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走进越南的紫禁城

游多多
巴士在清晨驶进了越南中部城市顺化。尽管胡志明政府结束了顺化作为越南都城的历史,但许多皇家时期的建筑和文化遗址却被完好的保存下来,这里留下了有几百年历史的佛塔、别墅、花园洋房和河流,从美学的角度来说是永远都有价值的古城。顺化这座城市由香江连接,而不是分开,北岸是阮朝皇帝在紫禁城内曾经统治的地方,南岸是法国人在19世纪晚期不断建立的新区。
一路颠簸。忽然从扰攘的河内抵达安静的顺化,这座记载着王朝绚烂过去的古城颇接地气,或许是诗意般栖居在香江两侧,就连擦身而过的路人,都显得如此与众不同。“送我去一个能看到河的酒店。”初到顺化,我对等在车站门口,那些对我微笑的热情司机中的一个说。顺化英文是“Hue”,初次听到时确实未能与“顺化”联系在一起。这个古城作为越南承天省的省会,曾经是越南旧阮、西山阮和新阮的三朝古都。皇城脚下的顺化跟河内西贡这些大城市比起来名气略小,却贵在开阔、古朴而寂静,很多从河内下来或是从西贡上来的人第一观感就是耳朵消停了,越南话不算是温柔的语言,但到了这里却变成吴侬软语。生活在皇城脚下的顺化人有着帝都人独有的大气与从容。像是所有古都一样,朝代更替的气息在城市的细节中无处不在,比如那些带有殖民痕迹的建筑,比如那横平竖直的街道和围绕四周的护城河。与古王城遥相辉映的顺化街市人群熙攘,但并不嘈杂。就连顺化的居民也有着帝都人独有的大气与从容,并更沉默而神秘。和河内那些狂奔的摩托手不同,他们不急不躁、慢条斯理,路边的小生意人浅浅微笑,却爱搭不理。
住的那间酒店就在顺化熙攘的闹市区,拐进条小巷子,便看见木制招牌藏在树荫里。这间酒店有一个幽静的大堂和一位风韵犹存的老板娘,看得出当年绝对是令人心动的美人。一开口,竟然连法文都地道流利,令人咋舌。这个黄昏,我搬了木凳子,一边喝着她现煮的,撩得满室喷香的越南咖啡,一边听她聊起过去的故事。夹着生涩的英语,我听了个半懂不懂,但当她掏出一张黑白照片悄悄向我展示,故事里的浪漫跨越年月,瞬间喷涌而出—那简直是老电影的剧照啊!乌发明眸,配一席雪白奥黛,泛黄的卷角,婉约了那一段她和法国警察的青春过往,不动声色间,让人狠狠惊艳了一把。
那个下午,我没急着去逛古城,而是捧着老板娘“煲”的故事和咖啡,站在房间的窗口很久。眼前的这座古城没有高楼大厦,只要你住在城中,无论从哪座建筑的窗口望出去,视线都能毫无遮挡地看到蜿蜒的古老香江和对岸一片郁葱中的顺化紫禁城。在那著名的旗台之上,巨大的单星红旗飘扬,旗帜背后,是如同乌云一样沉甸甸的历史覆盖的顺化天空。那是曾作为最后的越南皇城的沉默吗,这座城,连忧伤都是从容的。
在进入紫禁城之前,沿着护城河边走走,那真是很享受的事情。清凉寂静的护城河边,那些古老的城墙曾经承受战火和杀戮的洗礼,似乎已经随着岁月的远去而沉寂。顺化皇城是一个占地四平方公里,高6米的包括城墙和堡垒的防御工事,还包括刚刚看到的那个旗塔。垂直的墙面由17世纪先锋派法国军事建筑师塞巴斯蒂安·德·沃邦(SebastiendeVauban)设计,有深4米宽40~50米的护城河环绕。皇城完全仿照中国北京的明紫禁城设计建造,规模上虽没有北京皇城的雄伟磅礴,可是也有它独特的沧桑幽美。
清凉寂静的护城河边那些古老的城墙曾经承受战火和杀戮的洗礼,似乎已经随着岁月的远去而沉寂。今天的一片荒芜和整个国家的连年战争造成的贫困,就像我看到的这个简约的皇宫、沉默在地上的那些石头柱子和地基,已经全部埋没于荒草之中。
只有城墙边上的残荷,跟这座号称越南紫禁城的皇城互相辉映。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游多多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旅行者镜头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