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下,绿水间,百年碗窑得富兴

晚安sky浪子
在浙江的南部,有这么一座县城,它有着江南该有的秀气模样,也有着水乡未曾拥有的宽广。它依山傍海,又隐居与世事之外。在这里,你可以看到未曾看到的江南风景,也可以找寻独属水乡的那份宁静,它是苍南,山与海的传奇在这里上演。
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生活压力的增大,城市里生活的人总是喜欢去一些宁静偏僻的古镇村落走一走。也许是为了舒缓压力,感受着难得的宁静,亦或是为了看看不一样的风景。于是,江南的许多古镇相继走红,游客纷至沓来,宁静变成了喧嚣,风景变成了人头,甚至为了迎合游客会将其他地方的工艺“占为所有”,若深挖细究,那些地方的工艺传承早就断了。
听朋友提到苍南有个碗窑古村落非常不错,于是在一个阴雨绵绵的午后,来到了这里。碗窑地处苍南县玉龙湖河谷中上游,在桥墩水库尽头。初见碗窑,地处偏僻的村落,仅数十户人家,背山面水,竹树婆娑,屋舍俨然,房子依山就势,路道崎岖婉转,涧水潺潺湲湲,山地星星点点,房前屋后,瓜果满园,晨炊暮霭,鸡鸣犬吠。
沿着青石台阶一路向上,来到村子的中央,一个不大的古戏台出现在眼前。戏台纯木质结构,保存完好。戏台基高2米,面阔4米,通高8米余,四角立柱,平面呈方形,有后楼筑设。屋面盖瓦,歇山造,外观呈亭台状,造型典雅精致,顶面藻井留有戏曲故事彩画。如今的戏台早已不再使用,但不难想象若干年前的场景,戏台上的村民演绎春秋,戏台下的孩子诠释快乐。
若说碗窑古村落最为特别的便是这里一直未曾断绝的手工艺——烧制陶器。几百年来,村民们都以烧制陶瓷为生,间种几分薄田,闲读几句诗书,朝也安然,暮也安然。
路过村子的陶瓷作坊,看到一个衣着朴素的叔叔正端坐在那制作着陶瓷的胚。对于我们的到来,他头都没有抬起,依旧聚精会神的制作着。大叔的动作非常流畅,一边转动着下面的手工转盘,一边拿手塑出陶瓷的胚。体验过陶艺的人便会清楚做胚的难度,稍有不慎便会成为一滩烂泥,大叔只通过自己的双手,不一会的功夫便分别做出了酒壶、餐盘、碗的粗胚。
村中唯一的一座古窑就在古戏台边上,该窑由土砖拱成,沿山坡而建,层层叠叠共有17级,故称龙窑。此窑建于康熙年间,以制碗为主,特别是荷花盖碗最负盛名。古窑至今还可使用,也是碗窑村现今唯一完整保存下来的一座碗窑。历经流年,碗窑外走廊上的柱檐已陈旧斑驳,窑口的砖块黝黑残损,靠窑堆砌着满满的柴垛,檐廊下悬摆着几只灭火器,这些元素在我的眼里拼凑成一幅图画,生动又立体地呈现了传统手工业的历史进程。
村落并不大,慢慢的逛一圈也不需要太多时间,现在村子里住的都是一些年龄稍大的人,他们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所以留了下来。若尚有余兴,可以沿着栈道一直往山上走去,去看一看那气势恢宏的三折瀑。瀑布并不算远,十几分钟便能到达。
何谓三折瀑?流水经三处悬崖,倾泻成为上、中、下三个飞瀑,其中中瀑落差最大,气势也最为宏大。由于此时的江南正值雨季,山上下来的流水也非常的充足,所以未见其形,便闻其声。未曾看到瀑布的模样,便已经听到了流水砸落轰隆的巨响。
走到山脚下,淅沥沥的小雨也悄然停了。看着眼前的蓝天与密林,回望背后的村庄与生活,心中无比的宁静安然,就如同那坐在作坊里制作陶瓷的大叔一般。如果你想要去一个地方,一个没有喧嚣,一个充满烟火气息的地方,我觉得碗窑你一定喜欢。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晚安sky浪子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