今已无考,立此塔,以资景仰。”
旅居台湾的扬州耆旧杜负翁先生在《石涛与扬州》一文中对此也有描述:石涛卒于康熙四十六年,年六十七岁,葬扬州平山,史无记载。负翁先考妣之墓,在平山后,地名蔡家山,墓前一溪,溪之南为平山之北,即蜀冈之北。溪中冬令水涸,可通行人,负翁于某年冬祭墓归时,乃从溪之小径,登临蜀冈。岂知石涛之墓,即在此处。
墓前有一石碑,为泥土沾污,已不能辨识。高只二尺,甚狭小。经拂拭后,见其文曰:石涛上人之墓。此地在平山堂后围墙之外,地临蜀冈中峰之背,虽在峰上,已近边缘。立石涛墓前,向前右方隔溪遥望,可见先考妣墓。又云:“若干年前,曾著一文,题为石涛墓在平山阴。今之考证石涛墓者,皆以负翁之文,以为依据。”
石涛墓冢下方是佛家莲花座,上面像一个大蘑菇,全石头墓冢。墓前的墓碑上写着“石涛大和尚之墓”。墓冢东有石涛手拿画笔,凝神沉思的朔像,背后有石块叠垒的园景,墙上嵌着“搜尽奇峰打草稿”七字。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游多多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 飞飞胥
  • 飞飞胥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