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飞霰至,雪待故人归

美宿Meisu
▲ 芦茨湾的远山落雪,「原乡芦茨」远眺可得
山里的人等雪,等的秋水都望穿,终于盼来了,还是古人诗歌里的:千山暮雪。
春日里我们开篇「一封花信」,那个时候山上飘过一场不大不小的雪,人在山下,等雪止了我们赶上去,雪已踪影无寻。读书时同侪说北方野草里的积雪,留着是等下一场雪,山不留雪,想必是春信已至。
等来这场大雪,方知「终于」意味,好些天日,山里的孩子不知道看了多少次天气预报,眼看着天色暗了下来,飘下来的却是雨,心凉了大半截。
举杯邀月月不见,饭足茶罢留杯离去,夜半醒来杯中雪已满,那份惊喜与激动,也是难以名状了。
江南的雪难得一见,也风雅至极,发雪信的那日,脑子里都是一些美好的意向:重雪折竹,江上飞霰,背灯素尘……
就连实际上有些不便的道中积雪,江南人在雪地铺上草垫,人走上去,光想想也有几分逍遥。
我们建在山上的房子唤名「白云深处」,此时最是应景:片片飞霰落,色如白云浅,深处重雪累,竹折夜半声。
夜里等人家把灯火熄灭,白的房子闪着浅色的光,像是童话里的城堡。
▲ 山上雪大,压断了不少竹子
昨晚来的客人说晚上听得见「噼里啪啦」的响动
古人写「半夜倚乔松,不觉满衣雪」吟苦寒。
说是歌颂,苦寒却是真苦寒,夜里拍山里的雪,看着是梦幻,手指冻得通红,可愉悦也是真愉悦,夜中山林阒寂无声,唯素尘翩跹,似星屑闪光。
雪现山林间,枯枝隙中飞。
山行一路,残雪压枝,时不时传来簌簌的声响,也分不清是雪落还是人惊动了飞鸟。
▲ 上山至「白云深处」
一路雪盖群山,群青大隐
再往上行至「白云源」,冰雪飞瀑
去荒野,宛如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白雪覆盖的「原乡芦茨」,江上落雪水中映,举目雾薄远山青。为了看屋舍上落雪去后山,路中雪越下越大,竹上青灰顺着风灌至脖颈,凉飕飕却也美滋滋的。
夜深人静,“背窗雪落炉烟直”,烤着炭火,一杯薄酒,醺醺然,推窗探雪,梅香潜入室,绝了。
雪待故人归
来看山里的雪吧~
/
山中近日持续降雪,雪天路况随时有变
来山里观雪的朋友
出行前可通过管家了解最新线路情况
出行也务必注意防滑和保暖
我们在山里
等你来
——————
原乡芦茨&白云深处
即是一间民宿
也是一种植根于山野的生活方式
- END -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美宿Meisu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荷兰旅游会议促进局北京代表处
相关游记
  • 程涵hh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