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一座宅子里面竟走出三位名人

冰水蓝
在三坊七巷杨桥路与南后街的交界处有那么一座宅子,门口挂着两位名人的牌子。分别为冰心和林觉民。其实这里也曾住过另一位名人,林徽因。
这三位名人,大家最熟悉的应该是冰心。上学时候,冰心奶奶的《小桔灯》、《再寄小读者》深深的刻在了我们的心中。“有你在,灯亮着”。这其中的“你”就是“冰心”奶奶。巴金先生曾说过,一代代的青年读到冰心的书,懂得了爱,学会去爱星星、爱大海、爱祖国,爱一切美好的事物。
林觉民又是谁?他是“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参加广州起义被捕,后英勇就义。如果你没有印象,那么中学课本上的《与妻书》你一定还记得。“吾至爱汝!即此爱汝一念,使吾勇于就死也!”,这封被誉为100年来最感人的情书正是出自林觉民的手笔。
林徽因,想必大家也不会陌生。她是中国建筑界和文学界的才女。她和她的丈夫梁思成共同创办了清华大学的建筑系,她还参与了国徽和人民英雄纪念碑的设计。
说到这里,也许有人会问,这三位名人到底有着怎样千丝万缕的关系。这座故居原本是林觉民的。他英勇就义后,全家人为了避祸搬走了。一个叫谢銮恩的教书先生买下了这栋旧居。这位教书先生的孙女叫谢婉莹,也就是冰心。噢,还有一件事,林觉民有一位堂侄女,叫林徽因。
走进故居,迎面而来的是朱门、灰瓦、高高的封火墙。在翠竹掩映下,林觉民的半身塑像目光炯炯,直视远方。看到他的雕像,我又想起了当年广州起义,他被捕英勇就义的场景,不仅感到心痛。林觉民是福州人的骄傲,他短暂而辉煌的一生,正应了那句:“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进入天井部分,两边的回廊上罗列了林觉民家族的一些照片。
穿过天井就是敞开的厅堂。厅堂中所悬挂的楹联都是冰心祖父谢銮恩所题写的。厅堂两侧原本是厢房,现在都变成了陈列室。
冰心在《我的故乡》文章中对故居是这样回忆的,“这所房子很大,住着我们大家庭的四房人,祖父和我们这一房就住在厅堂的两边,我们这一边的前后房住着我们一家六口,而祖父的前后房只有祖父一人和堆了满屋满架的书,那了成了我的乐园,我一得空便钻进去翻书看了。”
穿过厅堂是后花园。总感觉这样的院落有些类似北京的四合院,只不过四合院的白天有着喧闹的人生,而这里却是迂回幽静的。
后花园是典型的福州民居后花园风格。一汪小鱼池,池旁种植腊梅,林觉民正坐在石桌前看书,凉风起,已有身孕的妻子立于林觉民身后替他披夹衣,这种恩爱的场景让很多现代人都羡慕嫉妒恨。这种浓浓的生活情趣,重现“窗外疏梅筛月影,依稀掩映,吾与汝并肩携手,低低切切,何事不语,何情不诉”的感人场面。
穿过后花园,来到林觉民的卧室。小小的卧室仅容得下一床一桌,却承载着夫妻二人炽烈的爱情。
1905年,17岁的陈意映与18岁的林觉民成婚,在这里生活了六年。夫妻虽然聚少离多,但非常恩爱。1907年,林觉民为寻求救国真理,离开心爱的妻子,东渡日本求学。陈意映独自生活在这间屋内,1911年4月,林觉民从日本归来,陈意映表示,林觉民如若远行,就将她带上,无论生死,都愿相随。林觉民牺牲后,已有八个月身孕的陈意映非常悲伤,一月后,提前产下一男孩。因失去丈夫忧伤抑郁过度,陈意映于1913年去世,留下两个孩子,一册书稿。
卧室旁为《与妻书》的展厅。玻璃橱窗内,陈列着那篇著名的《与妻书》手稿复制件。写到这里,我不禁又泪眼朦胧。这封在生离死别之际写于一方手帕之上的家书,情真意切,感人肺腑,字字泣血。它表达了对妻子的深爱与真情,以及对美好生活无限的眷恋,撼人心魄。
林觉民虽然带着未酬的壮志走了,但他留下的《与妻书》,却成了一百年来最为感动和震撼的不朽篇章。
从《与妻书》的展厅出来,背顶着故居尽头的围墙,回看长廊开启一扇扇木门,一直通向林觉民的书房和冰心的紫藤书屋。穿过拱形门,紫藤书屋于眼前豁然开阔。
紫藤书屋,因屋前种植有紫藤而得名,这里是当年冰心和堂姐妹们读书、学习的地方。
这张照片就是冰心在美国留学时所照,具有东方女性的美,冰心所就读的威尔斯利女子大学曾培养出中、美两国‚第一夫人‛宋美龄和希拉里。
冰心一个世纪的人生,足迹遍布世界各地,但她热恋着故乡的土地。冰心在福州生活的时间不长,总共不到三年。但福州却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认为福州的花灯最好玩,福州的农妇全世界最美。
一座宅子衍生出这么多的故事,与这么多名人相关联,真算得上奇迹了。一位为砸烂旧世界而英勇赴死;一位为建造大爱屋而毕生从文;前者为牺牲而永生,时年廿四岁;后者为有爱心而长寿,享年一百岁。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冰水蓝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