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驾世界最长沙漠公路 感受胡杨三千年奇迹

大鱼号
导语: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
不去一次沙漠,你永远不能体会独属于沙漠的荒凉之美。
塔克拉玛干沙漠公路(即塔里木沙漠公路),是目前世界最长的贯穿流动沙漠的等级公路,也是中国最早的沙漠公路。无法想象,一条长达552千米的柏油马路硬生生的把这漫无边际的“死亡之海”劈开,让人能够真正深入沙漠腹地,感受“大漠沙如雪”的壮丽景观。
在这里,自驾当然是最好的选择。行驶在沙漠公路上,脑海中便不由自主的响起了西部片的旋律,班卓琴悠悠的从远方飘来,仿佛带着炎热的温度,警长和牛仔,马靴和冒着青烟的左轮手枪,沉默的主角,在夕阳里策马离去,只留下印在沙地上长长的影子。
在沙漠里除了漫无边际的黄沙,苍茫的天宇,很难想象这里还生长着一种名为沙漠红柳的植物。它的叶子是紧裹在枝干上的,种子是锥形的,种子成熟后,落地,随风滚落到低凹处,风沙过后,种子被埋进沙里,如果没有更强的风暴刮过,在浅层的种子会在两天后冒出嫩芽。红柳的生命力极强,为了找到水分,红柳的根系能蔓延到方圆几公里外,于是一片新的绿色诞生。
身为老司机的我沙漠陷车了,只是路边边而已。感谢新M49909的师傅帮我拖车。成功拖救后大手一挥。只带笑容悠然而去。南疆好心人。感动感恩感谢。
当我还沉浸在刚刚一路干燥的黄沙之中,突然便映入眼帘一抹绿。这里便是塔里木河胡杨林。
寸草难生的茫茫大漠中,眼前此景,让人不得不感叹生命的坚韧。蔚蓝的天空下,青翠的塔里木河更是宛若沙漠里最明亮的一块碧玉,用它甘甜的水分滋润着数以万计的胡杨,造就了沙漠绿洲的辉煌。
胡杨三千年
生而不死一千年
死而不倒一千年
倒而不朽一千年
它们随着一阵风从黄沙中绽放,用顽强的生命力把根茎深入20米的地下,在零上四十摄氏度和零下四十摄氏度中昂首挺拔。
“茫茫荒漠夜孤单,细语胡杨度万年。”他们一圈圈皱纹里干涸的眼睛见证了发生在这里太多的故事。
无意间发现了一根胡杨的枝干,不知它是被某日的狂风吹断还是自己愿意跌落水中,它躺在塔里木河的怀抱里,静静的感受湿润的风,再也不用迎着朝阳昂起高傲的头,终于换了一种姿势,可以慢慢的再看一遍昨日的夕阳。
他们的根须暴露在炎炎烈日之中,我坚信,只需一场大雨,这些生命力顽强的沙漠守卫者们定能把他们的生命再次与土地相连。
沙漠里的胡杨姿态各异,这一棵仿佛是远古的印第安部落酋长,正举起他那长满老茧的大手,向着太阳祈祷,祈祷明日能够下一场雨,滋润干涸的沙漠与辛苦奔波的族人。
这一棵又好像一匹倒下的马,树洞仿佛是它因为极度缺水而瞪大的眼睛,它仿佛从征战匈奴的战场上归来,随着最后一声胜利的嘶鸣,被黄沙淹没,不知他醉卧沙场的主人,如今又在何方。
他们有些虽然已经倒下,粗壮的枝干被风沙侵蚀的斑驳,可余下的枝干仍不愿放下他们的手,依旧向上高傲的张开,似乎在说,阳光,暴雨,你们可以再猛烈些,我根本无所畏惧。
最终,胡杨回归土地,交还给自然,仍由风雨消解。这何尝不是一种生命的回归。
沙漠公路之旅,不仅仅是沿途的震撼人心的荒漠风光,让人惊叹胡杨林,更多的是对生命的敬畏与思考。
或许每一次旅途都该如此,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带着感恩,驶向更远的远方。
和么么锐,一起,行摄。
更多旅行影像&摄影技术分享,
敬请关注【新浪微博@摄影师么么锐】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大鱼号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