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 | 都知道李冰修了都江堰,但这些无头人,更值得被纪念!

那一座城
我们高中时,都在历史课本上背过这么一句话:
秦王命李冰父子修都江堰,从此巴蜀之地变成了天府之国。
但我们不知道,李冰是在40多年前,从河里“挖”出来的。
1974年3月3日,四川,都江堰。
79岁的钟天康,是当地文管所的职员。大中午的,他正在都江堰的公园里,晒着太阳喝茶。
突然,他听到周围喝茶的人议论纷纷:都江堰里挖出了个大石头,像一个人脑壳!
更要命的是,据说石头太大了搬不动,下午准备放炮炸掉。
做了一辈子文物管理的钟天康,觉得这事儿不对劲,立马飞奔过去。
▲李冰像出土时的照片。
果然,河底泥沙里露出一个大脑壳,有着汉代冠冕和服饰。这哪是石头,这是古石像!
3天后,石像被挖出来了。五官端正,戴冠、长衣、束带、垂袖,钟天康一眼就看出,这是汉代的货。
接下来的发现,更是让他惊喜万分。
石像上,有三行隶书:
79岁的钟天康,就这么阴差阳错地救下了1800多岁的李冰像,也印证了确实有李冰这个人。
从此,历史课本上才有了李冰。
课本上说,李冰修了都江堰,造福了四川百姓,没告诉我们,他修都江堰,才不是为了百姓。
公元前316年,秦国国都,咸阳。
秦惠文王的朝堂里,正进行着一场辩论。
参加辩论的是丞相张仪,和将军司马错。
秦国要一统中国,张仪认为要打韩国,而司马错却坚持要灭楚国。
也就是说,要灭楚,就要先南下伐蜀国。蜀地能提供的大量金钱和粮草,还能顺着岷江,直攻楚国。
惠文王决定攻蜀。他的这个决定,改变了两千年后的中国大地。
当时的蜀地,灾荒连年,上游的岷江,一到夏季就洪水泛滥,成都平原一片汪洋;
一遇旱灾,又赤地千里,颗粒无收。
按那时的说法,四川人是过着“几为鱼鳖”的日子。
吞并蜀国后的30年里,蜀地穷,贡献不了什么不说,还总是起义。
公元前276年,李冰被派到巴蜀大地。身为郡守(相当于“省长“)的他,站在岷江边的玉垒山巅,心里一点也轻松不起来:
这条大河,怎么搞?
虽然这里没有世人传说的蛟龙作恶,但李冰也并非天兵神将。三尺微命,一介肉身,尽人事,抗天命。
▲2014年出土的无头人像。
他用火烧用水浇,凿开了挡住江水的玉垒山,用了8年时间,才把岷江水引入城。
他又建鱼嘴,把岷江分为外、内江,外江湍急做航道,内江引水分流,一生二二成四,变成河网,灌溉成都平原。
▲鱼嘴,江水自远而近,左边是外江,右边是内江。
洪水时,大部分的水流淹没鱼嘴,从外江流走,不会灌入城内;
缺水时,大部分的水又会顺着内江,流入城内,灌溉农田。
可以说,李冰造的都江堰,就是一个巨大的自动调节引水系统。
没有都江堰,哪来“巴适得板“,恐怕只有”死得很惨“。
但这些,都是我站在都江堰时,才真正知道的。
以前所有对都江堰的认知,只是课本上的“水利工程“而已。
我也一直觉得,这里不过是一个旅游景点,有什么可看的?
所以我去过很多次四川,始终没有去都江堰。
但只有去到都江堰,才发现,这是一个比长城还伟大的地方啊。
都说没有李冰,没有都江堰,就没有现在的四川,没有美女,没有串串,没有巴适的成都生活。
没错。但我们只记得李冰,却不知道李冰身后千千万万的人。
据说,李冰时,10万蜀人,用了18年,才建成都江堰。这是当时世上最大的工程。
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都江堰也不是一劳永逸的。
李冰要求都江堰要岁修,也就是年年加固、清淤。
当地人年年坚持,诸葛亮甚至专为都江堰增设堰官,负责岁修。
都江堰里挖出过汉代石碑,记录了郭择和赵汜两位名不见经传的堰官。
他们每到冬天,就组织当地百姓,淌进冰冷的河里,挖出泥沙,加固堤坝。
▲2005年挖出的汉代石碑。
在那个年代,治水可是造福百姓的大好事,所以堰官这种小官才得以刻进碑文。
这也说明,那时的人们是打心底尊敬他们的。但现在,又有谁知道他们呢?
后来,从汉唐到元明清,人们一斧头一锤子地,几乎没有间断的维修、加固、升级,才有了如今的都江堰。
▲竹笼卵石,当地人一直用这个拦水。
与其说是李冰造福了四川,其实是世世代代的四川人,为了自己脚下的家园,才有了如今丰沛的生活。
▲如今的都江堰。
想起课本里,描述都江堰是“中华文明的智慧结晶“,典型假大空的描述:
普通人哪有精力去结什么晶,还不是生活所迫,为一食果腹罢了。
李冰为秦国赢得了战争,但四川人为自己赢得了生活。
在都江堰伏龙观里,供着被挖出的李冰像,每个人都会去看上一眼。
在这旁边,有一个无头的堰工像,执锸而立,却少人问津:是啊,无名、无头,谁关心呢。
▲无头堰工像。
但要是没有这些人,都江堰恐怕早就只剩一摊废墟。
我在都江堰的河堤边,站了很久。岷江对岸,没有太多人类的痕迹,青山在那,江水在那。
可能两千年前,李冰看到的,也是眼前这样四川盆地阴霾的天。
岷江滔滔,都水汤汤。曾在秦国铁骑下哀嚎的楚人,早就消失在岷江的波涛之中。
战国乱世,烽火蔽苍穹,就连同他们期许的秦代万世基业,也早就变成了地图上的一个符号。
但润泽了巴蜀苍生的都江堰,却还静静屹立在冲刷了两千年的波涛之中。
他见到了来考察的司马迁,
见证了诸葛亮派来的堰官,
见到了金发碧眼的马可波罗,
见证了解放军参与的岁修,
甚至亲历了汶川大地震……
▲汶川地震中损毁的都江堰。
已经没多少人记得这里原本的军事作用,也没人在乎那场战争的输赢。
长城有名,那是可见的名,是符号化的名,但不能称之为伟大的工程。
什么是伟大?不是盘踞山河的雄伟,不是金碧辉煌的豪华,不是巧夺天工的精致。
那些为一己之私的“奇迹“,多半没有好结果:阿房宫倒,长城荒废,圆明园毁……
倒是一个都江堰,默默无闻地在了岷江中站了千年。
因为每一个人都舍不得他,他也丢不下这里的人。
这样子看,与民共生的都江堰,远比长城伟大得多。
都说“不到长城非好汉“,但这些数不清的无名堰工们,谁又不是好汉呢?
▲以上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那一座城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