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择城生活,遇人终老,扬州瘦西湖最美船娘

苏丹卿
这是我第二次来扬州,故地重游颇有感慨。这座温婉雅致的江南古城,曾留下我和一个男孩在瘦西湖游船的记忆。那年好像也是秋天,瘦西湖两岸杨柳依依曾是青翠的模样,秋风吹拂,那摇曳的身姿就恍如是船娘一般,充满细声柔语,尤其是一曲扬州小调,令我至今难忘。
尽管我也是一个江南姑娘,但常年流浪的经历,使得岁月将我的骨子里那一份该有的温柔都给抽取了。因此,再来扬州,再去瘦西湖泛舟的时候,似曾相识的感动,让我对这座城市突然生出欲罢不能的情愫。
从御码头登船,时光开始倒流,又想起那个男孩。清晨的秋日夹带着一丝凉意。奇怪的是杨柳仍是油绿,搭配着两岸的亭台水榭,不由发现江南是怎样的景——江南就是这样的景。如果把杨柳搁在北方,它那本该的温柔估计都变得憔悴。
可在瘦西湖边上竟然如此曼妙,就跟正摇曳船桨的船娘一般。她穿着粉色衣裳,典型的江南布料,她有些羞涩,不语,但唱起扬州小调的时候却跟一朵琼花般迷人,小巧。
其实,瘦西湖于我而言,最美的不是五亭桥,二十四桥,荷花池,钓鱼台,更不是两岸风光,当然最美的也不是眼前的船娘。瘦西湖之所以令人向往,古今不少文人慕名而来,就连乾隆六下江南必来扬州,这是为什么?当真是扬州太美?
不,而是这太美的扬州城里还有如此娇媚的船娘。风景从眼前慢慢晃过的时候,依旧留在耳畔的不是船娘绘声绘色的讲解,就是她那一曲摄人心魂的小调儿。即便是在十一月的秋,这突然触动的心跳就跟烟花三月一般。
瘦西湖有“园林之盛,甲于天下”之誉,就连诗人汪沆都将它与家乡杭州作美。“垂杨不断接残芜,雁齿虹桥俨画图。“形容的就是瘦西湖。
在游船的过程里,不难发现这竟然是由隋、唐、五代、宋、元、明、清等不同时代的城濠连缀而成的带状景观,并始终与大运河保持着水源相通的互动关系。这一下子将瘦西湖的柔美的风景书写了一段又一段历史光景。
不过,这湖上园林大概是瘦西湖最美所在,不论春夏秋冬,各有韵味。就说眼前的秋,在晴空万里的蓝天下,瘦西湖的湖水如此碧蓝,园林在翠绿中泛红染黄。那些雅致精美的亭台水榭在阳光下,显得灰瓦彷佛覆上诗画般的古意。
尤其是枝叶掠动的光影,更是教人感觉船在画中游。如此舒适,不被打扰的清闲和自在,是我第一次在城市旅行中误以为自己是一片山林中。
湖水细长,杨柳依依,我就在扬州城中,却不见现代的高楼大厦和汽车鸣笛。恍如杨柳隔绝了时光,泛着湖光的涟漪与其一同将我送回到清代的某一个闲趣的午后。船娘那动人的小曲儿依旧回荡在耳畔,若不是与友人闲聊,我恐怕是就这样入梦。
岸上的游人也在秋日的长堤春柳中享受着时光。堤长六百余米,三步一桃,五步一柳,桃柳相间。若时在阳春三月,春花缤纷烂漫,柳丝婀娜起舞,飞扬如烟,如此景色难怪吸引着古今那么多帝王将相和文人墨客。
最有趣的大概是钓鱼台了。乾隆下江南的佳话太多,关于钓鱼台的故事也颇有风趣。相传乾隆在此钓鱼,但每次钓到的都是龙鱼,虽然高兴却也觉得奇怪。当然他并不知道这水下早有人潜伏,每当他钓鱼的时候,水下的人就会将一条龙鱼挂上去。
所以乾隆为此困惑,难道这瘦西湖只有金鱼?当时,乾隆的宠臣和珅就说了这么一段话:凡夫岂敢朝天子,万岁金钩只钓鱼!
因此,钓鱼台引来游人争相合影纪念。这在秋日的午后,当游船上一片温婉宁静时,这岸上就显得热闹极了。尤其是船到五亭桥的时候,这游人纷纷,就跟觅秋色似的,谁也不肯错过这瘦西湖最美的光景。
船娘的声音仍是在耳畔萦绕,我坐在船头,看着五亭桥越发靠近的时候,关于那个男孩的记忆愈发清晰。只是我比他幸运,看到了秋末的五亭桥美得不可方物。
虽然早已过了中秋,但这这些日子里晚上的月亮越发圆润,也许跟江南有关,又大又亮。如果趁月色来,这面面清波涵月影,头头空洞过云桡,夜听玉人箫的佳境与这白天里,扬州小调美娇娘,清波摇曳瘦西湖真是配合得令人沉醉,不禁又独醉。
五亭桥算得上是瘦西湖上最经典的建筑之一了,建于清乾隆二十二年,“上建五亭,下列四翼,桥洞正侧凡十有五。”这既有南方之秀,也有北方之雄的建筑正是仿北京北海的五龙亭和十七孔桥。不禁觉得生活在扬州真是一件幸事,虽然古人有云: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但杭州的节奏已经脱离了江南慢生活的轨迹,而苏州因为太婉约雅致招来抹不去的闹腾和繁华。似乎唯有扬州——只有扬州还是慢生活的着调,沉浸在江南的诗画中。即便是在瘦西湖的景区内,仍是感觉不到城市的车水马龙。
如此闲趣的旅行,与船娘之间的接触俨然不是一曲扬州小调那么简单了,甚至与我们说起一些过去的故事,调侃起一些风月。这些大多来自外地的船娘们最后留在扬州结婚生子,在爱情里突然变成了江南女小女子,这说起话唱起小曲儿都是这般动人甜蜜。
所以我说呀,择城生活,遇人终老,还是扬州好啊。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苏丹卿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荷兰旅游会议促进局北京代表处
相关游记
  • 飞飞胥
  • 飞飞胥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