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一座低调小城,岭南一绝,连州地下河

幻羽惊鸿
一场旅行,让青春年少的灵魂,重新闯回我的内心。而且,在她的滋润下,心底又泛起早已闪烁过的色彩,燃起曾经有过的火花。在广东,最美的景点竟然在这里:岭南一绝,惊艳连州地下河;龙潭度假,盛景三峡在湟川。
连州市位于广东省清远市西北部,小北江的上游,是一座有着2000多年历史的古城,地处粤、湘、桂三省交界,在南岭之中的萌渚岭南麓,三面山岭延绵,一水潆环,故有“连万山为一山连众水为一水”之说,中间略低,属于丘陵地带。自然风光秀丽,生态资源独特,唐代大诗人刘禹锡曾做诗赞其为“惟有青山画不如”,南宋学者张轼更是将连州的美景总结性的概括成了连州八景。连州有丰富的旅游资源,主要有神秘瑰丽的地下河,湟川三峡,潭岭天湖、福山宝地,巾峰山、燕喜亭、慧光塔、天龙峡等等。汉族居多,少数民族以瑶族为主。连州盛产黄连,盛产铅锡矿。
连州地下河是心中早想相见的美景,那水凉澈,那山清远。那是以为迢遥不能触及的梦。于是,山把思念写成瑰丽的模样,热烈着、隐藏着;水把思念写成相随的模样,婉转着、流淌着。我把思念写成你的模样,仰望着、倾慕着。地下河将思念写成梦的模样,风情着、跳跃着。唯把你藏在连州的梦里,热情如山,缠绵似水,那是想你的模样。
连州地下河是清远唯一一家国家AAAAA 级旅游景区,隐逸在绵绵群山之中。它是典型的亚热带喀斯特溶洞,以规模宏大、神秘、瑰丽、多姿的石钟乳及洞穴暗河而蜚声中外。有广东地下第一河之称,更是唯一一个被中国地质学会评为“中国洞穴奇观”的景区。连州地下河的景点分陆路和水路两部分,陆路为溶洞,水路为地下河,水陆两游的连州地下河,以其恢宏的气势、壮丽的景观和独特的组合,堪称岭南一绝。洞中有洞、洞中有河、洞中有桥、洞中有瀑布是连州地下河独有的特色。
天下溶洞之多,有地下河的溶洞也不少,但是在地下河溶洞,能行舟观景,且风景奇特、美丽万千的溶洞并不多见。连州地下河就是我见过的最神秘瑰丽的地下河。如果你没有来过这里,请不要说你到过连州。
一路前往,黄槐在季节的路口不期而遇,金黄的花朵簇簇拥拥,漫不经心的绚烂。山下连州恰是一幅千年画卷,穿过画卷中的山林和云海,行走过林间曲径,来到连州地下河的入口。这是座巨型的石灰岩洞,入口极其高大幽深,因此取名为“大口岩”。迷离间觉得似曾来过,似曾在遥远的过去,你给我看过的那张照片。一半是泛黄的昨日,一半是明丽的今天。
地下河一共三层,我们从上层进入,洞口进入后别有洞天,下了数百台阶后回望洞口,光影悬纱,雾气清濛,如同通幽之境,让人联想到鬼吹灯中的神秘场景。然,我已经做好准备,将要来一场连州的探秘之旅。
洞内空气水润,不时有水珠自穹顶滴落。让人觉得这是一座生机盎然的充满灵气的溶洞。石径曲折起落,我长及脚踝的红裙曳地飘摇,在湿漉漉的石阶上轻轻拂荡。却一路无法顾及。眼前美景层出不穷,早已无暇,于是由它。
诗人杨应彬题诗:"渊明风骨王维韵,尽人连州一洞天。如此江山即上界,何须世外觅桃源。”我走过水石相映的“南天门”,它的影子被时光研磨,在水中慢慢洇开;我走过汉白玉“鹊桥”,满树桃花灼灼,生动了我的眼;我走过层叠铺开的“仙人梯田”,锦绣河山浑然天成;我观看形态逼真的“恐龙化石”,盘亘交错,形态逼真。钟乳石幻化出万千景象,弥勒、关公、鸟兽、鱼虫,不足以一一道来。
地下暗河位于溶洞下层,水由北向南,经过香蕉峡、莲花峡、龙门峡。静水深流,人乘舟前行,河道蜿蜒曲折,神秘诱人。十八弯时而开阔,景象逶迤壮观;时而狭窄,钟乳石触手可及。布满河岸的石笋、石钟乳、石英、石柱、石花、石幔,形态万千,变幻莫测。舟行水上,奇异风光沿着河岸慢慢迎来,似上古奇书徐徐翻页,让人沉浸在万年的地貌变幻中。你还没从上个美景中回过神来,新的风光又让你惊嘘不已。这是一个地下石刻的艺术宫殿,大自然用它的妙来神笔,将绮丽特异大肆挥就。
地下河一路行来,山重水复,峭壁巍岩,天然的洞内宽敞雄伟。置身其中,一种“别有洞天”的感觉油然而生。沿途那朵石莲悬挂在壁上,花瓣悬垂,叶脉清晰,仿佛播撒着淡淡的清香,呼吸着氤氲的水气,就这样风轻云淡相见,却让此后红尘惊艳。
河道水面平静,流速缓慢,忽闻瀑布声隆隆响彻,飞流直下,幻若彩链,击落河床,溅玉喷珠。此乃连州地下河之精华。曾经在连州当过刺史刘禹锡在《陋室铭》中云:“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如此灵秀的山水,自是人间神仙境界,龙腾胜地。
不知不觉中,船已回到了来时的洞口下,让人觉得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意犹未尽时,船己行了1500米,穿越了四座山峰的底部。
登岸归来时酒香扑鼻,更有一见倾心的熟悉,连州地下河的洞中竟藏有大量的黄精糯米酒及古酿桃花酒。连州盛产黄精,利用优质黄精、上等糯米等原材料,配以优良山泉水精工酿制而成。酒色红褐,清亮透明,香气浓郁,醇甜爽口。藏在地下河天然溶洞中,常年恒温湿润清凉,风行天然负离子众多,对原酒的保存和后天的老熟、生香具有独特的作用,品尝一口绝对的美酒佳酿。
2个小时的洞中一游,真切感受连州地下河的精华风韵,我想:“幸亏我来,幸好你在,幸而没有与你错身而不相识。”
连州历史悠久,《连州志·名宦传》中评价刘禹锡说:“吾连文物媲美中州,禹锡振起之力居多。”连州历史文化的发展和兴盛,和朝廷把大量“贬官”发放到连州不无关系。唐宋时期连州是朝廷“罪臣”的贬谪之处,许多著名的政治家,文学家,诗人如韩愈、刘禹锡、王宏中、张浚等都曾贬来连州,这些历史文化名人的来到,为连州带来了中原的先进的思想和文化,连州较早地成为了百越荒蛮的文化之城。特别是刘禹锡在连州为刺史近五年之久,对连州文化的推动和发展功不可没。他振起连州文风,促进连州及岭南社会发展。在连州留下许多优美的诗篇。为了纪念他在连州做刺史时所作的功绩,当地在连州中学内建立了“刘禹锡纪念馆”。
我在校园门口静静站了会,看一群群少年来来去去。小心问过门卫,然后放行入内。我来,是因为喜欢,喜欢“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的词句。如少年这般年纪时,这首《陋室铭》经常被我娓娓诵来。
望着雄伟的教学楼,蘩叶掩映,树枝横斜。问过一个小女生,标准的普通话让我暂时忘记身处岭南。顺着她手指的方向前行,左边是燕喜山,右边是大操场,荷尔蒙旺盛的男生们正在进行一场如火如荼的蓝球赛。喧嚣的叫闹声更衬托出燕喜山的幽静。
燕喜山因韩愈《燕喜亭记》而得名。幽静的虹桥,散发着古意,那光洁的石板不知被多少脚印打磨温润。踏过去,喧闹顿消,密林自成一片清幽。刘禹锡铜像手握毛笔书卷栩栩如生。
踩着时光的印记,想着无论刘禹锡还是韩愈,均带着各自的故事和过往来到这里,将珠玑锦句留在“剡溪若问连州事,唯有青山画不如”的连州,上阶的苍苔依旧墨绿如初,清幽的草色不知又入了谁的帘青?我想在那一转身的时刻定住,记住这里的每一棵树,每一块石,每一个亭,每一个人。
连州拥有众多的古村落,这在全国都是不多见的。而且连州的古村落和其它地方的不同,是内地文化与岭南文化交融的起点,“枕山、环水、面屏”保持着自己独特的风貌。
两宋时期,战乱频繁,许多中原人士和一些中下层官吏为避战乱而涌入岭南,连州成了他们最佳的安身之所。许多古老村寨就这样形成了。这些古村落的建筑,既吸收了古代荆楚建筑艺术,又兼有南越之地的特色。
我们会看到一幅幅岭南与楚文化交汇的图画,承载着千年中国传统的家族制度和文化理念。
古村落最有特色的就是门楼了,朋友带我来的这个村落有四个门楼,东南西北各一个。高大威严的门楼代表着村子的门面。围墙将四个门楼连了起来,村子就成了一个小小的城堡。
村子呈现败落的状况,只有三三两两的老人坐在阴凉的门厅里闲聊着,断壁残垣,门锁紧闭。走在夹墙小巷中,岁月的幽深扑面而至。这里曾是怎样的繁华,又藏下了多少古老往事?步步踩在历史的韵律之上,让我品读不尽,余味无穷。
如果时间充裕,还能去看看卿罡村房屋北斗星的布局、黄村的太级八卦形巷道、丰阳村高大的门楼和吴氏家庙、冲口村的双桂坊与崇德坊、油田村的老屋等等。
我从黄昏日暮走到薄雾清晨,从十多年前的恍惚走至今日,梦里连州,让我一往情深地朝她走去,那座一直萦绕在心头的城,今天终于被我实实在在抵达。这是一个现今少有的不通火车的城市,也正因如此,她的美好,才更显淳朴真诚。
晴朗的日子,微风拂摇过客的白衫,给我无声的牵引。连州郊外的小路之形蜿蜒,山麓滑落出层层新绿的梯田。高处凝望天空,看到了我想见到的一切,白云清隽铺呈天地,阳光不刺眼,风儿也清凉。而我置身于此,仿佛很早以前就来过这个遥远的地方。背后的巾峰山孤军突起,顶端断崖绝壁极有特点。纵观整个连州,湟川穿城而过,三面山脉连绵不绝,层峦叠嶂在天地间舒展着不同的浓淡山青,秀气逶迤在云深处洇染出一片水墨连州。
长长的塘堤,飘摇的裙裾,我入迷地面对着白云、蓝天和群峰,恍如路边那棵树,低垂着枝叶,浅藏着心事,进而溶化在连州的这片山水里。
这就是我爱的连州,我打这里走过,回望过去时光,顷刻即成永远,成为今生不可磨灭的印记。如月淡,如山青,缓缓印在我的情怀深处。愿这一抹快马时光,与连州山水共清欢。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幻羽惊鸿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