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丨能生长在雪山和林海之间的花,都不是一般花。

那一座城
在滇西北等地的高山上,林线与雪线之间,有一个特殊的地带—高山流石滩。它是由寒冻劈碎、热胀冷缩风化而成的大大小小的石块构成的。那里没有葱郁的树木灌丛,放眼望去,好像一派无生命迹象的荒凉「石海」,但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有各种美丽而独特的高山花卉在石缝间悄悄绽放,这些星星点点的花卉形成了一个独特的景观带。
摄影/程斌
静寂的流石滩隐藏着高山花园
云南西北的群山以雪山而闻名,比如白马雪山、玉龙雪山等等。雪山下的风景其实同样壮丽:山谷间有着茂密的丛林,林海之上则是草甸、流石滩以及从山顶延伸流下的冰川。远处望去位于森林与山顶冰雪之间的流石滩一片静寂,那里似乎既没有葱郁的植被,也没有冰雪的巍峨圣洁,甚至很难见到土壤。但是当你真正攀爬到流石滩,就会发现一个精彩纷呈的高山花园。
塔黄,摄影/牛洋
时间已经盛夏,冰雪却刚刚消融。这里是川滇交界处的一座无名山峰,海拔大约4500米。时浓时薄的云雾间,一株1米多高的塔黄在遍地湿润的碎石块间茁壮醒目,和周围看似荒芜的环境形成鲜明的反差。
娇嫩之躯却以岩为名
篦叶岩须,摄影/程斌
岩须,从名字看它似乎该是一类生长在碎石缝隙中的细小植物,实际上岩须的真实面貌远比名字传达的信息活泼可爱。这是一类有花的高等植物,植株高不过几厘米,花萼鲜红,钟形的花冠剔透洁白,仿佛一个个羞涩的精灵。
喜马拉雅岩梅,摄影/彭建生
在碎石密布的高山上,还有一类叫做「岩梅」的娇小花卉,名字与岩须宛若姐妹,它们的花也和岩须一样楚楚动人。在强风呼啸、温度变化剧烈的高山流石滩,很难想象它们的柔弱之躯是如何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下世代繁衍的。
蓝色的光彩旋律
婀灰蝶,摄影/牛洋
滇西北石卡山的流石滩上,美丽蓝钟花星星点点地绽放,花瓣比高山上晴朗的天空还要湛蓝。它们植株纤小低调,但花却醒目而张扬地吸引着传粉昆虫。
美丽蓝钟花,摄影/程斌
高山上有很多蓝紫色的花,以前很多人猜测这样的色彩可以将辐射伤害较强的紫外光反射回去,从而使花瓣降低被阳光灼伤的危险,究竟是否如此,目前其实很难说清。走在流石滩上还经常看到蓝色的花朵忽然展翅飘向空中,那或许是三五只婀灰蝶被从牛粪上惊起,飞舞轨迹如流光溢彩。
天堂之韭
梭沙韭摄影/牛洋
「风雨来,不避开,谦虚把头低下……」容祖儿的歌仿佛是为这些紫红色的小花所唱。花的名字叫做梭沙韭,这可能是地球上最接近天堂的韭菜,它可以分布到海拔4600米,甚至更高的高度。一场短暂急促的风雨过后,流石滩上的梭沙韭在湛蓝的天空下俯首绽放,流露着温柔,也彰显着倔强。
低矮之花的哲学与艺术
雪层杜鹃,摄影/牛洋
为了适应高山气候,流石滩上的花卉大多植株低矮,花色艳丽。杜鹃灌丛是流石滩靓丽的风景,杜鹃丛间时而飘舞着中国特有而且极为稀少的高山蝴蝶—珍珠绢蝶。
澜沧雪灵芝,摄影/牛洋
和杜鹃灌丛相伴而生的,常为多年生的草本植物,其中一些多年生物种没有明显的茎,细小的分枝交织成致密的垫状或者半球状结构,它们被称为垫状植物,这样的结构既可以防风保温,又可以保存水分。这些垫状植物每年只有3个月左右短暂的生长期,它们大多数时间呈现着单调的灰绿色或者灰褐色,只有进入夏季,毛绒绒的半球表面才会逐渐绽放出绚烂色彩。
红景天克服高山反应的正能量
大花红景天,摄影/牛洋
初上高原、高山的人,通常会被推荐吃一些「红景天」类药物,说是能够克服高山反应。对于红景天的药效如今众口不一,但是如果能在高山上见到它们的生活状态,定会非常励志。大花红景天,藏名「苏摩罗宝」,开花时如一个巨大的花椰菜,植株敦实,红花锦簇。红景天普遍有着肉质的茎叶,它们能够储存充沛的水和养分,使植株始终拥有旺盛的生命力。
流石滩上的女神之花
藿香叶绿绒蒿,摄影/董磊
绿绒蒿,在欧洲被称为喜马拉雅蓝罂粟,中国横断山区林线之上的流石滩和草甸是它们最主要的分布地。耀眼的阳光下,绿绒蒿硕大的花瓣薄柔如绢绸,典雅的蓝色中弥漫着女神般的气质。
笑傲风雪畏红尘
梭砂贝母,摄影/牛洋
一株挂着露水的梭砂贝母在滇西北的流石滩上绽放出黄色的花朵。这株贝母至少已经生长了三年:第一年它只长出一片叶;第二年长出第二片叶或者更多;直到第三年甚至第四年,它才能开花结实。梭砂贝母是采药人寻觅的仙草,它也可能被登山的游客拔起把玩,然后随手丢掉。流石滩上的景致美丽却很脆弱,人类有意或者无意的破坏,很快会让那里变得荒芜冷清。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那一座城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 狼图腾旅行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