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印加文明, 比马丘比丘更古老的城市, 你知道是哪吗?

大鱼号
秘鲁是一个令我向往已久的国度。那里有神秘的亚马逊热带雨林,有高耸入云的安第斯山脉,有已经消亡的古印加帝国,还有那沉睡了四百年的天空之城马丘比丘。
由多伦多飞秘鲁首都利马(Lima),加航的直飞航班耗时比较少,只需要七个多小时。但是时间段比较奇怪,起飞时间是下午五点,到达利马的时间是凌晨的一点。
这种红眼航班,也有它的好处。就是少不了在飞机上看日出日落,当夕阳落在机翼边缘的时候,就算随手用手机拍下来,也是美美的。
到达利马后,我们直接在机场转乘内陆航班前往库斯科(Cusco)。库斯科在印加语是“肚脐”的意思,有世界的中心的寓意,它是印加帝国昔日的都城,是当时的政治、军事和文化中心。1535年,西班牙人消灭了印加帝国以后,才迁都利马。库斯科古城在1983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它是我们这次路途前往马丘比丘、圣谷的枢纽。
库斯科是一个高海拔城市,海拔3400米。从利马直接飞库斯科,多数人会有轻微的高原反应,容易气喘,开始的时候感觉像喝醉酒一样。这里的酒店都备有当地的可卡(Coca)茶,多喝会有缓解高原反应的作用。如果有严重的反应,如头疼、呕吐等,也可以向酒店要氧气来缓解症状。
我们到达酒店后,按原计划作休整,倒头便睡。下午睡醒了,才出去走了走。火辣辣的阳光,坚固的石头,还有五颜六色的色彩是库斯科给我的初始印象。
第一站,我们打算前往萨克赛瓦曼(Sacsayhuaman),它是一个印加遗址,是一个军事要塞,由很多巨大无比的大石头构筑。它附近还有几处小的印加遗址,如Puca Pucara、Tambomachay 和 Qenko/Qendo等,可以一同游览。
萨克赛瓦曼不远,步行也可以到达。因为要爬山,我们决定还是打个出租车前往。这里我们碰到了第一个大的挑战,就是语言的问题。这里的出租车司机大都不会讲英语,只说西班牙语。出租车也不打表,必须先谈好价钱才敢上车。价钱还好办,说不清楚,拿出手机填上数字,直到一个大家同意的数码,便可以上车出发。要描述目的地就麻烦了。复杂的地点一时半会还说不清楚。最后司机得呼唤总台,由会英语的人在无线电的那头做翻译,才好像把事情说清楚了。结果折腾半天以后,我们还是没有去到我们要去的萨克赛瓦曼。
最后司机把我们拉到这个地方。萨克赛瓦曼还要从这里往下走几分钟。幸好印加遗址都大同小异,少去一两个地方问题也不大。
这个耶稣塑像倒也是我们想来的地方,因为它位于山上的制高点,可以俯视整个的库斯科山城。这种巨大的耶稣塑像或者巨大的十字架在秘鲁经常可以看见。它是西班牙殖民者对殖民地居民进行精神殖民的产物。西班牙殖民者在统治印加帝国以后,四处摧毁原有的印加神庙,然后在原址建造更大、更宏伟的基督教堂,用以在精神上震慑和征服殖民地的居民。
从耶稣像往下走十多分钟,就到达半山上的圣布拉斯(San Blas)教堂。
这个教堂边有个小广场。小广场平常是个小集市,摆卖些工艺品。这里也是看库斯科城夜景的好地方。
圣布拉斯教堂所在的区是库斯科的最古老的街区。它的鹅卵石街道很窄,街道两旁有很多好的餐馆和咖啡店,有各具特色的小旅馆。还有很多画廊和工艺品商店。是一个值得慢慢逛、慢慢看、慢慢品尝的街区。
圣布拉斯区迷人的地方还在于它的艺术底蕴。这里聚集了很多当地的艺术家。他们在这里作画,展出和售卖他们的工艺品。
在圣布拉斯,除了艺术品商店闻名遐迩,还有一块石头也很出名,它就是著名的十二角石。它一共有十二个直角,与其他的大石头天衣无缝的衔接在一起,缝隙连匕首都插不进去。令人不得不惊叹古印加人的石块切割和堆砌的技艺。这堵墙还隐藏了豹子和蛇的图案。天色已晚,我们看了一眼就撤了。
夜幕下的库斯科,就像它那传奇般的石头一样,静静地凝固在那里,宁静而平和;然而,库斯科的夜晚又是丰富多彩的,有很多地方可以去看,去试,去品尝,就像那传统服装上的颜色一样,五光十色。这便是库斯科给我的最初的印象。
晚安,库斯科。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大鱼号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荷兰旅游会议促进局北京代表处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