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离了风花雪月的秦淮河

老王看世界
南京的秦淮河有内秦淮和外秦淮之分,平时所说的“十里秦淮”是指内秦淮河。从夫子庙向西沿着内秦淮河走20多分钟即可到明城墙的中华门,站在城墙上还可以看见外秦淮河。内秦淮沿河两岸无论是公共场所还是民居,都是白墙、黛瓦、马头墙,看起来相似,仔细看又不尽相同。秦淮河就从房前或屋后静静地流过,河水平静得让人几乎感觉不到流 动。 
两岸绿树成荫、柳丝低垂,水中倒影婆娑,虽然是早春三月,可岸边春花早已盛开,开得早的正在凋落,花瓣儿飘落在水面上顺流而去,刚好证明了水的流动。偶尔也有一两艘画舫经过,荡起层层涟漪,才打破了河面的平静。不知为什么沿河很安静、平和,没有了夫子庙前的繁华和喧嚣。千百年来这些平平常常的秦淮人家就这样悄无声息默默地分享着秦淮河的美。
乌衣巷在秦淮边上,很想去那里,看看那些沉年旧事是否还能寻觅,然而两次来这是都是匆匆而过的晚上,留下许些遗憾。因刘梦得诗而知道乌衣巷,当然,这条巷子也因他的诗而千年不衰,和秦淮何做为一个并行的存在,在中国文学史上留下沉甸的一笔,自六朝以来的历史文学中,无法避开这个地方,可以说这条巷子影响了中国古代的历史进程,从这里走出的人物,随便一瞥,但是光彩夺目,风流韵致。
然而烟花过后,尽是萧瑟,当年的锦衣怒马,富丽堂皇没入寻常的屋檐下。刘禹锡给我们全景展示了繁华炫丽,沧海桑田的六朝古都的巷口。乌衣巷是为他的诗而存在,王谢家族在他诗中只是一个感叹号罢了。我数次来这里,却无法触摸这个曾经绚丽多彩,风流别致巷子,想想就有些纠结了。
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听着江南呢喃的吴侬软语,香茗佳肴,兴举酒杯,挥一挥衣袖,红烛暗淡罗帐,玉人婉转如诗,多么的风流韵致。文人特有的秉性但在这里喷薄而发,文字传天下,久而久之,秦淮河的水便有了些迷离的脂粉气息。现在已看不见旧日的奢靡,后庭遗曲只存在于诗人的记忆里,秦淮河的水中,流淌千百年。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老王看世界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环球梦游记
相关游记
  • 飞飞胥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