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湖说 | 满地翻黄银杏叶,吴中收藏了这个初冬最美的童话

太湖旅游
初冬的颜色是多样的,它有松柏的绿、枫叶的红、棉花的白、墨菊的黑,而我却独独偏爱银杏的黄。黄的耀眼、黄的安静、黄的纯粹,不像别的树,黄的颓废不堪,黄的面容沧桑。
旺山
初冬,是银杏树最美的季节。叶子起初是绿中带黄,接着变成了黄绿色,到了秋之尾冬之初,满树都变成了金黄色。
黄灿灿的叶子在阳光的映照下,发出了耀眼的光芒,让人不能直视,如兵至城中,满城尽带黄金甲,凛然有威风,波澜壮阔又从容自如。
如果一阵风吹过,那耀眼的光会随着树叶摆动而闪动,就像阳光照在太湖的水面上一样,波光粼粼,但又要比那个漂亮许多。
随风飘落的银杏叶,给大地铺上一层厚厚的黄地毯,像是谁尽情挥洒金灿灿的颜料,满树金叶子,简直奢侈,偏偏含蓄地叫“银杏”,简直让人喜爱极了。
捡起一片,把叶儿放在阳光下,阳光穿透了叶片,我看见了一种饱满的成熟,为了生命的轮回,无私地默默奉献,微风中回荡着它的低喃:“银杏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银杏,是一种很特别的树,有雌雄之分,叶子像一把把打开的折扇,形状别致美观。
它的果实俗称“白果”,因此银杏又名“白果树”,白果主要分为药用白果和食用白果两种,药用白果略带涩味,食用白果口感清爽。果仁含有蛋白质、脂肪等许多人类所需要的营养成分,是一种绿色保健的食品。
宝华寺
银杏树
生长较慢,寿命极长,自然条件下从栽种到结银杏果要二十多年,四十年后才能大量结果,因此又有人把它称作“公孙树”,有“公种而孙得食”的含义,是树中的老寿星。
银杏树还可供观赏
在我国的名山大川,无不有高大挺拔的古银杏,在吴中的各大景区内也随处可见银杏的身影,它们历尽沧桑、遥溯古今,给人以神秘莫测之感。
旺山
西山
秉常村
东山
雕花楼
三山岛
甪直
木渎
园博园
梵高也许会迷恋这样的金黄,好像只有银杏可以与他的向日葵想媲美,其他还有哪种让人陶醉的“黄”我是真的想不起来了。水墨画意境淡远,不能尽显银杏树风采,还是油画更合适。
如果想要画下银杏树的“黄”可得趁早了,错过了初冬,也就错过今年的金色银杏树了。走的最急的总是光阴,这豪华的凋零,壮阔而豪放,想不珍爱都难。
我喜欢在这深秋的蓝天白云下,一个人去有银杏的地方,感受它带来的初冬的感觉,微风吹过的时候,看着它从我眼前落下,弯下腰,轻轻拾起那片金黄的银杏叶,带回去夹在书中作书签。
走在这片金黄的土地上,感受它带给我的放松与平静,懊恼自己不会作画,不然定会仔细的绘出这世间美景。
看,那边又飘飘摇摇落下一片片叶子,在空中静静地盘旋着,在风中轻轻地飘动着,就像一只即将离世的蝴蝶在空中飞舞,最后以优美的弧线簌簌地飘落在地。
那一刻,心弦被触动了,原来这就是它面对死亡时选择的方式,即使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也要把它最美的一面展现出来,不想带着任何遗憾离开。
落叶归根
在喧哗声中,在冬风中,在物语里,
在有声与无声的世界里,
落叶在轻轻地飘来飘去,
在人海的世界,在美丽的大自然。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太湖旅游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旅行者镜头
相关游记
  • 陆建华摄影
  • 虞山十八景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