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之路——骑行去稻城

magi麦麦
仙乃日神山与夏诺多吉神山的合影
               大学快毕业了,总想再来一次放肆的旅行。我把目光投在了惦记了三年的稻城亚丁。       对于穷游者来说,骑行一直是我觉得最棒的旅行方式。徒步太慢也太累,坐车花钱又容易错过路上的风景。只有自行车是经济、时间、观景最佳的结合。        在9月21日,我带上了我那400元的自行车上路了。        我带的行李还是不算少的。摄影类就有一个单反四支镜头还有一个三脚架。露营类又有一个帐篷一个睡袋一个防潮垫。再加上一些御寒的衣物和五只充电宝,照明灯具。哎,真是挺重的。        经过44个小时的硬座,我从上学的沈阳到达了川藏线的起点——成都。        然而此时却发生了我担心的事情:我到了成都,而我托运的自行车却还没有到达成都。这意味着我要多等一天啊。        在车站附近没有合适搭帐篷的地方,于是住了一夜招待所,第二天下午,也就是9月25日,我终于拿到了我的自行车。我迫不及待的出发了。        骑行第一天:当天穿过了双流县,最后在新津县北部的小村庄露营。        骑行第二天:天还没亮,就下起了雨,雨中骑行一天后,终于在晚上到达了雅安市。 到雅安时,在我上坡推车时,一个开电瓶车的女士叫住了我,她是开骑行客栈的,她说她每天都在路上等着我们这些骑行者。我看价格划算,就跟她进了客栈。进了房间一看:
天呐,这满墙的字,有多少人留言就有多少人来骑川藏线。都说“骑行318”已经是新四大俗之一了,可惜去稻城亚丁,必须要走一段318国道,不然,我可不想凑这个热闹!        骑行第三天:天还没亮,但依旧下着雨,这一天已经开始不断地上坡了。我这差劲的自行车上坡真是吃力,而且路况也处处体现着“灾后重建施工”的状态。所以这一天竟然只骑出了90公里,夜宿天全县新沟镇。这一天的上坡让我觉得行李过重,我犹豫再三,把带着的拍照道具扔了。
骑到第三天,318国道已经开始呈现景观大道的风采了。虽然没有壮阔的高原风光,但沿青衣江而行,清秀的山水,竹林与晨雾也足以赏心悦目。  
看,我又掉进河里了。本来想在水中摆一个酷酷的pose,没想到水里的石头那么滑,就。。一屁股坐河里了。  
这三个骑行者是我第二天晚上在雅安客栈遇到的,虽然我早晨比他们出发的早,但因为我扎过胎、还时不时地下车拍照,于是被他们赶上了。他们三个都是去拉萨的,其中左边那个还是从上海全程318骑过来的(318国道起点是上海)。         这一天 ,我的自行车就开始问题不断了。仅这一天,自行车就掉链子掉过六次。每次变动变速器,我都要小心翼翼地看着下面的齿轮,看拨动链条会不会掉落。        骑行第四天:这一天的早晨终于开始放晴,这一天上午就是连续三十公里的泥泞的上坡,极其耗体力与时间。中午翻越了海拔2200米的二郎山隧道,随后便一路下坡,最后晚上到达了我第一个休息站——海螺沟。
早晨回头一看,天已露晴,真是兴奋~  
到了二郎山隧道口,原来是不准自行车进去的啊,但看看被写满画满的标志牌,就知道没人理它啦~  
出了长四千米的二郎山隧道,天空一下子超晴朗,风光也一下子风格迥异了。真是奇妙。  
这就已经进入甘孜藏族自治州了。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泸定河了。红军飞夺泸定桥的故事是它不朽的传说。  
山壁上修了一个门,很神奇吧,不知道打开门,里面是不是真的可以住人呢?        当天晚上,又开始下雨,但在海螺沟景区门口,怕住店太贵,还是选择了搭帐篷露营,还好有当地的好心人指点,在他家门口搭帐篷,可以挡点雨。一觉醒来就能去看海螺沟的绮丽风光了~        9月29日,海螺沟:前一天是晴天,进沟这一天却又是阴雨天了,实在运气不佳啊。
山体都被云雾环绕着,很多东西都因此看不到了。  
因为很多东西藏在云雾中看不到,所以大景拍的少,小景拍得多。而海螺沟的雨林景观却又让人惊奇。处处的奇树奇石都被苔藓包裹。以下几张也都是类似的小景。  
海螺沟很多地方都有零星的红色石头,至于红石为何发红却是众说纷纭了。  
苔藓之上又长植物的,在海螺沟里也是很多见的。   、
海螺沟有两大看点,一个是雪山,一个是冰川。本来可以看见海拔7600多的“蜀山之王”贡嘎山,可惜都在云雾里了,这已经是所能看见最多的一座雪山了。  
我找路人给自己拍了一张留念,这背景就是终年不化的冰川了。  
海螺沟有四号冰川,其中有三号都要坐缆车过去才能看到,但缆车都在云雾中了,想来那三号冰川也看不清楚,我就没有坐缆车了。  
我所能见的一号冰川却是“泥石流冰川”,白色的冰川上都被一层砂石覆盖。  
这背景的山体很光滑,它是一种“冰川磨光面”,是冰川千万年来把山体磨出来的。至于这个呆萌的景区环卫~应该没有发现我偷拍他吧~  
看,它多高耸!
石头上长树,很神奇吧~  
高山流水~  
红石与绿苔~  
接下来再来几张奇妙的森林景观吧。据我在沟中结伴的几位去过西双版纳的游客说,连西双版纳的森林都不及海螺沟奇妙。只可惜因为下雨和时间关系,我拍得不多。在这片林中行走,真是洗了肺了。据说这里空气中的负氧离子是城市里的2000多倍!  
下午五点多终于出沟了,看是来不及出发了,于是我又在同样的地方开始搭帐篷,这时三个小萝莉很好奇地围观起来。这个小姑娘小心翼翼地问我可不可以进去玩。我已答应她就进去玩开了,看,身手不错吧~  
我问这三个小萝莉是藏族还是汉族,她们竟然都不知道,汗!相遇是缘,来张合影吧!  
小,女孩还是听话的,可惜随后来了两个不听话的小男娃,尤其是右边那个特别调皮。不过指点我搭帐篷的那个人却是他的父亲,不然我早对他发火了!       骑行第五天:这一天是前往“情歌的故乡”康定城,从海拔1600多的海螺沟到海拔2500的康定城,虽然只有70多公里,可中间却要翻越一座海拔3830的雅家梗!这一下子上2200米的海拔,是对体力和耐心的巨大考验了。虽然后来翻过更高的山,但雅家梗依然是我认为最难的。  
还没骑出磨西,天却有了放晴的迹象。一座害羞的雪山,在云中露头。为什么我进沟前一天和出沟后的一天都是晴天呢!运气啊,真让人懊恼。  
虽然有放晴迹象,但大部分的天空还是被云层占领。然而很多雪山已经可以看见了。  
看远处的山体上已经有了斑驳的光影,太阳真的出来了!  
我为什么光着膀子呢!?高原天气真是厉害,不一会就真的是大晴天,太阳如此毒烈!即使是盛夏七月,我从沈阳骑行回江苏都未曾光膀子过,可见天有多热!  
看过大烂片《画壁》吗?里面有一个取景地是一片红石滩的。那是在海螺沟的姊妹沟燕子沟取景的。我本来还为没有去燕子沟而遗憾,哪知在从磨西去康定的那段路上看到了更为壮观的红石!  
这片红石从山间的云雾中悬挂下来,像是红色的瀑布,绵延到山下数十里。而我最近得知,原来在这片云雾中藏着雪山!不过,刚刚不还是大晴天吗,怎么又满是云雾了呢?高原天气实在太多变了。  
这是一个藏族老奶奶的家里。在翻越雅家梗的路上没有饭馆,我饿得不行,去她家要点吃的。老奶奶家里很寒酸,我问她在这里住了多久,她说她七岁从西藏到四川来,在这五十多年,来看管雅家梗的林木不被人砍伐。我吃了她一碗方便面,虽然她说不要钱,但我还是说给她五块钱吧,然后,,她就收下了。。 我说给她拍张照吧,她没愿意,我就放弃了。她说以前也有人说拍她,但拍出来不好看。我在网上曾经看过,有些所谓的“摄影师”不顾当地人的意愿,为了所谓的“人文纪实”的片子,强行拍摄他人,甚至有的还围追堵截,把镜头凑到别人脸上之类。这种现象在电影《等风来》之中也有所表现。我不知道这个老奶奶是不是遇到过这样的情形,但我想,我是决不屑于做那样的事的。   
要向上骑过2200米的海拔,我从早上一直到下午五点都在上坡路上。当到了海拔3000多米的地方,周围红石越来越少,远处的黑石却是越来越多,黑压压的石头加上翻滚的阴云,竟然让我觉得阴森恐怖起来。毕竟这条路人很少,而且不知道前方还有多久才能到下坡,胆大如我也有些害怕了呢。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到了3830米的雅家梗垭口,一座若隐若现的雪山仿佛在迎接我!
看这舞动的经幡你也知道垭口风大啦,海拔又高,我就把带来的衣服都穿上了。哪里能想到我上午还光着膀子呢。  
终于开始下坡了!此行我给我的自行车只拍了这一张照片。我为什么把自行车放倒在地上呢?因为它的撑脚,第二天就被行李压断了。  
下坡没多久,就看到这座雪山。据说是“小贡嘎”。我等了将近半个小时,始终等不到云雾散去山顶显露的时候。        一路下坡,我车速甚至能冲到三四十千米每小时。一个小时不到就到了康定了。晚上在康定南边的一个村庄,我投宿到一个藏民家里。他家的大女儿央晶卓玛把自己的房间给我住了,她特别懂事,我看电视时她陪着我说话,我吃饭时她还是陪着我说话。一口一个“哥哥”,真是有礼貌。她告诉我我明天要翻越海拔4298米的折多山。过了折多山,那里的藏民就更纯粹了,不像她们这里的藏民汉化程度比较重。他们给我准备的晚餐虽然也就是三个菜,但对于一路上只吃面条啊盖浇饭啊炒饭啊的我来说,是相当丰盛了,所以我吃得很撑。        骑行第六天:这一天晴天,从康定城出发,翻越了海拔4298米的折多山,到达了有“摄影家的天堂”之称的新都桥。
告别央晶卓玛,骑出才几公里,又看到一些雪山。我通常不喜欢黑白照片,但是有些片子怎么调颜色都不合适的话,变成黑白就是一个有效的法子了。  
戴着帽子的雪山~  
 这一天几乎一整天都能看到远处的雪山,据说就是贡嘎群峰了。
这张照片是我比较满意的了,前中后景的色调相得益彰。  
同样是走在川藏线上,有不同的方式。左侧的湖北汉子是徒步旅行者,中间的沈阳老兵是摩托车骑士。右侧的我算是骑行者。虽然方式各异,目的地也不同,但有一点是相同:我们都是一个人上路。虽然有个伴会有照应,不会那么孤单。但如果什么事都要有个伴才能去做的话,那岂不是很多事情都做不成了?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好,那就是自由。  
湖北汉子给我拍照来着,背景是那个据传的”贡嘎群峰“来着。至于我为什么穿着me more say,哎,都是温差太大的缘故。  
这个湖北汉子是在帮我接山泉水来喝呢。我早晨遇见他,他号称是此后不搭车(因为从康定开始,路上风光好),而我上坡费力,便陪他推车上山。谁曾想,他下午就搭车走了,我有一种被抛下的感觉。但除了此事之外,我还是很佩服和感谢他的。他也是背着家人出发的,他以珠峰大本营为终点,而且也是一路露营的。之前我还遇到过不少单独上路的骑行者说要和我结伴却都因为嫌我慢而甩下我。只有他是真的陪我走了一段的。我对他说你们徒步的屌。他却说我比他厉害,因为我年纪小。  
这张是接近于原图了,只是做了点锐化和去除了岸边的饮料瓶。原片如此色彩,只能说天气太好了。  
终于到了折多山垭口了!  
别看画面里只有我一个人,其实现场有很多人呢!自驾游近年来很火呀,折多山垭口都堵车了。  
又是一路下坡,风吹得我瑟瑟发抖,我不敢搭帐篷,怕夜里气温更低要感冒,于是还是找了这个藏民家。 央晶卓玛说的不错,过了折多山,藏民果然汉化程度小了下来,看这藏式小楼便知一二了。  
晚上,这藏家的夫妻俩还让我见识了一下传说中高大上的雪莲花!竟然是这样黑乎乎的东西!         318国道旁许多藏家都做旅客生意。但这夫妻俩是没有专门做这个生意的。所以我讲到了40元一晚,还吃到了牦牛肉的晚餐。然后男主人像是想到可以做这个生意,拿出了木板和墨汁,叫我帮他写上“停车住宿”这几个字。    骑行第七天:又是晴天,新都桥海拔3300,而今天要到达的雅江县海拔只有2500,我想今天大概是下坡比较多了,谁想到,原来今天还要先翻过一座海拔4412米的高尔寺山,然后再下坡到雅江!
早上起来没吃东西就出发了,下楼时,发现他家里的一层里拴着牦牛,于是把高感狠狠开到3200拍了一张。        骑出了一个小时就觉得自己饿了,于是又到路边一个藏民家里去吃早饭,进了他家,他家里一群自驾游的游客在吃早餐,他们看我一个人骑行,就很大方的请我吃早餐了。随后我得知他们住藏家每人花销都是一百多,再想想我所花的40,便觉得庆幸了。毕竟一已经是国庆期间了。  
新都桥有“摄影天堂”的称谓,在我看来,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虽然沿公路两旁有不错的田园风光,但要说“天堂”,就太夸张了些。而且,我骑过新都桥时,公路两旁大多建成了藏式客栈和饭馆。以公路风光闻名的新都桥还剩下多少风光可看呢?摄影天堂这个称呼,其实是破坏了新都桥这个地方的。  
虽然应该遭到了许多破坏,但新都桥的山水和人家,依然是是有看头的。  
太阳升起不久,阳光打亮了山体的一侧,另一侧还在阴影之中,这道亮线也是稍纵即逝,还好我也幸运了一会,遇见了它。无法使用慢门,所以对云层做了径向模糊处理。  
虽然应该是秋天了,但十月初的新都桥却还是没有看到很多黄色。  
这张图我只做了一步处理,就是拉高对比度。风景越好,照片需要做的处理就越少。  
这一张和下面一张都不是在318国道了,是在新都桥转向塔公草原的省道旁。塔公草原也是我极想逗留的地方,然而我在转向去塔公的时候却又反了悔。是因为我的自行车刹车不好使了。我的自行车刹车本来就不好,在去四川前修了一次,修车师傅说也只能对付用一段时间。因为过二郎山、雅家梗、折多山之后,都有大量的下坡,刹车一直用,到了这一天刹车已经不怎么好用了。在新都桥转向塔公这路上一开始就是一个下坡。而且国庆刚开始,去塔公的这路上车辆不少。这个下坡下得十分惊险。我为了避让前方的汽车,只得跳下车用脚刹,当时车速二十多公里每小时,我跳下来差点摔倒,脚底板重重地疼。 塔公和新都桥有400米的海拔差,也就是说一定还有下坡,所以犹豫片刻后,我放弃了塔公草原。  
放弃了塔公以后,就走上了高尔寺山的上坡路。高尔寺山在修新路修隧道,这条老路许久无人维护,已经路况极差,坑坑洼洼的还尘土飞扬。在这里我还又遇见了前一天抛弃我而搭车的湖北汉子。湖北汉子还和另一个徒步进藏的四川人结伴。遇上了他们,我便又推车前行了。我和湖北汉子说了刹车的事情。湖北汉子叫我到了稻城就把自行车卖了,不然会是累赘。其实我也开始那样想了。400元的自行车敢在川藏线上这样走也不会有几人了吧,这条路对它来说,也许是难了些。  
快到高尔寺山垭口的时候,回头看一眼远处群山。注意画面右下角的公路,看那尘土飞扬的样子,而我们是从这样的尘土里面穿过来的!  
到了海拔4412米的高尔寺山垭口了!这一天在路上还遇见四个从杭州骑过来的骑行者,他们帮我调整了一下自行车的刹车,虽然效果不好,但也还是很感谢他们。他们之中还有两人没到山顶时就发生了高原反应。高原反应这事,高大的胖的肌肉发达的人容易发生,因为他们耗氧多。我此行从未发生过高原反应,不用药物在高海拔地方也能跑能跳。  
学过一句古诗吧“天光云影共徘徊”,我想这就是“天光云影”了吧。  
这座光影斑驳的山,像不像一座金字塔?  
开始下坡了。那三个骑行者(有一个高反太严重,搭车走了)下坡前对我说你慢点。然后他们下坡一下子就没影了。我却努力控制着车速。但此刻忽然又变天了。阴云密布,随后开始下雪。雪下了一阵之后,就变成了下冰雹!高尔寺山这条老路路况本来就不好,遇到雪和冰雹,不一会儿就变得满是泥泞。随后那段下山路我再也不敢上车骑了。不仅是因为泥泞和车辆来往。更重要是这条下山的路,路一边是山壁,另一边却是山崖,而且这条老路没有护栏。在盘山路的转弯处,若是刹不住车,恐怕就没有命回来了。
看这张海拔与里程图,就可以看到,从高尔寺山到雅江的这段下坡几乎是318过道上最陡的下坡了。        骑是不可能了,只有推了,可是如果推下去,要推到有人家的地方,一定入夜很久了。又不能在山崖的路上露营。所以我想要搭车了。我一边推车,一边注意身后的来车有没有适合搭车的。但推了一段时间我还是发觉,推着自行车是很难搭车的。所以决定要把自行车扔掉。它陪我逛过沈阳城的街巷,它陪我从沈阳一路回到南通,他陪我去过海螺沟走过川藏线,但,我真的要抛弃它了。       我把自行车靠在路边一根柱子上,把行李都背在身上,向下走了一两公里。看见背后一辆卡车慢悠悠的开过来。我转过身看着它,都不用招手,开车的藏族大哥就判断出我的意图。于是我顺利搭上车,终于在晚上八点多的时候,到达了雅江县。        我这一路,每一个县都只经过,而没有进过县城。康定县我直接从县城边上进了318国道,而泸定县我却是绕道海螺沟而不曾经过。雅江是我第一个进入的县城。这个县城实在太小了。在我老家南通,许多镇都比它大。雅江是建在一个山沟里,县城旁就是著名的大河——雅砻江。 在雅江县里找银行的时候,一对母女俩问我住宿吗,她们说三十。我想还可以,就和她们走了,她们和我聊起来,就知道我是一个人骑行至此,自行车遗弃之类的事情。到了住处我拿出三张十元的时候,那个母亲却只拿走了两张,说:你挺不容易,二十就行了。随后我打算休息,那个女儿却在之后又拿了一些吃的水果来给我,还给我带了一瓶啤酒。
可笑的是,她给我拿了啤酒,却没有给我拿启瓶器!小姑娘是把我当成会用牙齿开瓶子的怪蜀黍了吧!我问她几岁,她说15,随后又改口13。那大概是虚岁15,周岁13了。嗯,比我小7岁。还是可以叫我哥哥的。          徒步第一天:没有了自行车,我就化身徒步旅行者吧。就像遇见的那个湖北汉子和那个四川徒步者一样。我没有打算纯徒步。我知道有一个只身进藏的独腿的背包客,他是纯徒,甚至在背包上写着“不搭车”,可能很多热爱旅行的人都听说过他。世上牛人很多,我办不到。没有了自行车,我可以走,但可以搭车的话,我也不会放过机会。以前在呼伦贝尔行走的时候,也搭过几次顺风车。算起来也算是有经验,而且我又不是生的虎背熊腰,膀大腰圆,一路来往的司机也不会对我心生戒备。所以这一天,徒步加搭车,就顺利到达“世界高城”理塘了。
刚出雅江城,就遇见了藏民结婚,匆忙按了两张。民族盛装在我看来是很漂亮的。新郎前面的小男孩长得好可爱啊~  
这个藏族小伙怎么盯着我看呢。。  
嘿嘿!小伙儿,在这么好的风景里方便真的好吗?  
昨天的那场雪给我昨天带来了巨大的麻烦,却成就了今天的美景。瑞士风光,不过如此吧?  
看山体上是否有光斑和阴影,是判断高原多变天气的好办法。  
到了海拔4718米的卡子拉山了!可惜是搭车过来的,不是走到这里。说起来也算是遗憾了。  
能在海拔四千七百米的地方住帐篷!谁这么厉害?  
坐在车里,难用单反拍照。途径这个别有风情的小镇,用手机拍了几张。  
和蔼的藏族老大爷。  
在藏区,山上刻着藏文的场景很是多见。但是刻着硕大的“中国共产党”万岁,就不多见了吧!  
 嗯~山上放养的牦牛们,据当地人说它们有的吃着山上的虫草长大,营养价值不菲哦
 走在318过道上,总是可以时不时的看到雪山。
这又是一张手机摄影的片子,这极简画面,拍到后,立马设成手机锁屏壁纸了。  
中途风景秀丽时,我便想下车徒步了。风景好,搭车真的会错过许多。就是为了风景来的,不要赶路,宁可多走一些。途中又遇见四个徒步旅行者。(还有一个不在画面里,在我的身后)。我们五个来自不同的地方,但他们四个都是去拉萨的。我跟随他们不走公路,直接从山脊上截近道下去。那个雪地滑啊,他们还有登山杖辅助,我只好拿出三脚架来做登山杖了。  
理塘城西就是一片连绵的雪山。雪山上翻滚的云层是我这辈子头一次见的。  
见到这片雪山时,我第一个反应就是,它是不是格聂神山?格聂神山是四川第三高山,在藏传佛教二十四神山中排名第十三。稻城三神山也不过排名第十一而已。格聂神山至今仍是处女雪山,无人能成功登顶,登山者要么放弃要么死在山上。山不在高,珠穆朗玛虽高,但登顶的人却不少。像格聂,还有云南的梅里雪山,都是处女雪山。稻城三神山好像也是处女雪山(这个我不是很确定)。可是后来得知它并不是格聂。是啊,真正的格聂比理塘城高2000多米,而这座山比地平线高出的程度太少了。真正的格聂我何时能得见呢?  
白色和蓝色真是绝配。  
这也是奇景。雪地和云朵连在了一起。  
 五点多,终于到了理塘东城门了!这座海拔高达4012米的县城,有“世界高城”之称。而所谓的“日光城”拉萨,海拔也不过3600而已啊。        理塘不同于雅江。雅江是城小人多,理塘却是城大人少。进理塘城时,一群嬉戏的藏族小孩对我们喊“扎西德勒”。这群藏族小孩忽然叫我想起了我上一次来四川,遇到的一个上海青年,他辞去原有工作,来理塘支教两年,他戏言自己没有结婚就已经有三十几个娃了。也是他让我知道了格聂神山。我想,这才是真正的正能量啊。那些自己多么努力,获取了怎样的成就的故事算什么正能量呢。动机不是影响别人和帮助别人的,我都不认为能算是正能量。        又扯远啦,说回我的旅程,我们一行五人在城中转了一下,找了一家骑行客栈住下,晚上又开始变天下雪。悲催啊,晚上雨雪,白天放晴,竟然成为了规律。听说高海拔的地方不容易睡着,我忐忑的就寝,但可能是因为累了吧,也可能我真的是对高原反应免疫的,我还是睡的很好,而和我睡一个房间的河北人却后半夜没能睡着。               10月4日:到达稻城!这一天就要和他们四个分道扬镳了。他们去拉萨要继续向西,从理塘向西再走200公里就能进入西藏地界了。而我去稻城,则是向南。他们几个联系好了拼车去下一站巴塘。而我还不知道怎么去稻城。          我也不再想徒步或是搭车了,理塘与稻城相邻,但理塘居然没有去稻城的班车。于是我打算也是拼车去稻城吧。          联系好车以后,在车里另有一个女孩,也是独自出行。我还想,要不要和她结个伴呢?当我见到她的时候,还是有一些失望的。大概有胆量一个人远行的女孩都是长得比较安全的?今年出事的女大学生很多,但她还是辞职一个人进藏。然后又回成都,再来稻城。“辞职去西藏”也是新四大俗之一哦,那么多人前赴后继地进藏,西藏的风景真能好过川西吗?我看是未必啊。          那女孩说她是一路“徒搭”到理塘的,却只花了三天。这。。恐怕主要是“搭”,很少有“徒”吧。说起来,在翻越折多山和高尔寺山的时候,我也看见一些越野车的车顶绑着自行车,或是装着自行车的小卡车,想来是一些骑行者畏惧上坡而做的吧。川藏线上有多少人是真的从未坐车,走完或是骑完全程的呢?
一片万里晴空,完全不像昨夜下雪的样子。  
一片荒凉雪原,这一片也算是几十公里的无人区了吧。  
去稻城要穿过海子山的一段。海子山之所以叫海子山,就是因为在这片山里有成百上千片海子。这其中著名的大的海子是难得见了。只有下车这一个地方,有一片不大的海子。  
嗯,海子很蓝,天很蓝。           下午,到达了稻城县。十一期间,稻城县的住宿果然很贵,而我的帐篷却在雅江县寄回去了。我连续在城里转了四五家客栈。最终在一个藏民开的客栈里找到了80元一晚的床位。         这个时候我开始犯愁了。稻城距离我的目的地——亚丁风景区还有110公里,我该如何到达呢?到亚丁还得三个小时,这样的话,我进景区的时间就会少很多了?难不成是第二天到了亚丁,我还得在亚丁外面住一个晚上?景区那里住宿一定比稻城县里还要贵吧。         实在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当晚,住处的一个朋友联系好明天一早就去亚丁的包车了。我便与他结伴了。只不过,要我们四点就起床!         10月5日:重头戏来喽!惦记了三年,终于进亚丁了!         起了个大早,还能看见星空,进川西以来几乎夜夜雨雪,除了在新都桥那晚是晴天,也就只有这一晚了。我还遇见一颗闪亮的流星。嗯,拜会三神山的愿望要成真了。
这就是我们一行拼车的六个人了,随后进景区我们也是结伴而行。  从左到右分别是:阿姨,我,谷子,阳刚,小周,娟子。我是我们六个人中年龄最小的。         我们六个都打算在亚丁游玩两天,所以进景区就直奔亚丁村找寻住处,几经辗转,终于在一个村民家找到了150一晚的床位!还好,景区里这个价位已经算是便宜了。 然后,就是把自己投入大自然的时候了~
刚进亚丁景区,坐在观光车里,沿途便能看见稻城三神山之一的仙乃日神山。仙乃日神山海拔超过6000米,在藏区被视作观音菩萨的化身。  
可以看到画面右下方隐藏在阴影里的村庄吗?那就是亚丁村了。  
如画风光,真想把它裱起来。  
从冲古草甸到洛绒牛场,有一段较长的路,我们决定乘坐景区里的电瓶车。途中穿过一片森林。  
跟在我后面上电瓶车的,我们互相对视,都“哎!”了一声。那不是和湖北汉子同行的四川徒步者吗。想不到他也来了亚丁。他没有自行车也和我同一天到这里,看来他一路上没有少搭车啊。  
远方已经能看到稻城三神山中另一座神山央迈勇了。注意画面下方,植物还都被白雪覆盖着呢!  
央迈勇神山海拔5998米,她在藏区被视为文殊菩萨的化身。她的身形是有曲线的,有弧度的,宛若窈窕少女。  
到达洛绒牛场了,草场因为有雪的缘故,走两步,鞋子就湿了。    
亚丁的看点是山,它的水不多,但这一条名叫”贡嘎银河“的水流经整个景区,在某些河段湍急奔流,在洛绒牛场这一段,便安安静静。  
努力低下去,把相机贴近水面,只为得到这央迈勇雪山与她的倒影辉映的画面。  
云朵流动,在央迈勇的身上留下两道阴影。
这就叫做清澈见底。  
之所以处理成黑白,是因为云朵太白了。  
洛绒牛场,确实是有许多牛的。  
亚丁开发还不算久,所以还有很多”原生态“的状态,比如说这一条泥泞的路,时不时还会在这条泥路上看到马粪。    
近距离看央迈勇  
在这里拍婚纱照一定棒极了。  
斑斓的色彩。  
接下来几张都是同样的处理风格。高对比,低保和,锐化,暗角,简单的四个步骤就可以把山体硬朗的质感表现出来。  
 经过将近四个小时的徒步爬行,终于到达了海拔四千六七百米的亚丁牛奶海了。牛奶海近看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比较清,但在高处看牛奶海,它就会呈现出碧绿之色了。
五色海比牛奶海还要高一个山头,应该是海拔近5000米了,这片海子让小周和阳刚产生了比较严重的高原反应。其他几人也有轻微的感觉。连我都觉得有点喘了。可惜的是,到达五色海时,又变天开始下雪。。五色海也不能呈现五色的样子了。  
等我们从五色海下山走了一段,天却又转晴了!  
下山快了许多,不到两个小时又回到了洛绒牛场。  
牛场金灿灿的,这个时候看央迈勇是最美了。  
低角度拍摄倒影,这招真是屡试不爽。  
我倒是想等它睁开眼的时候拍一张,可惜等了几分钟它始终闭着眼。  
天色将晚,该回亚丁村了。途径稻城三神山中的第三座——夏诺多吉神山。夏诺多吉海拔也是5998米,被藏民视为金刚手菩萨的化身。亚丁天气太晴,每一张照片都需要减曝光补偿,而这一张为了不让被阳光打亮的山顶过曝,减了近三档的曝光补偿。  
夕阳是奇特的,在山下照出一片亮。  
那条贡嘎银河在夏诺多吉脚下就已经化静为动了。  
看,这条河又静了。  
在冲古草甸,是看夏诺多吉的最佳角度了。  
入夜了,月升夏诺多吉。          当晚,阳刚和小周纷纷表示累和不舒服,明天不想出去玩了。小周还借了别人的氧气袋来吸氧。  我真怕他们嚷嚷明天要早走,我毕竟是还未尽兴。所幸,另外的女孩和阿姨还是愿意继续游览的。        10月6日:阳刚早早就起,回稻城要走。我也起得挺早。所谓好光在晨昏,我想早起去拍雪山。然而那两个女孩和阿姨却说要到八点再出发,那么清晨的时刻就过去了。没有办法,说好一同行动的,我得等她们。于是错过了最能出片的清晨时刻。
这是开头那一张了,今天的第一张照片。  
虽然错过了清晨,但奇妙的光线还是有的。拍下之后,只要在后期强化那道光线就可以了。  
手持六分之一秒!我算是铁手了吧。  
那条河又呈现动态了~  
九寨的水很清,亚丁的水不逊于它。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张夏诺多吉了。  
在冲古寺。仙乃日~我们又见面了。  
这一张是接近原图的,只是稍稍加高了对比,和调整了蓝色的色相。  
来到了仙乃日神山脚下,可以近距离看他。我在神山之下遇见了一个藏族出家人,在磕长头。原来他是从拉萨一路磕了三年长头来到亚丁的,就是为了朝拜他们心中的神山。这就是信仰。还记得上面说过的么,稻城三神山在藏传佛教二十四神山之中排名第十一的。  
           好了,亚丁之行结束了。下午我和小周,阿姨一起出亚丁。那两个女孩谷子和娟子却还想在景区里待一会儿。 随后我和他俩分道扬镳。到了稻城县,直奔客运站,回成都的车票已经卖光,我只好先买到达康定的车票。        随后找住处,我去了4号那天看过的一个旅店,四号那天最低住房还是100元的,六号就只要40了,可见所谓“热门”不过几天而已。亚丁十一期间是每日限流5千人。但实际上5号只有3千多人进去,而六号就只有两千多人进景区了。               10月7日:踏上归程。早晨六点的客车,到下午四点半才到康定城。客车一路走的也是我走过的路,回程也是一番回味。                         在客车上遇见一个96年的男孩,走过的地方竟比我还多。他从十五岁开始,每年都会出远门。我遇见他时,他已经出门一个多月了。而他则是从西藏阿里地区回来的!                         傍晚我们在康定客运站旁边,发现了一家青旅。是贡嘎国际青年旅社。我们选择了25元的阁楼床位。我出门多次,却是第一次住青旅呢。这家有一面照片墙。我随手拍了两张  
照片里的两个人很兴奋的样子            10月8日:这一天从康定回成都,早上八点出发,下午四点半到成都。到了成都后,我又和那男孩找了一间“璃雅小筑青年旅社”,这家青年旅社很是奇特,是开在一个小区里的,要进这个旅社,还得跟着其他居民走才行。对了,这家旅社的老板和我同姓,真是缘分。                       10月9日:这一天晚上的火车回沈阳。白天的时间我想用来在成都市里转转。我又去了一趟宽窄巷子。两年半前,我去过一次四川,在宽窄巷子走过,故地重游,看它可有什么变化呢。
一面墙上雕刻着一幅上世纪的照片。游人们很乐意在此留念啊  
两年半前就看到有人在宽窄巷子扮成铜人和游人拍照赚钱,两年半后,他们还在这里做着同样的事。  
大概是之前来过的缘故,拍摄欲望不强,反倒是想拍一些自己。  
还是自己。  
在宽窄巷子这样热闹的地方,却还有安静看书的人,这样的画面是不可以放过的。
成都是美食之都,宽窄巷子更是各色小吃的聚集地,可惜都不便宜,我也不爱吃辣,就都没有尝了。       10月10日:在火车上。。             10月11日:又经过了44个小时的硬座。终于在这一天的下午,回到了我的学校。            
      总结:此行包括来回火车上的时间,大约20天。共计花费2800元。其中600火车票,景区费用400,客车票300,拼车250,住宿565,托运自行车和邮寄帐篷120,余下的就是饮食了。       走过的地方越多,就越觉得中国太大,走不完。       自从开始不断行走以来,每一次都竭尽可能地去省钱,每一次都尽量选择艰苦的目的地和方式。因为我害怕别人说我是在“玩”。这世上哪个人不喜欢旅行呢?他们之中的大多数都在努力探索“旅行的意义”。有时我想,那是不是他们在为自己的“玩”而找寻让人信服的理由呢。有时,我还会想也许我可以用一次比一次省,一次比一次苦的行程,和一次比一次好看的照片来感染别人和鼓舞别人,让那些抱怨着没钱没时间怕危险的人,因为我而拥有那所谓的“说走就走的勇气”,这或许会是我所能传播的正能量了吧。然而我知道,我还远远不够,我这一路上遇到的和听说的牛人够多了。我得承认,不论我抱着怎样的目的,历经怎样的过程,别人还是往往会用一个“玩”字来概括你二十天的辛苦。        没有关系,我的玩心是很重的,以后,我还会玩得更狠。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magi麦麦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荷兰旅游会议促进局北京代表处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