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仙山下陈家坞,欧阳家训世代恪守

觉非行记
梦寐江西未得归,谁怜萧飒鬓毛衰。
莓苔生壁图书室,风雨闭门桃李时。
得酒虽能陪笑语,老年其实厌追随。
明朝雨止花应在,又踏春泥向凤池。
——欧阳修《寄阁老刘舍人》
江西是欧阳修的故乡,欧阳修爱江西的风物,荐江西的贤士,却一直“未得归”故乡。或许,是为了弥补先人未能归故乡的遗憾,欧阳修的后人安居在江西各地,以自己的方式,铭记着家族的祖先。
葛仙山下的陈家坞,看似平常,却是欧阳修第35代后裔居住地。村里的欧阳宗祠,在风雨中屹立了400多年。村中欧阳后人的门前,都贴着欧阳家训,每日自省。
陈家坞并不是欧阳家族原始的安居地,800多年前,欧阳一族看中了葛仙山下的这一方山水,从庐陵将本族迁徙至此。因为带着欧阳宗谱,带着整个家族的记忆,知道自己从何而来,也便处处可为故乡,建起欧阳宗祠,就此落地生根。
经历了400年风雨的欧阳宗祠,旧时的威严已经日渐消磨,却依旧是整个家族的象征,欧阳宗亲时常会聚集在宗祠,缅怀共同的祖先。
宗祠正中央供奉着家族的祖先,正面墙上有一幅“大宋欧阳文忠公造像”,上方挂着“六一堂”的匾额。欧阳修号六一居士,即“藏书一万卷,集录三代以来金石遗文一千卷,有琴一张,有棋一局,常置酒一壶。……以吾一翁,老于此五物之间,是岂不为六一乎?”是以,欧阳后裔将家族的堂名称为“六一堂”。
宗祠里的两方天井,既采光又有聚财之意。天井下的青苔,在雨水的映射下,诉说着时光的记忆。
如今的宗祠,从严厉的父亲变成了慈爱的爷爷,也成为欧阳后人日常休息、交流的场所。来到欧阳宗祠前时,陈家坞正下着小雨,欧阳后人坐在宗祠前的醉翁亭中避雨纳凉。
宗祠在慢慢的老去,陈家坞却愈加的年轻,摇身一变,成了秀美乡村,绿林掩映、溪水环绕,阡陌纵横、鸡犬相闻,烟雨间,山水田园尽现。印象中破旧的农村房屋,早已经变成自然间最美的存在。村民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早已不是生存的无奈,俨然已经成为生活的诗意。
作为一代文豪的后人,陈家坞的欧阳氏早已写不出欧阳修那般惊世骇俗的文章,却将生活过成了他们先祖曾经最向往的样子,“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
“兄仁父义,父慈子孝;视叔如父,视侄如子;琴瑟静好,妯娌和谐;勤俭治家,公平处事;耕读为本,礼仪为门。”从欧阳宗谱中整理出的欧阳家训贴在了欧阳宗祠里,贴在了陈家坞家家户户的门前,更贴进了欧阳后人的心里,成为他们日常的行为的标准。
家之有谱,犹国之有史。欧阳宗谱,便是他们最深处的根。欧阳氏家族的家谱,传到宋代欧阳修时,他编写了《欧阳氏谱图》,这个族谱与苏洵所编的苏氏族谱,被称作欧、苏二体,是中国私家修谱的先例。它们修谱的体例,也成为后代家谱的基本定式。欧阳家族的后世,延续着欧阳修的编写,记载着欧阳家族的世系繁衍,直至今日。
或许,在陈家坞安居的欧阳后人不会每日翻看着泛黄的欧阳宗谱,却不会忘记自己的先祖;却会时刻铭记,自欧阳宗谱而来的欧阳家训。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觉非行记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荷兰旅游会议促进局北京代表处
相关游记
  • 程涵hh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