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喀什 雕刻前年的丝路时光

北角山妖
‘你可以一眼看穿乌鲁木齐的五脏六腑,但你却永远无法看透喀什那双迷蒙的眼睛’
这是作家周涛笔下的喀什,也是我眼中的喀什,古老而又充满看不透的神秘色彩。
喀什,古城喀什葛尔,的确是丝绸之路上,最有韵味的古城。
我们的确无法看透、更无法说清,这究竟是怎样的一座城,
喀什,就像年轻漂亮的姑娘阿莉雅和阿思古丽一般,
当她们说着维语,穿着漂亮的民族服装、走在高台民居的小巷时,维族民风扑面而来;
当她们用一口流利的英语,与老外游客们打招呼、拥抱时,看起来简直就洋气得如在欧洲;
当她们跟我说起汉语时,我甚至有点恍惚,究竟是我们穿越时空从汉唐而来,还是时空穿越了我们?
在喀什的青年旅馆中,大部时候,你需要用英语跟大家交流,
在老城的巷子中,经常有浓眉大眼高鼻梁的孩子,用英语跟我们说哈喽,
甚至,在喀什百年老茶馆中,一位看起很来普通的喝茶老人,也会用英语跟我们聊几句,
据说,甚至早在上世纪80年代,喀什城里,就已经有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洋游客'了,
当然, 2000多年前,这里早就已经是丝绸之路上,连接欧亚、融汇东西方的著名商埠。
(高台民居中的时光...本身就是一个古老的故事,从深邃遥远的街巷,走向不可预知的未来)
高台民居,几乎成了喀什古文化的代名词,与整座古城的历史相比,这一部分的历史其实并不算长。
至今也没人说得清,高台民居形成的原因,这里的房屋在现代人眼中早已破败、而且看起来毫无规划。
歪歪斜斜的过街屋、悬空屋、半街屋,横七竖八的黄土房屋、木房梁,不知道深浅、迷宫一般的小巷,
但正是这些,吸引了远道而来的游客,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很多摄影人迷恋高台民居的原生态建筑。(我独爱这里的光影,让我想起很多曾经走过的穆斯林古城,伊朗的亚兹德、摩洛哥的菲斯、叙利亚的阿勒颇...)
在高台民居,美女的每一次回眸,都是与历史的一次邂逅
这里的建筑虽有些破败,但每一天的生活,必须蒸蒸日上。
高台民居中的土陶艺人
保留高台民居,绝对是喀什古城保护中,最正确的一个决策。尽管它破败,尽管保护它的存在,与改善生活在其中的居民生活,是个十足的矛盾难题。但,我们需要新生活的憧憬,同样也需要看得见过去的传承..
在维吾尔族语中,高台民居,被称作阔孜其亚贝希,大约的意思就是,高坡上的土陶人家..
所以,高台民居中,必须保留着一些古法制作土陶的手艺人家,建筑是高台民居的外壳,土陶才是内在的精髓。
只可惜,现在会制作手工传统土陶的人家,越来越少,因为不大赚钱,生活难以为继,所以传承也成了问题。
所以,仅存不多的土陶手艺人家,大多别列为非遗传承人,希望古老的手艺可以因此得到传承和保护。喀什的土陶,虽朴拙却不失精美,无论从器形到烧制、功用,都透着东西方文化的融汇,据说,有位老奶奶烧制的土陶,作为永久展品,被送进了卢浮宫
这种叫做 色格孜 的粘土,是制作土陶的必需品,没有它就没有高台民居,没有精美的土陶...
土陶工艺面临失传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大概也是因为色格孜土的日渐减少。
(过去轻易可以找到的色格孜,现在土陶人甚至要到几个小时之外的地方去寻找)
土陶作坊里的工作环境,大多看起来不太好,但这样作坊里的出品,却可以走进卢浮宫
土陶艺人大多继承了祖先的天分,无论器形还是花色,大多信手拈来,并没有什么事先的设计。
再一次说,专心做事的男人总是有魅力的,让人迷恋。
这位老人对于手中土陶之专注,眼神中,透着迷离、热爱、兴奋、快乐....
什么生计、传承、价钱...在这一刻都是身外之物,他们的注意力,只在手下着一抔黄土之中。
高台民居中,有很多有趣的‘风景’,有趣的‘规矩’
就像这样在屋顶放上很多陶罐,既给自己做了广告,同时又收集了雨水。
据说还有些屋顶陶罐,甚至起排水的作用呢~
每家土陶艺人的屋顶,都放着土陶罐,唯有这一家,有些不一样的‘情操’,大概主人是有些文艺情怀的吧?
不过,这究竟是一只鹿还是一头牛,我们一家人热烈地讨论了半天,最后也没有结论。
反正无论它是什么,都非常可爱地守着这栋土屋,透露了一些主人的小秘密。
土屋的背后,便是现代化的高楼,新与旧的强烈对比,就如喀什的过去和未来。
这家土陶人家的土屋,以及土陶作坊,就在高台民居的悬崖边,有些凌乱的院子,正对着新城的高楼大厦。
在搬走还是留守这个问题上,主人们是有些纠结的。既想改善生活环境,又舍不得这些老屋,毕竟这是祖辈生活的地方。
说道高台民居的过街楼、悬空楼, 它们可不像图片看起来那么美、那么有味道..
据说,有些过街楼的形成,完全是因为主人家穷苦,没有足够的钱向空中再起一层楼,只好横向发展,借用公共空间,或者邻居家的墙壁、空间...(这个说法,确准么?求证)
很多人一进老城就会迷失在迷宫一般的街巷中,走的进走不出。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就知道如何走出老城了。
看地面,老城的规矩是,地面若是六边形的地砖,那么就说明这是一条四通八达的路,倘若走进一条四边形地面的巷子,那就是走进了死胡同....因为古城改造,这个规矩现在只在高台民居的巷子中通行了...
作为游客,不管你多么不喜欢,但喀什老城的改造,应该说,绝对算是非常成功的。
尽管拆了很多已经属于危房的老屋,但也同时花费了很多心思,照着老屋的样子,建了新楼..
老城的街道,也尽力保存,还有各种名目繁多的巴扎、各种手工艺匠人的铺子,各种老店...
重要的是,老城人们的生活得到了极大的改善,水电煤气上下水一应俱全,还都是暗管..
街面上很多店铺,大概一半做生意一半展示吧? 即便如此,依旧热闹得犹如一千零一夜。
各种手艺人,都在自己的店铺里,各司其职。 缝帽子、做乐器、做木工...
最有意思的是铁匠铺,听着他们的敲打,时间仿佛就在叮当中慢慢流淌。
制作乐器的老人,专门为我们弹起热瓦普
这家包子铺,堪称喀什的庆丰包子。这家的烤包子味道极好,很大的一个烤包子(大约是别人家两个大),咬一口,满嘴的羊肉香味..
这家包子铺,就在老城东门口里,名字我都不记得了,但味道却记忆犹新。
吾斯塘博依老茶馆,位于吾斯塘博依路和库木代尔瓦扎路的交会处,据说这里几百年来都是喀什老城最热闹得地界,今天依旧如此。喀什人喜欢饮茶,于是这家老茶馆就如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老板有时会换,茶客经常会换,但茶馆,却依旧如百多年前一般热闹...
在茶馆中饮茶的老茶客
茶馆中的新生力量
喀什人喜欢喝茶的传统源远流长,就像喀什老城。老茶馆中客人不断的另一个原因,或许是因为价格依旧便宜。对于当地人来说,或许喝茶只是个借口,跟老朋友相会才是真目的。
很多老人,多少年来都保持这样的习惯,晨间礼拜结束后,直接到茶馆中跟老朋友聚会....
而对于茶馆中的外地人、外国人, 这里就是一个最好的,了解喀什民生的去处...
迎面相遇的熟人,就在喀什老街中,面对面聊起家常
喀什老城,绝对是拍人像最好的‘摄影棚’。
土黄色的建筑、街道中,穿着鲜艳的女人、孩子,面对你的镜头,目光总是那么热烈,
如果你能在拍照后,给他们看看镜头里的自己,或者,在拍照前认真地跟他们打个招呼,
那他们的热情,有时候会让你‘招架不住’特别是孩子们...就像在伊朗、在土耳其..
这个小朋友好可爱!面对镜头始终不肯笑,我转身离开时,她躲在门缝里偷笑,原来上面门牙都掉啦
P29 你是不是觉得这是个调皮的女孩儿?其实,人家是一个两岁孩子的妈妈啦,好年轻!
调皮的小男孩儿
继承了家族手艺的制帽小伙儿
赶羊回家过年的一位老者
 喜欢喀什老城里的各种门
就像这扇神秘而古老的门,喀什始终吸引着我们好奇的目光。
推开这扇门,维族朋友的家永远十分讲究、漂亮,庭院犹如花园一般。
喀什,就像藏在这扇门里面的秘密花园,虽历经千年,却历久弥新。
就像我们年轻的美女导游,一身富有传统的衣着,一颗永远朝气蓬勃的心,一张永远靓丽、充满笑意的脸。
有人说,行走在喀什的老城中,时针仿佛停止了摆动。其实,在喀什,时光从未停止脚步,它只是走得比较慢而已。
不仅是老建筑、老艺人,其实生活在老城中的每一个人,都如雕刻师一般,在不经意间,雕刻着千年的丝路时光。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北角山妖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旅游四川
相关游记
  • 独自旅行的姑娘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