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纯的世界里,六一儿童节是什么,他们的礼物只是沙土旧轮胎

苏丹卿
2015年,当我提着许多糖果学习用具放到德吉孤儿院门卫那之后,我发现这里的孩子并非只是我想象中那么贫乏,他们不缺物质,也不缺乏知识。当天路打通之后,西藏在我们眼里已经不是过去那么遥远,隔绝。旅游业给它带来了空前的经济效益,外界与这里的接触在愈发频繁之后,圣城拉萨的繁华与闹腾,在我眼里与内地城市并无差别。
2016年,跟着米玛前往阿里北大环线的自驾游,这是我第一次深入西藏。9月的阿里北线,呈现了不一样的藏地风光,我唯用“震撼”去形容它。但也正是因为这一趟深入西藏,我才意识到当经济条件无法满足人们基本生活需求的时候,精神世界的贫穷一发不可收拾。
不仅仅是阿里地区的孩子,就连成人,他们的精神世界也是十分简单,除了信仰,唯一追求的就是对生活的需求。有人说别看他们穿的破旧,住的简陋,甚至游牧,吃得不丰富,可他们有钱极了,一头牦牛好几万,然而他们有成群结队的牛羊。
然而,钱财买不来精神层次。而他们是否真的富有,我不确定。我只是看到——在他们的孩子身上,我只是看到,就算有钱也买不来物质生活的需求。一双保暖的鞋子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没有,一个藏族女孩站在公路边上,双手沾满鲜血的模样,令我至今不能忘却。
她的弟弟在玩沙土,她的手不知为何划破然后流满双手,吃惊的是她并不知道如何去采取。周边是一望无际的高山与沙地,没有湖泊也没有湿地,看不到村庄也看不到游牧的帐篷。米玛用藏语询问他们,才知道这对姐弟是走了很远的路,才来到这里。至于为什么要来到这里,姐姐笑着不回答,但他们是游牧藏民,一家人就在这附近,大概距离5公里左右。
我们用矿泉水替她洗干净伤口,并且包扎之后,米玛留了一些水和食物给她,以及药品,并且说了七八遍关于药的使用,可她不识字,不论汉字还是藏文。
都说孩子的世界就像是一张白纸。但这张白纸只有在阿里地区,我才能真正的看到,却莫名悲伤。 米玛说,他的孩子每周都要去肯德基吃汉堡,可这里的孩子没有这样的机会。拉萨有摩天轮,有游乐园,但这里没有。
拉萨的孩子有很好的教育环境,但这里没有。这里的孩子,连保暖的衣服都没有。别看大人穿得藏袍传统舒适,但很多孩子经常赤脚,就穿着一条单裤,基本的保暖都达不到,他们哪里知道什么肯德基,摩天轮的。
我顿时了解到为什么米玛每年都要坚持跑阿里北大环线,不仅仅是满足游客对阿里的好奇探求,更是他对阿里地区孩子的微薄帮助。当车厢里塞着满满蛇皮袋包裹着的东西的时候,我还以为是谁的行李呢,或者是在阿里旅行所需要的东西。
米玛无法帮到每一个孩子,他只能借助每一次带客人去阿里自驾的时候,顺便完成自己想做的一些事情。也因此感染了他的许多客人,每年都会寄一些冬天的衣物鞋子。他没有机构,没有组织,他就一个人,在沿途或村庄遇到一些孩子的时候,就会将这些衣物鞋子发放给他们。
我敬佩这位善良帅气的藏族汉子,因为他,我去了两趟阿里,西藏在我的心里,已经不是自然风光美得那么简单了。去年冬天之前,我在网上发布募捐活动,获得众多网友的支持与帮助,大家寄了许多自家孩子穿不上的衣服鞋子,米玛为此高兴坏了,与自己的好友特地找了辆大卡车,自费开进了阿里地区。
很多孩子看到米玛的时候,就像看到了亲人一样,他们已经熟悉,身上还穿着去年或前年时候米玛带来的衣服。
我第一次去西藏,是2013年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康巴汉子,藏人的善良从那时候在我心里扎根,他救了我一命。后来我每年去西藏。2016年的时候,我遇到了米玛,更是坚定了一年一次西藏的决心。
不论外界对西藏有多误解,但如果不是自己去感受,去接触,我真的难以用文字语言去描述它。就像是藏人的信仰,如果不融入,难以理解和体会。为此,我尊重每一个藏民,深信这个有信仰的民族的每一个人,在他们内心世界都有一份至纯的善良。
记得我没有出发阿里之前,我的好友野马(常驻西藏的四川人)就给我打了预防针——他说,阿里条件艰苦,路途遥远,而且路况糟糕,你一个有心脏病的女孩子跑进去,会很煎熬,我敢断定你一定会哭得出来,并再也不会去阿里。
我一直觉得他在恐吓我,所以他从来不敢冒险带我去转山。没错,他说的没错。阿里的条件,路况,环境,真的难以琢磨,何止是艰苦。单单不确定的天气因素就已经让周边环境变得一团糟。但他又错了,我并没有哭,后来又再去了一趟。理由很简单,米玛的行动震撼了我,阿里地区的孩子们感染了我。
我不敢想象,一群小女孩在获得一张拍立得照片时候的喜悦,看着相片上的自己,她们相互分享。但我看见了,就这简简单单的一张相片,她们竟然笑得如此开心,比起获取一件保暖的衣服,拍立得的相片像是一个更大的惊喜。
有不少朋友问我,为什么摄影不喜欢拍人像,其实我是喜欢拍的,但就想拍拍孩子与老人,理由很简单——因为他们的眼睛,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当一双未经世事的眼睛和一双经历沧桑的眼睛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世界在至纯与放下之间获得更多力量。
所以西藏孩子的眼睛,对我产生了至纯的感染。
并不完全是他们的生活环境有多艰苦,也不是他们的玩具都是沙土石子,或是废弃的旧轮胎,也不是他们不知道肯德基,游乐场等是什么东西。
而是他们至纯的世界,至纯的如圣湖的水一般。第一次看到他们的眼睛,恍如是冈仁波齐上空璀璨的星星,第一次看到他们的笑容,放佛是路边的格桑花那般清香,美丽。第一次看到他们对外界人露出的好奇,害怕,疑惑的神色的时候,我才知道其实这一张至纯的令人感动又心酸的白纸。
今天是六一儿童节,城里的孩子有玩具糖果,有各种娱乐活动,那么遥远的西藏阿里的孩子呢?米玛无法深入阿里地区的每一个角落,在那些他去不了的角落里,有着他难以面对的画面,他甚至不敢去想象。
其实,童年,对于一个孩子的成长至关重要,因为环境的不同,所以成长的道路也就形成了无数条分叉。关于米玛的善举,我给予敬佩,关于网友们的支持与帮助,我给予感谢。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苏丹卿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旅游四川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