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张挂面丨舌尖的美味、指尖的传承,探寻家的味道

周末旅行攻略
对于一个地道的北方人而言,如果几日不吃点面食,定会觉得日子里缺少了些什么。平常的生活中,或许不能察觉出面食有多么的重要,只有在你待在异国他乡吃不到熟悉的味道时,才会发觉那些细微的存在竟也变得如此重要起来,似乎生活里点点的幸福感都是由它缔造的。
在庐东、在八斗镇、在花张集,这个不大的集市,却是被一样面食霸占了味蕾。这面食,不管南方人、还是北方人,都不是陌生的。挂面,便是面条,只是这挂面是手工的挂面,是日复一日用双手和着日光和微风,一下一下抻出来的。不由得,那面里便带着那抻面人的喜怒哀乐,如那衣裳、围裙一抖弹出的面粉,洋洋洒洒流传了多年,直至今日,亲眼目睹,竟也对着挂面生出了别样的情愫。
儿时的记忆里,闷热的夏季,老爸总是会下一大锅的面,起过凉水的面条Q弹、加上黄瓜、加上西红柿炒蛋的凉面老爸总是能吃上几碗,似乎院子外的知了声都变的悦耳起来,整个夏季便也少不了凉面的踪影……时光变迁,多年之后,我长大,老爸真成了老爸,但似乎对于“面”他依旧情有独钟,每每回家时,晚饭总会有一顿是少不了的面条。而在花张集亲眼看见那手工的挂面,我似乎懂得了老爸对于面条的执念,不在只是美味而已吧。
爸爸对于面的热衷,正如花张人的早晨,都是从一碗挂面开始的。这个不大的集市,每天要消耗掉五百多斤挂面。从挂面下锅,到煮熟上桌,看似不到五分钟,但其背后却有着很深的工艺。
我们走进这个小小的村子,走近这手工制面的手艺人家里,亲眼目睹一场美味的诞生。王登前,是花张集的一位老挂面手艺人,今年64岁。每天凌晨两点钟,他就悄然起床,洗漱整洁后,开始挂面加工。他从事挂面加工制作,已有整整40年。家里现存的储存面粉的木桶以及发酵面粉的盆、钵都是从爷爷辈那儿传下来的,迄今100多年历史,也算是几件文物了。
老人告诉我们每晚12点开始揉面、醒面,夜里两点开始面进行纯手工加工,面里只放些盐不放碱,碱虽然有助粘的作用,但不融、面色泽易黄不通透,水用井里地下水不用现成的自来水,因为花张集处于江淮分水岭高地,易旱雨少,井水通过土壤层层过滤清澈见底,用井水和面通过反复柔、搓、锤、打、拉,最后盘条上筷后放到专用制作的保湿箱内让面自动收缩定型,整个过程需要近4个小时。
王登前住在花张集的东庄,整个庄子以前都是做挂面加工的。随着时间流逝,许多的年轻人都外出务工,能留下的人本就不多,更不用说在去做挂面了。王登前的老伴无奈道:“我们没办法出去,要照顾老人,更是因为孩子他爸对于做挂面这门手艺,是祖宗传下来的不能丢呀,我们也只能是干一天算一天!”说话的同时,也不忘拿面棍往挂面架上插,插好后,开始抻面。见王登前小心翼翼的将面条慢慢地开始抻,不快也不慢,要讲究技巧,不然这面定是成不了形。
抻面除了诀窍,还要掌握几大要素:阳光要好,风不能大、也不能小。风大挂面会吹掉,没风,挂面不能收水。见他们老两口来来往往从屋内拿面棍到屋外,一面抻面条、一面咧着嘴,似乎这样日复一日相同的动作没有一丝的枯燥,反倒成了这蓝天白雪的世界中一抹最温情的存在。
在东庄,像王登前夫妇俩现在仍在从事挂面加工的人家只有五户了。他们每天最多也只能加工一百来斤,而且供不应求。不过,也正是这些传统手艺者的坚持,让我们还能领略、感受到花张挂面这传承两千年的手艺,在当下仍有其极强的生命力和供不应求的场面。
我总觉得,对于手工艺人而言,顽强向上的生命力才是支撑着他们前行的根本吧,或者换句通俗的话来说,那些他们日复一日做的事都是可是骨子、埋在生活里生了根的存在,无法从身体和呼吸重剔除,于是,就这样不辞辛苦、不计报酬的走下去。而对花张挂面而言,这传承两千年的手艺更是让人感动。
【关于wo丨乍暖】
一个时而文艺、时而逗逼的我
一个想要从南走到北、再从东走到西的我
一个健忘却又爱回忆的我
嗯~
就是这样
一个想要撒一点野的我
……
【图文/乍暖 微博@乍暖行书】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周末旅行攻略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环球梦游记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