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在苍南大山深处还未被开垦的处女地,碗窑村竟又是一个世外桃源

旅行者的季忆
瓷器对我有一种神奇的魅力,无论是缸、坛、盆、罐,还是杯、盏、碟、碗,似乎它们的光亮能折射出人性的心境,折射出人性的光辉,折射出诱人的世界来,即使所见的不是瓷,是陶,对此也十分欢喜。
这次去苍南,就去了制作瓷器的碗窑村。碗窑村位于苍南县玉龙湖河谷中上游,桥墩水库尽头。建于明洪武年间,融民居、古陶瓷生产线、古庙古戏台于一体的碗窑古村落是清代浙南地区烧制民用青花瓷的主要基地,至今村民仍完整保留着300余间清初样式的古建筑。古村因其保护完整,以及独特的村庄结构,村民自给自足的生活方式,被人们誉为“活生生的历史博物馆”。
我们沿着公路盘曲而上,公路两旁的树木苍翠浓密,有高大挺拔的竹子,枝繁叶茂的杨树,生机勃勃的杉树,还有直插云霄的万年松,树的枝干密密层层地交错在一起,把公路裹在绿荫之下,太阳透过树梢,漏下斑斑点点细碎的日影,公路显得更加幽静。
山路十八弯,我们渐渐靠近了以古村落著称的碗窑。远远地眺望,村落依山傍水,似一位羞花闭月、眉清目秀的少女掩藏在山间的绿树丛林中,隐隐约约可以看见树丛中露出房檐的一角和时不时冒出袅袅炊烟的烟囱。
村子背山面水,古色生香。未走近,远远地就看到,山路崎岖蜿蜒,屋宇错落有致,涧水潺潺湲湲,村子活像一幅油画展现在你面前。进入村子,古朴的建筑与石阶会引领着你前行。沿着蜿蜒的石阶行走,你会发现村子里很安静。石阶、木屋、小桥、流水、仙人掌、水车、戏台、作坊、吊脚楼,以及悠闲的人们和站在房顶瓦片间轻啼的公鸡,无不体现古村原汁原味的美。
房屋十分老旧,但是却又显得那么古色古香。石砖砌成的墙壁已经脱落得斑斑点点;鱼鳞一般的青灰色瓦片盖着屋顶,长满了绿茸茸的青苔。石头铺成的小路直通宽敞的院落,这里的一砖一瓦似乎都在诉说着历史的沧桑。
碗窑的美大多体现在建筑。村内的古民居多建于清末年间,现存有的300余间房屋皆为木结构,这些房屋均依山而建,不仅错落有致,且布局巧妙,迤迤逦逦,形成了别致的线条美。而且房子的周围还建有水渠,潺潺流水穿村而过,与古朴的建筑,悠悠古巷互相呼应,构成一幅典雅而恬静的农家风俗画卷,令人不停驻足流连。
龙窑是碗窑村标致性的建筑,也是村内仅存的一条窑,同时也是浙江省唯一一座保存完整的烧制青花瓷的一条窑。龙窑沿山坡而建,系砖土结构,全长约50米,宽约7米,因形状像一条长龙,俗称“龙窑”,由于碗窑依坡而筑,形成阶梯,也称“阶级窑”。
龙窑自下而上层层叠叠,共有13级,中间逐层隔断,仅在窑底设有空洞,让逐层相通、烟火相连。龙窑最低一级正面开拱形火门,自正面烧窑,各层级侧面分设有拱形火门,自侧门可以直接点火烧窑。因碗窑是清代浙南地区烧制民用青花瓷器的主要基地,乾隆年间碗窑制瓷业更是达到鼎盛时期,当时全村有龙窑18条,大小水碓500多座,作坊700多间,产品远销大江南北,年产值达8万银元。现村中仅存的龙窑建于清康熙年间,于近年才停止使用。
村落居中的古戏台,木构建筑,保存完好。戏台基高2米,面阔4米,通高8米余,四角立柱,平面呈方形,有后楼筑设。吊脚楼,它是架空的,悬挂在空中,仿佛一下子就会万马失蹄,千军扑地般坍塌下来,掀起滚滚尘土。但是经过千万年的风风雨雨,它还是安然无恙。
碗窑村很小很安静,就连很多当地人都不知道这古村的存在,在群山环抱中拥有者几百年的历史,这里至今还保留着古村落形态,堪称人文景观一绝。
碗窑三折瀑也是最大的亮点,这是由三个瀑布组成一个整体的悬瀑,水源出于玉苍山脉,分三级泻下。每级瀑布高40余米,均有碧潭承接,一层宽约5米,石壁外突,水流从上方泻下,与石壁相撞,水花四溅,下承圆潭约宽15米,二层略宽,石壁平整,水流泻下如白练,下有直径1米的圆柱深潭,三层宽6米,瀑布喷珠溅玉,瀑下有米筛潭。
三折瀑是村中最漂亮的自然景观,这一股水流源于玉苍山脉,分三级泄下,又有碧潭承接,组成了一个整体的悬瀑。其中第二折落差最大,走到半山腰的观瀑亭俯瞰,跌落的水流尤为壮观。
栈道顶端是一条汀步,后面是通往古村的水渠游步道,总长约1.5公里。木质步道缠绕在半山腰上,脚边一路有潺潺水流相伴。放眼望去,是山水环抱中的碗窑古村,画面宁静美好。
龙潭峡“瀑布”,“轰鸣”的水声,心绪刹那间兴奋起来。叮咚山泉环绕着每户人家的庭前屋后,山泉清澈,即使在深秋,还是郁郁葱葱的山林。
一挂银色水帘,在山涧凌空滑落, 还有多少地方的水,能够像苍南那么的清澈。
交通:在苍南动车站坐18路至灵溪车站(2元,打车15元左右),坐灵溪-桥墩镇的车(5元),再在桥墩镇转去莒溪的车(5元),在碗窑下即是。以上车次都比较频繁,转车算得上方便。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旅行者的季忆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荷兰旅游会议促进局北京代表处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