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秋影 水云胜概琼花林

游多多
江南秋影(二三一)水云胜概琼花林
走过玉版桥,由东往西,顺着河堤,一路向莲花桥走去,钓鱼台、凫庄、莲花桥、小金山依次映入眼帘。右侧绿荫葱葱,花团锦簇,湖光山色,美不胜收。
长春桥也是四桥烟雨景中之一桥,坐落于瘦西湖长春岭北长春路上,界于漕河与瘦西湖之间。建于清乾隆时,为单拱石桥,旧曾有过桥亭,后毁坏。为交通便利,新中国又进行了加宽扩建,与原来面貌已大不相同。
在长春岭北,瘦西湖由此拐弯向西,因而这里乃是一个死角,园外就是长春桥,桥洞外是漕河,河对岸是一片较荒芜的乡村。游人到此大有风景全无、游人止步的失落感。
如何弥补这一不足?不知是谁想出一绝妙之笔:在长春桥外修了一座古色古香的四角亭,游人目光从长春桥洞穿过,遥见一亭袅袅,似有无数风景被挡在长春桥外,不仅没有了失落感,反而顿生一种风光无限的感慨。这小小一亭,如国画中的飞白,给人无限遐思的空间,妙不可言。
水云胜概原属“趣园”,亦是扬州北郊二十四景之一。旧址在长春桥西,即今瘦西湖桂花厅及其以东一带,与“四桥烟雨”相接。清朝黄履暹建,后由陕西籍盐商张霞重修。旧时,园门在长春桥西岸,内有吹香草塘、隋喜庵、坐观垂钓、春水廊、胜概楼、小南屏诸胜。嘉庆后园景荒废。
今日的“水云胜概”位于瘦西湖北岸,从长春桥西至莲花桥止。1958年,湖之北岸依坡修筑石平台,围以石栏,两边砌石阶通往湖边。1959年,从广陵路“二分明月楼”内迁建桂花厅于平台上,面南三楹,四面廊,外廊围木栏。
堂南为雕花窗槅扇门,内悬“水云胜概”匾,由原文化部文物局局长孙佚青题,两旁挂楹联:“桃花飞绿水,野竹上青霄”,为书法家徐润芝书写。此联原本是清朝金兆燕集李白、杜甫诗句题于桃花坞蒸霞堂。
桂花厅外廊柱上挂楹联“林外钟来知寺远,柳边人歇待船归”。
厅堂南北广植桂花树,厅东南有一片琼花林,厅西建曲廊,与小南屏相连。
桂花厅前湖水宽阔,杨柳随风摇曳,沿堤花草满地。登台四望,天水无际,景物之胜,俱在眼前。
瘦西湖桂花厅周围种满了桂花树,到了秋天,桂花盛开,桂花的香气会溢满周围,故命名为“桂花厅”,有金桂、银桂和丹桂等多个品种,桂花绽放时,散发出浓浓的香味,沁人心脾。
当桂花盛开之际,满园的桂花飘来阵阵清香,沁人心脾,那境界如入瑶池仙境。
在介绍扬州市花的木牌旁边,一块数米高的太湖石犹如美人亭亭玉立,石上有隽秀挺拔的“琼枝玉树”四个字,系启功先生所题书。
眼前这一带是扬州著名的琼花林,称为“琼枝玉树景点”。据说,当年隋炀帝开凿运河,三下扬州,曾来此观赏琼花风姿。
琼花又称聚八仙、蝴蝶花,牛耳抱珠。落叶的半常绿灌木。四、五月间开花,花大如盘,蝴蝶状或球状,花聚枝梢,洁白如玉。聚伞花序生于枝端,周边八朵为萼片发育成的**花,中间为两性小花。系稀有名贵花木,也是扬州的市花。被誉为“维扬一枝花,四海无同类”。
相传琼花为扬州独有,人们视之为有灵性的仙葩,把到扬州一睹琼花芳姿引为人生快事。在扬州历史上曾出现“三春爱赏时,车马喧如市”的赏花盛况。
关于琼花,有—个颇具传奇色彩的传说。相传隋炀帝大征民工修凿大运河,不远千里,要到扬州来观赏琼花。但当运河开成,隋炀帝坐龙船抵达扬州之时,琼花因憎恨昏君,—夜间全部凋谢了。
接着,各地农民起义爆发,隋政权崩溃,隋炀帝死于扬州。《隋唐演义》第四十七回“看琼花乐尽隋终,殉死节香销烈见”,对此有生动的描述。
佩浩诗曰:广陵城里有奇葩,玉树琼枝赛紫霞。炀帝远来观盛景,—朝花谢宿寒鸦。
洁白无暇、淡雅如玉的扬州琼花盛开在三月,虽然暮秋季节来此未能欣赏到琼花,但在不远处一片葱茏的树木上,还是开着一簇簇不知名的红花,似火,似霞。瘦西湖上,碧波荡漾,亭塔参差,游艇或疾或徐。在视野开阔处,五亭桥风光尽收眼底。
洁白的和平鸽在广场悠闲地漫步,买点鸽粮喂鸽子。
衔来橄榄报潮平,血脉犹存正义生。雨洗长空留彩梦,风约碧野筑高城。明眸守望田园静,化羽腾飞日月清。祈盼人间无战鼓,疏音婉转奏和声。----兴安红松
无数次在天空和大地之间的,一棵棵橄榄树旁我伸开手掌,放飞一对洁白的鸽子
无数次,我们伸开手掌放飞一对年轻的洁白的鸽子无数次,我们向着遥远的南方唱一支深情的无词的歌
《扬州慢·琼花》----宋。郑觉斋弄玉轻盈,飞琼淡泞,袜尘步下迷楼。试新妆才了,炷沉水香毬。记晓剪、春冰驰送,金瓶露湿,缇骑星流。甚天中月色,被风吹梦南州。尊前相见,似羞人、踪迹萍浮。问弄雪飘枝,无双亭上,何日重游?我欲缠腰骑鹤,烟霄远、旧事悠悠。但凭阑无语,烟花三月春愁。
在我国的名花中,最珍异和神秘的要算琼花了。宋代词人赵以夫得友人折赠琼花数枝,召聚咏赏,并作《扬州慢》词,这首词就是郑觉斋当时应和而作。
开始数语,就本题发挥,并将人与花合写。琼花,像轻盈雅淡的仙女,试罢新妆,满身香气,走下楼来。“弄玉”,相传为春秋时秦穆公之女,后与萧史一起升天仙去。“飞琼”,许飞琼,西王母的侍女。“淡泞”,这里指飞琼的衣装素淡。“袜尘”,本曹植《洛神赋》“凌波微步,罗袜生尘”,词中谓仙女的步履轻盈。“迷楼”,点出扬州。隋炀帝在扬州建行宫,回环四合,误入者不得出,名曰迷楼。
琼花产于扬州,因此咏琼花之作大多或直接或间接地提到扬州,有赵以夫《扬州漫》一词为证。“香”,一种熏香用的铜球,中分三层,圆转不已,可置于被褥中,香烟不灭。前五句以女仙设喻,描绘琼花的态、色、味,并没有作形状的描写,而着力写琼花的丰神。
“记晓”三句,承上“迷楼”,遥想当日炀帝赏花情景:在清晨剪下像春冰般寒洁的琼花,插入金瓶中时还沾有晨露,由护卫皇帝出行的“缇骑”以流星快马送至行宫供炀帝赏玩。“甚天中月色,被风吹梦南州”两句,转入眼前的琼花。
赵以夫原唱《扬州慢》词序云:“琼花大而瓣厚,其色淡黄。”以“天中月色”拟之,可谓恰到好处。“南州”本泛指南方州郡,此指临安。词言琼花“被风吹梦(到)南州”,下语极迷离恍惚。词开首既屡以仙女比拟琼花。则琼花亦像仙女一样有梦魂。此番在临安出现的、经过移根再植的花,原是她的精魂被风吹至,想象富有情致。
下片由“吹梦南州”一语点出新意。在酒筵前相见者,是花是人,已融为一体,故加以拟人化的描写:“似羞人、踪迹萍浮”。词人曾在扬州看到过琼花,而今也一样飘泊来到江南,难怪有“踪迹萍浮”之感了。词人不由得陷入深深的回忆之中。他想起无双亭畔那“天下无双”的琼花,如雪般素洁,在春风中摇动;不知自己何时能重游扬州,再睹那美妙的丰姿?
秦观《琼花》诗云:“无双亭上传觞处,最惜人归月上时。相见异乡心欲绝,可怜花与月应知。”郑词所写情境,与之相似。“我欲”二句,写词人欲往扬州而不得的感慨。
“缠腰骑鹤”,这里使用的是一个著名的典故,也即原是说,话说一个人很贪婪,他既要腰缠万贯,又要长生不老,而且还要到风景秀美的扬州去玩儿;熟语所谓”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说的就是这么一回事儿。
而在此词里,作者谓自己重游扬州,已成妄想,唯有怅望云霄,缅怀旧事而已。“但凭阑无语,烟花三月春愁”,这两句有无限情韵。李白《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诗:“烟花三月下扬州。”在这烟霭迷离、繁花旖旎的春三月,怀念扬州的悠悠旧事,更触起了浓重的春愁,词人独倚阑干,默默无语。
下片的构思与赵以夫不大相同,赵作是通过赋花抒发扬州的盛衰之感,此词是借琼花移植到临安就与扬州时大不相同这一现象发出感慨,花移地之后香色不如前,人呢?欲去扬州探花,这是不能实现的梦。再说杨州的琼花还是从前风姿吗?重重慨叹交织在一起,实有无限伤感之情,从而使词的意境更为幽远了。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游多多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环球梦游记
相关游记
  • 飞飞胥
  • 飞飞胥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