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无故事,福建霞浦初印象

左左xians
四月踏青(一)
福建。霞浦
 一直有一个改不了的习惯,不管到了什么地方,总是喜欢和自己的家乡做比较。远方再美再如画,也是抵不过家乡的那一份不舍的。
 霞浦是一座海边小城,依山傍海,一定程度上意味着落后、闭塞,另一半也是自然的恩赐,也才有了机会保留最原始的那一份纯真与质朴。那里的人不会唤你为“帅哥、美女”,他们亲切的叫你,小妹、小弟,倍增了对这座城市的好感。
来这里的人几乎都是来追寻太阳 的足迹的,晨起看日出,傍晚赶日落,便是旅途中最值得期待的了。天还没亮,跟着当地的渔民来到山上,已经有很多人架好了各式各样的器材,就等那几分钟的光彩了。时间慢慢逼近,太阳懒洋洋的开始探出头,大片的滩涂像是一大块的油彩倒了上去,慢慢晕染开来。直到太阳完全升起,海水里闪闪发光,很想下去捡星星。
在到来之前,朋友说,网上的照片都是不真实的,你到了只会看到一片一片的淤泥罢了。然而,真是足够美的淤泥,不能收在相机盒子里的美。
  日出之后,时辰尚早,便可选择去别处走走,随处可见的青山、绿水、竹筏、岩石、大榕树在霞浦的杨家溪摆弄着各自的风骚,像是在跟路人证明谁更古老,又互相配合,向世间展示什么叫做岁月静好。往往能够打动我们的只是那些最原始最自然的元素,而非人造的钢筋水泥。
  一颗古老的榕树,一把竹椅子,一杯茶,一本书或是一个朋友,就是一整天了。你来我往,带走了一些记忆,留下了好多故事,都藏在了大榕树里了。
  那里盛产枇杷,一路上一边走,一边唱,一边聊天聊地,一边摘着枇杷果,被酸的滋溜溜的,却还想吃。因为天气很好,所以来到网红大榕树下的时候,第一次惊讶于网络竟也能如此的写实。
  当地的村落,大都有着自己的特别之处,但相同的市到处都是晾晒渔网和织补渔网的农妇,她们似乎对游客并不友好,尤其是年纪稍大些的,对路人带有很强的警惕感,在我拿着相机拍他们的时候,看着我的眼神充满了不解与烦躁。那里的人都是信仰妈祖的,到处可见这一信仰的虔诚。因为靠近台湾,所以当地人的口音有些嗲嗲的,途中遇到一对双胞胎姐妹,不怕生的浓浓的台湾腔的向我们介绍,谁是姐姐谁是妹妹。
  很多村落,若你要走进去,说要走很长的山路的。 山里的生活,遍地的资源,来自山里人的天性,他们永远比我知道如何和自然、动物、草木相处。他们更知道太阳、月亮、云雾的话语,每一棵树都像一本书,她抚摸树干就能和土壤深处的根心灵相通。每一个生命都有该被尊重的灵魂。我问当地的山里人,当年没有铺上水泥路的时候,上下山都要徒步走过那么多的坎坎坷坷,是不是很痛苦,然而这样费功夫也费体力的事情,在他口中却充满爱,这是生活中的小事。
于是,我总算理解为什么他们常招自然灾害,却总有居民不管如何也不远离开山上的家,那不仅是家,也是他们的世界。我以平地都市生活的角度,当然无法理解祖先传承下来,山里就地取材的生存方式是如何的无可取代。好似一个对静默和思索从不感兴趣的人,当然无法理解诗人随处可得的灵感。也才明白平地美轮美奂的永久屋,为何管不住古老奔放的心。
  随后你要做的,就是坐在沙滩上,吹着海风,哼着小曲儿,看一看身边的人,等着日落西山了。
   自然天成,是这座小城不遗余力在诠释的四个字。这里的天空那么蓝,所有的色彩,无论怎么搭配都成立。
其实,比景色更吸引人的,是赶赴的途中,一份期待的心情,途径的风光与人文。在霞浦穿行,就像是从山前到山背后去,再到另一座山的前面去,而海水在山与山之间串流,到处是晾晒的海带和停泊的渔船,有一种天长地久的想法,仿佛只有时间会流逝,其他的都不会变。而时常进入眼帘的劳作的渔民,像是在告诉你,这是另一种生活,不同于我们的他们的生活。渔人不怕孤独,他们总是一个人,压低帽檐,没有了面孔。
  习惯了大城市的喧闹,能在小长假寻得这样一处静谧去走一走,沉一沉心,着实是一场不可辜负的旅程。也只有真真切切的去感受一下山里人的生活,才会明白很多时候,明明可以把生活过成诗,却堆积了辛酸,才会更加珍惜我们平地里的生活。
 “在旅行中,少不了风吹雨打,然后倦飞知还,觉得'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这样便可以把那不可容忍的家便成为暂时可以容忍的了。下次忍耐不住的时候,再出去旅行一次。如此的折腾几回,这一生就差不多了。”——梁实秋《旅行》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左左xians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