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井纪实(1):两百年传承与守望,只为四月八的一台大戏

书影
2017年5月2日中午我赶到云南省剑川县弥沙乡,吃过午饭又赶往东南方向的弥井自然村。这里因古时产盐而闻名于世,曾是滇西地区四大盐井之一,为第二批列入中国传统古村落的村庄,但现在却是剑川县高寒贫困山区之一。
我来这里是参加弥井村第二天举办的“四月八农耕节”,据说这种活动有几百年历史了,但我最感兴趣的是明天有一场古老的滇剧演出,完全是弥井村民自导自演的传统剧,据说这种“四月八唱大戏”风俗有200多年历史了,每年只在农历四月初八这天演出一次。
到弥井村放下行李就跟着人往后山走,村里的很多人都聚集在一个叫“昭应寺”的地方。这个寺院据说始建于明朝,但在文革时被革命群众拆毁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又重新建立。将在这里举办祭祀和演出活动。
寺院门口有一个老人,算盘打得山响,他在计算大家的捐款,村里的“四月八”活动完全是由村民自愿捐款来完成,这是几百年来的老规矩,所以账目一定要清清楚楚。
寺门旁有一大石牌,上面刻满了八十年代复建昭应寺大家的捐款,多的几百,少的只有几元,但在那个年代已经很不简单,这是一个有凝聚力的村庄。边上的小石碑好像是以前寺院留下来的旧物,上面写着上次建寺是“天启二年”,我查一下,应该是1622年,明朝熹宗皇帝朱由校的年号。突然想到,要是没有文革,或许能看到400年前的寺院了。
大殿里有人在唱经,循着声音找过去,看见是一群老奶奶。唱的什么经不懂,但一直重复着“释迦摩尼佛”。唱累了就休息一下,休息前要互相施礼,然后坐在草甸子上喝一点放在地上的水。开始演唱前又要互相施礼。她们认真不停地唱着,后来知道她们是为了明天祭词和迎请“太子”巡游四门活动做准备。
弥井自然村的村民大多是白族,白族既信奉白族本教,也信奉佛教和道教,这里的寺庙也都是三教合一。我发现这里的有趣现象,老奶奶信佛,而老爷爷又都信奉道教。白族在宗教上的包容性也说明了这个民族的博大胸怀。
更多的老奶奶在一旁扎着纸花,这些都是迎太子巡游时和祭祖用的,我不明白也没有多问,很多年轻人也不懂,就知道这些活动与规矩是祖上留下来的,代代传承,村里的老辈人做得非常认真。
这个巧手奶奶剪出各种花鸟,应该也是按祖训来办祭祀品的。
这四个奶奶做的东西,开始我不懂,第二天才知道,是巡游时给“太子”做的遮阳罗伞,是非常重要的一件道具。
舞台上锣声响起,演员们正在紧张的排练。这些演员都是村民,二十天前开始集中起来排练,好多人都在外地打工,还有一些女演员已经嫁到外地了,最远的人有的在昆明了,都是听从召唤赶回来的。这个节日对他们很重要,这台戏对于弥井村很重要。除了演员,村里的大部分在外面打工人员也都回来了,即便是春节不回家,农耕节也要回来,这是老规矩,弥井村的人都牢记着。
舞台边上蹲着的这个人叫何四代,今年64岁,是剧团的“班主”,也是整个剧组的导演。他在村里是木匠,做过代课老师,而他的父亲是前任剧团的班主,会唱各种角色,可惜过世的早,他从小看着父亲唱戏、导戏,耳濡目染也学会了不少。他告诉我村里的戏完全是继承了两百多年前的古滇剧唱法,没有同现代戏有过接触,目前还可以唱20多个本子。
舞台的后台供着一尊戏神,演员上台前要参拜,就是排练也要拜。弥井在古代时靠着临近茶马古道的盐井大量产盐,那时盐贵比黄金,弥井因此富甲一方,成为重镇。由于商旅云集,三天一小集五天一大集,也引来了戏班子连轴演出,使这个地方的百姓痴狂的爱上了戏剧,最后发展到成立自己的剧团,并把每年农历四月初八定为“农耕节”,除了祭祖、巡游,最重要的是要演出一场滇剧。这习俗一下子传承了200多年了,只是在文革时有过中断。
这次参加戏剧演出的有二十多人,大部分都是四五十岁的人了,最大的奶奶已经73岁了,可喜的是这些年不断有新人加入,年轻人开始喜欢。虽然戏剧不同于唱唱歌,需要功底、需要一招一式的学习,唱腔也是要不断的练就,但后继有人,也使这项古老的习俗传承下去不成问题。
剧团除了演出人员的老龄化,演奏人员也是六十岁以上了。
这个乐队除了给戏剧配乐,也参加村里道教协会的活动,最大年龄也都八十多了,小的也六十多了。
怎么看到的都是老年人?那年轻人在干什么?终于角落里看到了他们的把式,原来是舞狮、舞龙。有人告诉巡游时我最有意思的是舞牛,这些都是几百年传承下来的套路节目。
有个老人在扎一条船,我问“是跑旱船吗”?老人说不是,是表演“渔樵耕读”节目的“渔”用的。弥井村的“农耕节”表现的不仅仅是“耕”,还有古代生活的“渔、樵、读”,“耕”只是引题,全面展示人们生活面貌才是目的。看来弥井村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已经非常期待明天的巡游和演出了。
外面忙,寺院里的厨房也忙成了一团,自从剧团排练这里就开伙了,做饭的这些人完全是自愿参加的,同参加演出的人员一样没有任何报酬。有些人不仅献工,还拿来家里的劈柴以及炊具,有人还贡献了米面和蔬菜。
今天开始全村人都要吃在这里,所以更多人加入进来,刷碗洗菜,哪里缺人手就哪里补上去,在这些朴实的村民身上看到了淳朴与善良,看到了为大家肯于牺牲与付出的传统美德。在当今商品大潮冲击下人们越来越向前看的时代,这个遥远而偏僻的小山村让人一下子体会到一股暖人的春风。
一些老人还在演习着明天祭祖的步骤与台词,甚至跪拜的的程序。
他们非常的认真,几乎可以用一丝不苟来形容。
所有的步骤与祭词完全是按祖训进行,不能取舍,保持几百年的传统不能丢。
开饭了,人们纷纷过来招呼我吃饭,要我不要拍了。半天的相处,这里的村民似乎已经不把我当陌生人,而是他们的客人,不仅拍照不反感,甚至愿意为我摆出一些姿势。这些年来游走了很多地方,而弥井是我认为最朴实、最真诚、最好客的地方之一。
按祖传的规矩,节前都要吃素,所以饭菜都是素的,完全是自助餐,吃多少盛多少,没有浪费,自然也没有酒。这是古老的习俗,也是最节俭的倡导。而一些演员和伴奏人员自初一就开始食素,以示对祖宗、对戏神、对神灵的敬重与敬畏。直到演出结束才能庆功喝酒吃肉。
饭后演员们继续排练,明天就要演出了,这是最后的机会,排练非常认真,而村民也聚集了很多,他们对乡土文化的热爱才是文化传承的重要根基。
一个小男孩自己搬来凳子坐在前面看得痴迷,他会是这村戏班的传承人吗?
一个老人把我拉到火塘边,说要给我烤茶喝,他说“明天再拍吧,演员穿上戏服才漂亮,才好看”。烤茶是剑川人的一种饮茶方式,先把茶叶放在陶罐里烤热,并不断的抖动,直到香味弥漫,再冲入滚烫的开水。
老人把泡好的烤茶先捧给我,说“第一杯茶要献给尊敬的客人”。这一刻好感动,我因为拍照,单手接茶,希望老人谅解,他说“没事的、没事的”。这时茶未喝心已经暖暖的了。
天色暗下来,人们依然在忙碌着,“四月八”,对于他乡人是个很普通的日子,但在弥井村人的心中是归家、团聚、认祖、欢乐,传承与延续最重要的节日。
台上依旧在紧张排练,台下的女孩子们欢快的玩起了老鹰抓小鸡的游戏。响了两百年的锣鼓声与古老的滇剧唱腔,混杂着孩子们欢快的笑声,回荡在山村的上空,这喜悦弥漫着整个弥井村了。
请关注:弥井纪实其他篇章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书影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荷兰旅游会议促进局北京代表处
相关游记
  • 老王看世界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