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后不知天在水 满船清梦压星河,秘鲁12天行记

花果山的石头
作者:年光到处皆堪赏
从前一场伟大的旅行把我的生命切成两段,前一段在某个别的地方,继续扭动,就像一条被砍成两段的蛇。
这个别的地方就是秘鲁,也许到了许多许多年以后,马丘比丘的雾气和亚马逊的落日仍会成为我最珍贵的记忆,而那里,也会是我最想回去的地方。
♥行程概况♥
第一天:纽瓦克——奥兰多——利马 第二天:利马一日游 第三天:利马——库斯科——Sacred Valley 第四天:Ollantaytambo——马丘比丘 第五天:Sacred Valley(古盐田、印加古镇等) 第六天:Sacred Valley——库斯科(上午到库斯科) 第七天:库斯科——Iquitos(夜航) 第八天:亚马逊雨林 第九天:亚马逊雨林 第十天:亚马逊雨林——利马(夜航) 第十一天:利马一日游 第十二天:回程
♥关于交通♥
利马机场有Wifi,我们叫了辆Uber。因为担心司机英文不好,直接在app上输入地址会更靠谱一点。事实证明,利马城内Uber很多,便宜又方便,是旅行者的首选。
库斯科明显落后,机场附近只有所谓的“黑车”,从机场到Plaza Mayor附近大概在六七十索尔左右,虽然砍价失败,但到达目的地后我们想多给司机一些小费,因为库斯科城里的路面都是石子山路,坡度逼近90,比旧金山的路还要陡上10倍。而且最后500米,车是从山坡上倒下去的,仿佛好莱坞电影的特效……
当天下午从库斯科赶往Sacred Valley有点曲折,大巴车要坐七八个小时,我们原计划是打算叫Uber,但接单的司机来了才告诉我们他不去那么远的地方。最后他帮我们联系了一个愿意过去的人,车费150索尔。幸运的是那天中午跟湾区来的小伙伴一起午饭,他们一行人中有会讲西语的,才顺利的帮我们沟通清楚,不然当地司机一句英文不懂,怎么也表达不明白我们要赶在天黑之前到达Sacred Valley。
接下来,Sacred Valley的出租车都被垄断了,丝毫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因为地方太偏远,语言也不通,从马丘比丘回来之后,原定来接我们的司机换了人,四五个印第安壮汉围着两个姑娘问去哪里,后来借了手机再三跟酒店确认才敢上车,现在想想还蛮惊险的。
去马丘比丘是从Ollantaytambo出发的第一班火车,车票是提前一个月在印加火车官网买好的,去程66美金,回程62美金,车票价格根据时间会有些许浮动。通往马丘比丘的火车只有两种,一种是秘鲁火车,一种是印加火车。根据我的研究,印加火车要比秘鲁火车好很多,我们选择的是全景天窗的价位,还有一种单程100多美金的,位置看起来是一样的,只是提供更多水果和饮料。我们这个价位的票包含了茶酒和一小块巧克力,个人觉得性价比更高一些。
火车只能到达热水镇,穿过集市就可以在路边买Bus的票,要坐随时发车的大巴上山。下山时间因为比预计的早,加了6索尔改签了回Ollantaytambo的火车票。
亚马逊的车船都是酒店统一安排的,只是第一天从Iquitos机场到市内酒店的车是我们自己找的taxi, 20索尔。10索尔的是电动三轮车,俗称的小蹦蹦。离开Iquitos那天体验了一把小蹦蹦,车速快,特别带劲儿,重点是我们有三个29寸的行李箱居然都能放得下!神奇!
♥关于天气♥
利马、库斯科、Iquitos分别属于三种气候。7月初的利马正直雨季,气温在十几二十度左右。库斯科是高原气候,非常冷,大部分游客都穿了毛衣,如果选择在马丘比丘徒步,冲锋衣自然是少不了的。但我们俩为了漂亮带的……基本上都是……夏天的衣服。不过从纽约来的人绝对有在0度天气里穿得春暖花开的本事(捂脸)Iquitos是雨林气候,烈日当头的亚马逊河上是暴晒,转而倾盆大雨是每天的常事,而7月份对于雨林居民来讲也是夏天。所以选择在夏天去秘鲁的小伙伴们,防晒防寒的衣服都要带,帽子手套之类的建议到当地再买比较有特色。
明月如霜 好风如水 清景无限——初识利马
飞机在一片潮湿中降落利马国际机场,乘Uber抵达我们的酒店Atemporal。出发前做了不少功课,在利马的两个晚上,第一天是极具特色的私人酒店Atemporal,最后一天在刚刚荣获全球酒店大奖的JW万豪。JW万豪的位置比较赞,楼下就是沿海的购物中心,和后面将会提到的两家餐厅都属同一个区。
到利马的时候夜已深,管家出门迎接我们,帮忙搬运行李。Atemporal里面的果汁和茶点都是24小时免费供应,一楼的Bar还有各种酒可以随便喝。因为在飞机上没吃晚饭,我们让后厨做了一点夜宵送到房间。比起JW万豪,我更喜欢Atemporal,特别是飘雨的清晨,在院子里惬意的享用早餐,有一种“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的恬淡。
秘鲁孕育了美洲最早的人类文明之一,以及哥伦布时期美洲的最大国家——印加帝国。16世纪,西班牙帝国征服印加帝国,建立秘鲁总督区,包含西班牙在南美洲的大部分殖民地。1821年独立后,秘鲁既经历了政治动荡、财政危机,也有出现政局稳定、经济发展的时期。
利马的殖民文化深深植入这座城市,西班牙建立总督区之后,渐渐使这里成为南美的主要政治和行政中心。主要的教堂、修道院、建筑等等,都是殖民时期建立起来的。尽管后来利马加速了现代化发展的脚步,但仍然有很多文化遗产被世界所公认。
ღ圣弗朗西斯科修道院ღ
教堂和修道院坐落在利马古城区,于1991年加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
1943年发现了墓穴,里面有上千块尸骨。(多发地震)
ღIndian Marketღ
购买纪念品的市场,价格还算可以,值得一逛。
ღParque de la Reservaღ
最不能错过的是喷泉公园,推荐夜晚游览,音乐灯光相得益彰。Reserve公园坐落在利马的downtown。目前为止,它是全世界最大的喷泉组合。 (周三----周日 16:00—23:00)
JW万豪的海滨区域和全球排名第四的餐厅放在后面介绍。
风烟俱净,天山共色,任意东西——库斯科
事实上,“风烟俱净,天山共色”是用来形容Sacred Valley的。库斯科城更有一种“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的闲适和安宁。
第三天乘早班机从利马飞往库斯科。其实库斯科城的海拔比马丘比丘还要高,很多人在这就有了高原反应。
午餐在老城区的Barrio Ceviche Seafood Kitchen用餐,真的是我特别喜欢的餐厅,从马丘比丘回来的那天又去吃了一顿。当地的Chocolou(黄玉米)非常推荐,紫玉米是用来扎汁的。And,秘鲁的啤酒Chicha也值得一试! 【饭店地址:Portal Harinas 181 / Plaza de Armas, Cusco, Peru】
出发前我在google map上查到的信息是从库斯科城开车去Sacred Valley的酒店要1.5小时,实际却需要将近3小时。
终于在天黑之前赶到我们的酒店,第二天五点多,酒店帮我们叫了出租车去Ollantaytambo火车站,赶了第一班火车去马丘比丘。
ღ马丘比丘ღ
“我在秘鲁盘桓,登上马丘比丘遗址。当时还没有公路,我们是骑马上去的。我从高处看见了苍翠的安第斯山群围绕的古代石头建筑。急流从多少世纪以来被侵蚀、磨损的城堡处飞泄而下。一团团白色薄雾从威尔卡马约河升起。站在那个石脐的中心,我觉得自己无比渺小;那是一个荒无人烟的,倨傲而突兀的世界的肚脐,我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自己属于它。”
这是聂鲁达在他的随笔中对马丘比丘的一段描述。在那难以达到的山顶,在那光辉、分散的遗址之间,他发现了继续写诗的信念。
我很难形容登上马丘比丘的震撼,那里的山和雾好像脱离了人间,而建筑的遗址又是人间的智慧。
站在那里我不禁感叹,谁的生活都是一个慢慢成熟的过程。梦想海阔天空,行为脚踏实地,从掌控到放手,从紧绷到轻松,也是一场跟自己的较量。
ღSacred Valleyღ
第五天在Sacred Valley转转,库斯科城并没太多可逛的,倒是Sacred Valley的景点比较多,这也是为什么选择住在Sacred Valley多一些的原因。
在Sacred Valley转的这一天,我们俩包了一辆车。司机问我们想不想去玩zipline,就这样少去了一个景点,但是体验了翻越5座山的zipline。比其他地方的更酷,是墙裂推荐的项目。
在Pisac遇到美国来的夫妇,太太问我:“你是不是在利马穿黄裙子的那个女孩?”
原来她们跟我们行程差不多,利马那天看到了我们,没想到在Sacred Valley又碰到了。这种奇遇还真的是挺动人。
第六天回到库斯科城,逛了所有的教堂和一个大市场。在Santo Domingo花20索尔请了一位导游,给我们讲当地的太阳神和月亮神,讲这座久负盛名的教堂历史。导游讲解的录音还在我手机里,可是脱离实景再听的时候,浓重的西语口音实在令人费劲,这里就不做展开啦。
七种色彩在当地代表幸福,牵着草泥马与路人合影的妇人们还要时时躲避城管。可爱的草泥马也变得十分警觉,城管一来就跟着跑掉了,剩下一脸懵逼的游客。
第七天上午去了库斯科城最高的地方,套票70索尔,包含山顶Christ的雕像。个人觉得这个地方有点鸡肋,时间不够充裕的话可以忽略 。
满船清梦压星河——亚马逊雨林
这趟行程最精彩的地方莫过于Iquitos,很少有亚洲游客到秘鲁北部游玩,因为亚马逊雨林的神秘和惊喜很容易被马丘比丘的名气所掩盖。
临行前,我们家楼上住着一位秘鲁大叔,他向我推荐Puno,湖景清奇,靠近玻利维亚。但由于时间有限,在Puno和Iquitos之间,我还是选择了Iquitos。因为相比Puno,亚马逊雨林和树屋对我的吸引力更大一些。
秘鲁全国大致分成三块:Cost, High Andes (Sierra), Jungle (High-Low)。当地人称高原地区(如库斯科)的人是性冷淡,雨林地区的人是Hot Blood,更热情奔放。
酒店分配给每个房间一名固定的向导和一名开船的小哥,因为客人的年龄爱好不同,向导会定制不同的游览计划。第一天我们坐船到亚马逊河上看粉鲸,因为它们跳出水面的高度不高,时间又非常短,所以拍不到完整的照片。当天我们在河上经历了突如其来的暴雨,也见到了雨后的彩虹和初生的月亮。
月到天心处,风来水面时。
逐渐沉入水面的夕阳,晚霞中摇曳的灌木叶子,在地球“肚脐”上看到的天空和其他地方的都不一样,自然的伟大让人感叹,甚至要落下泪来。人生须臾,能把握的并不多。
我们看粉鲸的位置是河流的交叉口,三条河汇聚在此:Yaraba, Cumaceba和亚马逊河。其中亚马逊河的两个分支是Marañon和Ucayali。
后面的行程,我们去抱了树懒,就是疯狂动物城中的那个闪电本人。这种动物之所以行动极其缓慢,是因为它们靠当地的一种类似大麻叶子的植物为生,这种植物吃多了就会一直睡觉。晚上在雨林边上看红眼鳄鱼,开船小哥还特意下水帮我们抓了一只。
虽然河边的蚊子令人发指,但整个下午钓到了三条食人鱼还是让我们雀跃了好一阵。晚餐时酒店帮客人做各自钓到的鱼,看着其他人的大鱼,我们的鱼真是小的可怜啊!
最后一天,向导带我们走进了雨林。很多外国人来这里探险,却再也没走出去。如果不是当地熟悉地形的人,能独自穿行雨林并存活下来的寥寥无几。开船小哥向我们介绍各种植物和他们的药效,还顶着蚊虫做了一把扇子送给我们。雨林中有很多500年的古木,生活在这里的人也因为更靠近人类的祖先而特别质朴。
临行前向导带我们去见了占卜师,当地信奉的是烟占。最后在神婆吞云吐雾中结束了我们的亚马逊雨林之行。
世界排名第四和第八的餐厅
离开Iquitos,仍然给利马留了一天。因为利马有世界排名第四的Central和第八的Maido两家餐厅。Central是秘鲁创意菜,提前三个月在官网上就没有订到位置,排了waiting list,直到抵达秘鲁也没人取消预订。所以我们第一天到利马的时候就只好去店里刷脸,他们提供9道、12道和17道三种菜单,当晚可以在bar吃9道菜,但我们千里迢迢赶过来就是为了坐在dinning room吃17道啊!后来他们帮我们安排了最后一天的中午,还留了一个非常不错的位置。刷脸成功!
不得不说Central是我去过最用心的餐厅,他们把所有的食材做成标本,并通过彩绘的方式印刷成纪念册送给客人。相比纽约的米其林三星餐厅,Central的价格也不算高。
另外的Maido是日料店。Central和Maido都在街道中的二层小楼,不是路边的高大建筑。因为午餐吃了17道,晚餐实在是吃不下什么,实话说Maido的菜也并不惊艳,不值得为了吃东西专门安排一趟行程。
JW万豪的对面就是当地比较出名的购物中心Larcomar shopping mall,沿海一路过去是Amor Park,有一座大大的Kiss雕像。此外,Municipal de Barranco Park是蛮有意思的Bar neighborhood,还有一个艺术馆Mate Mario Testino Museum,我们这次来不及去看了。
✈ ✈ ✈ 向秘鲁告别的时候,我想起马尔克斯说的那句:
这个世界还太新,来不及命名,需要用手指去指。                                                                   ✈ ✈ ✈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花果山的石头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