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 在云上, 遇见最美的村庄

大鱼号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但是随着去过的地方越来越多,一颗心反而逐渐淡下来。
向往李子柒那样返璞归真的生活,种田耕作,读书煮茶,偏安一隅,不理世事,过着一个人的小日子。
繁华落幕之后,只想找一片世外仙境,隔绝喧嚣,忘却烦忧,静静看日出日落,粗茶淡饭,也可四季三餐......
隐居云端
誓于浮名散
大概是心里一直有个隐居梦,每天在城市里来来往往,见多了形形色色的人,更加想念与世隔绝的小村庄。
那里有淳朴的人家,有恬淡的炊烟,还有山间的清风和白云。那里是——木梨硔。
© 阿齐
第一次听到「木梨硔」三个字,一直以为是个充满诗情画意的地方,花事灿烂,「拂了一身还满。」
后来见到她才明白,「梨」不过是梨花仙,洁白无瑕,树簌簌,月溶溶。清清淡淡,已是意境深远。
© 林子
本着古往今来访仙山须历经磨难的特性,木梨硔高高建在黄山市休宁县溪口镇的一片山脊上,被称为「悬崖村落」。
车子弯弯绕绕开到苦竹岭山脚,再攀上八百级台阶,翠林竹海,白云深处,木梨硔的面目渐渐清晰。
© 了不起的村落
© 了不起的村落
她始建于明朝,百年前,或许是为了躲避战乱,又或许是厌倦了尘世纷扰,有人来到这片山谷,挑中了这朵云,于是便有了今日的木梨硔。
© 乔峰
这里一年里有一百天可以看见云海,仿若住在云端,低头便是莽莽人间。
© 郑清灿
当地村民以水稻和竹子为生,在屋旁开垦田地,种植瓜果蔬菜。
他们清晨出门耕作,沾着露水的衣角微凉,傍晚趁着夜色归来,落了满身月华。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已是这里百年来惯有的生活方式。
© 橙橙橙橙子同學
住在木梨硔,清晨,在浓浓山雾中醒来,推开窗,望见新新绿意。
空气中是湿漉漉冷淋淋的自然气息,身心早已被她洗净。
© 木梨硔奇云客栈
早上煮一碗清淡白粥,青花瓷的小碗,衬着莹白的米粥,就着山野小菜,就是一天的开始。
在这样清净的木梨硔,饮食习惯仿佛也变得淡然起来。
© 橙橙橙橙子同學
木梨硔三面悬空,建在悬崖一片空地上。吃完早饭推开门,是百丈深渊,也是天上人间。
在门口远眺群山,山峦绵延起伏,柔和清新,美的让人忘记忧愁。
© 柴俊林
这里的房屋还保留着徽派建筑的风格,家家户户挨的紧密,门口道路狭窄。
当地的居民就地取材,用竹子在门口搭建晒台,硬生生在空中辟开一条道路。
© 了不起的村落
或许正是木梨硔的与世隔绝,让一切奇迹都掉落凡间,变得稀松寻常。
© 了不起的村落
天气好的日子里,人们把食物搬出来晾在晒台,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
山间的风吹到这里,一朵朵硕大的云像水上轻舟,推送着村庄往更高处去,也把时光划得更慢。
© 了不起的村落
闲下来的时候,坐在晒台上看云卷云舒,狗悠闲的趴在晒台上,猫眯着眼睛打盹,一切都是那么舒适自然。
© 了不起的村落
村庄对面有一座观景台,可以看见木梨硔全貌。
站在观景台上,眼前是竹林云海,阳光在山谷投下深深浅浅的光影,青墙黛瓦交相辉映。
© 郑清灿
此刻,我只想把一生交付在这里,由她妥善珍藏,许下不离不弃的约定。
© 郑清灿
当黄昏降临,一天的辛苦劳作结束,夕阳下,一轮红日挂在山头,染红木梨硔的天,和天边的云。
© 钟山樵子
夜色升起,村庄亮起灯火,仿若云间的灿烂星河。
回到住处,灯光下,鸡汤散发着热气,当地人喜欢用最简单的方法烹饪食物,一如这里的生活,简单纯净。
© 了不起的村落
夜晚,明月照在云间,山风在耳边低语,竹林轻摇,发出簌簌的清响。
摇落一山风与月,好共你入眠。
© 玉少一
沈复在《浮生六记》里写:「布衣饭道,可乐终身,不必作远游计也。」
我想住进一朵叫木梨硔的云里,清晨在云雾间醒来,夜晚枕着山风睡去,醒来耕作种茶,读书画画。
然后把日子过成一首诗,粗茶淡饭也有乐趣,平平淡淡也是真意,人生到哪里,都是欢喜。
在木梨硔
愿那里的云轻风淡
也如你此时的灿烂
汇客君在留言区等你神回复...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大鱼号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今日看点-大美旅
相关游记
  • 卷毛旅途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