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博物馆里究竟都私藏了什么危险的玩意儿?

穷游网
逛博物馆就像是被没收了一罐喜力后,
强制喝下一杯老母亲端来的温开水,
你当然知道这对你有利无弊,
但就是提不起任何兴趣。
纯粹的好人没有任何魅力,
博物馆也是一样。
那些我们熟知的博物馆里大都藏着危险的玩意儿,
有些很少被人留意,
它们被牢牢的封印在玻璃器皿里,
等待着随时被人触动唤醒。
成精的壁纸
史密森尼博物院 @ 华盛顿
来自 Atlas Obscura
在史密森尼博物馆的一千八百三十六件壁纸样品上,其他图案已经老化到了只剩幽灵般的轮廓,只有绿色依然鲜艳如初。
当你告诉人们这是砷时,所有人都会不由自主的退后一步。
多年来,绿色壁纸有一种令人沮丧的褪色习惯,有时还会变成脏兮兮的棕色。这在1775年发生了变化,Carl Wilhelm Scheele 发明了一种不褪色的绿色颜料。不幸的是,这种持久性的化学物质是有毒的,即便壁纸上的砷含量很低。
除了舔舐或啃食壁纸,在壁纸滚动和展开的时候,也会释放毒素,但基于博物馆的湿度一直保持恒定,所以不会构成很大的威胁,工作人员在处理时甚至都不需要戴手套。
藏着氰化物药丸的黑框眼镜
国际间谍博物馆 @ 华盛顿
来自 Atlas Obscura
被捕获的情报人员在接受盘问时,可以若无其事的啃一啃眼镜腿,就像陷入了沉思一样。这一举动将释放出一个颗氰化物药丸,剂量刚好使人迅速致死。
这种眼镜在世界各地的国际间谍活动中都曾被发现过,但该博物馆将这一装备追溯到了CIA(中央情报局)。
插着毒针的一美元硬币
国际间谍博物馆 @ 华盛顿
来自 WTOP
银针上涂有贝类毒素,由美国情报机构制造,间谍可以在行动失败后自杀。
克格勃口红手枪
国际间谍博物馆 @ 华盛顿
来自 International Spy Museum
冷战时期一种4.5mm的单发武器,赐予对手最终的“死亡之吻”。
放倒了苏格拉底的铁杉毒液
菲尔德自然历史博物馆 @ 芝加哥
来自 Atlas Obscura
每个初到芝加哥的旅客都会来这里膜拜“Sue”,一块据说是世界上现存最大最完整的恐龙化石,但却几乎没有人见到过这些包装严实的瓶瓶罐罐。
这其中我们熟悉的除了曾在甄嬛传里出现的夹竹桃,还有放倒了苏格拉底的毒芹(铁杉属)——作为世界十大毒性最强的植物之一,在古希腊,它常被当作处决的一种形式,大约0.15克的剂量就足以杀死一个成年人。只是在这里,它毒性最强的部分,根茎被工作人员切掉了。
所有这些有毒植物都被锁在在博物馆内一个不起眼的柜子里,只有工作人员才能够打开。
当戴着镭避孕套的美国人终于醒悟
马特博物馆 @ 费城
来自 Atlas Obscura
说到镭这种放射性物质,谁也没有一百年多前的美国人玩的high,镭冰激凌,来自天然镭矿区的山泉水,以及各种含镭的内服外用药物,据说当年的潮人们到今天骨头还都是夜光的呢。含镭的避孕套就算破了你也绝对不会生出完整的孩子,而那些热衷于镭补的人,最终连棺材都要加上厚厚的铅板隔绝辐射。
直到他们某一天意识到:“噢,这种东西可以杀死你。”
这是第一个用来测量放射性的仪器,从居里夫人的实验室来到费城医学院后,它被储存在一个大箱子里长达数十年之久,因为它本身也是放射性的。
如今这台压电装置能重见天日,是因为科学家逐渐意识到放射性的威胁是一个暴露和剂量的问题,毕竟我们每天都在被迫接受各种光线的照射,却没有任何不良影响。但为了安全起见,它还是会定期接受彻底的清洗以去除任何松散的放射性粒子。
一根全德国最昂贵也最致命的冰棍
伦敦帝国战争博物馆 @ 伦敦
来自 Wikipedia
V-2火箭,又被称为“绝望武器”,是后续一系列火箭的老祖宗。看不见也听不见,它的隐身效果可谓是出神入化,只是一旦发射出现延误,零下183摄氏度保存的液氧就会让火箭的部分零件结冰,然后变成一根全德国最昂贵也最致命的冰棍。
自从1946年德国“送”来这枚可谓是费尽心机的火箭,它就一直被有教养的英国人保存在博物馆里,还为此颁发了一份爆炸物鉴定证书,证明它现在是安全的。
看得见,摸得着的死因
人类疾病博物馆 @ 悉尼
来自 Atlas Obscura
这是一名57岁女性因中风而出血的脑组织,与其他两千多个在这里“住”了长达一个世纪之久的组织标本一样——不少病毒可能至今仍然是致命的,它让人类的死因变得不再神秘,你既看得见,也摸得着。
就像王尔德在《无足轻重的女人》中写的那样:
“玩火的唯一好处是从来没人给烧焦,
只有那些不会玩火的人才会给烧得焦头烂额”,
一件东西是否危险其实并不在于它是否被锁进了博物馆,
而在于我们是否对它还一知半解。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穷游网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环球梦游记
相关游记
  • 到此一游
  • 旅行者镜头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