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丽江

游多多
心中有张岁月的车票,它随时会带我去往每一个有信仰的世界。去年8月初,背起行囊,一个人,一部单反,一个60L的登山包,一颗说走就走,永远在路上的心,目的地直指丽江古城。
走在古城石板小路上,让人有种回归和穿越时空的感觉。品味古城,恰似一位深锁绣楼的大家闺秀,清丽俊秀又不失大家风范。阳光在雨后的天空越显干净通透,照耀着远方雄伟壮丽的雪山,也洒满了一片片布满黄花苔藓的青瓦屋顶、古朴的民居和庭院、古桥流水甚至沿阶的每一株花草。古城人们慢节奏的生活状态是生长在大城市的人无法想象的,就连古街小巷里各种可爱的小狗每天都是蜷缩在木头门前的石头台阶上慵懒地晒着太阳,打着瞌睡,偶有陌生人经过,它都懒得扭头瞥上一眼。幽静的小巷、古老的青石板路、神秘的东巴文化、纯朴的纳西人,古城那份充满了灵性、恬淡和闲适的美让**连、心动、不忍离去。正如城中一块木牌上所写:读书,聊天,听音乐,晒太阳,想心事,发呆……,这也许就是丽江古城人们真实的生活写照吧。
住在一家名叫“爱在丽江”的客栈,第二天早上,同住一个院的人们商量着一起结伴去拉市海骑马,去泸沽湖游玩,一邀即行。对湖有种特殊的情感,不论是青海湖还是纳木措,每个湖平静中都透着一种神秘而不凡的气息。前往里格,泸沽湖更让人觉得震撼!泸沽湖四周山峦环绕,蜿蜒曲折,波澜不惊,湖与湖畔周围的摩梭族村庄越发显得静谧,像一个优雅的女人,每天对着平静的湖水诉说心中往事,过着世外桃源般的生活,没有工作上的不顺心和生活上的困扰,人,可以不可以这样一辈子不离开?
在丽江古城,结识了一位前来旅游的台湾人,他曾做过潜水教练,现做电影导演助理,于是话题很快扯到了电影上。我说喜欢台湾的文艺片,喜欢郑芬芬拍的戏,“你居然知道郑芬芬!”他很吃惊,又问我喜不喜欢台湾音乐,我说喜欢台湾早期的民谣和那些创作型歌手的作品,而“帽子歌后”凤飞飞的那首《追梦人》给我印象很深,那歌是因三毛而写,而我很崇拜三毛这样至纯至真的女子。听后他更加的一脸茫然,觉得不可思议,他想不到像我这样外表粗俗不堪的人居然会喜欢台湾早期的流行文化和音乐。跟台湾人熟络了后,我们经常跑到四方街跟那些流浪歌手喝酒唱歌。有一天,他突然问:“你为什么来丽江的?”我一时语塞。接着,我反问,他笑着说,“我是来艳遇的”。我看着他,也笑了。
似乎每个来丽江的人多多少少都会想着能邂逅一段美丽。有时候,我也会想,但却不是那种被人曲解的艳遇:男的在人声鼎沸的酒吧里等着“邂逅”个妹子,而妹子就在酒吧里等着被“邂逅”。如果这就是人们所谓的艳遇的话,那这样的艳遇还是不要为好!有天,我去一个研究东巴文的朋友那里玩,朋友指着一位正在欣赏东巴文和图片的长发女子说:“你看那个姑娘”。我问:“怎么了?”朋友说:“有时候就是这样,不一定要发生什么,但我可以从她喜欢的每张图片或者挑的每个古文中读懂她,她,就是我最美丽的遇见”。
一天,客栈来了一名年轻的成都女义工,她擅长做地道的川味回锅肉。每次当飘着肉香的气味传进鼻腔时,大家都知道她做的回锅肉该出锅了,然后整个青旅的人都会聚到一块坐下来饕餮,那种如家的温暖至今犹存,于是,最初孤单的旅行即可变成了一群人的狂欢。
只身远行丽江,置身陌生的境地,欣赏陌生的风景和脸孔,然后渐渐地由陌生变熟悉。这是一种生活态度,但这又何尝不是生活方式的一种呢,每个人都有选择属于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和自由。向往自由自在,不甘被束缚和压抑,是天马行空也好,是我行我素也好,至少这些都是自己的选择,自己的决定,纵然旅途中有劳累、有伤痛、有失落和打击,但对于一个人来说这又何尝不是生命中的一种历练、一种财富、一种快乐和一种收获呢!
其实,每个人都可以得到这份收获,只要你有说走就走的勇气和一颗敢于挣脱金钱牵绊而永远在路上的心。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游多多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 阿久Mckinney
  • 蓝田玉烟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