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可不是只有西湖,来看看运河边的人文客栈吧

隐居度假
和其他大城市比,杭州是个小地方,到处都是小溪、小桥、小山、小路、小屋。
旧世界的审美是,小的即是美的。对远去的旧世界有兴趣,有爱好的人会沉湎于此不能自拔。但对旧世界有疑问,有困惑的人会比较难进入,没办法,审美上先天不搭。
不过无论你是哪种,都该实地过来瞧瞧,听听,逛逛。你知道的,杭州有点内向,有点害羞,你要是主动点,说不定这次就有故事了呢。
@ 隐居江南 · 运河雅院
浙江省杭州市拱墅区大兜路188、190号
大兜路历史街区内,近香积寺码头
PAINTING
春天的杭州,一切皆可爱。
/
/
# 景深之美
隐居江南 · 运河雅院酒店正门
隐在大兜路上一条不起眼的巷子里
氛围有时很难说得清。它可能是某种建筑样式的延伸,也可能是某种情绪的铺陈,更可能是一种主观的直觉,因此很难复制,很难再造。不过要是一旦成了,就如脱壳的稻谷一般,自然而就。
常有人拿杭州和京都作比,怎么说呢,京都的美也是一种旧世界的审美,什么都静,什么都平,但调子有些暗。
杭州不然,它的内核虽是含蓄的,但用色上更温和些。比如市内随处可见的小巷,短短一截,走出来回头一瞥便有意味,但又绝非是完全的古意,或许说是市井幽情更恰当。
# 休憩之美
隐居江南 · 运河雅院酒店客房一角
建筑的开合,人群的密度,草木的疏茏,以及季节的更迭等,这一切构成了一座城市自在的节奏,绝不雷同。
在春秋两季,在清晨入夜,当街道繁茂和人声喧嚣消失后,杭州会显得分外安宁,那种绵长和蜿蜒的静穿过建筑、溪流、桥头、水畔、林间直达人心最深处,叫人难忘。
因此,无论谁来杭州都好眠。一则杭州水多,开阔的地方有大河及大江,逼仄的地方有湖泊和溪流,微风乍起时,一圈一圈的波纹被划开,水面荡出摇篮曲似的背景乐;另一则杭州树多,房前屋后街道两旁遍植草木,不同季节光绿就可以分出无数层次和等级来,实在难得。
# 酣读之美
隐居江南 · 运河雅院酒店大堂
春天是读书的好天。
当然,打盹不是什么罪过,在杭州的春天打盹尤其不是罪过。一切都太舒服了,有点恍惚或者瞌睡是很正常的,但在清晨以及傍晚则又是酣读的好时机。
和无数严谨方正的城市比起来,杭州轻松得多,宽容得多,人也不易紧张,比较能沉浸到某些过程里去。比方说你拿了一本书在读,旁边桌上茶或咖啡刚摆好,水果切成了块,可能小花瓶里还有几支刚插上的干花,仪式感已经很足,你万不能再挑剔什么,只能埋头读书了。
# 舌尖之美
隐居江南 · 运河雅院餐厅下午茶点心
在杭州吃饭比较舒服,是公认的。
这种舒服不仅指的是味道,更指的是物美易得。这里当然有数不尽的高档美食,事实上以杭州人先天在口味上的来者不拒,还真是不太容易拉下什么美食,一句话:只要你想吃就有人卖。但是,较为亲切的家常味一样随处可得,街边食肆、巷陌小店皆有,且价廉。
杭州人把这种物美易得称为杭儿风,这一点上当知杭州罕见地不势利。不但每年都有民间选举出来的各类榜单,甚至夜市里,巷子边都经常会有各种民间厨艺高手的发迹史,听得人振奋,周围人也捧场,双方一个捧,一个逗,一段段传奇就此诞生。
# 禅意之美
香积寺在隐居江南 · 运河雅院后面
从大兜路过去不过5分钟
有人把杭州叫东南佛国,我觉得挺贴切的。
一般的寺庙都离市中心有点远,有点偏,偏偏杭州的很多寺庙就在市区,离鼎沸人烟不过隔了薄薄一堵墙,几句人声。因为灵隐寺的缘故,杭州的其他寺庙都被压了一头,其实单拿出来放到别处都是一景。
比方说香积寺。它旧名兴福寺,“香积寺”这名字是宋真宗赐名。在京杭大运河繁盛的时代,它是到杭的第一站和离杭的最后一站,甚至也是杭嘉湖佛教徒从运河到灵隐、天竺的必经之地,在佛教界的分量很重。
住的离寺庙近了有个显而易见的好处是作息规律,因为常常有诵经和钟声传出来,附近的人听多了判断得出时辰,因而容易早睡早起,潜移默化地调整了生物钟,算是难得的好处。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隐居度假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 程涵hh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