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东行,鸭绿江畔的寻觅...

书影
清晨从宽甸出来我们开车奔向鸭绿江边,想沿江先往上走到水丰水库,然后折回继续沿江往向下走到丹东,总之就是游走鸭绿江。
其实这一路并没有什么太好的风景,“十一”期间虽是辽东秋意正浓,万木争荣,五彩斑斓,特别是红叶是最耀眼的季节。但是游人太多了,几乎所有景区都挤满了。
我们想独辟一条蹊径,图清净,选择一条不热的线路,不为看景,只为散心了...
开车走半小时后前面出现一条水域,一条丁字型的水域,我们停车拍照。
其实这个季节只要仔细观察,到处都有可拍的东西。
拍了几张照片我询问路过的一个骑车人:“这是什么地方”?他停下来:“鸭绿江啊”!
“那对面就是朝鲜吗”?“对啊”!
哈哈,我们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鸭绿江边。对面就是朝鲜人家了,赶紧换上长焦镜头,拉近几张。
如果不仔细一时还分不出两国的差异,但图片放大后在房舍上还是有很大的区别。朝鲜的房子还是比较破旧,不像中国这边到处是新房、新居。颜色也单调了很多。
这是我第二次来到鸭绿江江了。
十几年前我第一次到丹东曾坐船游览鸭绿江,游船沿朝鲜一侧很近的缓行,一些朝鲜人百无聊赖的散卧在江边,看见游船比比划划,甚至打出并不友好手势。那时看他们是服装单一,甚至有些面黄肌瘦。当时丹东这边改革开放正浓,晚上灯火通明,城市璀璨,而对面的新义州夜里死气沉沉,没有几束光亮。
多年过去了,朝鲜那边有什么变化了吗?
这几年我开始外游,也去了十几个国家,其中韩国还去多次。
每次去韩国都很交集,韩国的发展和崛起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之中是因为这些年世界格局的变化,只要走对了路,只要不折腾,只要真正的让人民选择,就都能过上幸福的日子;之外是它怎么也发展的这么快?不仅民均富裕,还出了三星、现代等国际顶级企业,还开奥运会、办世界杯,它凭的什么?难道是资本主义救了韩国?
但北朝鲜旅行一直不想去,原因就是不自由,我被不自由压抑的怕了,怕被跟踪也怕被呵斥。
沿着鸭绿江边公路往上走不太远就到了水丰水库,远远看见高高的大坝,甚是威武,也非常可怕,在边境上建一座这么高的水坝必须要有和平环境来做保证啊!
但这个大坝是不能靠近的,前面有武警守候。
我询问边上的村民,鸭绿江到了冬天能完全封冻吗?那样江对面的人不是一下子就能过来吗?去年有几次朝鲜军人过来打劫,是否也到过这里呢?
一个大姐告诉我,这里的鸭绿江冬季不能完全封死,两岸的人是不能随意来往的,至于抢劫的事这里也没有发生过,一切都太平祥和。
不过同行的朋友在江边拍下一个监测站,这又是为了什么?
这边去水库过去不去,我们绕道山上,那里是水丰水库的景区,还有一个小坝。但这小水坝离水面有几十米,边上有几条破旧的铁船,还有一艘很大的在建客船。
百看不得其解?是水位下降了还是就这么造船?另外下面还在填土似有什么工程,如果水位高了岂不成了水下设施?水丰水库现在是枯水期吗?
当然我的认为是多余的,一切皆有原因。还是看看水库吧。
水丰水库不仅是中朝边境上最大的水库,也是东北最大的水库。1943年建坝蓄水,最深处102米。这个水库其实是日伪时期建设的,一直在发挥重要的作用。
离开水库,我们沿鸭绿江向下走,这里水面比较宽阔,边走边拍照片。
现在正是秋意浓时,山间的枫叶红了,树木黄了,很好看。
江面上出现了一座铁路桥,但这桥好像不是经常使用,中国一侧有结实的铁门,上面有两个持枪战士。我学着领导人样子说了一句:同志们,辛苦!两个战士立即给我行礼!好可爱的战士,但这里不能拍照!
路过一个果园我们休息一下,才想起早饭还没有吃,刚好路过一辆货郎卡车,截住买了一些饼、干豆腐、蒜蓉辣酱,还有大葱,哈哈,这吃的都是什么味啊!这几年在外面跑,习惯了吃饱肚子就好。
再往南就到了虎山长城了。中国长城历来是东起山海关算起,但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在这里发现了明长城遗址,经考证是明成化五年即公元1469年开始修建的。
中国古长城其实就是硕大的防御工事,但鸭绿江畔的长城意义何在呢?我一时不得其解。资料说是为了防备女真人入侵的,但它所能防御的也只是一个局部地区,同山海关的长城意义还是不一样的,这边是要塞,那边是要隘!
古时东北地区挺乱的,各民族、各部落纷争战乱,太远不说,从高句丽、女真、蒙古、满清的兴起和灭亡,一直挣来夺去,再加上近代的沙俄和日本入侵,这块土地屡遭蹂躏,真够血腥的。
虎山长城其实是近年来修建的景区长城,虽然外观无异,但细节和内部却不可同日耳语了,转过几处烽火台,拍了几张照片就没有继续往上走,十一期间游客很多,兴致也就不大了。
继续往前走就接近丹东了,这里有一处抗美援朝时修建的浮桥,也是重要的抗美援朝通道和纪念物,是我们今天要看的重点。
丹东的鸭绿江钢铁断桥,我十几年前就看过,当时最惊诧的是美军为什么只炸了朝鲜的一侧,而中国的一侧基本是完好的。美国人为什么这么“仁慈”?
小时候听说抗美援朝是为了保家卫国,我们所在的小县城里有座不大的烈士陵园,安放的基本都是牺牲在朝鲜的烈士,有的墓都没有名字。到了鸭绿江才知道战火并没有烧过我们的家门。
后来去青岛、去威海才知道帝国主义如果要侵略我们,要臣服我们,登陆这里才是命门。无论是八国联军还是中日甲午战争,都是在海上来的,不仅最直接、最快、最危险,也是最容易让我们臣服、签订丧权辱国条约。美国不会那么笨的跑到朝鲜再打我们。它不知道我们还有山海关和万里长城吗?当年他们还没有学会“斩首行动”?
关于抗美援朝现在有各种说法和想法,有人说打出了国威军威,让美国人说出“在错误的时间和错误的地点同错误的对象打了一场错误的战争”,其实这句话何尝又不该我们说呢?
我们本不该打这一仗,我们是为金家政权和斯大林打的。我们不仅失去了那么多好儿女,毛主席失去了他最期待的儿子,共产党也失去了收复台湾的机会。
我们又得到了什么呢?听说我们第一次申奥失败,朝鲜没有给我们投票,而现在他们的核反应堆距离边境只有一百公里,这又意味着什么?
在浮桥前,耳边想起“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歌声,眼泪一下子出来了,那些最可爱的人,你们都回来了吗?
看完浮桥,心情并不美丽的往回走,我们没有进入丹东而拐回了宽甸县,还想路上看看红叶。但残阳呢?怎么有些郁闷。
晚上下榻灌水镇。蚕蛹是丹东地区的一大特产,怎么能不尝尝?
当然是越绿的、越活动的越贵,当然也是营养价值越高。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书影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荷兰旅游会议促进局北京代表处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