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西递古村里,我独爱小桥流水

胖丁走天涯
泱泱中华,上下五千年。历代祖先发挥聪明才智,留下了太多的文明成果。而建筑,当仁不让,便是历经历史长河的冲刷,依旧稳固伫立的成果之一。
欧洲有那闻名遐迩的巴洛克与洛可可,美洲有那美式田园风。单论我国,也有从古代宫殿传承下来的雕梁画栋。而我,则独爱青瓦白墙的温婉与特立独行。
说到青瓦白墙,你一定知晓,我说的,是那徽派建筑。有幸,在这春光正好、花意正浓时一访安徽黟县西递古村。在古村门口驻足,我被眼前这青瓦白墙的汇聚晃了眼。
西递古村的历史变迁
追根溯源,西递古村始建于北宋年间。如今后人讲起,整个村子的更迭,其实是胡家历代几十代子孙的变迁更迭史。
北宋庆历七年,胡昌翼之五世孙胡仕良由婺源去金陵(南京)途径西递铺,被这里的山形水势所吸引,认定西递是一块极为难找的风水宝地。一年后,举家迁来西递居住。随着后世几十代子孙的开枝散叶,绵延发展,家族逐渐变成了村落。
来到西递古村的村口,最引人注目的,是这高高的胡文光刺史牌楼。
身为西递村人的胡文光,官至大夫。筑城墙,修学校,一生做好事无数。于是,皇帝批准胡文光的乡亲在此建了这座功德牌坊,以表彰胡文光在任上对民众做的善事。
牌坊,宗祠,民居——徽派建筑集大成者
进入村子里面,走走停停间,定会邂逅胡氏宗祠。“追本溯源,莫重于祠。”古人对宗祠的重视可见一斑。而牌坊、宗祠和民居,也是最能体现徽派建筑风格的代表建筑。飞檐翘角,只在门口一窥,便已气宇轩昂。
牌坊、宗祠,总给人森严与距离感。毕竟在古代,这是身份与家族的象征。因此,相比起来,民居便亲民了许多。
想参观一栋民居,一次次鼓足勇气,最终还是作罢。可只看外观,也已经爱得很。登高凭栏远眺,恍惚间,黛山绿树就在眼前,这样辽阔的自然画面,甘当点缀,民居便得更加生动起来。
西递古村的热闹与寂静
与众多商业化程度高的古镇古街相比,西递古村总归显得没那么热闹。酒吧、咖啡馆、民宿、饭店……似乎基本的娱乐一应俱全。可踏进一间酒吧,并没有想象中的喧闹与嘈杂,而是一脸憨厚笑容的店家,话不多,酒却是真正好喝。
西递的村民偏爱自己酿酒,就地取材,桃花酒,桂花酒……忍不住讨来一小杯,甜甜的,却不腻味。
虽说是服务于游客的商业街,可晚上9点不到,灯光便渐次熄灭。西递仿佛落入了一个巨大的黑洞,只剩几盏路灯,照在湖上,泛着暖黄色的灯光。
整个西递古村面积并不算大。逛下来不过两个小时的光景。可这小小的村子里,弯弯绕绕的小巷,潺潺的溪流,都分外迷人。若是时间充裕,恨不得在这里住上个把月。踏过每一块青石板路,触摸每一寸白墙,在每条小巷子中来来回回。不带地图,不去思考,走到哪儿算哪儿,随遇而安。
经过一家印章店,便凑过去看个仔细。经过一家乐器店,便停下认真听姑娘敲会儿鼓。走着走着,看到几个写生的中学生,忍不住与他们站在一起,看看他们是把怎样的景色落在纸上。若是一不小心走到村外,不要惊慌,因为一大片金黄色的油菜花田,便是这弯弯绕绕的小道,对你迷路的补偿。
其实走过许多的古村古镇,难免会有感慨,虽说我们敬畏历史,可这总归太过遥远,不接地气。倒是弥漫在空气中的人情味,总能在第一时间,给人最直观的感受。
在西递,家家户户在墙外晾晒腊肉,经过这里,总忍不住凑过去闻闻味道。阿姨蹲在溪水边,安静的浣衣,空气中一片寂静,只有溪水潺潺,回声阵阵。偶然冒失的闯进一间院落,两位年轻的男子正相对而坐,品茗对谈。
幸好,西递没有因自己丰厚的历史与美貌而居高临下,村民的生活融在这飞檐与砖瓦里,用自己的双手,增添了许多的烟火气。也许在外人看来,西递的步伐走的太过缓慢,可是,在这物欲横流的世界上,被喧闹与繁华包裹着,依旧散发着安静的烟火气息,静听小桥流水,闲看花开花落,这样的西递,才最是珍贵,对么?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胖丁走天涯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 卷毛旅途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