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草原别有风味,搏克赛驼更显豪情

闫晓苹
戈壁滩上的天赐生灵——骆驼文化节
苏尼特右旗   第十二届 骆驼文化节搏克
  生命本就是一场旅行。一阵风,一溪水,一片云,一座山:只要用心去感受,处处都是内心的震撼。“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那是无垠沙漠,苍凉边关;“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那是长年戍边,思乡不还。诗与远方就在征途中,去进行灵魂与天地的一场对话,去遇见灵魂深处最真实的自己。
  与草原相遇,终不是偶然!
  风卷着雪飘于夜间的路上,呼啸的冬季特有的白毛风肆虐整个草原。在这个有些黑的夜晚,我与苏尼特右旗相逢在旗影剧院,以一场《红色轻骑兵从这里出发》晚会为开场,我用镜头去捕捉蒙古人讲述草原的故事与爱。
  草原的文化与民俗风情自古以来蕴藏着无穷的魅力,被誉为“文艺轻骑兵”的全国第一支乌兰牧骑诞生在苏尼特草原,也正是这台晚会的由来。当马头琴圆润低回宛转的声音响起时,载歌载舞热情好客的草原上的蒙古人向来客展示他们精彩的一切。鲜明的民族风格一一呈现在舞台中央,旋律优美的合奏、演唱。在这场视觉与听觉的饕餮盛宴,感受着蒙古族人的演唱气息宽阔、感情深沉、草原气息浓厚。游牧民族的舞蹈揉合了自然、草原、浑厚、含蓄、舒展、豪迈等特殊的韵味,融欢快、优美与矫健为一体。看豪情万丈的蒙古汉子在舞台中央生动而真实地表现他们对草原的热爱,我看到了蒙古族热情、开朗、剽悍、豪迈的民族个性。
  暴风雨雪,皆是自然赐予。草原上的人从来不问为什么有暴风雨雪,不追究只接受。世间大美,多是至美而至伤。生存在这里的游牧民族,坚韧的性格迎着四季的风霜雨雪,观赏天地大美之绝色,成就了他们豪迈而坚韧的性格。
  冬日的夜晚并不宁静,听雪在夜里被风带起,旋舞,呼啸!今夜,我于蒙古包内觅一夜好梦。终是在无尽岁月时光里,跨过高山海洋,朝拜过神山圣湖,于滚滚红尘恬憩间,我于草原相遇。四季有轮回,万物有灵气,草原在这个冬日迎着凜冽的寒风,如诗,如歌,若梦,若幻地美丽着。
  清晨的草原沐浴着阳光,映着无际的白雪地,日出的光略显些许张扬地映照大地。冬日的寒风刺骨,一群骆队正缓缓走过一个又一个蒙古包,走向草原深处。我追逐过去,寻找阳光下驼队的影迹,只为找寻朝阳的光辉下骆驼的模样。
  塞外草原天极处,闲云垂于边际。天蓝得令人有不真实的感觉,映着长长的排成驼队形的雪雕,偶有羊型或马型雪雕独立一隅。周边还有数个蒙古包围起来,生动呈现草原的辽阔。这里是苏尼特右旗的“巨弘”第十二届骆驼文化节主会场。
  我与骆驼最初相遇是在新藏线上,荒芜的戈壁,千里无人区,与一群骆驼相遇,对视。山承载着亿万年的荒芜,呈着苍凉之色;驼群走走停停,身后映着山与荒野,它们的生命充满了无限的渴望与坚强。再一次与骆驼近距离接触是在地表温度高达68℃火焰山,骆驼耐高温令世人叹服。待到深秋游额济纳时,胡杨林三千年的执念与驼群伴着朝阳带着千万年无尽的安全感向我缓缓走来,迎着日出,仿似时光凝固……而今,冬季茫茫草原上,我与骆驼相逢于数九寒天中,驼队迎着蒙古特有的白毛风,披星戴月从辽阔草原走来。
​  我在这里,你在哪里?
  “……我愿融化在你宽阔的胸膛
  一望无际的草原随你去流浪
  所有的日子像你一样晴朗……”
  冬雪迎着风,时不时将白雪铺就的毡毯掀起,或浓或浅白色的雪,随风伴着驼群飘舞着。这就是草原上特有的“白毛风”。风啸阵阵,力度之大,令我体会到了冬季草原气候极端的野蛮,大自然永远垂青坚韧的生命。
  虽说曾在不同地区与骆驼有过不同的相遇,而今与茫茫雪色草原,与如此大批雄伟硕壮的骆驼群相遇,我是第一次。看骆驼临风而立,雄壮威武,鬃毛迎风飘起,有草原侠士的风范。面部布满霜雪,却依旧活力十足,这是一种震憾的美,我心中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来自对生命的尊重和崇拜。穿梭于骆驼群中,不停的按着快门,看清晨的阳光在驼群中斑驳着,踏在草原的雪地上,缓缓走来走去。随着开幕式启动,参于赛事的骆驼们雄健的身姿奔向冬季雪野草原深处。寒冷的冬天是骆驼的世界,冬季苍茫的草原上,驼主人精心打扮自己的赛驼。高大雄伟的赛驼,在银装素裹的草原上驰向远方。
  当然,开幕式上一大看点就是着盛装出席开幕式的蒙族人。着鲜艳的民族装束的人们走在冬季大草原上,与骆驼特有的驼色形成自然中最完美的色彩。
  蒙族人肤色有着紫外线过度的照射以及冬日寒风刺骨的袭击,他们的脸上写满了乐观和沧桑。而美丽的蒙古族女人,在广阔的草原中一代一代美丽着,传承着草原的生命。
  我听闻苏尼特骆驼是戈壁的蒙古草原“天赐的生灵”。远古时,苏尼特草原富有土质和植被,是苏尼特双峰驼最佳生存领地。随着时光不断的搁浅,沧桑巨变,昔日的丰蕴草地变成了戈壁荒漠。你若坚强,岁月无恙,优胜劣汰的自然规则,使坚强极具韧性的苏尼特双峰驼繁衍生存下来。
  “南山盖雪,北山结冰,两山之间有龙在作响。”这句话猜草原上的一种动物,答案你们一定知道了,就是骆驼。而南山与北山指的是骆驼的双峰。
  苏尼特双峰驼因其耐旱、抗寒、忍饥挨饿耐渴的特点深受苏尼特人的推崇。这些来自驼峰的功劳,它是骆驼耐力久驻的一切来源。驼峰中的脂肪也是优质香皂、化妆品的原材料。
 公骆驼雄壮威武保护家园不受侵害,母驼则是慈悲的生灵。据传说草原有母驼哭羔的故事。生存环境的恶劣,时常有牧畜幼羔夭折,痛失爱子的母驼会多日不吃不喝,泪流不断,每每会到失去幼羔的地方徘徊良久,不忍离去。思而不得,念之不见,想来是最神伤的事。
  除棕驼、黄驼以外,苏尼特草原还有少量的白驼。蒙古人历来崇尚白色,从而也特别喜欢白驼。白驼是圣洁的象征,蒙古人做为最珍贵的礼物。
  苏尼特右旗自2007年,每年元月九日举办骆驼文化节,展示丰富多彩的赛驼、驼球等民间体育竞赛项目,到2018年元月九日已是第十二届骆驼文化节。苏尼特右旗享有“骆驼文化之乡”的美誉:苏尼特骆驼文化更是被列入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如果提到丝绸之路,眼底心间一定会出现沙漠,骆驼群,商人。骆驼,自古就有“沙漠之舟”的称号。千百年来,骆驼以其温顺坚韧的性格,走出一条文化沧桑之丝绸路。
  来草原,不看蒙古族摔跤枉来草原。草原上的人们把蒙古式摔跤称作“搏克”它是蒙古族“男儿三艺”(摔跤、赛马、射箭)之首,是目前世界上流行的各种摔跤运动中完整保持古老民族特色的直接对抗性竞技体育运动之一。
  近代方志记云:“肇自古昔,为蒙古最嗜之游戏。若逢鄂尔博祭日,则必举行此技。角者著皮革之单衣,跨长靴。东西各一人,登场而斗,以推倒对方为胜。”蒙古摔跤大体分为踢、绊、缠、挑、勾等三十余种、三百多个动作。
  摔跤比赛是在下午开始的,我穿梭于围观的蒙族人身边,挤进赛场内,看摔跤手或动或静、伺机而动、以智以力各种取胜法。摔跤手时而两个人缠在一起,静止不动;时而突发制人,动静相宜:呈现摔跤这个古老的传统竞技文化的传统。摔跤手身边有裁判,时而会将正在对峙的摔跤选手引至赛场中心,以免发力时伤到观看者。
  草原上的冬季,银装素裹。漫长寒冷的时光里,却有你不曾见过的美。马头琴低回的声响还在我耳边环绕,白色无垠的草原上,我与天地如此近距离的接触着。触碰不到蓝天白云,却听到来自草原远古的乡愁,向我的灵魂诉说草原的梦想和磨难,最柔软苦涩的乡愁在这片辽阔的草原得以释放!
  诗与远方
  在你脚下的漫漫征途中
  辽阔无边的草原
  我们有一场遇见
  我在这里
  等你到来
  你不曾言语
  却道尽坚强
  听风吟尽岁月
  不悔此生邂逅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闫晓苹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