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施隐居渔夫岛

游多多
江南秋影(一五七)西施隐居渔夫岛
蠡湖又名五里湖,是太湖伸入无锡的内湖;史传春秋末期越国大夫范蠡偕西施泛舟五里湖而得名。
渔父岛是突入蠡湖中的小岛;范蠡功成身退携西施隐居五里湖养鱼耕作,写下我国第一部养鱼专著《养鱼经》,民间尊其为渔父,其岛取名为渔父岛。
岛的北端修筑了一条三百米的景观长堤,与“蠡湖之光”景区相连;为纪念西施而取名“西堤”,与岛西头通向“渤公岛”景区的“蠡堤”相呼应。两堤抱湖贯三景,堤湖相映。亭台石桥,花木绿荫,金沙湖水,银光粼波,步行堤上或泛舟湖上,美哉乐哉。
近些年,渔父岛已成为市民野营、漫步、赏景、摄影的乐园;夏季游泳玩沙、戏水纳凉的人更多。
一个流传千年且又美丽动听的传说,让五里湖一下开了光,从此,有了一个更大气、更典雅、更有情韵、更富人文内涵的名字——蠡湖。
这个比西湖大近二倍的太湖内湖,千百年来,无锡一直把它紧紧揽在怀里。或许是宠爱有加,陶醉在“潋滟连空云不雨,潇湘入眼画难图”的诗情画意中,舍不得让它离怀而去。
或许是深闺藏娇,未敢让它走出情怀,去“于月、于雪、于烟雨、于长风淡霭”。以至好长时间一直未给它好好地“涂脂抹粉”,精心装扮,长期处在素洁莽逸、旷野苍凉、自然天趣之中,沉醉于“欲把蠡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的美梦之中,整天梦呓着蠡湖要比西湖美。
传说之所以美丽动听,少不了两位主人公在湖上、在水边上演的一段深情厚味且又使世人羡慕的才子佳人浪漫故事,少不了两位主人公之一、四大美女之首柔情似水爱共永的缠绵杰出表现。
既然这位美女的芳名早就被北宋大文豪苏东坡巧用在杭州西湖上,那相隔数百里的蠡湖应该与之并驾齐驱,心印心随,让一代名相与绝代佳人这对矢志不渝、如影随形的恋人比翼双飞,在历史的时空里,执手共挽、相携相依于碧波舟楫之上,唱诗铭志,抚琴寄情,聊以卒岁,继续过着常相厮守、潇洒自由、恬淡宁静的日子。
何况嘉兴有范蠡湖,桐庐分水镇和锡东荡口也各有名为蠡湖的,都在争先恐后向西子抛媚眼,欲将千年传说移地演变下去。
诚然,范蠡偕西施归隐五湖的传说在某些史料中,仅只有片言只语的记载,也仅是一种说法。但无论如何,这种记载或说法里的地点只有一处,如今想移了地续接下去,恐怕就会乏味走调。
千年之梦也总是要圆的,如今秀美的蠡湖绽开了楚楚动人的笑容,三十六公里沿湖风光带中一个个新景和接点如一串宝石晶莹亮丽,姿态万千,为世人瞩目,令八方惊羡。范蠡和西施的故事也在水边湖上得到充分的演绎。
蠡园与施苑含情脉脉,遥遥相望。蠡堤和西堤深情款款,踏波相携。渔父岛治生亭前,范蠡在专心撰写《养鱼经》。施苑水镜廊旁,西施对着镜池碧水精梳巧扮。这一组组人文景观哪一处不在再现当年俩人钟情蠡湖,泛舟湖上,留迹青史的爱情故事?
越灭吴后,西施这位以身许国的英雄,最终的结局未必达到人生的高潮,更未必合人意。沉江,归里,隐匿,三种说法一时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或许历史承载得太久了太多了,对二千四百多年前神州大地上发生的这一幕,只记录下来一段故事的梗概,仅告诉后人最后一次吴越之战中导致的一次政权更迭,以及“卧薪尝胆”这句成语的最早出处和最经典的运用,并无更多的笔墨去描述这位倾国倾城、绝代佳人完成神圣使命后的最后归宿。
尽管世人对此非常迫切需要满意的答案,但历史记录中的这个疏漏之处,构成了一个极其富有吸引力的悬念,而这个悬念式的填充题,恰恰为后人给予一个圆满的填充答案,留下千载难逢的机会。
人们更多地是接受才子佳人式的后续故事,让更多美好的内容继续演绎下去,以对俩人历经磨难最终仍能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心存最敬意般的愿望。
站在二千四百多年后的今天,人们更多地是相信这种传说,并让这种传说用一系列的形象和场景来展现。并不想多花费精力去钻进古书堆里,艰难地从史料中寻根刨源,引证考古,以正视听。
如果说西湖的白堤和苏堤使西湖添美增色,美景誉满天下,那蠡湖的蠡堤和西堤更是传史添胜,厚重人文,使蠡湖更加灿烂多姿。蠡堤平波,西堤拂春,在蠡湖上架构起一个衬地映天的“人”字,恩爱有加,相互支撑,把千年传说永远定格下来,与其他园苑一起,支撑起蠡湖浩浩的人文精神,荫盖了蠡湖散不尽的天地灵气。
假如放步西堤感受到的是温风软语,婀娜缠绕,那在蠡堤上更多的是阅览亮丽湖光,秀美山色。这条连接渔父岛与渤公岛的长堤,在湖上是堤亦是景。堤上五桥此起彼伏,亭、榭、轩、廊障景造景。
在堤上放步,浓厚的人文气息处处扑面而来,范蠡传奇式一生中四个光彩夺目的篇章:从政、养鱼、制陶、经商,从桥名、亭名、廊名的取意中,都蕴含有丰厚的内容。在堤上从东走到西,仿拂是在穿越范蠡的一生,是在感悟他人生极致深处的事业、品行和爱情的魅力,在心灵中留下久久的震撼。
堤两侧的景色也是美不胜攸,让人留恋,让人心醉。北眺湖面,辽远开阔的湖面“茫茫千万顷,浩荡似无边”。尽头处是城郭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和锡山惠山的远影,山在城中,城在湖边,好一幅气势恢宏的山水城长卷。
南望鹿顶山在蓝天白云间轻轻托起舒天阁,在开朗地吟唱“极目湖光镜里天,枫丹芦白思茫然”。此景此情,此情此景,正是这条横亘湖上,堤桥相接的绿色长堤所点化出来的。
上堤一游、一读、一品,相信涌出这样的诗文是不难的了:“千步长堤平波起,分水拍岸相映趣。山水空灵画难尽,一条玉带飘烟雨。”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游多多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 陆建华摄影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