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宗传下来的中国绝色,美得不可方物,你可能连名字都没听过!

爱奇旅
关于中国颜色,你了解多少?
“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
“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草树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
颜色之于古人,是诗意而又多情的。
古诗词中,文人墨客们以文字为画笔,描绘出多少绚丽的景致。
他们写山林的颜色,写江河的颜色,写花草的颜色,写天地的颜色,也写心的颜色。
世间万物皆有色彩,而中国人关于颜色的命名,也凝聚着万千诗意,美得不可方物。
天青、月白、苍绿、黛蓝、
绛紫、妃红、十样锦……
每种颜色都被赋予美好的寓意,渲染着中国的山河岁月,千百年来惊艳如初。但可惜,它们的名字却渐渐被人们淡忘了。
中国颜色,
你的名字,是一首诗
相思灰
你知道吗?
这世间最悲凉的颜色,
莫过于相思灰。
“春心莫共花争发,
一寸相思一寸灰!”
哀莫大于心死
当相思已成灰烬,
对爱的期许,莫再与花争荣发
古徽州·南屏
“山含黛,水潋波,青砖小瓦马头墙”,徽州总是带着一种淡淡的哀愁,在时光研磨下,渲染成宣纸上的相思色的水墨画。
十样锦
“佳人何故叹姻缘,
凤冠霞帔十样锦,
未与君谋面,便已定终生”
十样锦,
一个诗意的名字
一种唯美的色彩
一段令人感叹的故事
西安·青龙寺
樱花,是一种属于春天的美丽。它是摄影师眼中的花海大片,更是无数人心中一个关于爱与诗的浪漫代名词。
黛 蓝
黛蓝,
一种极为写意的色彩
它有时是远山的颜色
“远山如黛,近水含烟”
有时是女子眉毛的色彩:
“草色将林彩,相添入黛眉”
桂林·漓江
从高处俯瞰漓江,只见江上烟雾迷蒙,两岸群峰耸立,远山如黛,像极了一幅写意的中国山水画。船行其间,是真正的“人在画中游”。
丁香色
丁香,带着淡淡的芬芳,
又带着淡淡的愁怨
“我希望逢着个丁香一样的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曲阜·孔子文化园
赭 石
在画作中,赭石
常以“配角”的身份登场
但在大自然中,它是个绝对的主角
它是戈壁峡谷的肤色,
也是苍茫大地的底色
甚至还是古堡建筑的主色调
西藏·雅鲁藏布江峡谷
广袤的山川河谷,树根般的雅鲁藏布江,还有江水大拐弯处的壮丽大峡谷……面对这样大气磅礴的河谷景致,除了惊叹还是惊叹。
鸦 青
“才近中秋月已清,
鸦青幕挂一团冰”
鸦青,鸦羽之色
它黑而泛青紫
是一种属于夜晚的颜色
青海·茶卡盐湖
夜晚的茶卡盐湖,没了白天的喧嚣,夜空如洗、繁星点点,更是美得恍惚隔世。
绛 紫
绛, 暗紫中略带红
在众多的颜色中
它像一个女王一般
大气而华丽、尊贵而优雅
落日霞彩
中国的色彩中
最令人心旷神怡的,
莫过于那深深浅浅的绿
豆 绿
豆绿,色泽犹如青豆
这是一种轻快活泼
又不失含蓄的古朴感的颜色
是古代女子爱用的服装选色之一
《红楼梦》 第三回就有:
“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
裙边系着豆绿宫绦……”
福建茶园
每年清明前后,春水初生,春林初盛,福建的茶园里的茶树,便也在越冬后,第一次萌发的嫩芽,仿如新生,呈现鲜嫩的豆绿。
葱 绿
“万畦香稻蓬葱绿,
九朵奇峰扑亚青”
满城葱绿,孟夏悄至,
最是一田稻谷青
龙胜梯田
夏日的龙胜梯田,层层叠叠的葱绿,如绿浪般铺天盖地。
竹 青
竹青,竹之色。
古人说“竹色君子德”,
见竹如见君子。
竹青,
中国人的君子之色。
▲图:竹林(摄影:©图虫:xin-qi)
《卧虎藏龙》中竹林对决的一幕,堪称荧屏经典,令人印象深刻。而电影的拍摄地就在“竹乡”安吉。当然,不止安吉,中国有竹林的地方真的是多不胜数了。
苍 绿
张爱玲曾说,
倪弘毅的《重逢》中
她最爱“你尽有苍绿”一句
你尽有苍绿
这句似乎一下子
便道尽了一个人的前世今生
▲图:贵州黔南·荔波
荔波可以说是一个“绿”的集大成者:青山绿林碧水,深绿浅绿,绿到心坎里。从豆绿、到葱绿,到苍绿,也正像一个人,从少年到迟暮的变化,但不变的,是蓬勃向上的生命力。
中国绝色
最美莫过于那一抹
醉了几千年的中国红
朱 红
中国人自古爱红
建筑碧瓦红墙,古镇大红灯笼,
过节红包红春联,婚嫁十里红妆……
朱红,中国红
中国人生命里最热闹的底色
▲图:故宫
浩荡的紫禁城,被一层又一层朱红色的墙所包围,雕梁画栋,染尽万千中国红。
胭 脂
“胭脂泪,留人醉,几人重?”
胭脂红,是月粉泪佳人
朵云轩上老了的泪痕
又怅然又美
▲图:贴梗海棠(摄影:©图虫:FionaBaby)
“海棠不惜胭脂色,独立蒙蒙细雨中。”
银 朱
“万颗蕖心琼珠辊,
细滴与、银朱小砚。”
银朱是一种中药名
也是一种暗色调的红
▲图:天山库车大峡谷(摄影:©暴龙一族)
它被誉为“中国最美的十大峡谷”之一,险峻崖壁赋予它神秘的面庞,红艳的色彩更使它徒增了几分神秘。
妃 红
“一骑红尘妃子笑,
无人知是荔枝来”
妃红不同于绯红
绯为深红色,妃为浅红色
▲图:荔枝
桃 红
“去年今日此门中,
人面桃花相映红”
我们常说都说
“桃花运”“桃花运”
桃花树下遇见那个
令你面红心跳的人
大概便是这世间最美的缘
▲图:西藏·林芝(摄影:©泰羊昇)
林芝,被誉为“西藏的江南”。每年三四月时,寒意未尽,远方的雪峰白雪皑皑,但林芝的桃花,已如醉霞绯云般争奇斗艳了。
是青?还是蓝?
最扑朔迷离的色彩
往往也最令人着迷
靛 蓝
荀子有云:
“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
这里的“蓝”,
其实说的就是靛蓝
靛蓝又叫靛青,是一种
具有3000多年历史的还原染料
也是我国古代最重要的蓝色染料
▲图:大理·周城扎染(摄影:©左眼)
在大理“扎染之乡”周城,至今仍保留着传统的扎染工艺。据说当地制作染料的方法,与《齐民要术》、《天工开物》所载的制靛法基本相同。
碧玉石
我们常说
水若碧玉或蓝宝石
但水可不止有绿与蓝
还有一种介乎两者间的颜色
叫碧玉石
▲图:西藏昌都·然乌湖
然乌湖似乎天生就是为倒映雪山而生的,在这里,雪山的倒影与湖水,总能以一种绝佳的默契,融合出这世间极曼妙的水色。
花 青
花多嫣红,
而青多是草木的颜色
花与青、红与绿的搭配,
不免流于艳俗,但花青不是
它沉稳大气而扑朔迷离
都说“红男绿女”
花青是可男可女的角色
分不出性别,一眼望过去,看不透
而恰恰是它的看不透,最让人着迷
▲图:香格里拉·龙胆花(摄影:©极微细色)
龙胆花,多生长在远离都市喧嚣、空气清新的地方。它那独有的蓝色,像深邃蓝的眼眸般,藏着无数的秘密。
中国黄,不像金色那般耀眼
它们低调,却又极为温暖
琥 珀
“莫许杯深琥珀浓,
未成沉醉意先融”
琥珀,琥珀之色
它在古诗词中,常是酒的颜色
而琥珀色,亦如酒,
需要细细端详,慢慢品味它的美
▲图:青海·黑马河日出(摄影:©路上一只虫)
如果你去青海湖,一定要看一次黑马河的日出。看万丈霞光落满湖面,天与湖尽染琥珀色。
鹅 黄
“沿河柳鹅黄,
大地春已归”
鹅黄,像小鹅绒毛的颜色
是一种淡淡的黄,清新又可爱
▲图:江苏·兴化垛田
罗平的油菜花壮丽,婺源的油菜花诗意,汉中的油菜花一望无际,而兴化的油菜花,则充满了说不尽的柔情蜜意。
杏 黄
秋天最摄人心魄的色彩,
除了似火的枫红,
还有裹金的银杏黄
▲图:银杏林
“没有在秋天去过银杏村的人,是不足以谈秋天的。”无论是腾冲的银杏村、桂林的海洋乡,还是临安的指南村、妥乐的银杏村……都在秋天,美成童话。
秋香色
中国人对色彩的形容上
有声、有色、有相
秋色又带香色,便是秋香色
那是有秋天草木香味的颜色
▲图:新疆·禾木村(摄影:©jou_jou)
当秋风从禾木村的林间拂过,白桦林、草野、甚至图瓦人的木质小屋,就都镀上一层浓郁的黄,那是秋的颜色。
白,在中国色的“留白”中
读懂大自然的独白
青 白
说不清,
青白是青还是白
青白之间,
它宛若纸上画骨,
又如烟云吐气,
美得超凡脱俗
▲图:郴州·雾漫小东江(摄影:©图虫:王剑424)
“人间天上一湖水,万千景象在其中”,每当大雾升起,小东江便成了一片虚无飘渺的迷雾世界,仿若仙境。
霜 色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霜,恰似一个
色白而冷峻的老朋友
总在恰当的时分,恰当的时节
与我们相遇
▲图: 赣州古浮桥
(摄影:©图虫:玉琳琅)
霜,是秋的告别礼。当霜降赣州的800年古古浮桥上,这里就成了一幅水墨画。
月 白
月白,月下白
它并非形容月光一样的亮白,
而是指白色在月下
所呈现出的泛青的颜色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图:桂林
最美不过中国色
这是千年流传下来的精髓与美好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爱奇旅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