亳州,天静宫,清虚空灵的自由之乡

杨怡ella
顺自然之势,得自然之利,有琴有道有剑术,它为匆忙行走的现世之人,营造了隐秀卓绝的老子仙人意象,让人忘却凡俗,生出与道家仙人同游的出世之想。不受约束,与道冥合,亳州市涡阳县的天静宫便是你所能想象出的道家的理想世界。它给了你一把钥匙,这把钥匙不是用来打开万物之本、天地之源的,是用来返归本身,将自己从尘世生活的富贵与人情中剥离开,回归到赤子之心的纯真。
我当然向往神仙居住的仙境,可是传说中的仙人幻境怎么会这么容易亲近和到达呢。所以当我走到天静宫,我并没有看到飞檐走壁的仙人、得到神灵所给予的精神慰藉,也没有生出太丰富的想象。只不过,那困扰我已久、很深的孤独感,突然神秘地消失了。
好像那些内在的独语,终于有地可说了。好像你的话是讲给老子听的,是讲给道家圣人听的。你不用再自己去限制话里的幅度和深度。好像话中,自有道法的绝美,人伦之情的告解。好像话原就是无状之状,无物之象。好像,呈亿万状的失意和空荡也就消失了。好像自有道教仙真附体的力量。
于是你不会额外啰嗦,不会只说三言两语,于是你大概就懂了道教的自由、自在,和贯穿。你知道你的话的意义本身就是一个“道”。 “天阶路殊绝,云汉邈无梁”,在天静宫,你可以找到的,绝对不是通天之道,而只不过是一条心灵的退路。
在这个众说纷纭的时代,我们太需要为自己找一条退路了。这条路上,无过无求无功,不用跳跃、舞蹈、飞翔,只需要踏踏实实刻刻板板。是老子所说的“无为”,却也是一种勤劳的无为。你退一步,不过是把乱世中的无端变化、无数争鸣一股脑儿忘掉了。
顺自然之势,得自然之利,有琴有道有剑术,它为匆忙行走的现世之人,营造了隐秀卓绝的老子仙人意象,让人忘却凡俗,生出与道家仙人同游的出世之想。不受约束,与道冥合,亳州市涡阳县的天静宫便是你所能想象出的道家的理想世界。它给了你一把钥匙,这把钥匙不是用来打开万物之本、天地之源的,是用来返归本身,将自己从尘世生活的富贵与人情中剥离开,回归到赤子之心的纯真。
走进天静宫,能否超越,能否体悟到清虚空灵的舒畅,能否感受到修行是真实可行,不再是玄之又玄的谜题。大道无为,唯有认识到自己的渺小,才是真正走向圣人之路的开始。当道家有关的一切展现在众人面前,要感谢道教由医药、方术、丹药而由人至仙的道教修持。仙道也好,正道也好,不光是对天的崇敬,还是自我的修炼。正如林语堂所言:“任何一个翻阅《道德经》的人最初一定会大笑;然后笑他自己竟然会这样笑;最后会觉得很需要这种学说。”
传说老子之母感流星而有孕,生子长相奇异,长耳大目,广额疏齿,方口厚唇,额有三五达理,日角月悬,鼻有双柱,耳有三门。老子生下后,在地上走了九步,每走一步就生出一朵莲花,整个天地间都华彩异样。“大道应化”、“驾九龙之车”,和亳州市涡阳县当地百姓所流传的“古流星园”“九龙井”之说有异曲同工之妙,而书中所言“亳州之城父县”,已论证是亳州涡阳这一带。亳州涡阳,1989年到1991年期间,经海内外专家考证,总结出十大证据(古流星园、边韶老子铭、九龙井、尹喜墓、谷水、兴造碑等)确认天静宫旧址所在,确认是中国先秦伟大思想家、哲学家、道家学派创始人、道教鼻祖老子的诞生地、道教之祖庭。
老子姓李,名耳,字老聃,春秋时期人,略早于孔子,曾任西周任档案馆馆长。老子塑像的两侧有两个较小的塑像:一为跪拜师长状,此为尹喜;一为站立侍奉状,则是徐甲。唐朝诗人李商隐有一首诗《赠华阳宋真人兼寄清都刘先生》中写道:“不因杖履逢周史,徐甲何曾有此身。”诗中的典故就是老子在函谷关哀叹徐甲,传言徐甲从一堆枯骨起死回生成为真人是由于老子的一张“太玄清生符”。老子的度人之功,在于他不会计较前嫌,更看重此人当下的作为和日后的修为。 函关的关长尹喜见紫气东来,邀请老子停留下来探讨天地大道,知道老子是圣人,向他学习长生的道法,请他写《道德经》,老子从此名闻于世。老子的学说内容广博,见解深刻,有众多的信奉者,特别是西汉,“无为而治”被定为国家的政治纲领。
老子是道的化身,以聚散之体历经千秋万代。天静宫的建筑,呈现了与道融合无间的境界。有与无,生与死,灵与静,五千年外道家始祖的阅历,都在天静宫宫殿古典的坚定和静观里,理想地存在着。 天静宫的建筑即是籍物以见我,同时也是籍物以见道。全宫分中路和东、西三路。中路为正殿所在,前后有山门、会仙桥、灵官殿、老君殿、三清殿、灵官殿、天师殿、重阳殿、财神殿、元辰殿、老祖殿、慈航殿、吕祖殿、钟鼓楼、“道之源”、“德之初”陈列室和乾坤道舍。其东有东岳庙、圣母殿、流星园及九龙井。西有讲经堂及藏经阁。天静宫的造物,很像老子所谓的“道”。那些宫殿和造像上的线条、形状、色彩、光影,是最纯粹的物也是最丰富的道,醇厚、谦下、上善若水。
孔子问礼的那句“老子犹龙”:孔子一生有三次请教老子,传说孔子第一次见老子问礼,就是奔一青牛人家而去,等见到老子,不待开口,老子已知他就是孔丘,并已知为何事而来。一番谈话之后,孔子感叹不已,他对弟子说:“鸟,吾知其能飞;鱼,吾知其能游;兽,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为罔,游者可以为纶,飞者可以为矰。至于龙吾不能知,其乘风云而上天。吾今日见老子,其犹龙邪!”即老子“见周之衰”是因为在乱世中看不到可以明道的圣人,于是把真文留世,自己的归隐其实是等待。
宫高道贾善翔在宋哲宗朝所撰《犹龙传》:“商第十八王阳甲十七年庚申之岁,至降凡有二十一事……第一’大道应化’,托孕人间,化日精,为五色之珠,此阳明德也……第二‘驾九龙之车’,凝结变化,五色交辉,流入玄妙玉女口中,此明九龙阳清之华也。今有流星坛,在亳州之城父县天静宫也”。乾隆《亳州志》卷三所言天静宫:“流星之说,自宋时已有之。”而安徽深考古研究所在天静宫考古发掘出的“老君殿”基址,被鉴定是宋砖砌筑。由此可知,天静宫在宋哲宗时期就已经存在。
宋人雅致、宋文化辉煌,范仲淹在《道服赞》里写:“道家者流,衣裳楚楚。君子服之,逍遥是与。” 一身道服,清其意而洁其身。北宋时期,皇室推崇道教,文人士大夫在家都选择穿着道服。道教也因此更融入人们的生活。如果当时的景象放在现世,大概又会造就“道系青年”这样的说法了吧。
在天静宫里,一一看过和光同尘、见素抱朴、大巧若拙的道家智慧。好像是在那一个上午的时间,读成语、读神话、读老子的种种传说,终于放下了自己的武器和孤独,终于享受到那些树荫下的深邃和安详,终于成了摇曳、自如、看云做梦的少年。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杨怡ella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荷兰旅游会议促进局北京代表处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