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在垦丁的海边死去

果饭TV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很好的人,但我只爱一个。爱了这个人,别的人再好,对我来说也是无足轻重。就像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海,但我只爱一片。爱上了垦丁,对我而言,这个世界上就只剩一片海了。
想去垦丁,是因为电影《海角七号》,也因为那首歌《国境之南》。我想去听听会说话的海和浪,想去看看那些被遗忘在海角的风和沙。
来到垦丁的那一天,雨下得很缠绵。垦丁是多雨的垦丁,我是知道的。我固执的要往大海里去,往风雨中的垦丁里去。晴天的垦丁,我是要见的,下雨的垦丁,我也是要见的。每一片海都有自己的姿态,我想知道下雨的垦丁和晴天的垦丁是什么样的姿态。
下雨的垦丁一点也不温柔。海岸边际,除了我,空无一人。我踩着湿湿绵绵的软沙,在沙滩上来来回回。风很大,把我的头发吹乱,一点也不美,我的头发乱飞,像个疯子。但垦丁的海边很美,下雨的垦丁很美。
晴天的垦丁有些灼热。太阳很大,但若是站在海边,海风迎面而来,便只有清爽与舒适。我租了辆摩托车,一个人沿着海边的公路,开往无尽的过往。我听见风在说话,海也在说话,还有浪。它们在我耳边呼啸,在我心里呢喃。
我走过那间写着“海角七号”的房子,我站在那,久久不说话。不知道我的眼神能不能替我传达那些话,那些藏在我心底很久很久,很想对那个人说的话。
那个人。他曾说,要带我去垦丁看海,要陪我走完沿海公路,要和我牵手直到太阳降到地平线之下。他说过很多很好听的话,就像垦丁的海声,一次次回荡在我心里。也像垦丁的海声,消失的无影无踪。
《国境之南》唱到最后,录下了《海角七号》的那段台词,那个女人说,她要走了,跟日本唱片公司回去。那个男人说,留下来,或者,我跟你走。最后,我听到海浪冲上岸的声音,那是垦丁的海和岸。
但是那个人,他没有叫我留下来,也没有说跟我走,他说,再见。我面对着垦丁的大海,我回了他一句,再也不见。
我的爱情,死在垦丁的海边,而我,在垦丁的海边重新活了过来。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果饭TV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荷兰旅游会议促进局北京代表处
相关游记
  • 琳时出发Travel-Lin
  • 到此一游
  • 全球旅游攻略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