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春天的尾巴,发现亳州之美

樱殇之恋
“魔镜啊魔镜,谁才是这世上最拉风的人?”
“操。”
“说人话。”
“操、操。”
“能不能好好说话?怎么还卡碟了呢?”
“你瞎呀,本座明明说的是曹操!”
“你才鱼呢!没时间磨叽了,我得去追曹操去了……”
亳州作为历史文化名城,以参观文物古迹为主,一年四季都适合旅游。
亳州属暖温带半湿润季风气候,比较温和,而且四季比较分明。年平均气温14.5℃,最冷月1月份平均气温零下0.1℃;7月份最热,月平均气温27.5℃。季风交替明显,夏季多偏南风,冬季多偏北风。雨水集中于6~8月。
D1:岳阳东-商丘G276
商丘-亳州K1237
D2:花海大世界-亳州市展览馆-魏武祠-曹操运兵道-魏武广场
D3:八角台-曹氏家族墓群-亳州博物馆-华祖庵-南湖公园
D4:古井酒文化博览园-道德中宫-亳州北关历史街区-南京巷钱庄-花戏楼
D5:亳州-商丘K744
商丘-岳阳东
俗话说:“药补不如食补。”既然来到赫赫有名的药都,又怎能不来一顿极富特色的药膳大餐呢?
亳城古道三曹路店以“法古遵时”为前提,依循二十四节气,独创“节气养生,辩证施膳”养生法则,将药膳养生菜与亳州本帮土菜完美融合,不仅讲究精致食材和中药材的搭配,更讲究色香味俱全,令人食指大动。
往返亳州,可通过长途客运及火车两种方式。
亳州交通便捷,604、105国道交叉穿越。亳州中心汽车站是亳州市唯一一家长途汽车站,有全市发往全国400公里以上班线,该站位于亳州市光明路东段,乘2、3路车可抵达。
亳州火车站位于亳州市南关外,主要列车次约有80多个,除发往温州的始发班次外,其余的虽然都是过路车,但可到全国众多大、中小城市,交通方便。
市内乘公交1路可到亳州火车站。
需要注意的是,亳州目前没有飞机场和高铁站,乘高铁来的话,需要在商丘转站,而商丘火车站和商丘高铁站虽是一个地方,但高铁和普快不能在同一个进站口进车站,所以中转联程最好预留足够的时间,以免赶不上车。
四晚都住在亳州南洋都市大酒店。
地址:亳州市谯城区西侧639号。
价格:165RMB起。
点评:从位置上来说,酒店位于市中心,临近火车站和曹操公园,十分便利。
从内核上来说,酒店立足于本土文化,空间设计由著名设计师领衔,古朴的风格融合现代艺术气息,可以感受到古城源远流长的历史。
此外,硬件方面也不错,配套设施齐全,房间干净整洁,舒适温馨。推开窗则可看到街景,自身却得其幽,有一种“大隐隐于市”的感觉,值得一住。
2018年4月28日。
十时许启程,经过近六小时的舟车劳顿,终于抵达目的地。
黄淮之南,涡河之滨。华佗故里,药材之乡。
千里奔徙,跨过一座座城市的距离,还未来得及领略亳州风光,就已先品尝徽州风味佳肴,以鲜制胜,以食养身,美好自此发生,幸福的味道从舌尖开始。
4月29日。
俗话说:“药不到亳州不齐,药不过亳州不灵。”
放眼天下,似乎找不出像亳州一样的城市,注定为药材而生。早在西周初期,神农氏后裔姜姓被封于兹,建神农衣冠冢,筑先医庙,并教人采植药草以疗疾病。而自神医华佗开辟第一块“药圃”以来,亳州就一直延续着中药材种植、加工、炮制、经营的传统,在明代便已经成为闻名天下的中药材集散地,直到明国初,仍是商贾云集、会馆林立,各地药商帮会在城内建立的会馆多达30余家。
亳药花海大世界即是以亳州特色中医药种植为基础,整合十八里镇和十河大周GAP产业种植基地,集观光、休闲、度假于一体,成为一大乡村旅游胜地。
一年一度的亳州芍花养生文化旅游节便是在此地举办,与以往不同的是,此次荣获吉尼斯世界纪录认证官颁发的认证书,自此,亳州拥有世界上最大的芍药花田。
在如此具有纪念意义的时刻,自然免不了以歌庆之,以舞贺之,让欢乐飘荡在美丽田野之上,将春天的香气融进梦里,久久不愿醒来……
尽管亳州不乏各种稀世名花,《亳州志》中便记载着牡丹、菊花、玉兰、绣球、鸡冠、玉簪、紫荆、丁香、蔷薇等40多种,但却对芍花情有独钟,于2008年公推为“市花”,颇有“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之意。
历代文人墨客亦为之倾倒,留下了众多脍炙人口的诗作。
唐朝名相张九龄率先点赞“仙禁生红药,微芳不自持”,唐朝文学家柳宗元则称“凡卉与时谢,妍华丽兹晨。欹红醉浓露,窈窕留馀春”,晚唐诗人潘咸深表认同“媚欺桃李色,香夺绮罗风”,北宋诗人王禹偁亦直抒胸臆“牡丹落尽正凄凉,红药开时醉一场”,南宋诗人杨万里不甘落后地表示“红红白白定谁先?袅袅婷婷各自妍。最是依栏娇分外,却缘经雨意醒然”……“百代文宗”韩愈甚至专门写了一首《芍药歌》以表达喜爱之情。
芍药之名,源于“绰约”,《本草纲目》中就有如下记载:“芍药犹绰约也,美好貌。此草花容绰约,故以为名。”
世人将芍药与牡丹并称为“花中二绝”,素来有“牡丹为花王,芍药为花相”一说。《梦溪笔谈》中就收录了“四相簪花”的故事,至今仍传为美谈。乾隆下江南时更将“四相簪花宴”带入京城,成为满汉全席的重要系列。
其实,芍药在我国至少有三千年的栽培历史,较牡丹更为悠久,宋代史学家郑樵就曾在《通志略》中指出:“芍药著于三代之际,风雅所流咏也,今人贵牡丹而贱芍药,不知牡丹初无名,依芍药得名。”
也就是说,当芍药风靡天下时,牡丹还只是“无名之辈”,最初甚至冠以“木芍药”之名,直到唐朝才后来居上。
不过,芍药之妆本天成,端庄娴雅,温婉低调,俏也不争春,只是到了草长莺飞、绿肥红瘦之际,静静地盛开在绿叶丛中,单瓣如盘似盏,状若清雅少女,娇羞可人;重瓣层层叠叠,形如浪漫恋人,热情奔放。花色亦是缤纷多彩,有红有粉,有黄有白,有绿有紫,鲜艳夺目。
正因为如此,芍药又被称为“殿春”,恰如苏东坡所说:“多谢化工怜寂寞,尚留芍药殿春风。”
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洧之外,洵訏于且乐。维士与女,伊其将谑,赠之以勺药。”
世人皆知玫瑰象征着爱情,殊不知芍药才是爱情花的鼻祖。《诗经》里的诗句正是对芍药花语的最好诠释,也是爱情最初的模样。
芍药的浪漫格调,就曾在《红楼梦》中大放异彩,史湘云醉卧芍药圃,蝴蝶相伴香梦沉酣,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红香散乱更引来蜂蝶翩翩,成一道美不胜收的风景线。
事实证明,芍药不仅仅是“花瓶”,还具有药用价值,是《中国药典》中以“亳”字命名的药材之一。
《伤寒论》中药方逾百,用芍药者约占总数的三分之一,如四逆散、葛根汤、桂枝汤、当归四逆汤、芍药甘草汤等。
清末,亳州栽培芍药达到极盛,清代散文家刘开所作“小黄城外芍药花,十里五里生朝霞。花前花后皆人家,家家种花如桑麻”之诗句,便是对亳州当时广泛种植芍药的生动写照。
山水诗派鼻祖谢灵运曾经说过:天下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四者难并。
然而,在花海大世界,阳光正好,微风不噪,万亩芍花竞相开放,蔚为壮观。一段流年,一场花事,尽在不言中。
抵临一座城,总要去一趟城市展览馆,透过这扇城市之窗,深入地了解城市的前世今生。
论资历,亳州市展览馆或许还很“稚嫩”,但无论是外观还是内部,都别具一格,整体设计简约而不失时尚,空间布局实用又大气,共分为城市规划、文化旅游、药业、酒业、农业五个展区,运用各种展示手段,勾勒着一幅多维度的城市全景图,俨然成了地方文化的标志性建筑。
此外,馆内还有汉服表演,通过汉服走秀,进一步领略传统文化之美。
亳州既然是曹操故里,自然绕不开曹操这个历史风云人物。
众所周知,中国经历过春秋战国、三国、南北朝、五代十国等急剧动荡的历史时期,但唯独三国故事家喻户晓,不得不说,罗贯中所著的《三国演义》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如果不是因为《三国演义》,曹操可能不会如此尽人皆知,也不会如此声名狼藉,一句“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就奠定了其阴险狡诈的基调,可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此外,在戏曲舞台上,曹操永远都是一张白脸,成了最著名的奸臣形象。
然而,这些被塑造出来的艺术形象,真的就是曹操本人吗?
或许只有莅临曹操故里,才能溯本求源,一探究竟!
毫不夸张地说,曹操堪称史上最具争议的人物之一,对其评价总是来在奸臣和枭雄之间摇摆,要么嗤之以鼻,譬如周瑜就曾一针见血地指出:“操虽讬名汉相,其实汉贼也。”刘备也与之不共戴天:“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要么推崇备至,譬如东汉名臣桥玄曾点评道:“今天下将乱,安生民者,其在君乎!”南阳名士何颙同样给出了高度评价:“汉家将亡,安天下者必此人也。”汝南人王鉨则表示英雄所见略同:“济天下者,舍聊复谁。”
事实上,相较于野史和小说,正史对曹操的评价就正面得多,无论是《三国志》所述的“抑可谓非常之人,超世之杰矣”,还是《资治通鉴》所载的“芟刈群雄,几平海内”,都在一定程度上为曹操洗白。
而曹操亦曾豪情万丈地表示:“设使国家无有孤,不知当几人称帝,几人称王”,此话虽有王婆卖瓜之嫌,但事实胜于雄辩,曹操自陈留起兵反董以来,镇压黄巾军、徐州打陶谦、下邳灭吕布、宛城战张绣、淮南讨袁术、临河破眭固、徐州败刘备、官渡破袁绍、冀州灭袁谭、壶关斩高干、乌桓灭蹋顿、荆州降刘琮、潼关战马超、渭水斗韩遂、汉中平张鲁,历时十七年,终于一统北方,并为后来西晋一齐天下奠定了夯实的基础。
值得一提的是,曹操不仅精通兵法,还智计百出,曹操运兵道就是其别出心裁的大手笔,将为数不多的士兵偷运出城,再从城外开进城内,如此反复多次,以达到出奇制胜的目的,堪称古代版的“地道战”!
对此,位列初唐四杰之首的王勃赞声不绝道:“魏武用兵,仿佛孙吴。临敌制奇,鲜有丧败,故能东禽狡布,北走强袁,破黄巾于寿张,斩眭固于射犬。援戈北指,蹋顿悬颅;拥旆南临,刘琮束手。振威烈而清中夏,挟天子以令诸侯,信超然之雄杰矣。”
如果仅限于此,曹操也不过是一位穷兵黩武之人罢了,关键还在于曹操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不仅开创了建安文学,掀起了我国诗歌史上文人创作的第一个高潮,还改革了东汉的诸多恶政,推行屯田,兴修水利,改革户籍,轻徭薄赋,戒奢尚俭,抑制豪强,扭转了东汉末年“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的悲惨景象,濒临崩溃的自耕农经济得到了恢复和发展,社会秩序也逐渐步入正轨。
此外,曹操知人善察,唯才是举,曾先后三次发布求贤令,广纳天下英才,既做到了“不拘一格降人才”,也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门阀制度。
建安文学馆俨然就是历史的“还原大师”,详尽记录着三曹以及建安七子的风云际会,依稀可见当年的文学盛况。
以此观之,曹操功在社稷,完全称得上是“大军事家、大文学、大政治家”,连刘备和孙权都只能望其项背!
那么问题来了,如此英雄人物,为何总是被黑出天际呢?
应该说,除了《三国演义》中所记载的一系列“黑料”之外,最大的黑点就在于“篡汉”。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竞争对手的蓄意抹黑,曹操虽有野心,却一直以汉臣自居,始终没有踏出实质性的那一步。据《魏氏春秋》记载:当夏侯惇等人劝进之时,曹操以“若天命在吾,吾为周文王矣”为由果断拒绝。
关于这一点,北宋史学家司马光认定:“以魏武之暴戾强伉,其蓄无君之心久矣。乃至没身不敢废汉而自立,岂其志不欲哉?犹畏名义而自抑也。”
此言并非没有道理,曹操固然雄韬伟略,却也为流言蜚语所迫,曾作《述志令》以明其志:“恐私心相评,言有不逊之志,妄相忖度,每用耿耿。”
值得讽刺的是,当初将曹操贬低到尘埃里的刘备和孙权却相继称帝,所谓的“兴汉”不过是用来拉大旗作虎皮的口号而已。
只不过,曹丕终究还是代汉自立,始作俑者“周文王”自然不可避免地背了锅。
诚然,曹操在汉献帝最狼狈的时候伸出了援手,让风雨飘摇的汉室稍稍挽回了一点尊严,但一开始打的就是“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如意算盘,一手把持军政大权,所有朝廷事务皆由一人说了算,根本没将汉献帝放在眼里——先以丞相自居,参拜不名,剑履上殿,如萧何故事,随后受封为魏公,加九锡,建魏国,最后进爵为魏王,打破了刘邦“非刘氏而王,天下共击之”的白马之盟,只差一步就要步王莽之后尘。
历史唯物主义认为:对历史人物的评价不能用现在的标准去衡量去要求,必须把历史人物放在他所处的历史条件下来进行评价,决不能脱离当时的社会现实。
鲁迅就曾在《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这篇演讲稿中说过:“我们讲到曹操,很容易就联想起《三国演义》,更而想起戏台上那一位花面的奸臣,但这不是观察曹操的真正方法。历史上的曹操与戏曲小说里的曹操是不相同的。应该还曹操以本来的历史面目。曹操是一个很有本事的人,至少是一个英雄。我虽不是曹操一党,但无论如何,总是非常佩服他。”
的确,要想正确、全面地认识曹操,就应该切入到当时的历史环境,循着曹操的人生印记,厘清曹操的真实面目。
必须得承认,曹操一开始还是心存汉室的,刚出仕时就立志做一名“治世能臣”,担任洛阳北部尉时,不畏强权,秉公执法;担任谏官时,屡次上书,为先前被冤杀的窦武、陈蕃等忠臣平反;后来关东联军讨伐董卓,各路诸侯惧于凉州军的威势,无人敢向关西推进。唯有曹操一腔热血,主动出击,最后差点战死沙场。
随后,曹操靠着黄巾军的鲜血染红了顶戴,先是除“济南相”、任“典军校尉”,后是封“镇东将军”,个人实力节节攀升,逐渐有了逐鹿中原的资本,欲望就像冲出牢笼的困兽,再也挡不住。
衣带诏事件就是一个导火索,标志着曹操与汉献帝走向对立面。
《三国演义》第二十回中写道:谋士程昱说操曰:“今明公威名日盛,何不乘此时行王霸之事?”操曰:“朝廷股肱尚多,未可轻动。吾当请天子田猎,以观动静。”
这一段虽非信史,却也如实地折射出曹操的心态变化。
不管是野心使然,还是真的为子孙计也罢,曹操显然不可能重蹈周勃、霍光的覆辙,只能紧握权柄,一条道走到黑。
对于汉献帝乃至普罗大众来说,曹操简直就是欺君罔上,大逆不道!
另外,曹操虽功勋卓著,亦不能掩盖其屠城杀俘、残民害士的大过。
以此观之,曹操又完全当得起“奸臣”二字!
归根结底,曹操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因此不能简单地用“好”或“坏”来概括,恰如罗贯中在《邺中歌》里所写的一样:“功首罪魁非两人,遗臭流芳本一身。”
噫吁嚱,斯人远去,往事随风,徒留一座祠堂供后人凭吊。
为文,可成改造文章之祖师;为武,可一统北方;为政,可拨乱反正。文能安邦,武能定国。文韬武略,彪炳史册。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千秋功过,任人评说。雄心万丈,终化作一抔黄土。
4月30日。
亳州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城中不乏历史古迹,八角台就赫然在列。
当年曹操打败袁绍,衣锦还乡后,在城南三里八角台上建大飨堂,犒赏将士及家乡父老,并颁布了《军谯令》。只可惜,由于年代久远,大飨堂等建筑早已废弃,只剩下八角亭还在默默坚守……
据《水经注》记载:亳州城南有曹腾、曹褒、曹嵩、曹灿、曹胤等人的陵墓。而近年考古发掘证实,除此之外,还有曹鼎、曹鸾、曹勋、曹水、曹宪以及许多不知名的墓。这些大小不一的陵墓,组成了一个庞大的家族墓群。
中国素来有“落叶归根”的情结,曹家自曹腾发迹以后,并没有数祖忘典,而是将亳州视为永久的栖身之地。
曹操曾是摸金校尉出身,为了防止因果报应,甚至设立七十二疑冢,时至今日,考古专家都无法找到其陵墓的确切位置。但曹氏家族墓群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曾多次被盗,且又遭到风化侵蚀,不能不说是一大憾事。
同城市展览馆一样,博物馆亦是一张响当当的名片,记录着一座城市的兴衰荣辱,可谓根韵之所在。
亳州市博物馆就是这样的存在,以收藏、整理地方文物史料为主,兼集地方自然标本,是建立最早的安徽省地方博物馆。
亳州博物馆为仿汉城堡式建筑,按照历史发展的脉络,由序厅、涡河文明、商汤都亳、道源圣地、汉魏风骨、天下望州、亳商市井、近代和当代亳州八个部分组成,浓缩了亳州原生态文化和发展史,成为向世人展示地域文化的重要窗口。
你来或者不来,它都在这里静静守望……
亳州不单单是曹操的故乡,同时也是华佗的故乡,尽管两人是冤家路窄。
华祖庵原名华佗庙,乃是纪念一代神医华佗的庙堂,因历代主持皆为女僧,故而得名。
华祖庵始建于唐宋年间,古朴典雅,整个院落回廊相接,遍植松柏翠竹,树影斑驳的绿意与古色古香的庙祠交相辉映,说不出的静雅。
草堂经声,药圃流香,不管遍地的草药是否为华佗亲手所种,都已无关紧要,更重要的则是薪火相传,如同药香一样袅袅不绝。
《论语》有云:“人而无恒,不可以作巫医。”四川名医唐宗海亦在《医学见能》中感叹道:“顾医之难也,非读书识字则不能医,非格物穷理则不能医,非通权达变更不能医。”
世上医者千千万,能够配得上神医称号的,无外乎“医祖”扁鹊、“医圣”张仲景、“药王”孙思邈、“药圣”李时珍、“外科鼻祖”华佗而已。
然而,前四人除了医术MAX之外,还有医书流传于世,譬如扁鹊有《难经》、张仲景有《伤寒杂病论》、孙思邈有《千金要方》、李时珍有《本草纲目》,皆是跨时代的经典著作,对后世医学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那么问题就来了:没有著作等身的华佗,凭什么成为万世景仰的神医?
清代医学大师叶天士曾在《临证指南医案》一书中有过“良医处世,不矜名,不计利,此其立德也;挽回造化,立起沉疴,此其立功也。阐发蕴奥,聿著方书,此其立言也。一艺而三善咸备,医道之有关于世,岂不重且大耶”的论述,亦即《左传》里所提出的“三不朽”:立德、立功、立言。
所谓立言,谓言得其要,理足可传,其身既没,其言尚存。
试想一下:倘若孙膑没有著《孙膑兵法》、韩非没有著《韩非子》、屈原没有著《离骚》、司马迁没有著《史记》、班固没有著《汉书》,是否依然能万古流芳?
其实,作为一代名医,华佗本有一部呕心沥血之作,名曰《青囊书》,只可惜触怒了生性多疑的曹操,最后死于狱中,这部本该大放异彩的巨著也跟着付之一炬,成为医学史上永远的遗憾。
值得讽刺的是,当头号谋士为华佗求情之时,曹操还以“鼠辈”污之,直到其爱子曹冲病危,这才追悔莫及,无异于自打耳光!
纵使如此,也丝毫并不影响华佗在医学界的地位,主要原因如下:
其一,医德是衡量医者的一把标尺,孙思邈就曾在《大医精诚》一文中说道:“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
纵观华佗的一生,不求名利,不慕富贵,沛相陈珪举孝廉,太尉黄琬辟,皆不就,生逢乱世而专意治病救人,长期深入民间,足迹遍布中原大地及江淮平原,使百姓无病,上下和亲,德泽下流,子孙无忧,可谓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自怡亭所悬楹联“自是闲云野鹤,怡然流水瑶琴”就是最好的写照;
其二,华佗自幼丧父,母亲亦被病魔所困,没过多久便不治身亡,华佗一瞬间变成孤儿,由此激起了发愤学医、普济众生的决心。
为了拜师学艺,华佗就如同《西游记》里的孙悟空一样,一路跋山涉水,风餐露宿,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在西山幸遇良师,期间通过重重考验,练就了一身过人的医术,兼通数经,晓养性之术,专业知识无比扎实,动手能力更是无与伦比,尤其擅长外科,精于手术,若当灸,不过一两处,每处不过七八壮,病亦应除。若当针,亦不过一两处,下针言“当引某许,若至,语人”。病者言“已到”,应便拔针,病亦行差。
若病结积在内,针药所不能及,当须刳割者,便饮其麻沸散,须臾便如醉死,无所知,因破取。
此外,华佗还创用了夹脊穴,有人病两脚躄不能行,便使解衣,点背数十处,相去或一寸,或五寸,纵邪不相当。言灸此各十壮,灸创愈即行。后灸处夹脊一寸,上下行端直均调,如引绳也。
华佗又好像三国版的牛顿,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除了系统地接受前人的医疗经验外,还能兼顾民间的医疗经验,创制了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更开创了全身麻醉手术的先例,将中医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庭院深深,藏不住梦里乾坤,当年华佗就是在元化草堂为人们问诊治病,历经千百年的风风雨雨,依稀还能瞥见当时的痕迹。
其三,华佗的《青囊书》虽然毁于一旦,却依然有其它心血之作流传于世,五禽戏就是其中的代表。
《黄帝内经.素问》中有提到:“是故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此之谓也。”
作为一名深谙养生之道的医者,根据虎、鹿、熊、猿、鸟五种动物的动作和姿态,创编了一套名为“五禽戏”的健身术,一举开创了医疗体育之先河。
据研究表明,五禽戏不单单只是活动筋骨,滑利关节,增进脊柱的稳定性和灵活性,还能提高肺功能及心脏功能,改善心肌供氧量,增强抗病能力。故而时至今日,五禽戏依旧风靡于神州大地,成为史上最长寿的“健美操”。
在五禽戏的发源之地,自然不可错过一场精彩绝伦的五禽戏表演,不妨静下心来,一点一点地感受五禽戏的独特魅力。
尽管在“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古代社会,医术被认为是“小术”、“方技”,甚至都无法在史书中单列一传,但时间总会交出最好的答卷,华佗医者仁心,终究还是赢得了老百姓的爱戴,全国各地建起的华祖庙就是最好的证明。
凡为医道,必先正已,然后正物。正已者,谓明理而尽数也;正物者,谓能用药以对病也。
魏有华佗,设立疮科,剔骨疗疾,神效良多。术比长桑,功牟良相。医传天下,流芳百世。
许多城市都有灯光水舞秀,亳州自然也不例外,只不过亳州更具创意,将名人、传奇、风物、非遗、名产熔于一炉,从甲骨文到建安风骨,从五禽戏到养生城市,从古井贡酒到芍花仙子,好戏连连,精彩纷呈。
药都之夜,南湖之上。灯光水舞,彩虹如练。
当音乐遇上灯光,当灯光遇上喷泉,声、光、电、水融为一体,瞬息万变,一帧一帧地演绎着水的万种风情,如梦似幻,令人陶醉。
5月1日。
亳州是赫赫有名的酒乡,酒文化源远流长,古井贡酒便是其中的翘楚。
据《齐民要术》记载:公元196年,曹操将家乡所产的“九酝春酒”进献给汉献帝,并上表说明九酝春酒的酿造方法。自此,该酒便成为历代皇室贡品。“贡酒”之名,亦是源于此。
顾名思义,古井酒文化博览园即是以博大精深、独具特色的古井酒文化为主线,全面展示了古井酒文化对中国酒文化的继承和发展,被誉为“华夏第一白酒博物馆”。
酒本是一种饮料,属于物质层面,却又融于人们的精神文化生活之中,铸就了极富中国特色的酒文化。
到此一观,不仅可以回顾历史,还可以了解整个工艺流程,加深对酒文化的认知,领略古井贡酒的真正魅力!
道德中宫亦是一处极具魅力之地,乃是祭祀道家学派创始人老子的庙祠。
老子生于动荡时期,却洞悉世事,探宇宙之源,究万物之本,一部《道德经》奠定了其无可取代的地位,可谓划时代的巨著,对后世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
李唐时期尊老子为祖,故而将道教奉为国教,甚至还破格将“谯郡”升为“亳州”,分别修建了太清宫、道德中宫、天静宫三座老子庙,涡河宛如玉带一般将三者串联起来,好似一条巨龙,腾跃欲飞。
只可惜,道德中宫最终还是毁于战乱,现存庙祠为明代万历年间重修,虽无原有规模,却反而显得小而精致。
道德中宫前中后建筑布局呈现一个“三”字,与《道德经》中“三生万物”之意不谋而合,令人啧啧称奇。
有的人注定永远活在我们心中,灯虽灭,精神之火却永恒不熄……
似乎每一座城市都有一条老街,承载着一座城市的历史和故事。
亳州北关历史街区就见证了亳州的历史变迁,春秋时即为邻邦物产重要交流之地,唐宋时为贸易的据点,明清已达鼎盛,成为区域经济中心。
如今,老街虽然历经风雨,但格局不变,保留了老街店铺的黑门白封板、砖雕、石雕、瓦当、牛角弯梁等仿古建筑构建,街道沿袭着古朴而却又随意的名字:白布大街、老砖街、里仁街、八步六条街、耙子巷、打铜巷、翠花巷等等。
如果说北关老街是一本书的话,南京巷钱庄无疑是极为重要的扉页。
南京巷钱庄始建于清道光五年,是以货币为经营对象的民间金融机构旧址,堪称清朝版的华尔街。
亳州自古为一商埠,北连汴洛,南系淮泗,商业十分发达,金融业更是无比繁荣,到清末民初,大大小小的钱庄多达33家。
然而,随着城市建设的发展,原有的钱庄旧址大多被拆除改建,仅留下南京巷钱庄,遂成“孤本”,是目前国内保存最完好的古钱庄建筑。
如今,南京巷钱庄作为景点对外开放,内有亳州钱庄兴起、发展等历史专题陈列,对研究近代钱庄的历史和商铺建筑有重要史料价值。
亳州俗语有云:“苏州卖得好头油,亳州看得花戏楼”。
到亳州不游花戏楼,就好像到北京不游故宫,到西安不游兵马俑,到苏州不游拙政园一样,是充满缺憾的。
花戏楼本名山陕会馆,由山西商人王璧、陕西商人朱孔领发起筹建,迄今已有362年历史,因院内有一座戏楼饰满木雕、彩绘,花团锦簇,故而美其名曰“花戏楼”。由于山陕两地崇敬关羽,因此又称之为“大关帝庙”。
关于花戏楼的由来,《重修大关帝庙记》中有确切的记载:“亳州北城之大关帝庙,建于国朝顺治十三年,首事为王璧、朱孔领二人……皆系籍西陲,而行贾于亳……”
宋应星曾在《天工开物》中写道:“商之有本者,大抵属秦、晋与徽郡三方之人。”其中,山西和陕西只有一河之隔,在明清时代形成两大驰名天下的商帮,为了延续“秦晋之好”的佳话,经常互通商情,抱团取暖,在全国各地建造了大量的山陕会馆,形成一股强劲的力量。
从这就可以看出,花戏楼宛如一个小江湖,容纳了秦、晋、徽三方之人,三种不同的称谓,折射的却是商业、市井、信仰三种不同的文化,既有顶礼膜拜的缭绕香火,也有商贾乡党的珠联璧合,还有地方大戏的雅俗共赏。
毫不夸张地说,花戏楼不仅仅是历史的见证者,更是一座文化的丰碑!
也许是因为处在老庄故里,深受“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影响,总是与“三”结下不解之缘,连宝物都是“三件套”:砖雕、木雕和铁旗杆。
读过《西游记》的人都知道,大禹治水所用的定海神珍铁一万三千五百斤,后来被孙悟空拿去当作趁手兵器。
然而,这件几乎打遍天下无敌手的神兵利器在“护门之宝”铁旗杆面前,仍显得小巫见大巫,重量竟然达到了惊人的二万四千斤!
在《西游记》的世界里,如意金箍棒可以说变小就变小,但在现实生活中,这一对铁旗杆显然不可能随意变化。那么问题就来了:以当时的技术条件,铁旗杆究竟是如何铸造的?又是如何竖立起来的?
当你还在惊异之时,两大“雕宝”又会让你大开眼界。
据统计,砖雕一共有52处,木雕一共有18处,每一个雕刻都尽善尽美,栩栩如生,囊括历史故事、历史人物、民间谚语、神话传说等内容,生动地再现了中华传统文化的精髓。
众所周知,砖雕素有南徽北晋之说,晋派砖雕是由东周瓦当、空心砖和汉代画像砖发展而来,较之徽派砖雕更为浑厚、质朴。晋派砖雕以北方山水、花鸟鱼虫及各类动物瑞兽和吉祥图案为主,而徽派的砖雕则以人物、建筑为主。
花戏楼既是晋商的一大“根据地”,自然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晋派建筑的影响,山门上镶嵌着闻名遐迩的立体水磨砖雕,属晋派微雕艺术,在不足10厘米厚的水磨青砖面上,透雕成各种飞禽走兽、山水人物,景深境幽,层次丰富,一羽之微,一鳞之细,一叶之脉,一花之萼,一人之情,无不妙颠毫末,蔑以复加,可谓巧夺天工,将方寸之地打造成了艺术的殿堂。
更令人称奇的是,砖雕除了呈现《大梁城》、《郭子仪上寿》、《白蛇传》、《吴越之战》、《三顾茅庐》等戏剧故事外,还融合了儒、释、道三教的精髓,如“达摩渡江”弘扬的是佛,“老君炼丹”反映的是道,“魁星点元”体现的是儒。由此可以看出,工匠们不仅仅有着玄妙入神的技艺,更有着开阔豁达的心境!
处于安徽大地,又怎能少得了徽州木雕的身影?
殊知,徽州木雕属于我国民间木雕史上的最有影响力的流派之一,以美轮美奂的大面积雕画著称于世,除了真实地反映男耕女织、渔樵耕读的田园生活之外,更多地涉及神话传说、历史故事、古典小说等内容,承载着浓厚的历史、文化和艺术气息,成为中国建筑史上一朵绽放的奇葩。
大木透雕因富有层次、立体感强、场面宏大、刀法细腻,被誉为木雕中的神品,故而用在了“刀刃”上。
兴许因为亳州既是三曹故里,又是华佗故乡,木雕戏文全是清一色的三国故事,囊括《长坂坡》、《割须弃袍》、《七擒孟获》、《击鼓骂曹》、《三气周瑜》、《曹操刺董卓》、《空城计》、《千里走单骑》、《华容道》、《凤仪亭》等十八出大戏,出场人物达600多个,不用一根钉子,全部用木榫扣制而成,雕工精细,形态各异,龙争虎斗,呼之欲出。
可以说,戏台虽小,容量却一点都不小,几乎上演了半部《三国演义》!
除此之外,戏楼上还装饰有一系列彩绘作品,采用民间“一色三套平涂”的彩绘技法,仿佛工笔重彩画一般,用色鲜艳而且亮丽,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这些彩绘多集中于戏楼藻井和戏台以及钟鼓二楼,包括《龙凤呈祥》、《万象更新》、《麟吐玉书》、《喜上眉梢》、《招财进宝》、《万事如意》、《福寿千秋》、《鹤飞朝阳》、《鹿芝献寿》等作品,无不带有非常美好的寓意,借此表达了建造者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之情。
游花戏楼,仿佛徜徉在雕刻艺术的海洋里,浅浮雕、高浮雕、透雕、镂空雕和线刻等雕刻手法交替运用,远近兼顾,主次分明,极富立体感与韵律美。
戏台是演员的天地,彩绘又是工匠的舞台,两种不一样的舞台却有着同样的精彩,用各自的方式让艺术之花绽放,打破时间和空间的界限,就好像李杜诗篇一样,千古流传,经久不衰。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樱殇之恋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荷兰旅游会议促进局北京代表处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