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歌大西北-轮台胡杨林

迷途的黑夜
序: 如果到新疆,请带我看胡杨,在塔里木,在大漠深处。   沙漠的心情是说不出的。 我记得曾经有人对我说过这样一句话。但我不知道沙漠是什么心情,我只知道沙漠上有胡杨——女神一般的胡杨。 汽车碾压着干渴的戈壁,大漠笼罩在苍蓝的天穹下。稀拉拉的芨芨草懒洋洋地伏在砾石上,顺风摆动着娇小的身躯。间或有几棵细弱的骆驼刺,被火辣辣的太阳烤得几近枯焦。沙枣们佝偻着营养不良的脊背,呻吟着,一切显得那么苍凉、寂寥。西北风夹裹着碎沙一阵横扫,旷野里一片哀鸣,生命在这里显得如此脆弱。 蓦地,一片身躯巨大的胡杨林映入眼帘,我的心里一阵悸动。那片胡杨,有的生,有的死,有的却是虽死犹生。生,生得昂扬,死,死得悲壮。啊,蓝天、黄沙、褐色的树干、虬屈的枝杈、红黄相间的美丽树冠和那令人晕眩的金叶,多么美妙的一幅画卷。
。。。。。。。。。。。。。。。。。。。。。。。。。。。。。。。。。。。。。。。。。。。
TIPS: 轮台胡杨林公园简介:         在轮台塔里木河畔,分布着世界唯一的最大原始胡杨森林公园保护区,全世界胡杨林有百分之九十在中国,而中国的胡杨林有百分之九十在新疆塔里木河畔。 轮台胡杨林被《中国国家地理杂志》评为最美的十大森林,成为了中国胡杨林的代表之作。每年金秋十月就是胡杨林最美的时候。门票100元,包括13KM的游览小火车,沿途可以看到四个大湖,一条名为恰阳河的小河将这些湖连接起来。
        交通:轮台县城汽车站坐到塔河的车,中途在胡杨林公园下就OK了,班次很多,人满即走,回程时在下车的路边等就是了。
        住宿:轮台县城住宿不算多,且大多是小宾馆,胡杨林景区也有宾馆,旺季时期提供住宿餐饮。         最佳季节:每年10月10日到11月10日,正负10天。
。。。。。。。。。。。。。。。。。。。。。。。。。。。。。。。。。。。。。。。。。。。。。
         2011年12月02日    晴   轮台 金秋时节,胡杨林装点了塔克拉玛干沙漠公路,使这里成为了南疆最美的走廊,但是现在已是初冬,胡杨林的那一片金黄树叶已经没有了,但还是想来看一看。只为了想近距离地接触这种大自然里最顽强的植物。一到轮台就奔向了那片死亡之海上的璀璨。
初冬的阳光与胡杨融为了一体,一种与土地为基准的黄颜色,光灿灿地向前、向后、向左右洇晕而去,而从胡杨林的内部则焕发出让人肃然起敬而又伟大的光芒。林中树与树之间有万千相互攀附着的枝节,它们干枯了或发着芽在向上伸展着。
胡杨们之间的距离没有任何规则,或三五米或七八米,或紧靠或疏离,就那样无规则地向四周延伸而去
在这里生命的顽强、生命的原生态、生命的毫无掩饰使我年老沉静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憾。数千年来英雄的胡杨们就那样在荒漠戈壁洋洋洒洒地生存着,为世间增添着绝美的景致。
树的底下是呈半盐碱化了的土地,那是无数胡杨的尸体分化了和正在分化所呈现的原始姿态
这是在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被称为“死亡之海”的中国最大的沙漠。
      乍看它也许不过是一条公路而已,其实它的出现谈何容易。
如果你亲临此境,看看公路两侧的固沙工程,很可能会惊叹为当世杰作,或者称之为一种编织艺术亦不为过。那芨芨草呈方形或菱形的图案排列生长;再上一层,在流沙中的沙棘和红柳等植物被绵长不尽的胶管维护,胶管上有小孔渗出水滴,正好滋润着每棵固沙植物的根部,以保证这些抗沙斗士不致因枯萎而减员。工程,或者称之为“工艺”更为恰当,都是高质量的,绝不容一丝马虎。
枯水后的塔里木河
我怀着无限敬慕的心情,一个人轻轻向一片胡杨林走去,随着脚步缓缓移动,我融入了一片绚丽夺目的金色之中。  这里是塔克拉玛干沙漠最北边的轮台,也是胡杨树的故乡。
已是初冬时节,身边屹立着棵棵胡杨树,婀娜而潇洒,华贵而壮美,我仿佛步入了一个神话的世界,不由得激情澎湃神思飞扬了!一路漫步而来,脚下的路,流淌的小河水,岸边的红柳丛,还有我的眼睛,一切都变得灿烂了,莫非被胡杨林染成了如此金子般的色彩?
生与死,在这里交织。这里仿佛刚刚发生过一场战斗,有的倒在地上,根须裸露。有的杖剑跪立,仰天长叹。在我看来,这幅作品,它不属于立体主义、表现主义,也不属于未来主义或者超现实主义。树干有的倒伏,有的横置,有的伸展筋骨,顽强地站着。也有的树纹扭结,伤痕累累。这里展示的是生与死的临界。
是的,生命是不易的,有时有苦闷,有压抑,有失落。看那片胡杨,这么高大,他们历尽苦难,直到今日,你看到的是坚毅,是忍耐,是抗争,是呐喊。而不是绝望,不是哀伤,更不是恐惧。这时,湛蓝的天际,飘过几朵彤云,或许,那是战争的烟雾。啊,那片胡杨林,是史诗,它记载了生命的过程。
塔里木胡杨林公园
是的,在戈壁滩,乍看起来,芨芨草孱弱地活,骆驼刺卑微地活,沙枣尽管挺不直脊梁,也活。请不要对他们不屑一顾,他们勇敢,他们抗争,他们无所畏惧,他们生息,繁衍,连绵不断。
胡杨是他们中间的伟丈夫。人们说,一千年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腐,这就是胡杨。有些东西死了,很快就腐烂消失,胡杨死了,却保持生的姿态,他向人们展示着他的不屈与抗争。
此刻,寂静的胡杨林里空无一人,微风从树梢轻轻掠过,枝叶在风中婆娑,发出一阵阵低回的吟唱,极像雨滴纷纷坠落的声音,这里不仅是诗情画意,更是一派神奇。置身于胜如仙境的美景之中,我如痴如醉了……
这是一棵非常著名的树,它巨大无比而身形奇特同时又正对着沙漠公路,从数百米外,第一眼便会看到它。
我想这棵著名的大树该有八百岁了吧,在它的四周生长着数不清的小树,那是它的儿女们吗?它的四周也有与它同样壮观的胡杨,那是它的兄弟姐妹吧!那些挺立着的、干枯的木椿和已倒伏了的、分化过半的树木一定是它的祖辈们了!三千年啊,它们从出生到消失,与我们的人类文明史几乎相近。
眼前的景象酷似一副写意画作,浓墨重彩,热烈奔放。无数棵粗壮的胡杨树,像一个个征战沙场的勇士,伫立在寒冬中,树身被皴起的树皮包裹了——这是戈壁风沙肆虐之后留下的伤痕,也是胡杨树与命运抗争的印记。
在经年累月与风沙的搏斗中,胡杨树有的巍然屹立,有的躯干已经佝偻了,有的倾斜了,有的倒在了地上。但生命没有就此结束,那些倒地的胡杨树,枝头依然举着斑斑点点的金色叶片儿,在朔风中细微低语,述说着生生死死的生存故事,昭示着生命不会轻易终结的自然法则。
扎根在荒芜沙漠中的胡杨树,历经了无数个百般磨难的春夏秋冬,终于成长为一棵参天大树。在一种眷恋和珍惜的促使下,胡杨树终于爆发了,释放出所有的生命激情,掀起了命运交响曲中四季变换的高潮乐章,用无比华丽的金色,把生命的璀璨演绎到了极致,给人以心灵上的震撼。
这一刻,我似乎读懂了胡杨树的宣言:生命的历程时时充满着抗争和奋斗!抗争是为了获取生存的权利,而奋斗则是为了这段历程的绚丽多彩。由此我想到了人,有的人一生平平庸庸,就像一首乐曲从始至终仅限于一个音符和一种节奏,没有抑扬顿挫跌宕起伏的经历,没有荡气回肠震聋发聩的回响,人生便少了几分精彩,生命的意义也打了折扣。倚靠着一棵胡杨树,我默默地问自己,人有的时候,还真不如一棵胡杨树么?
我行走在胡杨林间,脚步异乎寻常地缓慢,地上铺满了胡杨树的落叶,因为是性情中人,出于对胡杨树生存艰难的理解,以及顽强生命力的敬重,我小心翼翼地迈着步子,不愿踩着任何一片坠地的叶子,更不想听到脚下传来胡杨树叶子发出轻微地呻吟。
胡杨树生长在干旱的沙漠中,因其具有非同一般的顽强生命力,所以被人们誉为英雄树,这一点我是很赞赏的。因为以前从未见过胡杨树的缘故,在万千树种中我一直欣赏和赞美青松,那种面对漫天大雪傲然挺立的身姿,那种坚持郁郁葱葱的永恒信念,绝对是千树万树中的男子汉。而此番在与胡杨树的亲密接触中,我得到了更为深刻的启示,在浩瀚的沙漠中能生存下来本身就是一个奇迹,哪怕是一株小草那淡淡的一抹绿色,都会让人折服的,更不用说胡杨树从一棵孱弱的幼苗最终长成一棵参天大树了。此刻在我心目中,胡杨树已经取代了青松,成为我最钦佩的英雄了。青松生长在深山和悬崖峭壁上,给人的感慨是于风雪严寒之中岿然不动的那股豪气,而胡杨树的生存环境要比青松恶劣的多,既有风沙的侵袭,又有干旱的折磨,但胡杨树依然呈现出炫目的色彩变化,从翠绿到金黄,以及霜降过后的血红,把生命的过程装扮得如此丰富多彩,给人以美不胜收的精神享受。“无情未必真豪杰”,青松与之相比就逊色许多了。
胡杨树在与命运的抗争中,显示出勇士的豪迈气质,它所经历的生存单元正是一个人人生的浓缩。春天胡杨树枝头现出嫩绿的幼芽,就是人的童年时代,吸取营养快速成长,夏天胡杨树枝叶蓬蓬勃勃,好似人步入青年时代而生机勃发,秋天胡杨树用满树金黄的叶子,恰似人到年富力强之际正好创造人生的辉煌,冬天胡杨树在寒风中落尽最后一片叶子,也就是人生最后的谢幕。
塔里木胡杨林公园
人的一生少不了偶像,因为偶像是人生追赶的目标,是困惑时的明灯,犹豫彷徨时的路标,是低潮时坚持的信念。从孩提到成人,我一直都在寻找人生中的楷模,那些口袋儿鼓鼓囊囊而肚子里墨水不多的商人,那些不是凭智慧而是靠幸运发了财的人,都不会成为我的偶像,尤其是成年以后,那些大文豪大科学家倒是令我久久仰慕。而今认识了胡杨树,一个英雄形象徒然就屹立在我的心中了。如何使人生像胡杨林一样绚丽多彩,是胡杨树给出我的一道思考题。
塔里木胡杨林公园
塔里木胡杨林公园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迷途的黑夜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荷兰旅游会议促进局北京代表处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