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偷偷惯坏了你的胃

武汉玩乐攻略
可能只有在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才能发现它已经惯坏了你的胃……
出差到上海一周之后我的胃率先替我引发了思乡之情。它很诚实的告诉我,每天早上在武汉过早是件多么幸福的事。
魔都的样子和我想象的不一样,这里没有热干面的味道,没有满大街随处可见的牛肉粉油条蒸饺烧麦。在上海外滩的写字楼外,上班族们拿着的早餐做多的就是便利店里的三明治or一碗咸豆腐脑。
而我,已经是吃三明治的第7天,天知道我有多么想念武汉的牛肉粉,油条蘸一蘸汤粉的红油,大早上的就该这么油腻。
上次给你们推荐的牛肉粉,已经很久没去吃了,无比想念。
别说上海一地了,就算是全国乃至全世界的过早我们都瞧不上。可以忍住一年不吃小龙虾。但是超过一周不吃牛肉粉、不吃豆皮不吃热干面。
武汉的过早其实没那么正经,小区楼下的破旧门面也可以一家超好吃的店。哪怕店里只摆得下一张桌子又或者仅仅只是一个早点车,能做过早的都有两把刷子。
武汉凭什么号称“早餐之都”?
凭什么?一张图能回答的问题,不想多说话,来看图。
我们武汉的过早一个月重样,这是我在上海说的最多的一句话。语气中带着自豪和傲娇。在武汉那是每天早上纠结的不知道是什么,在上海是每天想想有什么能吃的,算了不想了还是三明治吧。
一条街上摆满了早点摊子,各个摊子前都围满了食客,有人等着一碗热干面,有人盯着自己的那只面窝,还有人会捧着一块豆皮……这些标志性的早餐,意味着大武汉一天的开始。
这是武汉每天一次的全城运动,叫做“过早”。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 武汉人也不能不过早。
武汉味全在过早里体现了,不止味道还有过早的“仪式感”。满大街的早点摊,满大街买早点的人,满大街边走边吃的人,这就是武汉的江湖味。
早点届的江湖,人人都能熟练的掌握的被动技能就是边走边吃。其中以wuli王凯为代表,在娱乐圈展现了一把,把经纪人都惊呆了。
这个技能最初只是运用于热干面上,早点摊太多,多数没有座位,打包一份的热干面是常事。热干面5分钟不拌就干,10分钟不吃面条就不劲道了。边走边吃成为了唯一的选择。
拌热干面的功夫,每个武汉人都是一顶一的高手,外地人来试试,5分钟拌不好还得去加点汤。
一碗牛肉粉还不够,再来份豆皮和油条。上班族没时间了过早,买份煎包煎饺豆皮带走,至于退休的老杆们,9点左右晃晃悠悠下楼,中午家里没人做饭,那这一顿过早就必须丰盛。
牛杂牛肉一样来一半的牛肉面先点着,一碗蛋酒搭配一份烧麦或者煎包,这分量最少能扛饿到下午4点。
在武汉呆几年,改变的是你的胃
外地人不能从心底明白,为什么“吃”能在武汉人的生活里占据如此巨大的分量。我有个朋友人均微信运动日常2000步;去刁角吃饭他可以找了两个小时,20000步。
有次他跟我说特别想吃炒面,可是去早上起晚了,面已经卖光了。他就是那种特别轴的人,想要吃到的东西不管怎么样都要吃到,跟老板说你等我十分钟,先别收摊。然后他开车出去菜市场买了面回来给老板加工。
武汉过早文化的起源
武汉大码头和大商埠的氛围由来已久,以前每天早上匆忙上工的工人居多,在家悠然的吃早餐显然不切实际,路上边走边吃的习惯就从那个时候开始。
都是和码头文化息息相关,码头工人是体力活,需要在最快的时间里解决早餐又能维持体力的食物。
武汉过早的第一个特点就是快,早餐做的快,一碗热干面,前后两三分钟就能让食客端着走人;食客吃的也快,边走边吃,三下五除二,眨眼功夫就下了肚。
武汉过早的第二个特点是重油,无论是热干面也好,还是各种炸制食物,就算是烧梅也是重油。
记得有一次在深圳好不容易看到路边有卖热干面的,10元一碗,吃了2口就丢了,心里默念不是那个味道。
有时候乡愁的滋味,唯有美食能解。过早前面只能接武汉这2个字,接别的都不行。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武汉玩乐攻略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