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寮邦老挝】

杨舒涵-YOUNG
上图摄于老挝万象某寺庙
本篇游记中所有文字图片均属原创 转载请注明署名及出处  
我的新浪微博 :杨舒涵-YOUNG
首先,想看纯攻略型游记的可以直接用鼠标点击右上角的红叉了,向来都不会写什么攻略,只是单纯的记录自己的旅途,因为老挝不是我的最终目的地,只是路过,所以写的可能有些片面,图片有限,凑合看,没有万荣,因为不想去,也没有琅勃拉邦的布施,因为琅邦的布施以被扛着长枪短炮的游客包围,也没有小文艺和小清新,因为我不好那口。主要的图片还是当地最真实的角落和当地的人,希望我用心的记录能让你了解一个真实的掸邦老挝。
游记中大部分的照片都是尼康单反拍摄  少部分照片为国产手机拍摄
                                          
       四十多个小时的长途火车已然破了我的个人记录了,火车上的时间漫长而枯燥,在看完了两本手机中的电子书之后我终于忍受不了无所事事弹起了我的吉他,一直到下火车之前,我都抱着我的吉他跟我对面的六岁小女孩唱她老师教他的学前班儿歌来着。抵达昆明已是第三天的下午三点一刻,走出出站口,深呼一口气,觉得自己满血复活了。       在昆明等待了两天之后我拿到了老挝签证和泰国签证,可是从昆明直达琅勃拉邦的大巴票已经售罄,要想直达只能等着座三天后的大巴,于是决定先前往西双版纳,然后在版纳坐班车到磨憨口岸自己过关,先入境老挝之后再说。
                                            
       坐了八个小时的大巴,终于在晚上六点到了版纳,出站后查了下地图,决定步行去之前预定好的青年旅舍,于是,在西双版纳这座热带城市的大马路上又多了一个背着旅行包看着地图四处张望的年轻人。
西双版纳的夜晚没那么喧哗和车水马龙,即使是市中心的商业区。路边的人们聊天都轻声细语,温柔的有如波澜不惊的澜沧江。西双版纳的夜晚给我的感觉像极了东南亚的某个小镇,表面喧闹的背后是它独有的优雅与宁静。
       坐了一天的车也没吃东西,早已饥肠辘辘,又背着小五十斤的背包一路走到青旅,觉得自己就像打了蔫儿的茄子,瘪得不行。换上了我钟爱的大裤衩和人字拖匆匆下楼吃了些东西就回去休息了。旅途就是这样,有时很累,但心甘情愿,因为喜欢。
       还没来得及细细的感受一下这座美丽的南国滇城就要坐车前往老挝了。
       因为从西双版纳直达老挝琅勃拉邦的车票非常紧俏,所以我打算分段走,先到磨憨,自己过关,之后在到老挝的琅南塔住一夜,次日再去琅勃拉邦。
       西双版纳去关口磨憨的中巴与我想象中的差不多,就像从西江千户苗寨去从江县城的班车一样破旧,灰突突的玻璃上贴着已经泛黄的磨憨黑体字,原本白色的座椅套早已变成了泛着油光的黑灰色,座位上的人横七竖八得干着自己的事儿,过道也被行李堆满,我只好抱着吉他蜷着腿,尽量避免磕碰到琴。就在我一点点习惯这台车的颠簸频率和隆隆作响的发动机时,收到妈妈一条微信: 注意安全。
座这种大巴陆路出境,如果路上的景色没那么美,坐车的人就很容易犯困。昏昏欲睡的感觉会让人觉得十分疲惫,一车的人仿佛都瞬间昏睡了过去,沉沉的。
       下午三点到达边境海关盖过境章的时候,老挝边检向我索贿未遂,于是让我重新又填了一个入境表,填好了之后又迟迟不给我盖入境章,浪费了我二十分钟。真恶心。
                                              
 先上几张图片吧 
南康河中洗澡的老挝小女孩
乡下的木柴堆 
南康河边洗澡的老挝人 
木桥的桥墩都是用结实的木条捆成空心的圆柱 然后中间放上大大的石块儿  感觉好原始 
南康河边的日落
我用沙子做的LAO beer 
河边玩沙子的孩子们
孤独的小女孩儿 
吃了这个  也不知道叫什么  用生菜叶卷的糯米和肉末 有点甜的  可以蘸酱  味道不错
肉酱拌凉粉
炒粉 
烤的肉丸 
LP上推荐的guesthouse家的老板娘和她的小孙子 
                                       
       从琅南塔到琅勃拉邦有二百五十公里的山路,路况极差,昆明到琅勃拉邦的大巴也是走这条路。说实话以前我还没走过这样差的路况。以前对老挝的路况差早有耳闻,但今天才真正的领略到有多差,我座的是十一人座的那种巴士,在老挝这样的路上,以每小时20公里左右的速度前行车还被颠的坏了两次,一次把底盘颠坏了,一次把车上的备胎颠掉了,修车就耽误了半天,再有两个小时就到达琅勃拉邦的时候司机又停下来休息了半个多小时,晚上抵达琅勃拉邦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按照LP的推荐,在湄公河边的小巷子里找到一家guesthouse,迅速入住,趁时间还早,去琅勃拉邦的夜市转转。
       我对淘宝始终是抱着一个热切的心的。首先我承认我是想通过淘宝赚取旅费,但是也不完全是这样,从事淘宝是因为它能把我和我喜欢的旅行紧密的联系起来,而且还可以到处拍照,虽然四处搜罗宝贝的过程异常艰辛,有时候也会一无所获,可不就是因为喜欢才这样么。
       我之前在网上看过很多有关琅勃拉邦的游记,对琅勃拉邦的夜市也充满了好奇心。但琅勃拉邦的夜市其实没有那么好,我说的没那么好指的是这个夜市里卖的货品的档次,价格,质量没那么好,性价比也不高,虽然这个夜市的长度有几百米,但不得不承认,琅勃拉邦的夜市是我逛过东南亚的几个夜市里东西最贵,档次最低,最没有性价比的夜市,虽然也有好东西,但是实在是太少了,寥寥无几。来之前还想着在这里淘些不错的宝贝,但走了一圈之后发现无从下手,不过正好钱包省了。
       我住的青年旅舍位于湄公河边,是个独立的三层的木质小阁楼,这个地段的房价都很贵,也是西方人聚集的区域。旅舍房间很简单,两张床,一个床头柜,一把椅子,一个独立卫生间,但是很干净,能隐约闻到一股清洗过后的清新味道。这家旅舍每天都有免费的香蕉咖啡 和无线网络,老板人也很nice,所以感觉还不错。
天还没完全黑  摆摊的老挝人们都已经把货铺好了
五颜六色的盘子 
都是一些原始的手工制品
各种老挝裙  很受西方背包客的欢迎 
小花伞 
都是银子 
手工画  挂饰
                                  
       老挝是佛教国家,与人向善,我始终相信有着宗教信仰的国家都不会差到哪去,老挝就是这样。佛教世世代代的影响着老挝人的生活,老挝人见佛必拜,琅勃拉邦城里大大小小的寺庙不计其数,僧人众多,最有名气的就是人尽皆知的香通寺了。老挝的寺庙不像泰国的寺庙那般富丽堂皇让人不敢亲近,这里的寺庙就像当地人的家一样,小小隐于市,若你不仔细寻找就很难发觉它的存在。抛开琅勃拉邦的物价,生活水准不谈,这里的原始和质朴非常的吸引人,虽然这里没有什么世界级的文化遗产,也没有晶莹剔透的海水,但这里的人们更友善,心态也没那么心浮气躁,如果把中国比作一个尔虞我诈的中年男人,那么老挝就是一个看透世事解甲归田有着大智慧的老者。
       老挝人的生活节奏很慢很慢,慢到让你无奈。老挝人的慢体现在生活的各种细节上:很多店铺下午很早就关门了,经常会休息,有时你想花钱都花不出去。去买个三明治,眼看着卖主亲手给你做,得等上个十几二十分钟,或许还会忘了找给你钱。说是几点发车的大巴晚点发车是在正常不过的事儿了…… 就是这种骨子里透出来的慢性子让人感觉老挝人做事有条不紊,哪怕再急的事情到了他们这就不算事儿了。
       背着相机在琅勃拉邦的市区来来回回的逛了几圈,发现当年法国人遗留下来的痕迹随处可见,街道两旁大大小小的房子无不充满了浓浓的法式风情。大街小巷随处都能看到西方的背包客和中老年游客,我想这其中一定有很多的法国人,自己祖国殖民过的国家一定要去看看。和越南一样,琅勃拉邦曾是法国殖民地,法国人爱喝咖啡,所以这里的咖啡厅很多,法国的背包客很多,所以这里有很多卖法棍的路边摊,法国人很浪漫,所以这里很小资,法国人爱享受,所以这里有很多高级餐厅和度假酒店,琅勃拉邦根深蒂固的当地文化与小资的法国文化相互交织在一起,形成了琅勃拉邦这个文化色彩鲜明的老挝北方重镇。
寺中的小僧侣
看这装饰 明显和泰国的寺庙不同 
老挝的寺庙不像泰国的寺庙那般游客众多  反而特别的清净  清净的连个人影都没有 
好不容易看见个人  还是跑到庙里睡觉的一个TUTU司机...... 
遍地都是这种漂亮的甲壳虫 
有点像清迈的双龙寺 
老挝有很多中国人在这里做生意 
寺庙门口的纪念品  
忘了是什么庙了  
彼佛国土 常作天乐 黄金为地 昼夜六时 雨天曼陀罗华 其土众生 常以清旦 各以衣绒盛众华妙 供养他方十万亿佛 即以食时 还到本国 饭食经行 舍利佛 极乐国土 成就如是功德庄严
                                                                                                         —— 《佛说阿弥陀经》 
不败金身
我发现老挝寺庙的门上的雕刻特别精细  门上的雕刻也很普遍 大大小小的寺庙都有 而泰国的寺庙反而忽略了这点
都是这种敞篷吉普啊  真心开出去兜几圈
当地的一所小学
沿着南康河往回走
河中捕鱼的人们
老挝的桥看起来都是这样不堪一击 但是走上去却感觉很扎实
残垣断壁
做花盆的工匠
这样的自行车真的很漂亮啊  挎斗自行车  第一次见
如果寺庙的大门都是这样的  那是不是每所庙都要进去逛逛
       逛完了城里大大小小的寺庙和夜市,背着相机爬上浦西山看一场美美的日落。在各种驴友的游记里提到的浦西山确实矮了点,海拔才一百米,不过这一点都不影响日落的观赏性,琅勃拉邦的日落确实很美,我一点都没夸大其词,火球一样的太阳颜色一点点由黄变红,天空也由蓝色一点点的变成紫色,光线越来越暗,夕阳已经落在了山头,一点点的被山头吞噬,一幅美丽的日落剪影立刻呈现在我的眼前。
       浦西山的日落真美。
爬上浦西山等待日落
飞机从天空飞过
站在浦西山上鸟瞰琅勃拉邦
日落开始了 
像小时候动画片里的花仙子一样  等待日落的人越来越多 她却旁若无人安静的画着自己的画 
虽然我不知道她画的是什么 
                            
       来到老挝,就不能不提老挝的布施。布施,一个和老挝息息相关的词语,琅勃拉邦每天清晨都会上演的宗教仪式,他也是老挝僧侣们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布施的时间是每天早上,春夏秋冬四季交替每个时节的时间都不同。早上晨雾刚刚散去,老挝的善男信女们已经跪坐在了寺庙周围的路边,僧侣们赤脚列队缓缓走来,布施的人们将饭团,食物陆续的放入僧侣手中的钵里,僧侣每日清晨的布施所得就是每天的食物。这样的布施,琅勃拉邦已经传承了数百年,老挝人以这种方式延续着他们对佛教的虔诚信念。施舍与被施舍都是一种修行,而现在老挝的布施有了许多游客的加入,大多数游客出于对布施的好奇,而亵渎了这份佛教的神圣,临时买来的食物没有任何虔诚和尊重可言,而大批看热闹的游客拿着单反相机不停的对化缘的僧侣拼命按快门,更有甚者开着闪光灯闪的化缘的僧侣睁不开眼,看到这种情景除了气愤真的是无能为力。
       其实我们每个人在生活中都可以布施,就像我前面说的,施舍与被施舍都是一种修行,若是每个人都想着索取,不去给予,那么我们就会继续这样冷漠下去,在我们遇到麻烦抱怨世态炎凉人心冷漠的时候,是不是也改反思一下自己是怎么做的呢?
       说到布施,我想起了很久以前我二姨给我发过的一条短信:“施舍恰似井中泉,早朝打来暮去填,待等三朝不去打,井水何曾满出边。”这几行字送给大家,共勉。
       琅勃拉邦,一个寮国古都,却被深深的印上了法国烙印,这种殖民文化已经深深的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老挝人。
街边店卖的毛笔 
走到了琅勃拉邦的一所小学 
和小朋友玩了一会儿  他用我的手机完成了他人生中第一张自拍 
老挝的小妞妞 
你嫁人了我就不能喜欢你了? 有守门员还不让人射门了? 
球进了  哭~ 
每次出来走都养成习惯了 见到好看的车或者摩托就会拍下来 
琅勃拉邦不知名的寺庙 
看书的僧侣 
寺庙里的龙舟是每年老挝的春节和龙舟节用的 
学习的小和尚们  老挝的僧人们学习全靠自觉 不像泰国的僧侣有很多课程
西方妞儿在教小和尚们英文 
晒饭团 
寺庙中的莲花
老挝是一个寺庙时候都觉得没有人的地方 
不知名的花结出的果实 
门内是佛陀 门外是鲜花 门内是清净 门外是诱惑 
门上的雕刻十分精致 
       香通寺是琅勃拉邦最著名最宏伟最漂亮的寺庙,一座寺院浓缩了琅勃拉邦古老的寺庙建筑风格,香通寺是王室私有资产,由塞塔提拉(Setthathirat)国王于1560年建造, 1975年被革命。与皇宫一样,香通寺也选址在湄公河畔。其中的大殿代表了经典的琅勃拉邦寺庙建筑风格,寺庙主体建筑后墙上镶嵌着壮观的生命之树图案。在殿内,装饰华美的木柱支撑着覆有法轮的房顶。 
大殿内圆柱上的漆画  
       香通寺1887遭到到破坏,1928年在西萨旺冯王的干预下,得到了修复。寺院外面后墙镶嵌着生命之树,香通寺中的佛像身上体现着老挝的特点,如卷至脚踝的长袍,手支撑着头,姿势优美。以前,香通寺是举行最高仪式的地方,它离普西山王宫不足1公里。寺庙、王宫,唇齿相依,国王的婚礼葬礼在寺庙里举行,高僧的法事到王宫里去办。可见16世纪以后,佛教与老挝的王国统治已经难分难解了。在建筑群的东门附近还有一幢王室的葬仪礼堂。里面陈列着一辆豪华的12米高的出殡仪仗马车和王室成员的骨灰坛,礼堂外立面的嵌板上雕刻着史诗《罗摩衍那》中的场面。 
走出香通寺  沿着南康河往回走 
岸边的小和尚们 
命由己造 相由心生 世间万物皆是化相  小和尚也有喜怒无常
他们玩水去了 
毕竟还是孩子  孩子都爱玩耍 跳水吧 
他们很开心
全都是这样的小皮卡吉普 
看来老挝也已经受到中国三鹿的影响了  一则推广母乳喂养的广告
                                 
       琅勃拉邦的物价在东南亚国家里算是很高的,特别是服务行业。比如我刚到琅勃拉邦的时候想去郊外乡下看看山水,看看溶洞之类的,但问了几家租摩托车和自行车的旅行社,价格都不是一般的贵,同样的排量125cc的小踏板,在泰国只要一百五十泰铢一天,合人民币三十元左右,但是在琅勃拉邦,要150000老挝币,合人民币120块钱左右,自行车要差不多70人民币一天。平时吃个饭要二三十块钱人民币,坐个tutu车司机张口就是二三十人民币。虽然琅勃拉邦的物价很高,但来这里玩的西方人依然络绎不绝,我觉得琅勃拉邦一定有它独特的魅力所在,否则这么高的物价一定会吓跑那些成群结队的背包客。        我觉得之所以那么多的西方人喜欢这里,首先是因为老挝的原始和淳朴,老挝人慢悠悠的生活节奏和随性散漫的性格,再加上这里有很多浑然天成的自然美景和各种各样的户外活动,才会吸引一批又一批的外国游客来此游玩。        来老挝一定要体验一下户外运动的刺激,无处不在的旅行社 酒店旅舍随便哪里都可以预定参加当地的户外活动的旅行团,乡下郊外的山山水水很多,你可以去小溪里抓鱼,也可以骑着自行车在田野里穿梭,还可以坐着皮划艇在湍急的水流中倾泻而下,也可以钻进清凉的溶洞中避暑,总之,老挝是户外人的天堂,如果你特别喜欢户外,那这里一定是你的不二选择。        在琅勃拉邦的最后一天,睡到自然醒,拖拖拉拉的收拾好了行李,冲上一杯旅舍的免费咖啡,座在大厅里一边吃香蕉一边上网,陆陆续续得更新了在琅勃拉邦的旅行日志,继续修着照片,心想着在晚上夜市的时候出去摆摊,看看人生中第一次摆摊能不能赚到点旅费。转眼已到傍晚时分,我带着从家里拿出来的一兜宝贝走向琅勃拉邦的夜市。转了一圈也没发现可摆摊得空地,因为在夜市卖货的老挝人都把好的地方全占用了,正在郁闷没有摆摊地方的时候,发现前面十字路口拐进去有一片小空地,也就七八平米,其实也不用太大,我的货也没那么多,只要三五平米就够了,只是这个地方不是夜市的主街,客流量相对要少一些,不过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毕竟有地方就比没地方强,好歹先把宝贝铺上,说不定有那个游客慧眼识珠就全部包圆了。        铺货摆货不光是技术活,还是个体力活,考虑到怎样摆货更吸引游客的同时还要考虑到怎样搭配穿插着摆让宝贝显得更多更丰富。待我把所有宝贝全铺完腿已经酸的不行,直都直不起来了。我把手机音量调到最大,放上谢天笑的《风是外衣》,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就等着买家上钩了。        事实证明我是个理想主义者。摆了近三个小时的摊,有七个西方年轻女性驻足停留观赏了一会儿,四个西方中老年女性问了价格摇了摇头,两个雷鬼爱好者问了我的牙买加手绳多少钱之后指着我放音乐的手机说了句“good music”,三个中国的中年男人停下来问了价格接着开始吹起了牛逼,还有一个夜市管理人员过来收了2000kip的摊位费用,合人民币一元六角钱,除此之外,我的宝贝们就再无人问津了。第一次摆摊不仅一分钱没挣着还搭了两千老挝币,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们不买只能证明他们不识货,第一次摆摊没有开张,以失败告终,出师不利,不过旅途还长着呢,到了泰国继续摆起来。
我人生中的第一次摆摊   线上线下同步卖货 哈哈
       在琅勃拉邦已经三天了,这里的寺庙,景点并没有让我觉得有多流连忘返,让我印象深刻的反而是这里的人们那种骨子里散发出来的缓慢。晚上就要离开这里,这个读出来需要上下嘴唇触碰两次的老挝北方城市我想我要想念它一阵子了,接下来我要前往老挝的首都——万象。
                                   
       离开琅勃拉邦的时候天色已暗,我选择了座夜班的卧铺大巴去万象,这样不仅可以省下一晚的住宿费,而且第二天早上到了万象洗了澡吃了饭就可以直接出去逛了。
       说到夜班巴士,我不得不吐槽一下国内的大巴。国内的大巴无论是座位的还是卧铺的,无论是硬件设施还是人为服务都跟国外的大巴无法相提并论。首先国外的大巴硬件设施相当完善,座位或铺位足够宽敞,上车拖鞋,行车餐,矿泉水,毛毯,塑料袋一应俱全,车内的地上都是软软的毛毯,车体装行李的空间也很大。国内的就不行了,座位连腿都伸不开,有的甚至要蜷着腿,若是卧铺车铺位会特别的窄,窄到翻个身都要注意不要掉下去。再说人为服务,国外的夜班巴士没有售票员,只有司机一人,行李帮你搬,票帮你确认座位,有什么问题只管找司机解决,始终微笑服务,而且最主要的是车内的旅客素质都很高,在国外坐巴士永远都听不到大声喧哗,往地上随便嗑瓜子皮,垃圾随处扔,没有放屁没有脚臭。而国内呢,我说的这些问题几乎全都存在,而且有时候你好心提了意见反而会遭到司机或售票员的白眼。什么叫差距,呵呵,这就叫差距。
       我座得这个大巴就像我刚说得,硬件软件都不错,车开的也很平稳,即使是在老挝崎岖不平的路上,也感觉不到任何颠簸。大巴缓缓驶入远处的黑暗中,车里的声音渐渐变小,明晃晃的灯光也由黄变蓝暗了下来,大家都陆续的休息了,空调冷气给的很足,盖上毛毯,很快便睡了过去。
       到达万象客运站的时候天还没亮,车窗外一片漆黑,看了眼手机,才凌晨五点不到,睡眼朦胧得下了车,取了行李,和同车抵达万象的西方老外一起拼车前往市区的湄公河边。我下车的地点属于城区里离河边最近的背包客聚集地,这里有很多旅馆餐厅 超市和旅行社。
       清晨五点这个时间,旅行社超市旅舍还都没有开门,天也还没亮,万象城内街道空无一人,路边趴着熟睡的流浪狗和流浪猫。远处布施的僧侣已经沿着街道开始化缘。看到万象的布施,我立刻想起了琅勃拉邦的布施。万象的布施没有丝毫的商业味道,非常的纯粹,没有游客上前去拍照,都是站在远处静静地看,生怕打扰了僧侣们虔诚的布施。而僧侣们在收到信众们的供养之后也会停下念经,为供养者们送去佛祖的庇佑。
       找到LP上推荐的旅馆,但大门紧闭,显然是还没开门,看了眼手机,才五点半不到,此时我已经困得哈欠连天,可是没办法,以老挝人这种慢悠悠的性格,等旅馆开门至少要等到八九点以后了,恰巧旅馆门口有石桌石凳,那就现在这里趴一会儿,等旅馆开门吧。在琅勃拉邦还没感觉到蚊子肆虐,可就刚到万象睡了这几分钟,我就差点被万象的蚊子吞了。
       在与万象的蚊子斗争了许久之后,天终于亮了,七点半左右,城里的大小商店开始陆续的开门了,我等的guesthouse也开门了,迅速入住,冲澡,收拾东西,然后带上相机出门,开始我的万象一日游。
                                            
       我住的旅社周围就有好些寺庙,万象城里的寺庙也是多的不计其数。万象的寺庙比琅勃拉邦的寺庙比起来更宏伟也更典雅,显然是受到了泰国寺庙建筑风格的影响,进入寺庙后会让人不由自主的肃然起敬。
       万象市区内可游览的也是最有名气的两个地方就是塔銮和凯旋门了,好在这两个地方相聚不是很远,于是我打算步行前往这两个久负盛名的万象标志性建筑,一睹它们芳容。
       在三十几度的烈日下步行真的是一件考验意志力与耐力的一件事。从旅馆走到凯旋门花了三十多分钟,真的是太热了。
       老挝万象的凯旋门和法国的凯旋门如出一辙,地处万象市中心总理府附近,与主席府隔街相望。万象凯旋门始建于1960年,耗时九年基本完工。早年法国入侵老挝后为了炫耀胜利,按照当时法国凯旋门的外形和建筑风格在这里修建了一座袖珍的凯旋门,但在凯旋门还未修建完成的时候,法国人就因奠边府战役战败落荒而逃,留下了一地的残垣断壁。后来老挝宣布独立后把当时还未修建完成的凯旋门按照老挝的建筑风格进行了改建。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中国政府斥资1000万人民币帮助老挝政府援建凯旋门,重新修缮了凯旋门和广场 ,使它成为了万象市中心的开放式公园,而凯旋门也见证着中老两国的友谊。
       万象凯旋门对于老挝人还有着特殊的历史意义和纪念意义。凯旋门原本是为纪念战争中的牺牲的人们,1975年老挝宣布独立全国解放时,万象的老挝人欢庆全国胜利解放的游行队伍从凯旋门通过,为了纪念这一历史性的时刻,因而将其称为凯旋门。
       万象的凯旋门和巴黎的凯旋门有很多相似之处,只是万象凯旋门最顶端似乎能看到很多老挝庙宇的风影子,顶部很尖,而正门的拱形顶端是精美的雕花图案,门顶是三座三角柱体的塔,拱廊及塔顶都有神像、灯座、神话故事等传统浮雕,两边种了棕榈树,前面就是大广场和一个圆形的喷水池,水面上正好是凯旋门的倒影。在广场中央有一块赤色底座,黑色大理石铺面的卧碑,上面镌刻着老中英三种文字:“中国政府和人民赠送给老挝政府和人民的礼物”。
       尽管凯旋门留下了被岁月冲刷的痕迹,那些被侵略的耻辱和沉重,也一点点随着时间流入岁月的长河,但它的历史一直都在,而我也只是一个渺小的背包客,一个路人,仅此而已。
       一步步走完凯旋门一百五十多级楼梯,站在高处向远望去,一边是总统府,另一边是总理府。到处绿树红屋,恬静而平淡,最高层原本不许拍照,但游客们似乎并不理会不许拍照的规定,不停的拍,好像要拍出凯旋门的灵魂一样。
如果凯旋门是一个人,那么你拍的绝不会是一个哀怨的人,它从不流泪,也无视孤独,有阳光时,它仍然会接受温暖,就像那倔强的向阳花。
       离开凯旋门时已近黄昏,也该回旅馆了,喧囂过后,它需要的是宁静。
老挝版AE86 
终于到了 
精致的弧顶 
一对儿花甲背包客 
                                      
       在老挝的旅程中,万象是很值得好好停留一下的。因为它是老挝的首都。      万象还有一个特别沁人心脾的名字,叫月亮城,记得13年9月我在泰国去了东南部的尖竹汶府,而尖竹汶也同样被誉为月亮之城。月亮城是个很好听的地名,但对于老挝万象,这个月亮城的文化我却一无所知,有的只是LP上简短的介绍。说起万象是老挝的首都,都觉得不可思议,不要说它是个国家的首都,就连大城市的感觉都没有,和国内的三线四线城市差不多,最高的楼只有四层,甚至都没有街上的椰树高,放眼望去,看得到远方的农田,城市中没有公交车,出租车很少,最多的是私家车 和TUTU车还有摩托。     记得很久以前曾看见过某本旅游杂志上写着:“到老挝听听宁静的声音”,当时我没有理解这句话的意思,而当我真正踏入这个国家,我才明白,原来到老挝寻找宁静,真的不是奢求。这个地方节奏缓慢,平和安详,外面的世界不管如何轰轰烈烈,都与它无关。就像一只手表,不紧不慢的按照自己的速度舒缓着自己的脉搏。无论你有多么浮躁,都会被它的气定神闲抚平。   如果说琅勃拉邦的标志性建筑是香通寺,那么万象的标志性建筑就是塔銮。塔,梵文中称浮图,原来是收藏佛教、佛骨、僧人遗体的高耸建筑物。中国有句古话: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图。其实就是指造塔。銮,意为大或者是皇家。所以塔銮就是指皇家大塔。        塔銮是老挝最著名的佛塔,没有之一。塔銮的始建年代说法不一。可能建于3世纪,下藏佛祖舍利。16世纪,澜沧王国的塞塔提拉国王定都万象后,此塔遂在老挝历史确立了具有象征意义的重要位置。直至今日,每年佛历12月举行的塔銮节仍是老挝最为盛大的节日。不过由于老挝历史上不断被其他周边民族占领,塔銮也屡屡被毁坏和掠夺。1930年,法国殖民者对塔銮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后重建了这座建筑。     塔銮是老挝佛教的象征,塔銮塔身通体金色,在老挝的众多的佛塔中,塔銮堪称佛塔之最,老挝的国徽中也有它的缩影。塔銮是历代国王和高僧们存放骨灰之所,在封闭的中央塔里,传说埋着释枷牟尼的胸骨。       走近塔銮,静静的看着它,闭上双眼,风无意吹起,天上云朵变幻无常,微尘自由的在金色映照的光线里一点点沉淀下来,一切都是那么安详,这样的时刻,这样的画面,仿佛似曾相识,仿佛恍如隔世。
去往塔銮的路上
没想到还有这个电台 
当地某个学校包车带着孩子们来餐馆塔銮 
菩提树下 
卧佛 
下蛋公鸡公鸡中的战斗鸡偶也 
一个寺庙的冥想禅修的大厅 
万象的女同学 
释迦牟尼
这安静的一幕让我抓拍到
乾隆大藏经 
金光闪闪的塔銮 
       老挝,没有柬埔寨吴哥窟那种一笑倾城的美,也不像泰国那般五彩斑斓,但这里高山环绕,森林茂密,河水清澈,让人神情怡然。你可以去湄公河上漂流,可以坐在瀑布下发呆,可以在法式风格的小巷子里漫步,也可以捧着一杯浓浓的老挝咖啡微笑地对你见到的每个人说声Sabaidee。老挝这个国家,也许看起来没那么奢华,却能使人心绪平静。对于把一切利益放在第一位的中国人,老挝是个不错的去处。        在万象市区的湄公河边,有许多古老的寺庙,而且大都不收门票。有意思的是很多当地小学就坐落在寺庙里,孩子们从小就和僧人们朝夕相处在一起,佛教文化悄无声息的融入在孩子们的生活中,潜移默化的影响了孩子们的成长,孩子们从小就耳濡目染的学习了佛教的处事哲学,这也是老挝寺庙的一大特色。
孩子们镜头感很好 哈哈 可爱的很 
       走完了万象市区的大小寺庙,也看了大名鼎鼎的凯旋门和塔銮,我把下一个目的地定在了离万象约25公里的香昆寺——佛像公园。        第二天一早到租车的地方花了70,000租了台摩托,即刻启程前往佛像公园。我骑着摩托以每小时八十迈的速度直奔佛像公园,路两旁是绿油油的稻田和潺潺的湄公河。河边还有一座通往泰国的友谊大桥,每隔几公里就能看到金碧辉煌的寺庙。骑了好久,天气爆热,刮来的风犹如滚滚的热浪,仿佛呼吸都会让嗓子着火。就当我快要到达佛像公园时,路况开始变得坑坑洼洼,尘土飞扬,幸好我带了方巾,赶紧拿出来系在脸上。这段路的路况跟我之前去琅勃拉邦的那段路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我租的摩托是轻骑型的小踏板,减震效果很一般,所以不敢快开,不然屁股非颠成几半不可。在颠簸了近半个小时后,我终于到达了佛像公园。        佛像公园位于万象东南部湄公河畔,离万象市区大概二十多公里,是一个雕塑公园,也是万象最著名的旅游胜地之一,这里有很多宗教塑像,也称为香昆寺,意为“灵之城”。这个神奇的佛像公园是由班勒威•苏里拉(Bunleua Sulilat)大师于1958年所建,他把印度教和佛教融会贯通,并把他的思想寄托于佛像公园,因此该公园包括了湿婆(Shiva)、毗湿奴(Vishnu)、阿朱那(Arjuna)、观音、佛祖以及印度教或佛教里所有可以想象到的神灵形象。除了这些雕像,公园内还有一座奇妙的圆身层塔建筑,像一个巨大的南瓜,内部共有三层,从一层到三层分别代表着地狱、人间和天堂,而且每层墙壁上都有一些雕刻画像,象征着该层所代表的地方,最上层还有一座金佛坐镇意味着来到天堂。       1975年由于班勒威•苏里拉的反共产主义思想与当时的老挝左翼民族主义集团—巴特寮发生冲突,被迫从老挝逃到越南,并在越南廊开(Nong Khai)建立了一座雕刻公园,与佛像公园遥相呼应。相传 班勒威•苏里拉大师精通瑜伽,医术,绘画,艺术设计,佛教与印度教哲学,因此他将这些学术融汇贯通,创造了这座神秘的佛像公园。香昆寺--佛像公园内的雕塑都是用水泥混凝土制成的,当时这位奇怪的高僧请了一批从未雕塑佛像的工匠,在他的指导下,完成了整个公园里的佛像神像的雕刻和布局。        前来佛像公园参观的游人不多,诺大的公园里,零星的游人在这些古老的佛像雕塑间穿梭,犹如穿过一个个漫长的时空隧道,脚步惊起的是阵阵微尘,留下的却是灵魂与艺术的传承。        在佛像公园莫名的呆了一个下午,阳光渐渐的没那么毒辣了,走出公园发动摩托,准备骑回万象市区,去湄公河边吃个饭,看万象的日落。回去的路显然比来时要好走的多,就像小时候每天上学去学校的时候总是那么艰难,可放学却总是迫不及待。
先上几张路边的车
老挝的广场舞 
对面就是泰国了 
佛像公园
说个小插曲:从佛像公园回来的时候 没想到半路被老挝无良警察找茬拦下  非说我违规了 要开罚单给我  让我交100,000(人民币80)的罚款  我说没有老挝KIP  那警察说那人民币的话就一百块  我说我不要罚单 50块行不行  他说OK  我迅速的拿出钱包里的50元假币递了过去 然后迅速骑车离开了 回头想想  幸好钱包里备了张50 的假人民币  不然得被这些无良警察坑死  看来去国外正在钱包里备几张假钱很有必要啊
我租的摩托被老挝警察拦下
钱包里的50元假钞  是北京座出租车 司机找给我的 
就是把我的车扣在这里了 
老挝啤酒 
           万象的湄公河边有着无数的餐馆酒店和路边摊,各种各样的海鲜烧烤汤粉炒饭啤酒,到处都是吃饭和住宿的地方,如果觉得无聊,那还可以逛逛万象的夜市。吃完了喷香的海鲜炒饭,在夜市里闲逛,以12000老挝币(人民币9块6)的价格买了一副假的雷朋墨镜,之前那副在曼谷考山路买的雷朋还花了200泰铢(人民币40块),只可惜在沈阳滑雪时被摔坏了,这次在万象看到一副一摸一样的还这样便宜当然要果断拿下。        坐在湄公河边喝着清爽的老挝啤酒,河对面就是泰国的廊开。现在的万象正处于旱季,所以河里的水很有限,走下河堤,就可以在河道裸露的河床上散步。每到旱季,湄公河的大半个河床的浅滩便显露出来,中间仅剩下一条小小的溪流,卷起裤脚就可以涉水走到泰国。坐在湄公河边,安静的看着夕阳落下,河边烧烤摊上的炉火才刚刚旺起。        万象的日落很平静,就像老挝人一样,平静到让你感觉不到它的存在,让人后知后觉。若是你发了几秒钟的呆,回过神来发现它已经悄悄落下去大半。天空的鱼肚白慢慢变成暗红色,三三两两的老挝人在湄公河中的河床上散步,远处的孩子们在追逐嬉戏,万象的最后一晚,平静的让人忘乎所以。        因为之前在旅行社订了从泰国廊开到曼谷的夜班卧铺火车,所以第二天下午我就得离开万象,坐车前往泰老边境友谊桥过关,这样才能赶上晚上六点半的火车。        第二天下午,帮忙订票的旅行社的mini巴士把我送到了万象的一个小火车站,在火车站交了10000(8元人民币)的离境税,一个肤色黝黑长相酷似吴孟达的工作人员在我的护照上狠狠的盖上了一个深蓝色的戳——离境章。
万象开往泰国廊开府的火车上
廊开火车站 
上火车之前  它一直陪我来着 
         接下来我要前往曼谷办理印度签证,希望能一切顺利
         老挝,就此拜别了。
【完】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杨舒涵-YOUNG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荷兰旅游会议促进局北京代表处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