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著名知识分子和各界名流的最后归宿

飞上天的猪
在莫斯科城的西南部,有一处建于16世纪的墓园--新圣女公墓,这个公墓最早只是一块埋葬修士的普通墓地,起初仅是教会上层人物和贵族的安息之地,到19世纪时不知什么原因它开始成为俄罗斯著名知识分子和各界名流的最后归宿。到了20世纪30年代,原来安葬在教堂里的一些文化名人也被迁移到了这里。这里开始名声鹊起,逐渐成为欧洲三大公墓之一。
喜欢俄罗斯低低的云彩  新圣母公墓占地7.5公顷,26000多位俄罗斯各个历史时期曾经对俄罗斯历史发展起到巨大推动作用的世纪伟人和其亲属都长眠与此,这里可不是曾经手握重权的人就能进来的,必须是对这个国家和民族有着超凡历史贡献的人才有资格。 在俄罗斯人的心中,新圣母公墓不是告别生命的地方,而是重新解读生命、净化灵魂的教堂。新圣母公墓,埋葬了苏联时期的大批名人。每个人都通过自己独特的墓碑,向世人讲述着他们不同的生命故事。以我这个年龄对苏联领导人的了解除了列宁和斯大林,就是那位在联合国脱掉鞋子砸讲台的赫鲁晓夫了。来这个公墓之前我认为以赫鲁晓夫的大名,他的墓应该紧随斯大林安放在列宁墓后面的墙上,没想到他居然跑这里来了。
赫鲁晓夫的墓  赫鲁晓夫本人也知道自己的一生会有很大的争议,对于自己的墓碑的设计也是无法定夺。最后他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感到不解的决定,让自己的冤家对头涅伊兹维斯特内来设计自己的墓碑。就连涅伊兹维斯特内自己都大吃一惊,不无幽默地说:“赫鲁晓夫生前浪费了我好几年的时光,死后还要来耗费我的时间。不过,这次我很乐意干。”今天我在公墓里看到的赫鲁晓夫墓碑高2.4米,由几块黑白两色大理石简单堆叠而成。大理石泾渭分明的颜色对比、截然迥异的形状变化形成强烈的反差,不由得使人联想起逝者是非参半、功过各现的一生;黑白大理石间的穿插搭接,强化了混沌交错的意象,很自然使人联想到个体生命历程中善与恶的交融、对与错的博弈。
莫斯科凯旋门  新圣母公墓里让我最感兴趣的就是叶利钦的墓碑,一个由中国产的白色大理石、意大利产的蓝色马赛克和巴西产的红色斑岩构成,这红蓝白三色恰好是俄罗斯国旗的颜色。这位俄罗斯第一任总统,他的一生同样是毁誉参半,他为了权利和乌克兰、白俄罗斯签订协议致使苏联解体,休克疗法让俄罗斯经济几近瘫痪,物价上涨达五千多倍。
叶利钦的墓  这样的国家可想而知老百姓当时得多么的绝望,叶利钦当初拿下权利后要复兴俄罗斯的梦想真就成了黄粱一梦,最初几年全力倒向西方的外交政策并未换来西方的经济支持与援助,相反还勾结着国内的金融寡头们蚕食俄罗斯的经济和政治空间。逼得叶利钦也是乱了章法,更换总理和议会闹僵成了家常便饭,尤其1998年他委任的新总理,年仅35岁的基里延科上任的时候,我真理解了什么叫有病乱投医。还好的是在世纪之交的1999年12月31日,他将权力移交给普京,让俄罗斯进入到普京大帝时代,俄罗斯才开始缓了口气。
俄罗斯莫斯科陆军学院  距离果戈里墓不太远的地方,是戏剧理论大师斯坦尼斯拉夫斯基(1863-1938)的墓。说他的名字可能很多人比较陌生,其实就是周星驰在《喜剧之王》里推崇的《演员的自我修养》那本书的作者。他为什么能进到新圣母公墓来呢?具体他有多大丰功伟绩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德国的布莱希特和中国的梅兰芳并称为三大表演体系!怎么样?有这一条就够了吧?
王明的墓  想要了解俄国的前世今生,个人觉得新圣母公墓是一个很好的去处,从政治到经济,从文化到历史,这些已经处在另一个世界里的俄国大人物会安静地向你诉说这个国家的风雨历程,让我们这些后人感受他们安详地把历史向我们娓娓道来。在黄昏的那一刻,尤其在俄罗斯秋日的黄昏中,金色的夕阳洒满公墓的时候,斜阳拉扯着树影,嘴里冒出白色的哈气,看着这些安静的伟人,我想您一定会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触,你说是悲伤吧?应该不至于,毕竟这里不是咱们的国家。你说是惆怅吧?好像也不对,能彻底了解俄国历史的中国人必定是极少数。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飞上天的猪 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推荐
  • 荷兰旅游会议促进局北京代表处
相关游记
热门以及周边目的地