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地巷 | 广州第一碗状元及第粥祝你金榜题名

Livin广州
我不是状元郎
我不曾金榜题名
没人送我状元及第粥
但我有过青春年少和梦想
一朝成名天下知
海珠中路有一条小巷叫福地巷
小巷不长,路旁都是寻常的居民楼和平平无奇的摊档
还有阿婆搬了凳子坐在门前吞咽着午后悠闲的时光
这样一条随处可见的小巷如何被称为福地?
因为这里曾经出了个状元郎
状元郎名叫伦文叙
是明朝年间颇有名气的广东鬼才
也是广东自隋唐开科举取士以来的第4位状元
至今老街坊间也还流传着这位鬼才的风流韵事
不认得伦文叙的大名也不要紧
你一定喝过他赐名的这碗粥
年幼的才子好学却家贫
好心人用猪肝粉肠滚了粥给他充饥
状元郎科举高中后感念其恩德
提了“状元及第粥”几个大字
从此这碗粥就在珠三角流传开了
福地巷就是伦文叙科举高中后居住的状元府所在地
后来状元郎的长子、次子、三子都取得了不错的功名
伦家“一门四元”的佳话传遍整个广州城
街坊都认为这里是一片人杰地灵之地
于是将这条小巷取名为福地巷
现在的福地巷已经看不到状元府的琼楼高筑了
几百年的时光剥离掉了所有功名繁华
留下了平淡生活的本来面目
人们关心粮食蔬菜的价格多过追寻状元郎的脚步
下了班飞回家的路上奔向楼下的蔬菜档似乎更加紧要
油麦菜不够靓,空心菜比昨天贵了5角钱
家里剩半块土猪肉还够新鲜
挑一朵开得既大又绿的西蓝花炒了
以慰藉忙碌了一天的心
即便是有状元府福灵心至的泽被
但没人有资格不努力生活
街角小店忙碌的炊烟
裁缝铺里的缝缝补补
作坊虽小却可以把生活牢牢地捏在手上
一朝成名天下知的美名再悦耳也不是自己的
也许只有鹤发童颜的老街坊
在茶余饭后纳凉闲坐的悠然时光
提起状元郎的故事还仍然有一丝骄傲浮上脸庞
谁不曾十年寒窗
走出福地巷不远是一条名叫擢甲里的小巷
据说伦文叙在高中状元之前就生活在擢甲里
擢是高升的意思,甲代表科举
擢甲里的街名隐含着金榜题名的美好期许
擢甲里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南宋年间
是广州城里比较古老的街道
南宋有黄勋、黄熙两兄弟生活在这条巷子里
两兄弟出身寒门,幼年丧父
哥哥一边作工一边供弟弟读书
后来兄弟二人接连中进士
擢甲里也由此得名
百年风尘瞬息而过
寒门进士和鬼才状元早已成云烟
只剩功名和佳话在广州城里流传
擢甲里也再寻不到一丝儒风
只留下一块厚厚的石碑记载着寒窗苦读为功名的故事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朝成名天下知
进士兄弟和状元郎左右了两条百年古巷的命运
金榜题名是每个读书人的梦想
但寒窗苦读的悬梁刺股又有几人知
如今科举制度虽然不在了
但谁又不曾十年寒窗?
考卷和练习题仿佛永远写不完
课本和作业在书桌上堆成山
提起未来年轻的双眼就装满迷茫
但只要同桌递来一颗糖
就能记起开一间巧克力工厂的梦想
黑板上的公式和莫名其妙的化学符号一幕幕切换
小纸条从教室最南传到最北端
打开一看
“中午吃什么?”
不管课业有多繁忙
老师讲的内容有多善忘
只要放学铃声一响
就冲出教室奔向操场
回到家里放下书包再喝一碗妈妈煲的汤
后来黑板上的倒计时日期一天比一天近了
课间的打闹也充满了莫名紧张
既不用锥刺股也无需头悬梁
心里止不住地焦灼
笔下自然也生了风
还差多少个单词没有背
还有哪个公式不够熟悉
再看一遍实验步骤
再翻一遍历史地理
每多放空一秒都觉得是浪费
那些与青春有关的所有遗憾与梦想
都被赋予了这十年寒窗
不管是你是我或是状元郎
都在等一次金榜题名时
等一生一次的发光
再走一遍擢甲里
再看一遍福地巷
状元郎和如今年轻的身影在我面前不停重合
又是一年高考时,就用这个和状元有关的传说
祝广东省75万考生都能不负苦读,金榜题名
还记得你那年的六月吗?
记得你曾经埋头苦读的时光吗?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Livin广州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旅行者镜头
相关游记
  • 亚亚头爱旅游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