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了100多年的老广绝活!在你消失前请让我再看一眼

广州潮生活V
潮人说:
你对待行业的态度就是你的人生
走在恩宁路上,总有一种漫步时光的错觉。
阳光细碎洒落在街道,一排排骑楼伫立,西方建筑与岭南建筑的有机结合,上楼下廊的充满浓郁的生活气息,恍惚一晃回到了从前。
恩宁路除了自带文艺BGM外,还不时飘来一阵一阵清脆的打铜声
叮叮当当
叮叮当当
……
潮妹被这些清脆的敲击声所吸引,才发现这里藏着一条手工打铜街。
只见骑楼下坐着一个师傅,不紧不慢的抡着锤子敲击着铜板……
我远远的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第一次看到这种传统而古老的手艺,在我眼前生动的呈现。伴着他叮叮当当的打铜声,我仿佛也跟着他进入了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那个是属于他的世界,我只是一个旁观者。
他是如此的专注,都不曾发现我的到来……
当……直到我不小心碰到了铜器,敲击声戛然而止。
师傅扭过头来:“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吗?”
我瞬间被拉回现实,才留意到这是一家怎么样的小店。
质朴的小店还真是让人耳目一新。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满满当当的挂满各种各样的铜器,铜茶壶、汤婆子、铜煲,有质感的金色、紫色,散发着低调的光泽,这里的一切都是来自于同一双巧手。
据潮妹观察,铜茶壶似乎是打铜铺的标配。
平底,鼓腹,环状提手,壶嘴呈流线型,圆圆的壶盖上正中央镶嵌一粒金瓜,全用黄铜手工打造而成,造型非常漂亮。
相对于打造一个汤勺所付出的时间成本,和大众可以支付的金钱成本,大多数手工者更倾向于打造茶壶。
从一块铜皮到一个成型的茶壶,至少也需要半年的时间。一遍一遍、反反复复的修剪、敲打直至铜器成型,最后还要用钢锤打磨、修饰、抛光。每一步都要仔细,容不得一丝错误。
由于反复捶打,铜的分子结构的改变而失去韧性,不适合再次的塑形,一步错了一切就要推倒重来,这是一件极其需要专注的事情。
这样费劲心血凝结出来的产品自然让人惊艳。
有别于用模具靠机器崇冲压速成,手作的铜器有着自己独一无二的“花印”。那是铜片中一个个重叠的锤印,我更愿意把它称作“胎记”,专属于每个铜器的胎记,似乎在诉说着匠人与器皿诞生的故事。
手作是充满温度的。
潮妹特别喜欢这种有历史感的颜色,充满韵味。作为纪念品也忍不住买了一对……握在手上非常有质感,如果你也会来,可以选择带一个回家,权当对手工打铜者的支持。
听着收音机里的粤剧,捣弄着自己喜欢的行当,空隙间用铜壶烧好水,泡上一壶上好的普洱,细碎而温吞,或许这才是生活该有的节奏。苏师傅已经60多岁了,当人上了年纪,没有了太多的欲望和不平,就变得纯粹,在旁人眼里枯燥的行当,沉浸其中的苏师傅却自得其乐。
“哪有那么多的情怀,我就喜欢打铜。”
我被这份怡然自得的热爱所打动。
只是光阴无情,时代的步伐却是快速的。手工打铜业日渐式微,已是不争的事实。
他说,我只能是能多打一天算一天了,或许他就是这家铜器店最后的一个掌柜,背负着这个身份,在这间小店门口从早到晚,每天不断的一锤又一锤。只要打铜的叮叮当当声还在恩宁路上回响,伟兴铜器还依然留存于这个世间。
时代有一条隐秘的鸿沟,有人破浪而起,也有人留在原地,看得见对岸,却跨不过去。从手工打铜辉煌的时代一路走来,看着它一步步衰落,那该是怎么样的心情。
或许像苏师傅这样的匠人,他们不求造富,只想静静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潮妹被这种精神所打动,但对于手作铜器的未来,他们是迷茫的。
怀着有点落寞的心情,接着往前走……
就到了天程铜艺,这家老店看起来有点不一样。
除了传统的锅碗瓢盆,它还陈列着铜麻将、黄铜鸟笼以及一些新奇好玩的铜器玩意,店铺外面还贴着两父子的艺术大片。
店面上还挂着一个牌匾,上面雕刻着一个须发花白的老人,旁边站着个年轻人。
老人是天程统艺的前任大掌柜苏广伟老先生。
年轻人是他的儿子苏英敏,人称苏仔。
在天程铜艺还是由苏老先生掌管的时候,一个月可能也卖不出一个铜壶。
不过苏老先生对此并不太在意,像其他传统的匠人一样,打铜对于他来说,并不是营生的活计,而是玩味无穷的手艺,就算贴钱也要养活店铺。
而这一切变化发生在苏仔接管父亲的铜器店,这位一天铜都没有打过看起来很不纯粹的年轻人提出要用7万块钱开个网店,让传统行业投入电商的怀抱。
立志给这个日渐式微的传统铜器行业,带来一丝新气象
与此同时还聘请专业摄影拍了一组与铜器有关的艺术大片作为宣传,没想到这一微小的动作,获得奇效,引起了媒体和大众的关注,销量一下子打开了。
不仅将父亲奄奄一息的小店发扬光大,甚至让整个打铜业看到了一丝曙光。
寻常、老气的铜器,一下子成为了新潮、有趣的东西,受到了更多的年轻人关注和喜爱。
就好比这朵纯手工打造的铜玫瑰花,坚硬的铜片化成柔软的花瓣,显得栩栩如生,焕发起生机,相对于笨重的锅碗瓢盆,不管是作为装饰品还是礼物送人都更能引起人的注意。
让艺术回归艺术,让商业回归商业。
苏仔对铜器的颠覆性创新,让沉寂多年的西关传统手艺重回大众视野,或许这给手工业者给了一个很好的方向指引。
铜制锅碗瓢盘,曾是广州人必备的家当,耐用,带有独特的色泽,可以传上几代人,充满了家族记忆的产物。
比起现代人爱用的不锈钢。铜的传热散热快,不易焦糊。铜盘蒸鸡最为妙,锅气四溢,色泽诱人。
女儿出嫁儿子结婚,买一个铜盆,放一双新鞋在上面寓意着同(铜)携(鞋)到老,这些都是长辈对晚辈的美好祝福,也是属于广州人的独家记忆。
而这些美好,随着更多金属替代品的出现,而渐渐被抛弃,手工铜的出路该走向何方?
一个不锈钢水壶和一个铜壶功能相当,但铜水壶的价格差不多是不锈钢水壶的十倍。在外行人看来,手工制作的家用品和报价之间的差异成为了手工打铜铺最大的矛盾所在。
但当你拿起纯手工打造的铜壶时,谁会想到,师傅到底打了多少锤,流过了多少汗?
匠心不应该被辜负,当我们在为匠人对行业坚守的态度所打动的同时,更应该多关注手工艺的传承问题。
与此同时手工业者也应该积极应对市场的挑战,我们不要做历史的沉睡者,在大浪淘沙中,我们应该越发坚挺,依然闪闪发光。
你听,那清脆的打铜声,是那么铿锵有力。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广州潮生活V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 亚亚头爱旅游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