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海法巴哈伊空中花园,趟过十字军的阿卡古城,看看基布兹共产主义社区 | 以色列游记

荒梁
特别说明:此为以色列游记第三集。因为本游记较长,图文较多,因此分成多集刊出,敬请谅解和保持关注!
【海法】
离开德鲁兹村落,我们在夜色当中抵达海法市,一座据说是背山靠海的城市。毕竟已经是大晚上,根本看不到城市全貌。但入住的 Bi Club Hotel还是有小惊喜:它的背后,能看到大片建在迦密山脉上的房子,在夜晚齐刷刷地亮着灯,宛如在黑色山脉上撒下满满地一大把星星,炫目而壮观。
我们所入住的Bi Club酒店,有部分客房的阳台正好直面这一片山坡,于是大家都跑到住在这么好景观的团友房间去拍照,晚上还挺冷,不得不多穿两件衣服。拍完照,我们有几个人还下楼去附近小商店买了点啤酒薯片之类的,回房间聚众喝了一轮。
第二天起床,昨夜的漫山“繁星”原来长下面这个样子,哈哈~
海法的短短一晚,让人记住了我们入住的这家Bi Club酒店。一家精品型的小酒店,风格与我曾住过的意大利精品酒店相仿,注重细节和装饰设计。
早餐也相当丰富!
至于海法(Haifa)这座城市,在日光下露出了自己美丽的容貌。它名字原意是“美丽的海岸”,最早海法二字首现于公元3世纪的塔木德文献,是当时罗马帝国管辖下的一个犹太人小镇Shikmona。它的命途跟整个以色列多数地区一样,几经易手,近一千多年来也被十字军、拜占庭、穆斯林、贝都因、奥斯曼、埃及、英属巴勒斯坦轮流管辖过。直到1948年,以色列成立,根据联合国分治决议案海法归属以色列管辖,如今已经发展为以色列第三大城市和第二大港口。
上图:军事迷们,看到上面那军舰是不是感觉兴奋?梁叔不太懂,看不出其型号,但感觉比以往知道的萨尔5号护卫舰更加高端,光滑平整的舰体隐身性能应该不错,没看到垂直发射井的区域,现在新型的是将发射井侧置了吗?还是说这就不是一艘带导弹发射的舰艇?求教!
这座地中海东岸美丽的山海之城,如今基督教、伊斯兰教、犹太教在这和谐共生,要知道它曾经也是战火纷飞,现在是难得的和平家园。每年都有大量的游客涌入这座城市,而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冲着同一座建筑而来:巴哈伊空中花园。
从山脚仰视巴哈伊空中花园!对称齐整的巴哈伊花园洋溢着浓郁的波斯风情。一条由白色大理石砌成的阶梯位于花园的中轴线上,树木、水池、花盆、雕塑等景观则对称地分布在两侧。普通人不允许通过台阶走上去这座巴哈伊教的神圣教堂。只能绕道到山顶从上往下参观它的局部区域。
【知识点:巴哈伊教】
巴哈伊信仰是一个独立的一神论宗教,创立于1844 年。该信仰认为曾存于世的九大宗教信仰都来源于同一上帝,只是上帝在不同的时间派遣了不同的“教师”去不同的地方传道。其创教先驱为巴孛(1819-1850),创教者为巴哈欧拉(1817-1892)。据统计,巴哈伊教已经遍及200多个国家,拥有600 万以上的教众。潘石屹也是巴哈伊教徒噢~
【知识点2:巴哈伊空中花园的由来】
1850 年巴哈伊教的先知巴孛被波斯当局处决,其遗体被巴哈伊教友辗转隐藏多年,于1899年运抵海法。1908 年,巴哈欧拉去世后任教长的阿博都·巴哈被释放后立即着手在巴哈欧拉指定的地点修建巴孛陵寝。1921 年阿博都·巴哈去世后,巴哈伊教的圣护守基·阿芬第继续其未完成的事业。他将陵寝修建成今天的模样并在陵寝周围的平台上建造了美丽的花园。2001 年5 月的黄昏,大约四千五百位观众群集在迦密山山脚下,见证了这一耗资两亿五千万美元,前后历时达一百多年的巴哈伊花园的落成大典。耗时如此之久的建筑,能比它更神奇的在我记忆中就只有西班牙高迪的圣家族大教堂了,只是高迪的教堂还没完工,哈哈哈。
巴哈伊花园依山而建,背靠有“上帝之山”盛名的迦密山山麓,迎面吹来地中海温暖、湿润的海风,以金色穹顶的主建筑为中心发散,形成19 级巨大的平台式阶梯,整个花园从山脚到山顶垂直高度约225米,最大坡度约63度。下图的花园中心是巴孛陵寝,金色半球形穹顶位于40米高的白色圣殿之上,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花园高处左右各有雄鹰凝视着城市,威武庄严。
鹰,像是巴哈伊花园的守护者一般,座落在花园里,凝视着花园和整座城市。
当我们准备离开巴哈伊空中花园,天空一侧的云突然变化了起来,阳光透过来,增添了丰富的层次和戏剧性。无聊地捏了一张,继续赶路前往下一站——阿卡古城。
阿卡古城,是除了耶路撒冷之外,我最喜欢的以色列古城!究其原因,主要是与欧洲中世纪的十字军有莫大关系。这两年来很喜欢看欧洲的历史,逐渐发现现代欧洲的文化价值核心基石,都是由基督教、骑士精神等堆砌起来的。而沿着基督教或者中世纪骑士的痕迹溯流而上,自然而然地会发现它们都指向了耶路撒冷。而对于男生来说,从小就略有耳闻的十字军骑士的故事更是像一部欧洲武侠史,我们总会在各类书籍和影视作品中不停去翻阅和品味。
而阿卡古城之所以闻名,就因为它曾是十字军东征时所建立的耶路撒冷王国的首都和最后据点。仅此一点,就用力戳中了G点,啊啊啊~~
阿卡城里礼品店摆放的十字军剑和盾的木制模型
事实上,阿卡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回4000年前,有迦南人的部落在此落户,后来在腓尼基人统治时期曾改名为托勒密。古罗马人占领时,修建防洪堤坝,扩建海港,从而使这里成为地中海东岸的一个主要港口。公元638年被阿拉伯攻下,直到公元1104年十字军东征来了,拿下阿卡,远道而来的骑士们在此建立耶路撒冷王国,大名鼎鼎的圣殿骑士团和医院骑士团都在此留下过印记。公元1291年十字军被马穆鲁克王朝的穆斯林军队击溃,撤离阿卡,持续了近200年的十字军东征就此画上了句号。
十字军圣约翰城堡的模型,所幸是这城堡幸存了下来,成为我们今日参观的主体。
公元1798年拿破仑远征埃及时,也曾北上逼近阿卡,结果被阿卡民众奋起抵抗给怼回去了,导致拿破仑仰天长叹:“如果我占领了阿卡,就能控制全世界。”鉴于他老人家常说这样的话,咱就不要太当真了……
世界遗产委员会毫不吝啬地将阿卡封为世界遗产。其评价是: “阿卡是个有城墙的港口城市,历史悠久,自腓尼基时代起,就一直有人类定居在这里。城市是土耳其人18到19世纪之后建立发展的,拥有保存完好的城堡、清真寺、商栈和土耳其浴室等建筑。城市中十字军的遗址可以追溯到1104到1291年,保留完好,生动再现了中世纪耶路撒冷十字军王国的城市规划和城市结构。”
眼前这座圣约翰城堡,是十字军时期骑士们集合议政、办公、聚会的地方。地下城堡由中心向四周呈放射状排列,纵横交错,几乎全部用石头建成,通道下面还建有排水系统。保存完好的圣约翰城堡及其地下宫殿,如今已改为博物馆供游人参观。
站在曾经十字军的旗帜和古堡砖墙边,数装逼人物,还看今朝啊~
进入城堡后先看一场多媒体演示,简要了解阿卡古城的前世今生。
历史就是得摸着石头来研究,圣约翰古堡底下的不同年代石头层,显示了不同年代的建筑地基,是活生生的城市化石。当然还有很多残存的古代石雕,重新唤起大家对那个辉煌年代的好奇。
城堡内部厚厚的墙壁、巨大的石柱、拱形交叉的屋顶、精美的石雕,都展示出古罗马建筑的成就。穿行在这些巨大石块、粗壮石柱、经典古罗马式拱顶的地下遗迹里,无异于穿越了一次时空,只是硝烟不在,刀剑无影,沧海桑田之后,和平是世人唯一的渴求。
以色列人在挖掘文物和保存管理古迹上,显示出了值得称赞的智慧。偌大的地下宫殿里除了摆放少量的文物之外,有一部分区域被设置为艺术展览区,管理方邀请来一些知名艺术家展出他们的作品,让古堡里也洋溢出独特的现代气息,毫无违和之感。额,可能唯一不和谐的是梁叔吧……
我开始以为这是一块大浮雕,刻在接近3米高的板子上。结果走进细细一看,竟然是画!立体效果实在是太流弊了~看下图!真的是平面的画而已!
地下城堡的圆拱形隧道采用的大石头铺设,内壁算得上圆滑,各个隧道都长达几十米,贯穿城堡底下通向四方。
城堡内也有下面这种狭窄的通道,很多位置一人通行都需要侧身,不可能容下两人同时通行,很纳闷当时牛高马大的骑士们在这里头走动能自如吗?更加不可能穿着甲胄盔甲通行~
苡姗同学又开始自拍了,在一条看起来像兵营和马厩一样地方装个字母。我们当然顺大便捏几张。这个区域已经较为现代,不知道是否为奥斯曼帝国后期的建筑。
古堡地下湿度可能会很高,因此部分区域还安置了抽湿机维持室内的湿度(画面右侧的那台机器)。肉团童鞋的红裙子实在抢眼,捏一张!
从地下古堡里出来后,漫步在阿卡古城的街头巷尾,能发现周围建筑的风格开始变化,斗转星移的时间赋予了这座城市多样化的风格,穆斯林、基督教、犹太人的传统气息交织在一起。阿卡古城里还有著名的贾扎尔清真寺,据说寺里还藏有先知穆罕默德的胡须,只是我们全程都没有机会参观清真寺,只能错过。
多数民居很简朴,屋子使用的石墙也保留着原始的状态,根本不加修饰,除了墙上的涂鸦。
继续漫步在古城小巷里,“偷窥”一番古城人民的闲适生活。
让我感动的是,如此一座浸透了沧桑历史的古城,并没有被岁月和外界摧残得只剩残垣断壁,它跟被毁掉的凯撒利亚截然不同,四处都洋溢着生机和活力,就好比我们邂逅的一群年轻人(下图),白衣黑裤统一服装正在参加聚会(应该不是婚礼),青春靓丽,帅气逼人。相比之下,斑驳的古城石墙印刻着的风霜血雨,是它曾经跌宕身世的唯一见证。
一位小朋友,站在妈妈身上给我们摆pose。经过妈妈同意后我们自然对着这小可爱一顿狂拍。
几千年来面对着地中海的拍打、历经无数腥风血雨的阿卡古城,如今却是海风习习,闲云朵朵,波光粼粼,涛声隆隆,欢声不断。可能会感叹它身上历史刻下的厚重痕迹,但我更欣慰它如今的静谧和欢愉。如此气氛之下,肉团同学舍身给大家摆拍,我们瞬间变成老法师围着一顿掐。拍到最后都笑场了,因为大家的要求: “肉团回一下头!” “肉团别回头啊!” “肉团你旋转一下~” “肉团别动!” …… 要疯!哈哈!
最后,肉团实在是受不了,要崩溃,哈哈哈
【基布兹共产主义社区】
独一无二的共产主义生产和生活模式,是基布兹(国内对其又翻译为基布斯)的标签。乘车穿过美丽的加利利湖,我们就来到一座基布兹社区。附带说一句,加利利湖是以色列国内唯一的一个淡水湖,以色列也是在第三次中东战争之后,才夺下加利利湖的掌控权,为国内民众的生活带来了更多的用水保障。
三月的加利利湖远景和周围正在盛开的油菜花,美不胜收。
【知识点:基布兹】
“基布兹(Kibbutz)”这个词,在希伯来语中是“公社定居点”的意思。1909年,大批来自俄罗斯的犹太人移居到以色列(当时还是巴勒斯坦所属)境内。他们受到社会主义理想影响,在当时巴勒斯坦北的加利利湖地区建立了第一个独立的农场,在犹大沙漠里奉行共产主义的生产、分配的生活形式。由于当时犹太人相当于生活在巴勒斯坦所属的土地上,所以只能自己紧紧团结在一起,一致对外。建国后也因为中东战争的关系,大量基布兹出现并成为了建设国家重要的力量。据说,以色列建国时的总理古利安据说就是从基布兹里出来的。
目前,以色列国内尚有200-300个基布兹社区,他们实行无货币的分配形式,大家没有个人财产,日常开销包括吃饭都是基布兹统一负责,所住的房子和其他东西都是基布兹每一个人的,尽量消除贫富差别,全体基布兹成员以民主表决的形式决定社区的管理。我们参观的这家基布兹社区,位于加利利湖附近,创建了近90年,与约旦一河相隔,站在东侧远眺就能看到约旦河对岸的村落和建筑。不少的基布兹已经成为旅游景点,开放接待游客参观。
为我们导游的是一位70多岁的奶奶级人物!你没看错,是70多岁!!声音洪亮、步履轻盈,让我惊诧是不是基布兹的生活太健康?
国内也有媒体多次报道基布兹公社的故事。
绿意盎然的基布兹公社对面,远处山脚下一片大色的房屋,那就已经是约旦境内了。一河之隔,当年的恩怨情仇横亘其中,如今的和平安稳,是否能继续持续下去呢?
因此在中东战争期间这里也属战事前线,炮火随时随地就砸向基布兹的人们。他们为此深挖洞建起了防空洞,当年战时会让孩子们集体晚上到防空洞里睡觉。
如今的防空洞幼儿园现在成为基布兹里头的“博物馆”,当年的陈设依旧,那些个陪伴孩子们的小熊和其他玩偶,是他们小时候难得的慰籍之物。
下面这张图具有别样的意义。墙上的照片里的年轻女子,正是我们这位70多岁导游年轻时候抱着自己孩子在防空洞里的照片。近半个世纪过去了,凝视着自己年轻时和孩子的照片,老奶奶心里想的是什么呢?
如今远离炮火很多年的它,根本看不到当年的硝烟。花园围绕的基布兹里鸟语花香,不晓得是家猫还是夜猫在若无其事地闲逛,在金色的夕阳下,每一个角落都透出别样的宁静和美好。这一个地方,竟然成为我在以色列遇到的最小清新的角落。
整个公社的中心地带是礼堂、饭堂餐厅、图书馆和办公室,还有公共泳池等设施,然后周围散落着成员们的住宅。中心广场上摆放着一辆废弃的客车,改装成了游乐场,孩子们欢快地在游乐场里上窜下跳。旁边的食堂就像我们国内大学的食堂一般,空间巨大,所有基布兹人都在此用餐,就像我们年轻时候国企大院饭堂里吃的大锅饭,哈哈。
泳池一大座,不错噢!
基布兹的饭堂和餐厅。晚上还有旅行团来这边用餐。
下面则是基布兹里的老人院
据说任何人都可以申请到这里来生活,有3个月的考察期,如果不适应随时可以走,还有两年的生活期,两年后将面临考试,通过了才能住在这里。
不过在上世纪60年代末期第三次的中东战争结束后,以色列逐渐走向稳定,生活开始富裕起来,尤其是年轻的人更多地想出去走走,不愿意待在这里吃苦,过这样的生活。不可否认的,基布兹开始走下坡路,这种共产主义形式的集体村庄越来越少,如今面临逐渐消解的命运。即便日后基布兹的形式消失了,祂也有曾经存在的重要意义。
离开基布兹时,太阳已经就要落下,约旦河峡谷即将陷入沉寂的夜幕里。而我们下一站,即将抵达死海。啊,那个传说中的漂浮之海啊,我们来啦!
【本集结束,请继续关注梁叔的以色列游记噢!】
梁叔微博:荒梁大叔
公号:荒梁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荒梁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荷兰旅游会议促进局北京代表处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