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极岛,我喜欢你无所事事发呆的样子

行走印记
环岛公路蜿蜒曲折,不是所有的路都是开阔平缓的,有的是用石块砌起来的羊肠小道,偶尔会有一处老房子,落寞的出现在你面前。
每次跟别人介绍自己,“老家宁波的。”
别人总会点头赞叹,“好地方,那里靠海。”
其实我是一个相当可耻的人,因为我居然没有在家乡看过大海。
有时候我在想,为什么初恋时的女孩子,过了这么几十年,她当年的容颜越发清晰浮现。而在牵手的那些日子,我时常会忘记她长什么样。
或许和大海一样,她就在我的身边,心里说,“随时可以看啊。”
所以,生活在海边的那些岁月,我并没有那么急迫的想要去看大海。只是离故土越来越远,我才惶恐起来,原来想要去看一次她还真是挺不容易的。
去东极岛,我显得相当慌乱,仿佛去偷着幽会旧情人,手心里拽着汗,脑子里都是见面后苟合的一幕幕,思想自然也就变得幼稚起来。
这趟出行,我竟是忘带了相机。
你知道,这是不可饶恕的,我是自诩为旅行者的,还是特么牛逼,在旅游网站开辟多个专栏,在圈内小有知名度的一个“旅行家”。
在舟山的沈家门半升洞码头坐的客轮。码头乱糟糟的,兜售各类旅游纪念品的小贩,热情的如同此夏的炎炎烈日。
坐了两个半小时的船,从舷窗看着海水从灰一点点变蓝,越来越清澈,最后是明净的蓝。
那蓝色醉人心魄,让我怀想初恋女孩的脸庞,她微闭着眼,长长的睫毛抖动着,红润的唇调皮地往上翘起,脸上的潮红蒸发出少女的芬芳。
中午时分抵达庙子湖码头,船上听人说东福山岛才是东极岛最美的岛屿,来不及靠岸,去往东福山岛的轮渡已经起锚,直接一脚跨了过去,惹来“船姐”的一阵埋汰。
我不是一个会事先周详计划的人,只是听说东极岛很美,却不知她有大小28个岛屿和108个岩礁。
东福山岛并不大,渔民用岛上开采的石块垒起的房子,依着山势叠在一处面朝大海的山坞里。
远看有点像布达拉宫,又和法国EZE小镇有些相似。
有些房子是空置了许多年的,院落里长满了杂草,野生茂密的藤曼,在石屋的缝隙里肆意生长。
岛上的渔民都已经不再打渔为生,很多年轻人逃离了小岛,去了城市打拼。
又有些厌倦了大城市里“拧巴着过”日子的年轻人,再次回到小岛,守着一拨拨上岛的游客,干脆翻修了老房子,办起了民宿。
海岛虽然不大,沿着环岛公路走一圈,却也废掉了四五个小时。
天很蓝,海水也很蓝,似乎空气中也能够闻到蓝色的味道,我想了很久,不知道怎样来形容这眼前美的不太真实的澄净。
说不清什么原因,从那里回来之后,我莫名喜欢上了一种叫做蓝调的鸡尾酒。
站在海岛制高点,风很狂野,海风哗啦啦地扯着大片大片的芒草,仿佛麦浪翻滚。
远处的海面很宁静,泛着波光,只是听不清海鸥的鸣叫,一种对安全的不确定,让我不敢在风中直起腰来。
环岛公路蜿蜒曲折,不是所有的路都是开阔平缓的,有的是用石块砌起来的羊肠小道,偶尔会有一处老房子,落寞的出现在你面前。
你走进去,不见一个人,只有挂在架子上晾晒的渔网,和着掠过的海风提示你,可能接下来的多数行程,你也不会遇到一个活人。
这里的夜晚来的特别的快,明明感觉还在头顶晃啊晃的太阳,不经意间就已经沉到海里去了。
所以当你独自从一堆齐人高的芒草中挣扎出来,看见一群搭伴而行的学生党,你再也不会有平日里对他们咋咋呼呼肆意张扬的不屑。
以至于你回到“主营地”,看到一群群极尽狂欢在酒吧里的荷尔蒙男女,你会有种眼泪狂飙的冲动。
我们每个人都是这般的孤独与寂寞。
我选择了一家靠近海岸的饭馆,一排露天餐桌已经人气蒸腾。
点了很多海鲜,就着啤酒慢慢吃着,看着不远处的灯塔,还有灯塔后面,逐渐消逝的烟霞,以及渐渐迷蒙进夜色归航的渔船。
始终忍不住去想,那些曾经温暖过我的女子,此刻与我围坐,在这距离大陆数十公里的海岛,就这样相守一世,我这垂扎的人生,会不会感到安宁?
夜风渐凉,这不是一个漫天星光闪耀的日子。
海上的风挟裹着水汽,遮挡着这迷迷蒙蒙的世间。
酒精让人迷醉,男男女女的眼神缓缓迷离,在返回客栈的山道,有人搭了帐篷宿营,毫无顾忌地传出欢愉的呻吟。
一夜无眠。总是这样,行走的时光,我总是有非常非常多的话要跟自己倾诉。
窗外的大海闭上了眼睛,像是一个肯为你守护秘密的知己。
只是我不会确定,明天那一轮红日破天的一刻,她会不会把我的心事,随着金光万丈去昭告天下。
管他呢,当你的耳边只有寂寥海风的时候,在这座售卖和消耗颓废的小岛,那些苟合的思想,谁会在乎呢?
所有图片系国产手机拍摄,为避免被喷打广告,我就不说什么品牌了。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行走印记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环球梦游记
相关游记
  • @最旅行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