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辞长作顺德客

等等
进入五月,某天偶一抬头,竟吓了一大跳:如火凤凰何时群栖于高枝?看,马路边,河涌岸,广场中,山岗上,这里那里,潇洒挺拔的凤凰木,全都撑开了鲜红的伞——凤凰花一堆又一堆,重重叠叠,密密匝匝。漫步林下,形如银杏大如汤匙的凤凰花瓣,纷纷扬扬飘飘悠悠,恣肆地飞舞着;树下的大片地面,像铺上了鲜红耀金亮白的花毯,又仿佛大地着了火;开车或者骑行,放眼望去,整个城乡,或独团如彤云笼盖,或成片如山峦绵延,都是炫目的红,燃烧了天空,映红了水面。
朋友楼前窗下就有一棵开得正旺,她说:“每天长久地站在窗前,俯看那堆满红花的树冠,简直不能呼吸,真是太美了!”说这话的时候,她的双眼放光,呼吸急促。她又说,最美就是凤凰花了,再没有比它更美的了。
朋友真健忘。清明前后,红硕木棉炸放,她曾说是木棉最美,没有之一;当春天的脚步悄然走近,黄金风铃花一夜爆放,她也这么说过;三月,漫山遍野水边路旁都是杜鹃花的身影,她也这么说过;二月春节期间,室内室外,桃花朵朵红树树艳,她也这么说过;再之前的整个冬季,晶粉美人花(又名美丽异木棉)照亮天空,她也这么说过。从春到夏,从夏到秋,持续半年之久的紫薇花、紫荆花久霸天空,她倒是没有这么说,因为,那妖艳而霸气的紫色精灵,久久不肯退去,确是令人审美疲劳;至于向日葵、美人蕉、格桑花、蟛蜞菊、葱兰、鸢尾等,地毯式铺满各处山坡、公园、堤岸、行道、院内、檐下,习以为常,熟视无睹,也确是不足为道。
实在地,顺德,是一个花都,年年月月,时时刻刻,都有花在开,都有蝶在舞,都有蜜蜂穿针引线忙作媒。
顺德不但处处流花,还处处挂果。荔枝、龙眼、香蕉、芒果,这些土著果子就不用说了,更有那粉红如铃铛的洋果莲雾,硕大如冬瓜的大树菠萝蜜,茎叶如仙人掌的的紫红火轮果……它们大大方方走出果园来,极其亲民地落户公园里、大路旁、院区内,——随时随处,总有你爱的果子,伸手可及。
其实,顺德声名远扬的,还是美食。有言道“吃在广州,厨出凤城”——凤城正是顺德的中心城镇大良。上月,一部长达150分钟分三集的电视纪录片——《寻味顺德》,由央视精心制作隆重出品,罗尽顺德之美食。有人说,在顺德,能飞的除了飞机,长腿的除了桌凳,会游的除了轮船,无一不入菜,也无一不味美。这未免有点夸张,但就食材之广、味道之美,却是一点都不夸张。朴实勤劳的顺德人,人人好为厨,个个美食家。顺德,不愧为世界美食之都 、吃货的天堂。自古重视文化教育顺德自古重视文化教育,历朝历代出了不少的进士甚至状元,这从现在的村镇名字如“杏坛”、“昌教”,可见一斑。这些文人士大夫叶落归根置业乡里,晴耕雨读,留下了大量的古建街巷、祠堂、府园、码头,如豪门大户的古宅清晖园,如依水而立的古镇逢简,如隐于国际家具城后的古村牧伯里……规模不一的古建,散落于各处,大都至今保存完好,且大多仍有人居。串走于乡间村头巷尾,总有古意在等你感怀。
顺德的古建,除了明显的岭南作派外,还兼具西洋风格。原来是,顺德还是有名的侨乡。前清时期或者更古时期,顺德乡民遍走世界各地,他们衣锦还乡后,置业养老,有意无意地,将他们游走西洋的足迹嵌入建筑中;近代,侨居海外的乡民更是数不胜数,他们艰苦创业,积累了不少财富,难舍拳拳爱国恋乡之情,不惜巨资持续捐助建设家乡,又特别重视资学助教,这从众多以个人名字命名的单位名称可以看出,比如胡锦超职业技术学校,比如李兆基中学,比如梁球锯图书馆。敢为天下先顺德人勤劳、务实、包容、开放,敢于天下先,在古老的水乡桑基渔塘基础上,广进各行高精人才,海纳各地技术人员,迅速发展近代工业生产,使经济持续雄居全国百强区之首。
顺德,是我的第二故乡,我工作居住于此已有十多年。工余周末,寻味美食,探花访古,乐在其中,爱恋之情,大有远超第一故乡之势。就做一个贪心的花痴、标准的吃货,套用一句东坡诗——不辞长作顺德客,终老于斯吧。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等等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 霞客波罗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