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伦贝尔,85后大学生回家开牧场

晓岚边画边游
松松的撒欢牧场 建在呼伦贝尔大草原上,与市区隔山、隔水、隔着连绵到天边的草原。在开车前往的路上,你很有可能会同时经历几种气候:雨、冰雹、彩虹、晴空万里,这条绿色平坦的大道,1小时内就会将一年四季展示到你眼前。
《月亮和六便士》里提到,有些人用大半生去流浪,但在抵达某个地方后,惊讶的感到自己终于找到归宿,仿佛自己前世就是属于这,而这才是自己的根。
我想,松松是幸运的,因为他不用流浪,他的出生地便是他认定了要守护一生的归宿,他的爷爷是第一批到呼伦贝尔的农垦人,可以说是上个世纪祖国北部的拓荒者。到他父亲那一辈时,呼伦贝尔的条件已经好了很多,松松作为第三代农垦人,在这片土地上延续着老一辈的精神默默耕耘,而像松松这样的垦三代,在呼伦贝尔其实还有很多很多!
2009年松松大学毕业后,在旅行社工作 3年,积累了丰富的旅游业务知识后,他认为是时候回到家乡实现自己的牧场梦了,于是毅然决然的辞去已经相当不错的职位,在家乡茫茫的草原上建了自己的第一片野猪场,创业之初总是伴随着孤独,传统的思想认为年轻的大学生应该到更广阔的天地发展,加上养殖风险大,父母的不支持,朋友的不理解,并没有浇灭这个年轻人想要创业的满腔热情。
经过几年的努力,野猪从最初的10头,发展到800头,也从单一的牲畜养殖变成了可以赏花、住宿、扎帐篷、品尝草原美食的撒欢牧场,一拨拨的游客携家带口来这儿度假。
8月的撒欢牧场寒冷如冬,但草原还是绿的,麦田也在等待收割。松松迫不及待的领我们去看他的野猪,从餐厅到野猪圈是一条泥路,没有任何修葺,还留有牲畜踩过的蹄印,因为下过雨而更加泥泞,后来我才得知,整个呼伦贝尔都不提倡过度开发,因此你能感受到的是草原最真实的模样,透着泥土的微腥、野草的清新,以及阵阵麦香。
这儿的野猪散养在草原里,因为天气不好,大部分都跑到别处躲了起来,只有几只仍留着圈里,看到有人来,小野猪们撒了欢似的奔跑过来,嘴里哼唧个不停,我从栅栏边拔一把草扔过去,小野猪们立马哄抢起来,模样惹人喜爱!
撒欢牧场到处都是可以徜徉、打滚的草地,松松在餐厅门前的草地上搭了一排白色帐篷,可供游客住宿。夜晚,躺在帐篷里,看星星缀满寂静的夜空,是何等惬意的事。
在撒欢牧场,吃到的每一样菜,都会有久违的滋味。牛奶是早上从自己养的牛身上挤出来,才煮热的,嘴唇触到奶汁的一刻,能感受到一层薄薄的奶脂;桌上晾着才从草地里采来的蘑菇,凑到鼻子前深深一闻,有着沁人心脾的植物气息;仓库里堆满南瓜、西红柿、土豆,那上边有主人辛勤的劳动付出。
牧场里,还有一片美丽的白桦林,天气晴好的傍晚,夕阳会将白色树干染成金色,树干上的眼睛便仿佛笑开了一般。当天因为天气不好,所以没有去到白桦林,留个小小的遗憾。
你可以到这儿住一晚草原帐篷,数一数辽阔的草原夜里会有多少种昆虫叫声,看一看星空有多璀璨,假如不习惯帐篷,也可以住酒店。你可以到餐厅品尝原生态的美食,这些食物都是城市里求之不得的绿色美味。可以带上小朋友在草地上打滚、玩草,和大自然接触是人类的天性,这儿的绿色,是治愈和明媚的。
当然,你也可以到这儿采购特产,人们自己生产的野猪肉干、野蜂蜜,自己熬制的果酱,草原上生长的麦子、面粉等。松松还特意在淘宝上开了网店,销售自己生产的特色食物,听说销量还不错!
看松松的朋友圈,是一种城市里不敢想象的野奢状态,他虽然用互联网+旅游的方式,把呼伦贝尔农垦基地的美食、美景推介给世人,然而却又常常站在现代文明之外,你会看到他今天在原始森林里偶遇500斤大野猪,明天去小河边采一大堆蘑菇煮汤喝,后天,可能又穿过一片芍药坡撞到醉人的晚霞里!
松松其实只是众多呼伦贝尔农垦人的一个,在和他接触的一天里,我也接触了很多的呼伦贝尔农垦人,我很好奇, 这个庞大的群体,何以耐得住寂寞居住在没有大型商场、没有时尚咖啡馆、没有热闹步行街,甚至于串个门都要跑老远的大草原上?为何说起草原,他们的眼睛就发光?他们的声线就激昂?为何他们从心底里散发着一股小骄傲?
或许因为这里一望无际的绿,因为这里的蓝天白云,因为这里是祖国的大粮仓,因为这里的万物都以真实而美好的方式存在着,又或许这正应了艾青的诗“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晓岚边画边游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