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兰,印度洋上的乐土

游多多
概况为期一周的斯里兰卡之行结束了。迷人的海岛风光、悠久的人文宗教,还有善良质朴的斯里兰卡国民,所有美好的画面久久难以忘却,仍然历历在目。农历龙年岁尾,再次迸发出旅行的念头,随意的几个电话和邮件就办妥了斯里兰卡的旅行手续。斯里兰卡的ETA签证非常简便,无需繁琐的签证材料和证明,填写一张申请表就OK了。Day1斯里兰卡的国土形状类似一滴眼泪,也有人把它比作镶嵌在印度洋上的一颗明珠。究竟是含泪的旅途还是明珠般的行程,只有拭目以待。斯里兰卡航空的UL887航班由上海飞往科伦坡,经停泰国曼谷。多半乘客都是去泰国旅游的,斯里兰卡在中国游客眼里太小众了。9小时的飞行仍旧枯燥乏味,还好不是红眼航班。斯航的空姐让我印象深刻,一身漂亮的传统莎丽,可是所有人的腰间都裸露出一圈赘肉。这就是审美差异,或许斯国美女的标准就是丰腴富态。晚上9点抵达科伦坡班达拉奈克国际机场(科伦坡时间比北京时间晚2个半小时),上午还是羽绒服,现在已是短袖T恤了。迎接我的第一张笑脸是斯里兰卡的海关“大嫂”,和蔼的微笑、麻利的通关速度使我对这个印度洋热带岛国顿生好感。接机的导游是位胖胖的斯里兰卡帅哥,自称姓苏,曾经在武汉大学留学四年,法学博士。现在的主业是律师,导游是兼职。据苏导说,斯里兰卡合格的中文导游只有6位,他是其中之一。说实话,实在不敢恭维苏导的中文水平,不过憨厚的样子倒是蛮可爱的。科伦坡的夜晚没有耀眼的霓虹灯,在PegasusReefHotel安然入睡时已经夜深人静了。Day2清晨醒来,一派热带景象,高大的椰树、细软的沙滩,浩瀚的印度洋就在眼前,刹那间脑海中回旋起一首老歌的旋律,“海风你轻轻地吹,海浪你轻轻地摇……”。
离开科伦坡,沿途尽显南亚风情,随处可见的佛教寺院和印度教神庙彰显出浓重的宗教色彩。可惜连年的战争给这个原本富饶的国家带来了贫穷和落后,不时闪过一些破旧零乱的房屋和衣衫褴褛的行人,看着有些寒酸。并不宽敞的道路上车辆横行,有些杂乱。服装店门前挂着艳丽的假人模特儿,像是集体上吊,怪吓人的。水果铺里的热带水果可谓琳琅满目,椰子、芭蕉、菠萝自然是主角。满大街的斯里兰卡人看到一车“白人”经过,纷纷投来和善的目光。
车行3小时,来到了平纳瓦拉小镇上的大象孤儿院。穿过一条不起眼的小巷,眼前豁然开朗,成群的大象在椰林前的河流中欢快地嬉戏。
大象孤儿院始建于1975年,收养一些掉入陷阱、身受重伤,或是脱离象群、身患疾病的幼象,目前孤儿院的大象已有70多头。那些在水中自由自在的大象和尽情玩耍的幼象,丝毫看不出孤儿的凄凉,反而倍感温馨。
幼象成年后经过人工驯化,可以进行搬运货物和杂技表演。所得收入就是大象孤儿院的经费来源。大象孤儿院的另外一宝就是“象粪纸”,就地取材,大象的粪便经过特殊处理后,制作成手感细腻的纸张,超级环保。象粪纸制品的价格有点小贵,因为其中包含着人们对野生动物的一片爱心。我们在河边的餐厅享用午餐,一边是水中洗澡的大象,一边是斯里兰卡风味的咖喱美食,视觉味觉双丰收。接着又是3小时的颠簸,坐在车里正好避开午后炙热的太阳,赶到丹布勒石庙时已是凉风习习。首先看见山脚下的高台上端坐着一尊巨大的金佛,这是斥巨资新建的黄金庙。
顺着石阶上山,不多时,距今2000多年的丹布勒石庙就此展现,这里是斯里兰卡最古老的世界文化遗产。沿山崖而建的一排白色回廊极具异国风情。
在斯里兰卡参观寺庙都要脱鞋,而且上衣不能露肩,裤子必须过膝。丹布勒石庙共有5个石窟,苏导带领大家依次参观,边走边讲,讲解非常细致。可是,斯里兰卡口音的中文讲解词实在有些难懂,理解一部分,瞎猜一部分,再集体讨论一部分,终于大致明白了石庙的概况。5个石窟里摆放着150尊形态各异的佛像,还有一些印度神像和历代古锡兰国王的塑像。由此可见,古往今来,斯里兰卡的佛教和印度教一直和谐并存。
石窟原本是僧侣闭关冥想的修行场所。在黑暗的石窟中面壁修行,僧侣们的境界逐渐升华,随即他们把脑海中的天堂净土描绘在石壁上。有些壁画描述了佛陀的生活,以此来传达佛教教义。丹布勒石庙的宗教壁画多达2万平方公尺,是世界上规模庞大的壁画群之一。当时僧侣们所用的绘画颜料都是各种植物的汁液,色彩明快、图案清晰,令人惊叹的是,时隔千年,这些壁画的颜色依然光彩艳丽。
丹布勒石庙的周围满是上蹿下跳的猴子。小时候一直不明白《西游记》里的“大师兄”为什么是只猴子,这个问题似乎在斯里兰卡找到了答案。凡是有佛寺、佛塔、佛像的地方都有猴子存在,也许吴承恩老先生早就知道猴子与佛有缘,所以塑造了孙悟空保护唐僧去西天取经。
舟车劳顿了一天,丰盛的晚餐让人胃口大开。中午的斯里兰卡咖喱餐味道不错,晚餐保持口味不变。AmayaLake酒店Day3丹布勒的AmayaLake酒店的环境相当别致,幽静的丛林里隐蔽着连排的小别墅。清晨,睡眼惺忪地推开房门,绿意盎然,新鲜的空气立刻让人神清气爽。有人担心今天是否会延续昨天的长途旅行,苏导的回答让大家安心许多,今天都是短途游。其实斯里兰卡景点之间并非路途遥远,而是路况较差,车速不快。肯达拉玛湖肯达拉玛湖是斯里兰卡最大的水库湖,AmayaLake酒店临湖而建。汽车开出酒店,沿着湖岸行驶,吸引大家的不是美丽的湖景,而是在湖里洗澡的男女老少。面对镜头,他们毫不羞涩,反而更加开心。这种悠闲的生活方式令我们这些“压力山大”的城里人羡慕不已。
婆罗那鲁瓦驱车1个多小时来到斯里兰卡第二大古都---婆罗那鲁瓦。首先参观博物馆,馆内珍藏着古锡兰中世纪的文物和帕拉克拉马巴胡大帝的王宫模型。走出博物馆,偶然看见一辆吉利轿车,斯里兰卡司机连连称赞“goodcar”,想不到在上海无人问津的吉利车,却成了斯里兰卡的香饽饽。游走在古锡兰中世纪的都城遗址中,一千年前的宫殿、寺庙、花园、神殿已经被岁月吞噬,人们只能在一片废墟中感受曾经的辉煌。原先巍峨的宫殿演变成了残垣断壁,从厚重的石材和宽阔的面积可以想象当年的王宫是极其奢华的。
圆形神殿里的佛陀坐像和精美的石刻,还有伽尔寺的大型群雕佛像,这些石雕艺术杰作展现了11世纪锡兰古国的能工巧匠精湛的雕刻技艺。也是世界文化遗产中难得的艺术瑰宝。
下一站是斯里兰卡又一处世界文化遗产---西格利亚。路途不远,1个多小时的车程。在丹布勒东北部的旷野里一眼就望见一块高达200米的巨石孤独地矗立着,由于其形状酷似一头雄狮,又名“狮子岩”。现在狮头已经风化掉落,仅存狮身,令人惊讶的是,巨石顶上居然还有一座空中宫殿。这个奇迹被世人遗忘了一千多年,直到19世纪才被一位英国猎人发现。
每个奇迹的背后都有一段爱恨情愁的故事。相传公元477年,锡兰国王被他和王妃所生的儿子卡西亚伯杀死,随后篡夺了王位,国王和王后所生的另一个王子则流亡印度,卡西亚伯担心皇弟前来**,遂在高岩上修建了自己的宫殿。但是空中宫殿最终还是被攻破,正义战胜了邪恶。岩石下面环绕着护城河,护城河前的草地就是原先宫殿的花园,有很多花坛和水池。如今,花园里不再花团锦簇,发黑的基石上长满了青苔,瘦骨嶙峋的水牛和淘气顽皮的猴子成了皇家花园的主人。
踏上台阶开始攀爬狮子岩,爬完一段石阶,看见一个悬在岩壁上的大铁笼,钻进铁笼,顺着螺旋状的铁梯盘旋而上。我有恐高症,不敢往下看,只顾埋头向上。
爬出铁笼,眼前是一个石窟。石窟里的壁画让人眼前一亮,岩壁上画了许多上身裸露丰满的仕女图,仕女们仪态万千,各有神韵,所有仕女头戴宝冠、身披缨络,手持鲜花,臀部以下被迷雾遮盖,上身摆出飞天散花等舞蹈姿势。据说,当年画师是用原始泥土颜料绘制而成,时至今日,这些壁画依然色彩鲜艳,让人甚为惊叹。狮子岩的仕女图是斯里兰卡仅存的非宗教壁画,堪称世界壁画艺术珍品。
爬过岩石一半的高度,在一块平坡上有一对巨大的狮爪,狮爪中间是通往宫殿的大门,狮爪的趾甲尖锐锋利,倍显威武,誓把来犯者灭于足下。体力消耗加上恐高紧张,感觉有些口干舌燥,稍事休息,坐在旁边的斯里兰卡妹妹频频投来微笑,男人在美女面前总想显示出力量的一面,决定继续攀登。
穿过狮爪城门,爬上一条紧贴岩壁的铁梯,又要挑战恐高心理了。还好人多壮胆,终于登上巨石的顶端。
岩石顶上一片平坦,昔日恢弘的空中宫殿已经不复存在。从宫殿遗址的布局上可以看出,当年的设计者绝对是煞费苦心,宴会厅、议事厅、国王寝宫、500王妃的后宫、皇家泳池、国王御用石凳一应俱全。王宫的蓄水池是设计上的一大亮点,所储存的雨水容量可以供整个王宫使用一年,当水位过高时则自然溢出,流向岩石下的花园,出水孔大小不一,自然形成高低各异的喷泉。千年以前就有了如此完美的设计,实在难以想象。如此浩大的工程需要大量的建材原料,一千多年前,没有直升机,面对陡峭的岩壁,人们如何把原料运上岩顶,这个千古之谜至今没有解开。因此,狮子岩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在岩顶上,我们遇到了一个斯里兰卡大家庭,浩浩荡荡几十口人,盛情的斯里兰卡人争相与我们合影,有点大明星被粉丝簇拥的感觉,超爽!
夜幕降临,回到AmayaLake酒店。肚子早已唱起了“空城计”,晚餐还是咖喱唱主角。吃饱喝足消消食,在泳池中扑腾几下。只顾惬意,忘了时间,斯里兰卡服务生羞答答地提醒我们泳池已经关闭多时,我们才意识到天色已晚,赶紧回房休息。马塔勒香料Day4丹布勒的行程结束了,整理行囊赶往斯里兰卡最后的皇都---康提。途中经过著名的马塔勒香料园,斯里兰卡是世界主要香料生产国,产地大多集中在康提,园内种植的香料和草药品种繁多,有胡椒、肉桂、丁香、大豆蔻、小豆蔻和香茅等。工作人员给游客一一介绍并演示其功效,原以为香料只能用于烹饪美味佳肴,现在才明白,它还具有较高的药用价值和神奇的美容效果。
佩拉德尼亚植物园中午来到康提佩拉德尼亚植物园,其规模位居亚洲第二。苏导介绍说,这里曾经是康提国王的御花园,目前拥有5000多种植物。一眼望去,各种名贵树木傲然挺拔,奇花异草争奇斗艳。面对这些陌生的热带植物,大多不知其名,问及苏导,他也是支支吾吾,一筹莫展,转而一想,人家是法学博士,当然不会精通植物学。
悠闲地行走在偌大的植物园里。绮丽的景色自然要有美女相伴,好在园内美女如云。斯里兰卡姑娘个个落落大方、面带微笑,非常乐意与中国帅哥合影。
那天正值周日,植物园里举家出行的斯里兰卡人特别多,或是席地而坐,或是闲庭信步,一派和谐的氛围。
绿色的草地上满是尽情奔跑和玩耍的儿童。特别吸引我的是斯里兰卡小萝莉,大大的眼睛,样子超可爱。孩子们最终抵挡不住糖果的诱惑,乖乖地成为我的摄影模特儿。
后来在一家卖莎丽的服装店里发现一位绝对养眼的大眼美眉。身穿传统的斯里兰卡莎丽,举止端庄,温文尔雅,真正的斯里兰卡佳丽。康提向来盛产美女,男士如能娶到美丽的康提小姐,真是三生有幸啊。
佛牙寺来到康提,必去佛牙寺。佛牙寺是斯里兰卡最著名的佛教胜地,以供奉佛祖释迦牟尼的佛牙而闻名。佛牙寺建在风光秀美的康提湖畔,每天来此朝拜的善男信女数以万计。历史上斯里兰卡曾遭英国殖民统治数百年,佛牙一度被带到英国,几经周折,终于回到了康提。寺庙门口秩序井然,众多佛教徒手捧圣洁的莲花静静地排队入寺。跨过护城河,穿过白色的围墙,进入佛牙寺圣地。
佛牙寺分为上下两层,二层大殿正中供奉着一尊巨大的金色坐佛,佛牙安放在金色小塔的暗室里,难得一见。据说每四年才会出现在盛大的佛牙节游行中一次。
佛牙寺里格外安静,虔诚的佛教徒轻轻地把莲花供奉在佛前,每个人都神情平和,朝拜过后随即平静地走开。有些人久久地坐在佛像前的地板上,双手合十,祈求菩萨保佑。这里没有香火缭绕,我想佛祖也会赞同这种环保的朝拜模式。
我是凡夫俗子,对佛学知之甚少。走出佛牙寺,仿佛感觉心灵得到些许净化。康提湖傍晚的康提湖畔宁静怡人,围栏上的斯里兰卡国旗迎风招展,人们三三两两地坐在路边,望着佛牙寺,放空心境,这里是斯里兰卡人心灵的归宿。
康提文化中心步行咫尺就是康提文化中心,这里却是人声鼎沸,传统的锡兰歌舞表演吸引了大批外国游客。我不懂舞蹈,但是能看出锡兰歌舞是力与美的结合,靓丽的民族服装和充满阳刚的舞蹈动作赢得台下观众阵阵掌声。
今晚入住的AmayaHill酒店座落在山上,实在佩服酒店司机的驾驶技术,汽车在漆黑一片的山路上绕来绕去,仍然保持50迈的车速,就像过山车一样。司机神情自若,我们却胆战心惊。夜晚,山上一片寂静,略微有些寒意。晚餐过后,围坐在露天餐桌旁,烛光下一边品尝红茶,一边刷着微博。今夜时光如此美妙!Day5清晨的空气有些湿润,山上雾气弥漫,用过早餐,渐渐云开雾散。今天是2月4日,恰逢斯里兰卡国庆日。AmayaHill的员工在门前举行了庄严的升旗仪式,我也站在不远处向斯里兰卡国旗行注目礼,以示友好和尊重。斯里兰卡国歌不像《义勇军进行曲》那样雄壮,轻快的节奏中带有一些宗教音乐的元素。
下山依然是过山车,大白天能看见蜿蜒曲折的山路,更显刺激。今天没有观光景点,只好逛街购物。早就知道斯里兰卡红茶非常著名,是世界四大红茶之一。于是我们在康提的超市大肆采购锡兰红茶,货架上的茶叶瞬间被一扫而光,斯里兰卡店员瞪大眼睛看着我们这些中国“大款”,疑惑地问:“中国人特别喜欢喝红茶吗?”真不知如何回答,只好说是馈赠朋友的礼物,其实只是中国人的购物欲望比较强烈,而且大多属于冲动消费。接着苏导把我们带到Mlesna茶叶中心,这里是斯里兰卡最专业的茶叶商店。看到包装精美的红茶,还是忍不住再掏腰包。许多价格昂贵的精品红茶,在中国游客眼里只是小菜一碟。看到这种疯狂采购的场面,苏导连连称赞:“原来是美国人最有钱,现在中国人是老大!”紧接着驱车7小时赶往海滨小镇依卡杜瓦(HIKKADUWA),购物之后,心情自然愉悦,车厢里不再沉闷,欢声笑语中7小时一晃而过。虽说是海滨度假小镇,夜里还是黑灯瞎火,只有ChaayaTtanz度假村附近的几个店铺还依稀亮着灯光。餐厅就在印度洋边上,已经厌倦连日的咖喱味,今晚终于可以换换口味了。海滨的美食当然是海鲜,晚餐中多了鱼、蟹之类。在印度洋的海浪声中品尝海鲜,好美!Day6上午睡到自然醒。站在海景房的阳台上可以清晰地看见印度洋岸边的热带风景。宽大的泳池边上椰树林立,海浪、沙滩近在视线之内。
我迫不及待地奔向沙滩,湛蓝的洋面上波涛翻滚,海浪层层叠叠地涌上沙滩。沙滩上尽是欧美人的身影,不管是身材曼妙的女郎还是体态肥硕的老妇,全都穿着性感的比基尼。欧美人为了躲避自己国家的严寒,往往会跑到热带国家来度过超长的假期,他们认为享受生活才是人生大事,赚钱是为了更好地享受。我不敢奢望如此豪华的休假,能在遥远的印度洋边得到短暂的放松已经足以。
畅游在波涛汹涌的大洋中,在海浪的推动下上下起伏,舒服极了。上岸后冲去泥沙,再到平静的泳池里调整休憩,整个上午就在咸水和淡水中往返折腾,身心彻底松弛。午后出发前往加勒古城,从度假村开车到加勒不足1小时。公路边诱人的金椰实在让人垂涎欲滴,下车后才发现,吸引人的不是椰子,而是卖椰子的老汉。瘦削的身躯、黝黑的皮肤、饱经沧桑的面容,所有相机一起对着老汉按下快门,老汉一时不知所措,一下子成了中国游客眼中的超级模特儿。每个人都买了一个金椰,老汉笑了,笑容里充满了淳朴。
加勒古城顶着烈日参观加勒古城。加勒城堡建在印度洋中一个很小的半岛上,是16世纪荷兰人建造的,占地36万平方米的城堡,极具古欧洲风情。高大的城墙内街道交错,建有荷兰风格的民居、教堂和博物馆。苏导说,2004年印度洋海啸来袭时,高大的城墙阻挡了灾难,加勒城堡安然无恙。
城堡内的斯里兰卡民俗艺术博物馆展示了古老的织布技术和宝石制作工艺。加勒古城中的许多房屋都融合了欧洲建筑艺术和南亚传统文化,是世界城堡建筑中的经典,已经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加勒古城最美的景观就是临海而建的灯塔,蔚蓝的天空下,湛蓝的印度洋边,绿色的椰树中矗立着一座洁白的灯塔,各种颜色完美结合,好似人在画中游。
下午返回度假村,在咸水和淡水中延续欢乐,直到黄昏。回到房间,无所事事,忽然灵光一闪,决定用相机记录下印度洋日落中的景色变化。
晚上,结伴在海滨街道上闲逛,路上行人不多。在一家皮货店找到一个具有南亚特色的牛皮躺椅,昨天在康提就想买,越看越顺眼,当即买下。没想到,同伴们对斯里兰卡的牛皮躺椅都有兴趣,一共买了6个,购买牛皮制品在斯里兰卡算是高消费了,再一次为斯里兰卡的经济繁荣作出了贡献。Day7又是一个没有morningcall的早晨,不想在睡眠中浪费美好时光,早早起床来到海边。沙滩上已经有了不少人,有的散步,有的聊天,还有的在礁石边浮潜。
整个上午都在慵懒和舒适中度过,中午即将离开海滨,告别悠闲总是有些依依不舍。下午,我们要乘火车回科伦坡。斯里兰卡的火车极不准点,很早就来到依卡杜瓦车站候车。车站实在简陋,只有一排看似公厕的平房,站外更是脏乱不堪,咨询亭里空无一人,邮筒设置在垃圾堆里,沙石停车场上散乱停放着几辆小摩的。
步入站台,感觉回到了解放前,一些怀旧影片中火车站的场景就是这样的。苏导告诉我们,斯里兰卡的铁路设施大多是英国殖民时期留下的,已经有百年历史了,机车也是其他国家淘汰的二手货,难以想像,这些老古董至今还在运行。
火车果然误点了,只好在闷热的站台耐心等待。开往科伦坡的列车终于进站了,红色的铁皮车厢里坐满了斯里兰卡当地人。我们买了最贵的车票,所谓VIP车厢就是在破旧的车厢里装了一台挂壁式空调,还有网速超慢的WIFI,一节车厢里只有我们这些“老外”。
火车在印度洋沿岸行使,斯里兰卡列车员热情地招呼我们观看窗外的海景,这是全世界最长的沿海岸线铁路。坐在火车上,面朝大海,回忆起一部日本著名动画片《千与千寻》,小女孩千寻坐在水上火车里思绪万千的场景浮现在眼前。夜幕下回到科伦坡,首都火车站灯火通明,气派多了。
为了找到一家中餐馆,司机是颇费周折,因为来斯里兰卡旅游的中国游客不多,知道中餐馆的人也是寥寥无几。在斯里兰卡我们总被误认为是韩国人或日本人,我回答最多的就是“Imchinese.”。可口的中餐让人想到回家的感觉,我们在夜色中来到斯里兰卡,同样在夜色中离开这个美丽的印度洋岛国。7天精彩的旅程,让我深感不虚此行,回味斯里兰卡的点点滴滴,意犹未尽。“斯里兰卡”在僧伽罗语中的意思是“乐土”,一度以为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何来快乐?”,善良的斯里兰卡人用微笑告诉人们,快乐不分贫富,这里就是真正的“乐土”。完!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游多多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荷兰旅游会议促进局北京代表处
相关游记
  • 九州风行
  • Miss猫大人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