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拉维夫,当落日将老城涂成金黄,它比巴黎更浪漫

穷游网
说起中东、以色列,我们会立刻想起严肃、神秘等等令人神经紧绷的关键词。但,真的是这样吗?
这一期旅人专栏,我们请来了环球旅行摄影师 @Chalffy,在他的镜头下,以色列的夜晚布满繁星,落日余晖将老城涂抹成金黄,充满想象与艳丽色彩的涂鸦随处可见,人们在这里自由地漫步、阅读、生活......
Chalffy说,特拉维夫,有时比巴黎更要含情脉脉。
下午四点半的地中海落日余晖,依旧温暖。出租车飞驰在开往特拉维夫市区的高速公路。一个半小时之前的高空中,这一片蔚蓝海岸旁边的乳黄色城市,正在迎接一天中最为绚丽的时刻。
当我努力去回忆我曾有的“中东”印象,似乎所有的描述都显得太过苍白。因为当夜幕降临,酒吧、大街开始变得熙熙攘攘,车辆从你手边呼啸着跑过的时候,那固有的城市印象,像错误的一块拼图,怎样我都无法拼合正确。
这两天一直在听La La Land 的 City of Stars,Ryan 在钢琴前低吟,和 Emma 在紫色夜空下漫舞蒙太奇,导演沙泽勒勾画亦真亦幻的洛杉矶,满足人们对这座城市一切的幻想,也让居住于此的人体会遍体鳞伤的事实。
今年的圣诞夜,我没有再跑去午夜的剧场看红衣女子的爱情,也没有在阴冷的街头昏暗的路灯下邂逅一句问候,但是期待的事物没有变。有些成真,有些还是需要耐心。
我变得越来越愿意去理解和体会大众之外的美丽,于旅行也是一样。很少有人愿意在特拉维夫待上几日,因为五十公里外的三千年光辉早已掩盖这座小城的光芒,但是正如La La Land一样,在这里,你可以在"情"字上找到人性的共鸣点,在人生的某个时间点,需要遇见和成长。
尤其在当下的周遭,从特拉维夫人的身上,我们可以看见很多、学到太多,那些我们需要尊重不同信仰和包容彼此的理由。太多的城市和地区,因为那些我们无能为力的因素,在今年和我们旅行者渐行渐远,但是好在还有一些地方,正离我们越来越近。
所以,你怎能不爱它。
雅法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港口之一,已经有至少4000年的历史。到特拉维夫的第一晚,我从 Florentine 一直走到老城,我看一路上那破旧的楼房,荷枪实弹的士兵,身边偶尔呼啸而过的骑车,空气中弥漫的鱼腥味,对我来说即神秘又兴奋。
去过的地方和认识的人,都以不同的立场跟我述说过有关这片土地的故事,但真实地踏足于此,感受到的更多是踏实。我们有很多的方式去看待一个城市,无论是从居民的眼中,还是政客的角度,但是作为旅人,如果我们抛开这些,只以更纯粹的方式去看待城市的过去和当下,也许能看到更多不一样的景致。
站在老城的最高处,可以看尽特拉维夫漫长的海岸线。夏季的夜晚,这座地中海城市上空会布满繁星。在老港的傍晚,地中海的落日将老城整个涂抹成金黄,要说浪漫,这儿比起巴黎,更显含情脉脉。
卡梅尔市场是特拉维夫最大的市场,除了安息日,每天都是人头攒动。
这里和Nahalat Binyamin大街很近。虽然在规模上不及耶路撒冷的本耶胡达市场,但是市场的规模永远不是衡量人们对生活追求的标准。
每个人在看待一座城市、一个国家,都会有自己的角度。无论是从政治,无论是从宗教,都没有错。尤其是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似乎用政治和宗教的眼光去探索,是更为合适的角度。但是,如果我们卸下这些担子,用更生活、更随性的角度去理解当地人的日常,我们会发现这个民族在紧绷的神经背后的很多温暖和人情。
严肃的事,交给他人去判断,作为旅人,你就好好地生活。
卡梅尔市场
我始终相信,一座城市最具人情的地方,一个是当地的菜市场,另一个便是街角的小店。
特拉维夫是一座年轻人的城市,这儿不是欧洲,更不像中东,这儿只是特拉维夫。钟爱文学、科技和艺术的以色列人,在这座小城中,用充满想象的涂鸦和艳丽的色彩,打造了一座随处走动都觉得无比舒适的环境。
罗斯柴尔德大街
Nahalat Binyamin
如果说,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宗教象征,那么特拉维夫,就是以色列人生活的面貌。随意地选择一家店面,沿街而坐,总会交到众多的朋友。
世界看不完,慢下脚步,在特拉维夫多待上几日吧,不用着急地去往美术馆,不用慌张地赶往景点,在这样美好的阳光下,随处漫步,去感受这里的年轻,体会当地人对生活的热爱和包容。这是特拉维夫的精神,一切,都要慢下来,一切,都需要去包容。
“人不能只靠面包活着。”
这句话出自《圣经》,以色列人以此为激励,养成了求知好学的习惯。在他们看来,文学、诗歌、音乐、艺术对人类如同水和粮食一样重要,读书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每一份关于大众阅读数据的红黑榜里,以色列铁定占据红榜的一席,通常还是榜首,他们把律法写在羊皮卷轴上代代相传,便可见一斑。
无论是在哪个城市,街头总是扎堆着这样堆满书籍的小店。
“你们读书真多,” 和Mayer 在路上,我重复了从媒体上看来的老生常谈,“听说以色列的人均阅读量世界第一。”
Mayer紧绷着嘴唇,翻了一下白眼。“第一?哈,我们根本消化不了那么多书。”
对赞美和客套,以色列人的免疫力很强。他们认为,外人的赞美说明他不了解他们,只能弹弹路人皆知的老调,聪明,勤奋,善于赚钱,有信仰,等等,这份榜单还在一步步拉长。而我也从没有想到过,新书太多,大众读不过来,居然还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特拉维夫的发展始于19世纪80年代,最初仅仅是雅法城外的一个犹太居民区。当时,一批犹太裔人士不愿居住雅法市内昂贵的阿拉伯社区,而在雅法的北郊,现在特拉维夫南部的Neve Tzedek兴建住宅。
时至今日,Neve Tzedek已经演变成众多独立设计店铺和餐厅、酒吧、咖啡厅的集合地,安静,绿树成荫。
特拉维夫的海岸边,与这对驾着破旧小卡旅行的情侣坐了一下午。
秋日的地中海阳光,从酷晒到落日,海风吹起晾晒的衣物,便是旅行生活的仪式。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穷游网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